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海珠事变,又称海珠惨案,是护国战争期间于1916年发生在广东省广州海珠岛的一起政治残杀事件,护国军方面的代表遭到龙济光部下杀害。[1][2]

背景编辑

1916年3月15日,陆荣廷宣布广西独立,倒向护国军方面。仍然支持袁世凯的广东顿时危急,广东将军龙济光加紧同北京方面联系,并在广州实行戒严。3月20日,袁世凯为防止广东独立,监视龙济光、张鸣岐的活动,乃派凌福彭蔡乃煌李翰芬帮办广东防务。因战争威胁逼近,民众纷纷从银行提取存款,兑换纸币,高级官员及富人均把财产兑换为金银、宝石,准备逃难。3月21日,中国银行广东分行、广东银行及其他各银行均出现挤兑。3月31日,革命党人以“广东护国军总团体”的名义发表布告,攻击龙济光支持袁世凯称帝,镇压起义民众,现又“欲戴共和之假面,以留酿帝制将来之命运”,故一定要推翻龙济光的统治。[2]

1916年3月,广东各地的讨袁军接连起事,以朱执信中华革命军的名义占领的城镇共31处,军舰2艘;以徐勤护国军名义占领的城镇有1处,军舰2艘。龙济光一方面同陆荣廷协商中立,一方面秘密派蔡乃煌向袁世凯求援,袁世凯即派遣驻上海的陆军第十师卢永祥部南下支援龙济光。4月5日,“宝璧”、“江大”、“江固”等内河军舰举行起义,投向革命军,在魏邦平的率领下驶至海珠岛。徐勤司令派魏邦平为攻城司令,准备定于4月7日率“宝璧”等舰进攻广州。滇、桂、黔、粤四省军警同盟会为广东独立之事向龙济光发出最后通牒,限期“于24小时内,决定大计,表示态度。若逾期不报,则此后惟有自由行动。”4月6日下午5时,停在珠江内的“宝璧”舰向越秀山开炮两发,要求龙济光立即宣布广东独立。龙济光当即派人登上宝璧舰进行协商。4月6日下午7时,龙济光被迫通电宣布同北京政府脱离关系,宣布广东独立,自己改称广东都督。[2]

4月7日,广州的大小店铺纷纷放鞭炮,挂国旗五色旗。关在监狱中的国民党人,于4月7日全部获释。4月9日,济军向“宝璧”、“江大”等舰开炮,“宝璧”舰进行还击。双方互相轰击一阵之后停止。[2]

经过编辑

1916年4月6日,广东将军龙济光被迫宣布广东独立之后,民军与原有的军队在各地爆发冲突。广东省会官商以及民军司令徐勤均电告广西,邀请陆荣廷梁启超来广东商议调和办法。在陆荣廷梁启超未抵达之前,由将军府顾问谭学夔代表龙济光邀请民军司令徐勤先行来广州,疏通意见。广东警察厅长王广龄也多次催促徐勤来广州。[1][2]

徐勤应邀来到广州后,暂住海珠岛。适逢广西省陆荣廷、梁启超的代表汤觉顿抵达广州,便于当天即4月12日在海珠岛上的水上警署开善后会议,史称“海珠会议”。到会的有汤觉顿徐勤谭学夔王广龄,粤军统领颜启汉贺文彪潘斯凯蔡春华李福林的代表,广东商团领袖岑伯著陈子贞李戒欺,以及吕仲明等人。出席此次海珠会议的共十余人。汤睿、徐勤居主席之位。民军司令徐勤主持会议。汤睿起立发言,声明讨袁护国的意义,并提出了粤桂联合、稳定广东省内局面等等问题。龙济光的部将颜启汉(警卫军统领)、贺文彪则提出取消护国军番号,将护国军并入广东警卫军的主张,随即各方发生争吵,会场秩序混乱。因为就改编警卫军的问题争论不止,开会仅20分钟,颜启汉贺文彪突然枪击主席台,在外面的龙济光的卫队随即冲进会场乱枪扫射,汤觉顿、谭学夔当场中弹死亡,警察厅长王广龄、南路民军司令吕仲明也身负重伤,相继死亡,死亡者还有岑伯著等人。徐勤因躲进其他房间而未受伤,北路民军司令王伟也幸免。此次事件史称“海珠事变”。[1][2][3][4][5]

善后编辑

事件发生后,龙济光于4月12日当天发表布告称:“据警察厅报告,本日徐君勉邀请各统领在海珠会议。当场言语冲突,开枪互击,旋已各散。现已由本都督加派军队严密梭巡弹压,维持秩序。商民人等务即各安生业,毋得悖惶。”杀人凶手颜启汉贺文彪未被处置。[2]

1916年4月17日,陆荣廷得知龙济光杀害汤觉顿等人,十分愤怒,致电谴责龙济光行刺之理由,并质疑龙济光是否赞成广东独立。龙济光声称自己保护不力。陆荣廷暂时中止赴广州。广州居民得知陆荣廷折返广西,十分不安,许多人赴香港避居。4月18日,龙济光之子龙运乾自广州赴香港,将携带的60万元存入某家外国银行,此行颜启汉为龙运乾的随从之一。4月19日,陆荣廷、梁启超、张鸣岐、岑春煊等人在肇庆同龙济光达成协议:“(1)龙济光仍留任广东都督;(2)在肇庆设临时都统府,以岑春煊为都督;(3)处死蔡乃煌;(4)龙济光从速北伐讨袁;(5)地方民军在岑春煊入粤后,设法抚绥。”[2]

1916年4月21日,侨居美国的广东籍人士发表迫使龙济光从速辞职的电报。4月24日,龙济光为了履行在肇庆达成的协议,显示独立反袁的意志,将4月6日广东宣布独立后即逮捕的蔡乃煌交由谭学衡公开枪决。[2]

1916年5月1日,两广都司令部在肇庆成立,岑春煊任都司令,梁启超任都参谋,李根源任副都参谋,章士钊任秘书长。5 月5日,梁启超、李根源、张鸣岐等人赴广州越秀山会见龙济光进行商谈。龙济光派部下以武力威胁梁启超。事后,梁启超在致蔡锷的电文中称,此次广州之行“饮泪言和,奋身入虎穴,鸿门恶会,仅乃生还。”5月8日,云南、贵州、广西、广东等独立省份为统一军事及对外交涉,在肇庆成立中华民国军务院唐继尧任抚军长,岑春煊任抚军副长,陆荣廷、龙济光、蔡锷、李烈钧陈炳焜等任抚军,梁启超任政务委员长。[2]

6月6日,袁世凯病逝。6月7日,黎元洪以副总统代理大总统。6月9日,龙济光致电国务院,宣布取消广东独立。6月21日,黎元洪特任龙济光兼署广东巡按使。6月,龙济光以“约法已复,独立各省希望已偿”为借口,增兵驱逐广东省境内的其他各军,并且在韶关阻止滇军北伐,战争又开始。7月6日,北京政府将各省将军改称督军,将各省民政长改称省长,特任陆荣廷为广东督军,朱庆澜为广东省长。在陆荣廷到任前,命龙济光暂代广东督军,并督办两广矿务。10月5日,在战争中,龙济光率部撤离广州。10月14日,广东督军陆荣廷从佛山桂军进入广州,龙济光则率振武军自虎门乘船赴海南岛。广东省内的滇军桂军粤军的战争结束。[2]

1916年10月20日,唐继尧、岑春煊、梁启超、蔡锷、陆荣廷、朱庆澜等人电请北京政府优恤“海珠事变”中被杀的汤觉顿、谭学夔、王广龄、岑伯著、吕仲明的家属。[2]

1922年,海珠殉难烈士墓园在广州沙河落成。梁启超撰写了墓志铭:“包胥力能复鲁连义不帝,功在天下,而灾逮其身,是之谓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百世之下,亦有感于斯文。”梁启超之女梁思顺早年写给汤觉顿妻子的手稿中称,海珠罹难烈士墓位于“广州沙河马路,离黄花岗烈士墓不远”。1926年,海珠殉难烈士墓园被迁移,迁往何处不详。[6][5]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