流行病列表

維基媒體列表條目

本列表记录人類歷史上主要的由传染病所导致的流行病疫情,非传染病导致的流行病疫情不包含在本列表中,另可参见“传染病历史”。关于发生在中国境内的流行病,亦可参见“中国瘟疫史”,但由于中医西医的用语不同,故中国历史上的部分流行病与当今医学疾病的定义没有准确对应[1][2]

流行病是指在一段时间内众多人口所得的疾病疾病爆发所导致的流行病疫情,可以是小范围的地方性流行病,或全球性的瘟疫(大流行)[3][4]

此外,由于时间跨度过长,第一次鼠疫大流行(6世纪-8世纪)和第二次鼠疫大流行(14世纪-19世纪初)不作单列,而是展示其中重大疫情,譬如查士丁尼瘟疫(第一次大流行开端)、黑死病(第二次大流行开端)。另一方面,结核病(TB)在18世纪、19世纪于欧洲成为流行病,呈现季节性特征,并且当前还在全球流行[5][6][7]。结核病与艾滋病的患病率和死亡率紧密相关,称为“结核病/艾滋病共流行(TB/HIV syndemic)”[7][8]。但由于缺乏能准确描述历史上结核病流行/大流行(具体时间和死亡数字)的资料,故暂时不记录在本列表中。

死亡人数纪录编辑

下表记录致死人数为100万或者以上的流行病疫情(粗体表示疫情至今还在持续)。死亡人数如无确切数字,则排名依据估算范围的中间值;如中间值相同,则估算范围较小者排名靠前。如无可靠来源佐证死亡人数,则不收录于下表中。

历史排名 疫情名称 死亡人數 時間 主流行區 流行病 病原 备注及参考资料
1 黑死病 7500万 - 2亿 1347年-1352年 歐洲 鼠疫 鼠疫桿菌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开端,约30%-60%欧洲人口死亡[9][10][11][12];源头不明/有争议。
2 西班牙流感 1741万 - 1亿 1918年-1919年 全球 流感 H1N1流感病毒 许多研究认为死亡人数至少5000万[13][14][15][16][17];与第一次世界大战联系紧密,美国堪萨斯州的军营内最早有第一波疫情记录,但对源头并无共识[18][19]
3 查士丁尼瘟疫 1500万 - 1亿 541年-542年 地中海 鼠疫 鼠疫桿菌 第一次鼠疫大流行的开端,以拜占庭帝国皇帝查士丁尼一世的名字命名,约25%-60%欧洲人口死亡[20][21][22][23][24];源头不明/有争议。
4 艾滋病疫情 3270万(截止2019年) 1981年 - 至今 全球 艾滋病 人类免疫缺陷病毒 [25][26][27][28];研究人员认为,病毒在西非地区黑猩猩传播给人类[29][30][31][32]
5 第三次鼠疫大流行 1000万 - 1500万 1855年-1960年 亞洲 鼠疫 鼠疫桿菌 源于清朝咸丰年间云南,与清军镇压云南回变联系紧密,主要死亡人口在印度中国[33][34][35][36]。此次大流行导致了香港鼠疫东北大鼠疫等重大地区性疫情。
6 科科利兹利流行病 700万 - 1750万 1545年-1578年 墨西哥 未知 未知 1545年-1548年第一波疫情死亡500万-1500万人(约80%的墨西哥人口);1576年-1578年第二波疫情死亡200万-250万人(约50%的墨西哥人口)[37][38]。可能由欧洲殖民者带入[39]
7 安东尼大瘟疫 500万 - 1000万 165年-180年 羅馬 未知 未知 罗马帝国的军队从近东地区带回[23][40]
8 墨西哥天花 500万 - 800万 1519年 - 1520年 墨西哥 天花 天花病毒 [37];欧洲人“航海大发现”时期传入,天花大流行在西班牙征服阿兹特克帝国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38][41]
9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 410万+(官方报告[42]) -

880万+(学术估计[43][註 1]

2019年 - 至今 全球 2019冠状病毒病 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2 最早确诊案例发现于中国武汉[45][46]
10 俄国斑疹伤寒 200万 - 300万 1918年 - 1922年 苏俄 流行性斑疹伤寒 立克次体 主要发生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及俄国内战期间[47]
11 亚洲流感 100万 - 400万 1957年 - 1958年 全球 流感 H2N2流感病毒 该病毒被认为源自A型禽流感病毒,于中国贵州首次爆发[13][14][48]。美国微生物学家莫里斯·希勒曼发明的疫苗拯救了数十万人的生命[49][50]
香港流感 1968年 - 1969年 H3N2流感病毒 亚洲流感病毒发生抗原移型而来,在香港首次爆发[13][14][51];当时也被称为“毛流感(Mao flu)”或“毛泽东流感(Mao Tse-tung flu)”[52][53][54][55][56]
13 波斯鼠疫 200万 1772年 - 1773年 波斯 鼠疫 鼠疫桿菌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于巴格达地区(今伊朗首都)首次爆发[57]
天平疫病大流行 200万 735年 - 737年 日本 天花 天花病毒 [58];公元6世纪,天花随着丝绸之路的贸易活动传到了日本和朝鲜半岛,此后造成大约1/3日本人口死亡[59][60]
15 那不勒斯鼠疫 125万 1656年 - 1658年 意大利 鼠疫 鼠疫桿菌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由其它欧洲国家传入,主要影响了意大利的中部及南部地区(那不勒斯王国),对那不勒斯城的人口造成了毁灭性打击[61][62]
16 第三次霍乱大流行 >100万 1846年 - 1860年 全球 霍乱 霍亂弧菌 最早于印度爆发,俄罗斯帝国约有100万人死亡[63][64]。期间,英国医生约翰·斯诺采用科学方法,确定了霍乱的传播途径并成功控制疫情,被后世誉为“流行病学之父”[65][66]
17 1629–1631年意大利鼠疫 100万 1629年 - 1631年 意大利 鼠疫 鼠疫桿菌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又称“米兰大鼠疫”,意大利约25%的人口死亡[67][68]。欧洲“三十年战争”期间(1618年-1648年),军队的调度将鼠疫带到意大利[69]
俄国流感 100万 1889年 - 1890年 俄国 流感 流感病毒 [51][70];于俄罗斯帝国的布哈拉地区首次爆发,与此同时加拿大格林兰岛等地也有疫情报告[71]

流行病疫情历史年表编辑

公元前编辑

時間 主流行區 疫情名称 流行病 病原 感染人數 死亡人數 备注
公元前430年 希臘 雅典大瘟疫 未知 未知 75,000–100,000
公元前412年 希腊、罗马 前412年流行病疫情英语412 BC epidemic 未知 未知

1世纪-5世纪编辑

時間 主流行區 疫情名称 流行病 病原 感染人數 死亡人數 备注
165年-180年 羅馬 安東尼大瘟疫 未知 未知 5,000,000–10,000,000
217年 中国 建安二十二年瘟疫 未知 未知
251年-270年 羅馬 塞浦路斯大瘟疫 未知 未知

6世纪-10世纪编辑

時間 主流行區 疫情名称 流行病 病原 感染人數 死亡人數 备注
541年-542年 地中海 查士丁尼瘟疫 鼠疫 鼠疫桿菌 25,000,000–100,000,000 第一次鼠疫大流行(6-8世纪)的开端
590年 罗马 590年罗马鼠疫英语Roman Plague of 590 鼠疫 鼠疫杆菌 第一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627年 - 628年 萨珊王朝 谢罗埃鼠疫英语Plague of Sheroe 鼠疫 鼠疫杆菌 第一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638年 - 639年 沙姆地区 伊默斯鼠疫英语Plague of Amwas 鼠疫 鼠疫杆菌 第一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664年 不列颠群岛 664年鼠疫英语Plague of 664 鼠疫 鼠疫杆菌 第一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735年 - 737年 日本 天平疫病大流行 天花 天花病毒 2,000,000

11世纪-15世纪编辑

時間 主流行區 疫情名称 流行病 病原 感染人數 死亡人數 备注
1347年-1352年 歐洲 黑死病 鼠疫 鼠疫桿菌 75,000,000–200,000,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14-18世纪)的开端
1485年 - 1551年 欧洲 汗热病疫情英语Sweating sickness#Epidemiology 汗热病 未知

16世纪编辑

時間 主流行區 疫情名称 流行病 病原 感染人數 死亡人數 备注
1510年 欧亚 1510年流感大流行英语1510 influenza pandemic 流感 流感病毒
1519年-1520年 墨西哥 墨西哥天花 天花 天花病毒 5,000,000–

8,000,000

1545年-1578年 墨西哥 科科利兹利流行病 未知 未知 7,000,000–

17,500,000

1557年 全球 1557年流感大流行英语1557 influenza pandemic 流感 流感病毒
1563年 - 1564年 英国 1563年伦敦鼠疫英语1563 London plague 鼠疫 鼠疫桿菌 >20,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582年 - 1583年 西班牙 特内里费岛鼠疫流行 鼠疫 鼠疫桿菌 5,000–9,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592年 - 1593年 英国 1592–1593年伦敦鼠疫英语1592–1593 London plague 鼠疫 鼠疫桿菌 >19,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596年 - 1602年 西班牙 西班牙鼠疫流行 鼠疫 鼠疫桿菌 600,000–700,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7世纪编辑

時間 主流行區 疫情名称 流行病 病原 感染人數 死亡人數 备注
1629年 - 1631年 意大利 1629–1631年意大利鼠疫 鼠疫 鼠疫桿菌 1,000,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633年 - 1644年 中国 明末大鼠疫 鼠疫 鼠疫桿菌 >200,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发生于崇祯年间,是明朝灭亡的重要因素[72][73][74]
1647年 - 1652年 西班牙 塞维利亚大鼠疫英语Great Plague of Seville 鼠疫 鼠疫桿菌 500,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656年 - 1658年 意大利 那不勒斯鼠疫 鼠疫 鼠疫桿菌 1,250,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665年 - 1666年 英國 倫敦大瘟疫 鼠疫 鼠疫桿菌 >100,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675年 - 1676年 意大利 1675–1676年马耳他岛鼠疫英语1675–1676 Malta plague epidemic 鼠疫 鼠疫桿菌 11,3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679年 奥地利 维也纳大鼠疫英语Great Plague of Vienna 鼠疫 鼠疫桿菌 76,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681年 捷克 布拉格鼠疫 鼠疫 鼠疫桿菌 83,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8世纪编辑

時間 主流行區 疫情名称 流行病 病原 感染人數 死亡人數 备注
1710年 - 1712年 欧洲 大北方战争鼠疫英语Great Northern War plague outbreak 鼠疫 鼠疫桿菌 164,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720年 法国 马赛大瘟疫 鼠疫 鼠疫桿菌 100,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738年 - 1740年 哈布斯堡君主国 1738年大鼠疫英语Great Plague of 1738 鼠疫 鼠疫桿菌 50,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770年 - 1772年 俄国 1770–1772年俄国鼠疫英语1770–1772 Russian plague 鼠疫 鼠疫桿菌 50,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772年 - 1773年 波斯 波斯鼠疫 鼠疫 鼠疫桿菌 2,000,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775年-1782年 北美洲 1775–1782年北美天花英语1775–1782 North American smallpox epidemic 天花 天花病毒 130,000
1789年 - 1790年 澳大利亚 新南威尔士州天花流行 天花 天花病毒 50%-70%的当地人口死亡[75][76]

19世纪编辑

時間 主流行區 疫情名称 流行病 病原 感染人數 死亡人數 备注
1800年 - 1803年 西班牙 西班牙黄热病流行 黄热病 黄热病毒 >60,000
1812年 - 1819年 奥斯曼帝国 奥斯曼帝国鼠疫英语1812–1819 Ottoman plague epidemic 鼠疫 鼠疫桿菌 300,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813年 - 1814年 意大利 1813–1814年马耳他岛鼠疫英语1813–1814 Malta plague epidemic 鼠疫 鼠疫桿菌 4,5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813年 - 1814年 瓦拉几亚 卡拉贾鼠疫英语Caragea's plague 鼠疫 鼠疫桿菌 60,000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疫情
1812年 俄国 俄国斑疹伤寒流行 斑疹伤寒 立克次体 300,000
1817年 - 1819年 爱尔兰 爱尔兰斑疹伤寒流行 斑疹伤寒 立克次体 65,000
1817年-1824年 亞洲 第一次霍乱大流行 霍亂 霍亂弧菌 >100,000
1826年-1837年 歐洲北美

亚洲

第二次霍乱大流行 霍亂 霍亂弧菌 >100,000
1829年 - 1833年 太平洋西北地区美国 太平洋西北地区疟疾流行 疟疾 疟原虫 150,000
1846年-1860年 欧亚 第三次霍乱大流行 霍亂 霍亂弧菌 >1,000,000 - 约翰·斯诺采用科学方法,确定了霍乱的传播途径并成功控制疫情,被后世誉为“流行病学之父”[65][66]

- 菲利波·帕西尼首次分离出霍乱弧菌[77]

1847年-1848年 北美洲 北美斑疹伤寒英语1847 North American typhus epidemic 斑疹伤寒 立克次体 >20,000
1855年-1960年 亞洲 第三次鼠疫大流行 鼠疫 鼠疫桿菌 10,000,000–15,000,000 - 起始于清朝咸丰年间云南,与清军镇压云南回变联系紧密[33][34]

- 1894年,亚历山大·耶尔辛香港成功分离出鼠疫杆菌[78][79]

- 1897年,沃尔德玛·哈夫金在印度发明了首剂鼠疫疫苗[80][81]

1861年 - 1865年 美国 美国伤寒流行 伤寒 傷寒沙門氏菌英语Salmonella typhi 80,000
1863年-1875年 歐洲非洲亚洲 第四次霍乱大流行 霍亂 霍亂弧菌 600,000 中国清朝太平天国瘟疫”,湘军亦有感染[73][82]
1870年 - 1875年 欧洲 欧洲天花流行 天花 天花病毒 500,000
1881年 - 1896年 北美 第五次霍乱大流行 霍亂 霍亂弧菌 >200,000 1892年,沃尔德玛·哈夫金在法国巴斯德研究院发明了首剂人类霍乱疫苗[80][81]
1889年-1890年 俄國 俄国流感 流感 流感病毒 1,000,000
1896年 - 1906年 非洲 刚果盆地锥虫病流行 锥虫病 锥虫 500,000
1899年-1923年 歐洲北美

亚洲

第六次霍乱大流行 霍亂 霍亂弧菌 >800,000 此次大流行期间,清朝中华民国时期的1902年、1909年、1919年(以及此后的1926年和1932年)发生过大规模霍乱流行[83]

20世纪编辑

粗体表示该流行病疫情目前还在持续。如无可靠来源佐证死亡人数,“死亡人数”一栏将不作显示。

時間 主流行區 疫情名称 流行病 病原 感染人數 死亡人數 备注
1900年 - 1920年 非洲 乌干达锥虫病流行 锥虫病 锥虫 200,000–300,000
1902年 中国 京津霍乱 霍亂 霍亂弧菌 10,000[83]
1906年 斯里兰卡 锡兰疟疾流行 疟疾 疟原虫 80,000
1915年-1926年 全球 流行性脑炎大流行 流行性脑炎 未知 500,000
1918年-1919年 全球 西班牙流感 流感 甲型H1N1流感病毒 500,000,000 20,000,000–100,000,000 病死率为2%-3%(也有研究估计高于10%)[84][85][86][87]
1918年 - 1922年 苏俄 俄国斑疹伤寒 流行性斑疹伤寒 立克次体 2,000,000–3,000,000
1932年 中国 中国霍乱流行 霍亂 霍亂弧菌 >130,000[83][88]
1957年-1958年 全球 亚洲流感 流感 甲型H2N2流感病毒 >500,000,000 1,000,000—4,000,000 病死率为0.3%-0.67%(也有研究估计低于0.2%)[84][89][90]
1961年 - 至今 全球 第七次霍乱大流行 霍亂 霍亂弧菌 >50,000
1968年-1969年 全球 香港流感 流感 甲型H3N2流感病毒 >500,000,000 1,000,000—4,000,000 亚洲流感H2N2抗原移型而来,病死率为低于0.5%(也有估计低于0.2%)[84][91]
1974年 印度 印度天花英语1974 smallpox epidemic in India 天花 天花病毒 15,000
1977年 - 1979年 全球 1977年俄国流感 流感 甲型H1N1流感病毒 700,000 最早病例在中国北方,主要感染25、26岁及以下的人群,普遍认为病毒来源于苏联或中国的实验室泄露事故或疫苗接种事故[92][93]
1981年 - 至今 全球 艾滋病疫情 艾滋病 人类免疫缺陷病毒 32,700,000(截止2019年)[25]

21世纪编辑

粗体表示该流行病疫情目前还在持续。如无可靠来源佐证死亡人数,“死亡人数”一栏将不作显示。

時間 主流行區 疫情名称 流行病 病原 感染人數 死亡人數 病死率(CFR)
2002年-2003年 亞洲 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疫情 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 (SARS) 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冠狀病毒 8,096 774 9.56%
2008年-2009年 津巴布韋 津巴布韋霍亂英语2008 Zimbabwean cholera outbreak 霍亂 霍亂弧菌 98,424 4,276 4.34%
2009年-2010年 全球 H1N1流感大流行 流感 甲型H1N1流感病毒 700,000,000—1,400,000,000 151,700—575,400 0.02%—

0.04%

2010年-2012年 海地 海地霍乱英语2010s Haiti cholera outbreak 霍亂 霍亂弧菌 854,000 10,300 1.21%
2012年-2015年 中東/南韓 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 中东呼吸综合征 (MERS) 中東呼吸綜合症冠状病毒 2,519 866 34.4%
2013年-2016年 西非 西非伊波拉 伊波拉 伊波拉病毒 28,646 11,323 39.5%
2016年 - 至今 也門 也門霍亂 霍亂 霍亂弧菌 2,236,570(截至2019年11月) 3,886(截至2019年11月) 0.52%
2017年 - 2018年 美国 2017-2018年美国流感季 流感 甲型H3N2流感病毒 45,000,000 61,000[94] 0.13%
2018年-2020年 剛果 剛果伊波拉 伊波拉 伊波拉病毒 3,470 2,280 59.6%
2019年 - 至今 全球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 2019冠状病毒病 (COVID-19) 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2 1.93亿(2021年7月24日) 414.3万(2021年7月24日) 2.65%(初步修正值;截至2021年3月28日)[95][註 2]

参见编辑

註釋编辑

  1. ^ 官方報告很有可能嚴重低估了新冠肺炎的死亡人數。2021年5月21日,根據世界卫生组织的估計,真实死亡人數可能为官方報告的2-3倍[44]
  2. ^ COVID-19目前正处于流行阶段,所以直接利用实时的“死亡人数/确诊人数”并不能得到准确的病死率,譬如一些确诊病患的死亡存在滞后性(这会导致实时的观测值较真实情况偏低),而采用“死亡人数/(死亡人数+痊愈人数)”或更复杂的计算方法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修正偏差[96]。此外,2020年8月,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在COVID-19大流行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对CFR(病死率)的初步估算存在较大差异,这可能产生误导。出于多种原因,很难对各国估算的CFR进行比较。发现和报告全部COVID-19死亡病例的可能性可能被夸大或者缩小。”[97]截止2020年12月31日,依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多数国家未经修正的观测病死率在0.5%-5%之间[98]

參考文獻编辑

  1. ^ 病菌改变历史:1890年多位晚清重臣因瘟疫去世. 《新民晚报》. 凤凰网. 2009-12-28 [2020-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2-31) (中文). 
  2. ^ 姜鸣. 被忽视的光绪十六年冬季的传染病,与“俄罗斯大流感”有何关联?. 澎湃新闻. 新浪. 2020-03-13 [2020-12-29] (中文). 
  3. ^ Lesson 1 - Section 11. 美国疾控中心(CDC). 2020-05-11 [2020-1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5) (美国英语). 
  4. ^ What is a pandemic?. 世界卫生组织(WHO). [2020-1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5. ^ Frith, John. History of Tuberculosis. Part 1 – Phthisis, consumption and the White Plague. Journal of Military and Veterans’ Health. [2021-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08). 
  6. ^ Zürcher, Kathrin; Zwahlen, Marcel; Ballif, Marie; Rieder, Hans L.; Egger, Matthias; Fenner, Lukas. Influenza Pandemics and Tuberculosis Mortality in 1889 and 1918: Analysis of Historical Data from Switzerland. PLoS ONE. 2016-10-05, 11 (10) [2021-02-27]. ISSN 1932-6203. PMC 5051959. PMID 27706149. doi:10.1371/journal.pone.016257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08). 
  7. ^ 7.0 7.1 Tuberculosis. 世界卫生组织. [2021-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1) (英语). 
  8. ^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CDC Grand Rounds: the TB/HIV syndemic. MMWR.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weekly report. 2012-07-06, 61 (26): 484–489. ISSN 1545-861X. PMID 22763886. 
  9. ^ 教科文组织:黑死病在丝绸之路上的传播给人们带来何种启示?. 联合国. 2020-04-01 [2020-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08) (中文). 
  10. ^ Plague.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2020-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08) (英语). 
  11. ^ The Bright Side of the Black Death. American Scientist. 2017-02-06 [2020-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0) (英语). 
  12. ^ Lizzie Wade. From Black Death to fatal flu, past pandemics show why people on the margins suffer most. 《科学》(Science | AAAS). 2020-05-14 [2020-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4) (英语). 
  13. ^ 13.0 13.1 13.2 Pandemic Influenza Risk Management WHO Interim Guidance (PDF). 世界卫生组织(WHO). 201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1-21) (英语). 
  14. ^ 14.0 14.1 14.2 联合国应对禽流感与大流行威胁. 联合国新闻部联合国网站事务科. [2020-12-06] (中文(中国大陆)). 
  15. ^ 1918 Pandemic (H1N1 virus). 美国疾控中心(CDC).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7). 
  16. ^ Borza, T. [Spanish flu in Norway 1918-19]. Tidsskrift for Den Norske Laegeforening: Tidsskrift for Praktisk Medicin, Ny Raekke. 2001-12-10, 121 (30): 3551–3554 [2020-12-06]. ISSN 0029-2001. PMID 11808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0). 
  17. ^ The 1918 Flu Pandemic Was Brutal, Killing More Than 50 Million People Worldwide. NPR.org. [2020-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9) (英语). 
  18. ^ Pandemic Influenza (Flu) | CDC. 美国疾控中心(CDC). 2019-01-22 [2020-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8) (美国英语). 
  19. ^ Erkoreka, Anton. Origins of the Spanish Influenza pandemic (1918–1920) and its relation to the First World War. Journal of Molecular and Genetic Medicine :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omedical Research. 2009-11-30, 3 (2): 190–194 [2020-12-07]. ISSN 1747-0862. PMC 2805838. PMID 2007678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0). 
  20. ^ Mordechai, Lee; Eisenberg, Merle; Newfield, Timothy P.; Izdebski, Adam; Kay, Janet E.; Poinar, Hendrik. The Justinianic Plague: An inconsequential pandemic?.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19-12-17, 116 (51): 25546–25554 [2020-12-29]. ISSN 0027-8424. PMID 31792176. doi:10.1073/pnas.1903797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6) (英语). 
  21. ^ Ishaan Tharoor. Top 10 Terrible Epidemics. 《时代杂志》(Time). 2010-10-26 [2020-12-06]. ISSN 0040-781X.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6) (美国英语). 
  22. ^ An Empire's Epidemic.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 [2020-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2-08-04). 
  23. ^ 23.0 23.1 History's deadliest pandemics, from ancient Rome to modern America. 《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 [2020-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7) (英语). 
  24. ^ Two of History's Deadliest Plagues Were Linked, With Implications for Another Outbreak. 《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 2014-01-31 [2020-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3) (英语). 
  25. ^ 25.0 25.1 Global HIV & AIDS statistics — 2020 fact sheet. 联合国艾滋病联合规划署(UNAIDS). [2020-12-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1) (英语). 
  26. ^ 艾滋病毒/艾滋病. 世界卫生组织(WHO). [2020-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8) (英语). 
  27. ^ 艾滋病. 联合国. 2016-02-10 [2020-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7) (英语). 
  28. ^ 2019年世界艾滋病日. 世界卫生组织. [2020-12-07] (中文). 
  29. ^ Sharp, Paul M.; Hahn, Beatrice H. Origins of HIV and the AIDS Pandemic. Cold Spring Harbor Perspectives in Medicine:. 2011-9, 1 (1) [2020-12-07]. ISSN 2157-1422. PMC 3234451. PMID 22229120. doi:10.1101/cshperspect.a00684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4). 
  30. ^ Origin of HIV & AIDS. Avert. 2015-07-20 [2020-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英语). 
  31. ^ 第一个得艾滋病的人对黑猩猩做了什么?. 凤凰网. [2020-12-07]. 
  32. ^ HIV病毒和艾滋病从哪里来的?. 英国广播公司(BBC). 2015-12-04 [2020-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4) (中文(简体)). 
  33. ^ 33.0 33.1 赖文,李永宸. 粮食、习俗、卫生与十九世纪的岭南瘟疫. 《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 2004, (10) [2020-1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1). 
  34. ^ 34.0 34.1 曹树基,李玉尚. 历史时期中国的鼠疫自然疫源地 (PDF). 上海交通大学 (中文). 
  35. ^ Josh Sanburn. Top 10 Terrible Epidemics. 《时代杂志》(Time). 2010-10-26 [2020-12-07]. ISSN 0040-781X.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4) (美国英语). 
  36. ^ John Frith. The History of Plague – Part 1. The Three Great Pandemics. Journal of Military and Veterans' Health. [2020-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02) (英语). 
  37. ^ 37.0 37.1 Acuna-Soto, Rodolfo; Stahle, David W.; Cleaveland, Malcolm K.; Therrell, Matthew D. Megadrought and Megadeath in 16th Century Mexico.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2002-4, 8 (4): 360–362 [2020-12-06]. ISSN 1080-6040. PMC 2730237. PMID 11971767. doi:10.3201/eid0804.01017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7). 
  38. ^ 38.0 38.1 Rodofo Acuna-Soto, David W. Stahle, Matthew D. Therrell, Richard D. Griffin, Malcolm K. Cleaveland. When half of the population died: the epidemic of hemorrhagic fevers of 1576 in Mexico. FEMS Microbiology Letter. 2004, 240 (1) [2020-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8). 
  39. ^ Angus Chen. One of history's worst epidemics may have been caused by a common microbe. 《科学》(Science). 2018-01-16 [2020-1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9) (英语). 
  40. ^ Reactions to Plague in the Ancient & Medieval World. Ancient History Encyclopedia. [2020-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0). 
  41. ^ Andrew P. Dobson, E. Robin Carper. Infectious Diseases and Human Population History: Throughout history the establishment of disease has been a side effect of the growth of civilization. BioScience. 1996, 46 (2) [2020-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7). 
  42. ^ COVID-19 Map. Johns Hopkins Coronavirus Resource Center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 [2021-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5) (英语). 
  43. ^ COVID-19 Projections. 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 (华盛顿大学). [2021-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7) (英语). 
  44. ^ Total death toll from COVID-19 could be at least 6-8 million: WHO. Reuters. 2021-05-21 [2021-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5). 
  45. ^ Archived: WHO Timeline - COVID-19. 世界卫生组织(WHO). [2020-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2) (英语). 
  46. ^ 世卫组织应对COVID-19疫情时间线. 世界卫生组织(WHO). [2020-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1) (中文). 
  47. ^ K. DAVID PATTERSON. TYPHUS AND ITS CONTROL IN RUSSIA, 1870-1940 (PDF). Medical History. 1993, (37) [2020-12-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2-24). 
  48. ^ Pandemic Influenza (Flu) | CDC.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2019-01-22 [2020-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3) (美国英语). 
  49. ^ Zeldovich, Lina. How America Brought the 1957 Influenza Pandemic to a Halt. JSTOR Daily. 2020-04-07 [2020-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7) (美国英语). 
  50. ^ Confronting a Pandemic, 1957. The Scientist Magazine®. [2020-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7) (英语). 
  51. ^ 51.0 51.1 Hong Kong Flu (1968 Influenza Pandemic). Sino Biological. [2020-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3) (英语). 
  52. ^ Mark Honigsbaum. Revisiting the 1957 and 1968 influenza pandemics. 《柳叶刀》(The Lancet). 2020-06-13, 395 (10240): 1824–1826 [2020-12-07]. ISSN 0140-6736. PMID 32464113. doi:10.1016/S0140-6736(20)31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04) (英语). 
  53. ^ 200,000 in Rome Have Flu (Published 1968). 《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 1968-11-03 [2020-11-16]. ISSN 0362-4331 (美国英语). 
  54. ^ The crises of winters past. 英国广播公司(BBC). [2020-1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3) (英语). 
  55. ^ How Mao's medicine made modern China. 旁观者(The Spectator). [2020-1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8). 
  56. ^ Desert Sun 28 May 1969 — California Digital Newspaper Collection. cdnc.ucr.edu. [2020-12-07]. 
  57. ^ Hashemi Shahraki, Abdolrazagh; Carniel, Elizabeth; Mostafavi, Ehsan. Plague in Iran: its history and current status. Epidemiology and Health. 2016-07-24, 38. ISSN 2092-7193. PMC 5037359. PMID 27457063. doi:10.4178/epih.e2016033. 
  58. ^ SUZUKI, AKIHITO. Smallpox and the Epidemiological Heritage of Modern Japan: Towards a Total History. Medical History. 2011-7, 55 (3): 313–318 [2020-12-07]. ISSN 0025-7273. PMC 3143877. PMID 2179225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8). 
  59. ^ 丝绸之路上的疾病传播:天花.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2020-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5). 
  60. ^ Depierre, David. Smallpox Along the Silk Road: Disease in Chinese History. Independently Published. 2019-11-25. ISBN 978-1-7025-3599-1 (英语). 
  61. ^ Scasciamacchia, Silvia; Serrecchia, Luigina; Giangrossi, Luigi; Garofolo, Giuliano; Balestrucci, Antonio; Sammartino, Gilberto; Fasanella, Antonio. Plague Epidemic in the Kingdom of Naples, 1656–1658.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2012, 18 (1): 186–188 [2021-01-14]. PMC 3310102. PMID 22260781. doi:10.3201/eid1801.11059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5) (美国英语). 
  62. ^ Alfani, Guido. Plague in seventeenth-century Europe and the decline of Italy: an epidemiological hypothesis. European Review of Economic History. 2013-06-19, 17 (4): 408–430 [2021-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4) –通过Oxford Academic. 
  63. ^ Asiatic Cholera Pandemic of 1817.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 [2020-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08). 
  64. ^ Hosking, Geoffrey A. Russia and the Russians: A Histor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2020-12-07]. ISBN 978-0-674-00473-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8) (英语). 
  65. ^ 65.0 65.1 Lesson 1 - Section 2. 美国疾控中心(CDC). 2020-05-11 [2020-1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美国英语). 
  66. ^ 66.0 66.1 蔡智强,李丽萍,白雲屛. 公共卫生监测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一)过去. 《疾病监测》. 2015年, 30 (9). 
  67. ^ Rosen, George. Review of Cristofano and the Plague. A Study in the History of Public Health in the Age of Galileo. Renaissance Quarterly. 1975, 28 (1): 83–86. ISSN 0034-4338. doi:10.2307/2860436. 
  68. ^ A tragedy of the great plague of Milan in 1630 - Digital Collections -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2020-12-07]. 
  69. ^ Kohn, George C. Encyclopedia of plague and pestilence : from ancient times to the present. New York : Facts On File. 2008. ISBN 978-0-8160-6935-4. 
  70. ^ Our Coronavirus Predicament Isn't All That New. 彭博新聞社. [2020-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4) (英语). 
  71. ^ Noor, Rashed; Maniha, Syeda Muntaka. A brief outline of respiratory viral disease outbreaks: 1889–till date on the public health perspectives. VirusDisease. 2020-09-02. ISSN 2347-3517. PMC 7466926. PMID 32905186. doi:10.1007/s13337-020-00628-5 (英语). 
  72. ^ 专家谈明朝灭亡:鼠疫或为重要原因. 中新网. [2020-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5). 
  73. ^ 73.0 73.1 《中国抗疫简史》:面对灾难,我们自古从未低头!. 新华出版社. 2020-07-02 [2020-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2). 
  74. ^ 邱仲麟. 明代北京的瘟疫與帝國醫療體系的應變. 中央研究院. [2020-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2). 
  75. ^ Warren, Christopher. Smallpox at Sydney Cove – who, when, why?. Journal of Australian Studies. 2014-01-02, 38 (1): 68–86. ISSN 1444-3058. doi:10.1080/14443058.2013.849750. 
  76. ^ Smallpox epidemic. 澳大利亚国立博物馆 (National Museum of Australia). [2021-0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5) (英语). 
  77. ^ Who first discovered cholera?.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2021-0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7) (英语). 
  78. ^ Butler, T. Plague history: Yersin's discovery of the causative bacterium in 1894 enabled, in the subsequent century, scientific progress in understanding the disease and the development of treatments and vaccines. Clinical Microbiology and Infection: The Official Publication of the European Society of Clinical Microbiolo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2014-03, 20 (3): 202–209 [2021-01-03]. ISSN 1469-0691. PMID 24438235. doi:10.1111/1469-0691.1254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4). 
  79. ^ 耶爾辛——鼠疫菌的發現者-科技大觀園. 科技大觀園. [2020-1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1) (中文(台灣)). 
  80. ^ 80.0 80.1 Joel Gunter, Vikas Pandey. Waldemar Haffkine: The vaccine pioneer the world forgot. BBC News. 2020-12-11 [2021-0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0) (英国英语). 
  81. ^ 81.0 81.1 Joel Gunter,Vikas Pandey. 沃尔德玛·哈夫金:被世界遗忘的疫苗先驱. 英国广播公司(BBC). 中国医疗. 2020-12-11 [2021-0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中文). 
  82. ^ 同治元年 太平天国战区的霍乱大流行. 《历史学家茶座》. 《联合日报》. [2020-12-29]. 
  83. ^ 83.0 83.1 83.2 1902大瘟疫:中西医交锋. 经济观察网. [2020-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84. ^ 84.0 84.1 84.2 Pandemic Influenza Risk Management WHO Interim Guidance (PDF). 世界卫生组织(WHO). 201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1-27) (英语). 
  85. ^ Comparing COVID-19 and the 1918–19 influenza pandemics in the United Kingdom.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2020-09-01, 98: 67–70 [2020-12-29]. ISSN 1201-9712. doi:10.1016/j.ijid.2020.06.07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04) (英语). 
  86. ^ The 1918 Influenza Pandemic.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 [2020-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05). 
  87. ^ The 1918 Flu Pandemic Was Brutal, Killing More Than 50 Million People Worldwide. NPR. [2020-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9) (英语). 
  88. ^ 刘炳涛. 1932年陕西省的霍乱疫情及其社会应对. 中国历史地理论丛. 2010, 25 (03): 113–124. ISSN 1001-5205. 
  89. ^ Nickol, Michaela E.; Kindrachuk, Jason. A year of terror and a century of reflection: perspectives on the great influenza pandemic of 1918–1919. BMC Infectious Diseases. 2019-02-06, 19 [2020-11-15]. ISSN 1471-2334. PMC 6364422. PMID 30727970. doi:10.1186/s12879-019-37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1). 
  90. ^ Jackson, Claire. History lessons: the Asian Flu pandemic. The British Journal of General Practice. 2009-08-01, 59 (565): 622–623 [2020-11-15]. ISSN 0960-1643. PMC 2714797. PMID 22751248. doi:10.3399/bjgp09X45388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6). 
  91. ^ Hong Kong Flu (1968 Influenza Pandemic). Sino Biological. [2020-1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3). 
  92. ^ Rozo, Michelle; Gronvall, Gigi Kwik. The Reemergent 1977 H1N1 Strain and the Gain-of-Function Debate. mBio. 2015-09-01, 6 (4) [2021-01-10]. ISSN 2150-7511. PMID 26286690. doi:10.1128/mBio.0101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4) (英语). 
  93. ^ Wertheim JO. The re-emergence of H1N1 influenza virus in 1977: a cautionary tale for estimating divergence times using biologically unrealistic sampling dates. PLOS ONE. June 2010, 5 (6): e11184 [2021-06-24]. PMC 2887442. PMID 20567599. doi:10.1371/journal.pone.001118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5). 
  94. ^ 2017–2018 influenza season. 美国疾控中心(US CDC). 2019-11-22 [2021-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5) (美国英语). 
  95. ^ Coronavirus Update (Live). Worldometer.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31) (英语). 
  96. ^ 估计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病死率 (PDF). 世界卫生组织. 2020-08-0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1-19) (中文). 
  97.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CFR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98. ^ Mortality Analyses. 约翰霍普金斯新冠病毒资源中心(Johns Hopkins Coronavirus Resource Center). [2020-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4) (英语).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