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史杭灌区中国三个特大型灌区之一。其水源为淠河史河杭埠河,横跨江淮两大流域,覆盖安徽河南2省4市17个县区。灌区设计灌溉面积1198万亩,实际灌溉面积1000万亩。[1]

业主单位为安徽省水利厅下辖的淠史杭管理总局

概述编辑

淠史杭自流灌溉工程是以防洪、灌溉为主的特大型水利工程。中国另外两大灌区:都江堰灌区河套灌区,都是平原;而淠史杭灌区是山岳丘陵,因此工程更为复杂、浩大。皖西属江淮丘陵,岗多地少。确定渠道走向时,坚持少占良田,水渠要从岗上走或傍岗走为宜,这样可以半挖半填,不占好田。而且提高了水位,实现了山岳丘陵区的自流灌溉。据统计,仅淠河和史河两个灌区自流灌溉就达到687.4万亩,在灌溉层面又一次节省了人力电力等成本。同时,也使淠史杭工程成为世界上屈指可数的自流灌溉占比高的灌区。正因为这样,才有了淠史杭之水在岗上流和船在山上行的景象。

淠史杭灌区以灌排体系著称于世。灌区以六大水库(佛子岭、磨子潭、白莲崖、响洪甸、梅山、龙河口)总库容71亿立方米、三大渠首(横排头、红石嘴和杭埠河灌区的梅岭、牛角冲进水闸)总引水流量550立方米/秒、2.5万公里七级固定渠道(2条总干渠,11条干渠,19条分干渠,总长1384千米;1.3万条支渠、分支渠、斗渠、农渠,总长2.26万千米)、6万多座各类渠系建筑物(节制闸、进水闸、冲砂闸、泄洪闸、倒虹吸、渡槽、跌水、地下涵、水电站、电灌站等),抽水站、补水站总装机容量14.1万千瓦,以及1066座中小型水库、21多万座塘堰有效库容12.3亿立方米,组成蓄、引、提相结合的“长藤结瓜式”的灌溉系统。

1958年灌区规划的来水以六大水库为主(占64%),当地迳流为基础(31%),下游河湖补给为补充(5%)的原则。

淠史杭工程引水流量550立方米每秒,其中:淠河灌区300个流量,史河灌区145个流量,杭埠河灌区105个流量。设计灌溉面积1100万亩,其中:淠河灌区660万亩,史河灌区285万亩,杭埠河灌区155万亩。多年平均年引水量36亿立方米(80%保证率条件下年引水量52亿立方米)。以上指标,未包括河南省梅山灌区设计灌溉98万亩,南干渠引水流量45个流量,年引水量约3.3亿立方米。淠史杭工程的灌溉效益基本达到设计规模,而且能60年持续稳定运行。按国家规定,灌溉面积大于150万亩,属于大㈠型Ⅰ等工程。习惯上,大于500万亩称为特大灌区。全国特大灌区共6处,前3处一般称为中国三个特大灌区。按实灌面积排序,为四川都江堰1134万亩、安徽淠史杭1000万亩、内蒙河套860万亩。[2]

淠史杭灌区占安徽1/10的土地面积、1/6的耕地面积、1/5的有效灌溉面积生产1/4的粮食产量、1/3的水稻产量。据1985年初步统计,灌区每亩投资114元。其中国家投资67元,远低于国内北方亩均150元,南方112-134元水平。据统计,1959年以来,全灌区累计引水1625亿立方米,灌溉4.56亿亩,初估增产粮食约600亿公斤,城市供水67亿立方米。

这一工程的最大特点是,把低洼的3条河流向低处流的水搬到高岗之上人工渠道,形成水在岗上流、船在岗上走的壮观景象。以淠河灌区为例,横排头引水枢纽进水闸下水位高52.5米,此处的淠河干流冲砂闸溢流面高程46.5米,新河水位至少比老河水位提高6米。当淠河总干渠的水流到六安城区时,九里沟的水位高程50.72米,而老淠河下龙爪的水位高程39.30米。这时新河的水比老河的水高出11米。真正形成了“人造天河”的奇迹。各总干渠、分干渠设计比降是两万比一,并拓宽横断面。便于引水自流畅通。

历史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安徽人民响应毛泽东1952年发出的“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发动了人民治淮运动,陆续兴建了拦蓄大别山区洪水的佛子岭水库梅山水库磨子潭水库响洪甸水库龙河口水库五大水库,拦蓄大别山区上游来水,减轻淮河中游干流与苏北洪泽湖里下河平原的防洪压力。

皖西的六安地区在历史上水旱灾害频繁,作为山岳丘陵地带旱灾尤为严重,10年有7-8年是旱灾,缺水如缺血,旱灾之年真是旱的赤地千里,没有一点绿色,颗粒无收,卖儿鬻女,逃荒要饭,饿死人的惨状,到处可见。从世代沿袭下来的地名便可见一斑,如“晒死鸡”、“晒网滩”、“死人堰”等。六安地区的雨量时空分布不均,一般是山区雨多、北部淮河南岸平原雨少;早春雨多、夏秋雨少,特别是大暑前后,温度高达40度上下,日蒸发量可达15毫米左右,极易遭受伏旱。特别是广大丘陵地区的旱灾,“洪灾一条线,旱灾一大片”,对农业生产的危害极大。1952年7月,寿县东淝河节制闸竣工后,赵子厚和郑象生在寿县城的六安地区治淮指挥部认为除患仅是治河的一方面,若能除患结合兴利,相辅相成互为促进,其效果将更远大。如佛子岭水库,拦蓄洪水既减少了汛期淠河流量,降低淮河洪峰,又可发电以利发展工业,是否还可以利用发电的尾水在水库下游引向岗地进行灌溉,并使渠道塘堰在汛期拦蓄部分地面径流,还可以起到减少洪水为害的作用。1953年7月霍邱城东湖节制闸竣工,赵子厚和郑象生安排工程处马植祥率部分技术干部开始对淠河流域查勘,初次选在六安城北下龙爪老淠河筑低坝,利用右岸原有的河沟引水至安丰塘并考虑过无坝引水方案,但这一方案仍不够理想。但在1958年以前,兴修浩大的大型水利系统工程的条件并不具备,最大的障碍是农民不愿意在自己的土地上挖沟修渠。六安专署于1953年底编制了《淠右灌溉工程初步设计书》,设计灌溉面积108.9万亩,曾希圣同意开发,并应允拨给1.25亿公斤粮食作为省里的投资;但是,由于挖压土地阻力大,群众搬迁困难,淠右灌区的方案没能付诸实施。1954年遭遇特大洪水,汛后复堤堵口做庄台,无暇考虑淠河开发问题。1956年,淮委提出开发淠右灌区,并抽调了一个控制测量队和四个地形测量队,进行实地勘测。1957年春,赵子厚提议下,把淠右灌区在淠河下游六安城西的下龙爪引水,改在苏家埠横摆渡(现叫横排头)筑坝沿丘陵边开渠引水,走高线,灌溉面积由原来方案的109万亩提高到762万亩。[3]史河灌区的渠首从叶集附近的开顺提到红石嘴。杭埠河属于长江流域没有上有水库,需新建蓄水9亿立方米的龙河口水库,建设杭埠河灌区。经过两三个月查勘规划,计划需建拦河坝、进水闸、地下涵、倒虹吸、节制闸、桥梁等大小建筑物数处,需水泥、钢材、渠道土石方经费数亿元。1957年11月正式编制出《淠右灌溉工程规划》。这样多的经费和器材在当时是难以设想的,加之技术力量不足,没有条件实施。1957年12月,六安专署副专员郑象生在北京参加中央农办召开的水土保持会议上,把淠右灌区查勘作为大会发言材料提出来。1958年4、5月间,水电部治淮委员会撤销(并入安徽省水电厅),下放淮南规划组,规划组副组长黄昌栋廖云五、余五星、王国翰、许生浩、裘维钧、余鸿欣、肖杰旺、程梅生、陆星龙、张福珍、徐绍如等全组25人从蚌埠调入六安地区工作,开展全面查勘规划。

1958年6月中共中央提出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在三面红旗的指引下,农村实现了人民公社,土地归集体所有,农民不愿意在自己家土地上挖沟渠的障碍消除了。[4]1958年春夏,六安地区又遭大旱,70多天未下雨,受旱500多万亩,152万亩不能下种,全地区有200万人投入抗旱。赵子厚、魏胜德、郑象生三位地区领导和由淮委调来的工程师黄昌栋、吴琳、沈全根、余五星等讨论并规划出史淠沟通航灌工程,即在淠河横排头和史河红石咀兴建渠首枢纽工程,引水上岗,开挖各级渠道,可灌溉农田945万亩,同时保障向合肥送水的规划。1958年5月30日六安地委会研究同意这一规划。1958年6月初六安地区专员赵子厚、勘测设计负责人黄昌栋到合肥向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副省长兼水电厅长张祚荫请示汇报有史淠杭工程规划:兴建龙河口白莲岩两座水库,沟通史、淠、杭三河,水量不少于两河口水库(位于东、西淠河汇流处),完全可以把水调到皖东,而且可以保证合肥地区的供水。汇报成功通过,曾希圣同意不建为合肥市区供水的两河口水库,而兴建“史淠杭沟通航灌工程”。7月15日,六安地委决定成立史淠沟通灌渠工程指挥部、政治部和工程党委会。1958年8月3日省委、省政府在佛子岭召开全省水利工作会议,省委、省政府批准动工兴建淠史杭工程,同时批准成立淠史杭工程指挥部。指挥部、政治部的主要领导:

  • 党委书记、总指挥、政委:赵子厚(六安专署专员)
  • 副政委:魏胜德(六安地委常委,农工部长,山东莱芜人(1922年9月-1970年11月)。1939年10月入党)
  • 副指挥:郑象生,六安地区专署副专员兼地区水电局长,负责史淠杭业务工作。河北磁县人,(1910年2月-1991年7月29日)。1938年参加革命,1947年随刘邓大军南下皖西。1966年继任淠史杭工程总指挥。[5]
  • 副指挥:高翼生,(1923年1月2003年-11月)六安地委秘书长
  • 副指挥:何运礼,六安军分区司令员兼六安地委常委
  • 副指挥:吴琳,负责技术工作
  • 政治部主任:程同谋,六安军分区政治部主任
  • 政治部副主任:赵德,地委宣传部副部长
  • 政治部下设办公室、宣传科、组干科、保卫科等机构。主要是大造舆论,宣传兴建淠史杭工程的重大意义、必要性和可能性,宣传这一工程对改变六安地区的农业生产面貌,防灾抗灾,发展经济,为民兴利,造福子孙万代的重大意义,使广大干群树立信心参加和支持这项工程。除利用报刊杂志、广播电台等宣传工具外,还创办了《淠史杭战报》、《淠史杭画报》,编写了诗歌,还制作模型、购置轮船等,进行宣传。总结、推广先进的施工方法和经验,组织劳动竞赛,表彰先进。
  • 指挥部财务器材处处长:单鹏展(地区财贸部长),王福生为副处长;
  • 指挥部秘书主任:水电局副局长侯鹏程、刘长如
  • 曹效信:史淠枢纽工程局局长
  • 横排头灌首施工指挥所党组书记、政委:刘宝善
  • 横排头灌首施工指挥所技术负责人:张学宗、刘纯
  • 指挥部成员有各县县委领导:霍邱邹立汉、寿县武崇祥,六安李德先、舒城史元生、李平、肥西李同柱等。
  • 吴琳:副指挥兼工务办公室主任,指挥部党委委员。
  • 黄昌栋:指挥部工务办公室副主任、六安专署水电局副局长。浙江义务县大塘乡人,1922年生,1951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土木系。1956年入党。1958年奉命从治淮委淮河南岸规划组副组长调到六安地区负责淠史杭整个工程的规划设计工作,由于边设计边施工,每天工作长达18小时以上,积劳成疾,1964年5月在病床上吃不进东西、瘦得皮包骨、针打不进去,弥留之际在病床上写下了40多条有关灌区规范化建设的意见和建议。1964年5月31日黄昌栋因肠癌病逝,年仅42岁。六安地委遵从黄昌栋遗愿,把他安葬在六安淠史杭岸边的望城岗。1986年,淠史杭工程荣获安徽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在规划设计主要负责人一栏中填写的依然是黄昌栋。[6]
  • 沈全根:工管办公室副主任

建设初期,指挥部领导与主要工程技术人员几乎天天开会,重大问题向地委汇报研究决定,需要上级解决的问题及工程重大事项,由指挥部负责人向省委曾希圣书记及省计委、省水利厅汇报请示。1958年8月19日淠史杭工程施工典礼大会在横排头举行,来自六安县、寿县、肥西县的1400多民工与技术人员及地区领导赵子厚、何运礼、魏胜德、郑象生等参加。[7]

横排头渠首工程经过两次设计修正,因老河沙层较深,大坝为砂心钢筋浚流坝,采取爆破案法处理基础,从上游到下游长近124米。下游静水池做砼土方格填竹笼墙石,这样可以节省器材、缩短工期早日发挥效益。经过考验后再进行加固。

从1958年6月开始的灌区实地勘测工作,在满地都是水稻和青葱茂密的庄稼中十分困难,如果干渠如不能完成测量定线,将影响秋后重点开工。为此,渠道途径的各公社派三个本地返乡知识青年1500多人到六安地区于苏家埠东南大庙内开办的何燕荪工程师负责的短期训练10余天,然后配合测量队在本乡开展测量,以减少当地群众阻力,变阻力为助力。到1958年9月份最迟到10月初(杭埠灌区)基本把三个灌区的主要渠线都定下来,为10月份重点开工和11月份全面开工起到了保证作用。[8]从横排头渠首枢纽到罗管庙为淠河总干渠的上段,全长43.4公里,所经之处岗峦起伏,村庄密集,人多地少,还要穿过六安城区。黄昌栋坚持直走,省工省时又省钱;赵子厚坚持傍岗走为宜,可以半挖半填,不占好田。最终采纳了赵方案。淠河总干渠在六安县城段的走向,赵子厚主张绕城而过,理由是有利于将来的城市发展,黄昌栋主张“多快好省”走直线。最终采纳了黄方案,即穿六安县城而过的“荣校切岭”(后来更名为“五里墩切岭”),剪除了一大段弯道。史河总干渠的平岗切岭段,黄昌栋、赵子厚主张切岭方案,再在看花楼建一座跌水闸,把水位降低6米,可减少巨大的填方工程,然后开挖汲东干渠,否定了在平岗岭上建一座大型电灌站提水上岗再送往下游的方案。[9]

当时皖西的六安地区非常落后,人财物一穷二白,灌区工程需要开挖分干渠以上渠道33条长一千多公里,土方三亿立方米,石方680万立方米,其中十米以上的切岭43处,十米以上的填方33处。最大的霍邱平岗切岭长2公里,切深23米,最大的寿县车王集填方,长4公里,高17米。这样的大工程光靠哪一个人哪一种力量是不可能完成的。必须在统一领导下,动员全地区社会力量,调动各方面的积极因素,打一场改天换地的人民战争。当时处在社会主义建设高潮和人民公社化的特定时期,土地可以统一规划,群众搬迁可以统筹安排,人力、物力可以统一调遣,一切为国家的建设服务。六安地区自办了石料厂、炸药厂、水泥厂等。利用当地土铁经11次试验6次失败,终于掌握了铸造技术,生产了四至六吨的土启闭机240余台,解决了兴建节制闸、泄水闸等的急需问题。一、二期工程中生产水泥2.35万吨,土炸药230多吨,各种工具94种60多万件。如果没有中央、省委支持,光靠地方财政力量,是很难坚持下去的。在曾希圣的亲自过问下,省水利厅在淠史杭第一工期快要结束之际,下拨1100万元,这笔资金勉强只够横排头、红石嘴、龙河口三个渠首工程关键部位所必须的投资,但总算可以保证百年大计的重点建筑物的质量过关。在龙河口水库建设时,曾希圣答应给400万元包干使用;1959年6月2日,曾希圣到龙河口水库工地视察,目睹了十万民工艰苦劳动场面,决定拨给人力平板车1000辆。稍后不久,省长黄岩也到龙河口工地视察,又批拨了500辆胶轮车。大跃进时期全国建设物资极度紧缺,有钱也买不到平板车、胶轮车,这1500俩车使得水库工地告别了人挑肩抬。龙河口水库梅岭进水闸施工时,民工在悬崖峭壁上用钢钎打石头,一溜几十根钢钎,号子喊得震天响,一齐下锤,一锤下去,迸几粒火星。一米多长的钢钎,用不了几天就只剩下几十公分了。赵子厚找省水利厅、找曾希圣求助。曾希圣指示把张祚荫给工地调来十几台开山机。1959年10月22日到11月4日,水利电力部在北京召开了全国大型水利水电工程施工会议,参加会议的有65个水利水电工程单位,12个设计单位,235位代表。赵子厚带了200份铅印稿和工程的规划示意图挂满了会场墙壁,大会发言做典型报告时[10]全面介绍了淠史杭工程规模、施工建设情况和经验,特别突出了在缺乏资金和材料的情况下,充分发动群众,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战胜各种困难的经验。引起了水电部国家计委对淠史杭工程的重视,争取到了中央部委支持,水电部在会上当场决定为淠史杭工程投资4500万元、钢材200吨,这是淠史杭工程所争取到的第一笔国家投资;并获得国家计委立项,列入中央投资计划,中央当年总计拨款6000万元,接着每年投资5000万元左右,至1988年累计中央投资达3.1亿元。工程指挥部高度重视利用各种机会、各种形式,大力宣传淠史杭工程的规模、效益和兴建的重大意义。除通过报纸、杂志和广播电台等多种宣传工具外,还组织人员编写《淠史杭战报》、《淠史杭画报》、《简报》等进行宣传。同时专门请合肥模型厂制做了淠史杭灌区全貌的大模型和三大渠首等重点工程的小模型,使参观人员形象而具体地了解淠史杭工程规模、作用和效益。在淠河总干渠通水后,指挥部自行设计制造了一条机帆船,曾希圣又从董铺水库调来一条游船,两条汽艇游弋在淠河总干渠上,往来于横排头渠首与六安县城之间,水在岗上流,船在岭上行,这是开天辟地以来六安人没见过的奇迹,六安地区群众络绎不绝地前来参观体验,也使前来考察和参观的各级领导和国内外来宾乘船亲临其境。在安徽省1961年人代会上的发言内容为《驯服三河水上岗,巧织人间幸福渠》、在1964年人代会上发言内容为《淠史杭工程的胜利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都在《安徽日报》上刊登。重视各级新闻记者的采访,邀请到人民日报社记者实地采访,在《人民日报》上不仅发表了长篇报道,而且还专门为淠史杭工程配发了社论。

淠史杭开工仅一年,1959年春夏,江淮地区遭受特大干旱。1959年4月中旬地委会议上,赵子厚等主张组织动员民工提前复工,突击开挖总干渠引水抗旱,遭到一些人的反对:“干渠以下有塘坝,岗上用不上水,不需要修这一工程”“现在天旱淠史杭工程要下马”“器材损失不要紧,以后再向上边要”等。最后作出了“如果到五月初仍然干旱无雨,就动员民工施工”的决定。1959年5月初仍未下雨,六安地区动员14万民工,经两个多月突击“夺水大战”,五里墩切岭工程要切下去21米,由六安县民工担任施工,突击时寿县派出数千民工支援,两个县8000多人奋战,6个爆破组24小时连续爆破,正值炎夏又闷又热,许多爆破员晕倒在爆破竖井下,“热气高、干劲大,叫高山低头,叫河水让路”,终于开挖完成小断面通水的淠河总干渠,1959年7月29日淠河灌区渠首进水闸第一次放水,当年抗旱救苗灌溉农田97万亩。当淠河总干渠的水流到六安县城时,男女老少成群结队到五里墩渠道上看水,亲眼看到引水上岗的奇迹。与此同时,平岗切岭工程也在如火如荼建设中,5万民工苦战1个月,终于在预定时间内疏通了史河总干渠,保证了提前放水灌溉;舒城县利用龙河口水库西主坝导流明渠放水抗旱,灌溉了17万亩受旱农田。这让六安地区农民社员看到了这项水利工程的切实好处,修水利的积极性高涨,工地最多高达80万人施工。在当时六安地区一穷二白,物资十分匮乏的情况下,靠的是人民群众自愿捐献门板、棺材板,自筹石料14.22万立方米,木材2.16万立方米,树材22万多棵,圆竹65万公斤,毛竹12万多根,旧钢铁437吨,用十字镐、独轮车等简单工具,肩挑手抬日正常上工50万人,最高日上工人数达80万人,“只要是属于受益县,公社、大队不管是否受益,一切能出动的整劳力,男男女女,全部出动了。”这其中不仅有毗邻六安专区的安徽其他县市的群众,也有来自河南固始等地受益于灌区的群众;曾希圣从山东调来1万民工以工代赈,承担大潜山干渠的土方施工,直到第二期工程基本完成才返回山东。从1958年开工至1972年主体工程基本建成的14年里累计4亿工日和每亩不足40元的国家投资,开挖了6亿立方米的土方量,库区移民30万人,良田、林场各淹没30万亩。

六安市叶集区平岗街道芮祠新村旁是史河总干渠“卡脖子”工程的平岗切岭段。用8个月的时间切开这条长3公里、深24米、宽60米的渠道,开挖石方约342万立方米,把水送到了下游的200多万亩良田,硬生生地把一座山给“切”成了两半。最多的时候5万多人同时施工。切岭5米深后遇到了岩石层,变化多端,常常卡住钻头。转业军人冯克山领头成立12人爆破队,摸索出“洞室爆破”的新方案:先在岩石上凿2-4米深、1米见方的竖井,然后在井底掏几个横洞做药室,每个药室装上400公斤炸药,组成一个爆破群,联合起来爆破。将军山渡槽是灌区最有名的一座渡槽,全长875米,该渡槽连通淠河、杭埠河水系,实现了江淮沟通。廖云五在设计建筑物时,为了节省水泥把部分水闸闸基选在岩石上,有的泄水闸改为溢流坝。地下涵洞采用圬工拱形涵洞,几乎做到不用钢筋。

1959年第一期工程完成后召开了总结表彰大会,表彰霍邱周集公社水利团等10个先进集体和樊通桥切岭工地创造“劈土法”战胜“黄礓土”提高工效几十倍的青年火箭队队长刘美三等478个先进生产者。周集公社获奖捷克造60马力拖拉机一台。1960年放水灌溉季节,沣东干渠高填方堤段,被一农民私自开挖引水灌溉自家的承包田,造成溃堤,冲开二、三米宽一米多深的决口,冲毁大片农田,被霍邱县依法惩办,并通报全地区。

工程初期,反对意见也很多很大。如:“自古水往低处流,未见水能上岗头”,“这么多的土石方,那年那月能完成”,“大旱年头干这么大工程,是劳民伤财”,“要什么没什么,搞淠史杭工程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不能再干了,再干下去要犯错误”等等。1960年,有人把当时六安地区饿死人事件归咎于淠史杭工程:“是干淠史杭造成的”,上告到中央。中央与国家内务部派检查团专门来调查此事,了解到淠史杭工地民工除有工分粮外,每人每天国家财政还补助一斤粮,每人1个月有12块钱现金补助,而周边农村有饿死人的,为了能吃到粮往工地跑。最终中央检查团否定了饿死人的事归咎于淠史杭工程。 [4]1961年1月,八届九中全会正式决定对国民经济实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大批基本建设项目下马。甘肃的引洮工程与淠史杭同时上马,正是在1961年停工,以后五十多年也没有建成。安徽省有领导到六安来找赵子厚谈话,说老赵呀,形势严峻,不能干了,还是停吧。赵子厚说,修淠史杭,群众作出了巨大牺牲,现在渠道一段通,一段不通,停工多可惜呀。赵子厚的压力很大,提出面上的工程暂时停工,民工全部撤回;重点渠道和重点工程不停。赵子厚向曾希圣汇报,曾希圣认为这个办法很好,争取主动,不误工,不浪费,保住了重点工程,淠史杭就不会半途而废。

对渠道开挖一般采取公社分段包干完成的办法,对切岭、填方等重点工程则抽调受益地区的劳力支援。如史河总干渠上的平岗切岭工程,则抽调扈胡、城关、吴集等6个水利团1.5万多人,到叶集的平岗参加施工,次年春突击抗旱时上了5万人。霍邱河口水利团则到金寨县境内司楼切岭进行施工。寿县民工则到六安县淠河灌区渠首横排头施工。并3次组织民工到瓦西干渠六安县境内施工。1959年突击开挖六安县五里墩切岭放水抗旱时,寿县组织8000人前来支援。瓦东分干渠在肥西县境内的切岭、填方工程也是由寿县民工开挖完成的。庐江县组织民工到舒城县境内担任舒庐干渠施工。

肥西县于1959年划归合肥市领导,淠河总干渠下游的滁河干渠(当时叫大潜山干渠)因而停工,半半拉拉的不能通水。1961年春,赵子厚和肥西县委常委兼县淠史杭党委书记李同柱,向省委和合肥市委汇报,请他们到肥西与六安交界的青龙堰看看。六安青龙堰以上总干渠通水后,水稻长势喜人,而肥西下面干旱,一片荒凉土地。曾希圣对赵子厚说,淠史杭不但不能停,还要尽快送水过肥西,一定要把水送到合肥和皖东地区。劳力不足,我给你们调。1961年6月初,省委从合肥15所大专院校和17家工厂调集师生职工1.27万人,自带工具钱粮分段包干,到大潜山干渠施工劳动,从六安的青龙堰通到肥西的红旗沟,又延伸到官亭,全长26公里,要求一个月全线小断面通水,在老庙集成立临时指挥部,6月30日青龙堰放水。

潜南干渠解决肥西县的灌溉问题,经几个冬春施工,使淠河总干渠的水经官亭西边通过聚兴渡槽穿过江淮分水岭,可自流灌溉西至山南馆,南到丰乐河,东至合安公路大片农田60多万亩。把淮河水系的水调到长江水系。

瓦东分干渠主要向寿县、长丰送水灌溉。在肥西县境内的切岭、填方工程全部由寿县民工负责。1966年12月通水。

1961年8月中旬,省水利电力厅管教一、三支队也调到淠史杭工地,承担深切岭、高填方等工程,不受季节限制,常年施工,一直干到1972年,各干渠基本建成通水,才相继撤出。

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上,曾希圣被罢官。曾希圣向中央提出,还回安徽工作,不能干大的,就干小的,就是到淠史杭当最后一名副指挥也行;“一定要把淮河修好”是毛泽东给我下的命令,我得完成。

1962年,刘伯承元帅为淠史杭工程题词:“革命精神,科学态度”。1963年,淠史杭灌区在全国灌区较早地实施了基本水费+计量水费的水费计收办法。1964年5月27日郭沫若到六安参观了淠史杭工程后题诗一首。

1974年,淠史杭灌区建设成就以图片、模型和实物的形式,在广交会展出对外宣传。当时红旗渠作为新中国农村水利工程的样板蜚声海内外。淠史杭灌区工程是红旗渠的几十倍,淠史杭一天的灌溉引水量就相当于红旗渠全年的引水量。

1974年以后逐年续建配套。1975年安徽省淠史杭灌区管理总局成立,隶属于安徽省水利厅管理。1982年,国务院在批复水利电力部报告中指出:“淠史杭灌溉工程经过多次干旱考验,证明是效益好的工程。”从这一年起,淠史杭灌区被国务院定为全国商品粮基地。全国五届人大五次会议讨论通过的《关于第六个五年计划的报告》指出:“要继续建设好安徽淠史杭灌区等商品粮基地。” 1982年安徽省人民政府颁发《安徽省淠史杭灌区管理暂行办法》,确立了对淠史杭灌区“统一管理,条块结合,分级负责”的管理格局,规范了淠史杭灌区的管理。1984年淠史杭灌区在全国大型灌区中第一个引进世界银行贷款进行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1987年干渠以上工程按照1958年设计完工,但支渠以下工程还在进行。截止1987年,淠史杭的总投资为8.17亿元,其中国家投资4.19亿元,群众投工投料折款达3.98亿元。

淠史杭工程总体规划和总体设计曾获得1986年安徽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