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國史館 (清朝)

(重定向自清國史館

國史館,是清朝的国史修纂及研究機關,以修纂國史、史料整理、史料採集為主要任務。

历史编辑

非常设时期编辑

国史馆原本是非常设机构,曾先后在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雍正元年(1723年)、乾隆元年(1736年)开设。

康熙二十九年三月(1690年),山东道御史徐树谷奏请纂修太祖太宗世祖“三朝国史”,获清圣祖批准。康熙二十九年四月,国史馆正式开设,地点设在武英殿的东、西廊房。这是清朝修史的开端。大学士王熙充监修总裁官,下设总裁、副总裁、满汉纂修官、提调、收掌、誊录、翻译等等官员。康熙朝,国史馆共开设二十多年,主要是为清朝的开国功臣作传。[1]

雍正元年十一月(1723年),另派纂修官,重开国史馆,以便弥补康熙朝有功诸臣列传之不足,但是由于建置及工作机制有问题,导致纂修国史的成绩不甚理想。[1]

乾隆元年三月(1736年),议准礼部左侍郎徐元梦之奏请,续修国史。此次主要编撰了太祖至世宗的“五朝本纪”。乾隆十四年十二月,五朝国史编成,国史馆再度关闭、停止修史。此次国史馆开馆期间,初步修成了天文志、时宪志、地理志、舆服志、卫志、礼志、乐志、兵志、刑法志、职官志、选举志、食货志、河渠志、艺文志等十四志,还编辑了顺治元年(1644年)到乾隆九年(1744年)的《皇清奏议》。[1]

常设时期编辑

乾隆三十年(1765年),清高宗再度开设国史馆,此后成为常设机构。此次编修正式将列传纳入正史中,并且确立了纂修国史列传之准则。清高宗提出撰述宗旨是“功过不隐、以备一代信史”,确定了修史的指导原则及国史体例,初步形成督察制,这为国史馆发展成熟奠定了基础。到嘉庆朝,扩大列传的门类,并且儒林传、文苑传等传的纂修方式取得突破。在全面恢复编撰帝纪、十四志的基础之上,继续编撰《皇清奏议》及画一臣工列传的工作,国史馆还承担了修撰《大清一统志》的任务。国史馆在该时期从人员到机构设置均有大幅增加,体制更趋健全,此为清朝国史馆的成熟期。道光之后的各朝,国史馆沿袭前朝定制,不间断地开展各项例行的纂修活动,直到清朝灭亡。[1]

嘉庆八年谕旨:“我朝列圣相承,均经国史馆恭修本纪,敬谨贮藏。伏念皇考高宗纯皇帝圣德神功,登三咸五,业于四年春特命纂修实录,现已进呈。至三十年自应恭修本纪,以垂史册,著国史馆总裁派提调等督率謄录,就近赴实录馆,将业经进呈之书,照副本钞写恪遵编纂,随时进呈,务于实录告成后,陆续办竣。其钞写实录副本,即藏贮国史馆,以资考据。至国史馆尊藏五朝本纪,尚未装潢成帙,亦著该馆将原本分函装修谨贮。”嘉庆《昧余书室全集》定本载,嘉庆帝当皇子时,曾经校国史馆书。[2]

从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国史馆设立,到1912年清朝灭亡,国史馆陆续纂修了各朝纪、志、传、表以及《大清一统志》、《皇清奏议》等史书数十种,形成了修史制度、编纂及管理方法,还有数以万计的各类档案。[1]

1914年春,北京政府国务院呈请设立清史馆,纂修清史。同年3月9日,大总统袁世凯发布大总统令,批准了国务院的呈请。同年8月,袁世凯派贴身秘书吴璆,携亲笔信赴青岛,礼聘前清东三省总督赵尔巽为清史馆馆长。清史馆遂正式成立,馆址设在紫禁城东华门内,房屋一百余间,库房一座(即原来的国史馆书库,后成为清史馆书库),原是清朝国史馆和会典馆馆址。[3]

国史馆在清朝乾隆年间成为常设机构,并非偶然。乾隆朝盛行修书设馆。《清宫述闻:正续编合编本》载,“据内阁档案,乾隆初年,内阁奏报修书各馆情形单,除国史馆及明史馆实录馆玉牒馆文颖馆三礼馆一统志馆外,复有所谓八旗志书馆八旗满洲氏族通谱馆纲目馆增修时宪算书馆朱批谕旨馆八旗上谕馆医书馆律例馆各部则例馆。足征修书设馆、乾隆朝最盛。”[2]

建筑编辑

《清宫述闻正编》载,“循文华殿而东南,北向者为内阁大库、户部内库、銮仪卫内銮驾库。循库左转而北,为国史馆,南向。国史馆旧在午门内,后移置于此。”《国朝宫史续编》载,“桥之东,倚城隅南向者为国史馆。”[2]

國史館原来设在熙和门的西南,后来迁到东华门内。《国朝宫史·卷十一·宫殿一·外朝》载,熙和门“西南隅旧为国史馆,今为膳房库。”《钦定大清会典》载,“国史馆在东华门内,南向。馆旁列书库,即前此恭修实录及会典处也。先在熙和门西南,后因实录馆地较宽广,复移置今处云。”《清三朝国史馆题稿档》载,康熙二十九年王熙等题,“今纂修三朝(太祖、太宗、世祖)国史,应俟礼部将开馆日期选择,到日于起居注衙门迤北,前修圣训群房处开馆。”可见当时国史馆在熙和门西南。康熙时,毛奇龄《雪中入直史馆》诗:“谁赐锦貂还左掖,独骑羸马上东华。”由此可见似乎此时国史馆已迁至东华门内。[2]

《啸亭杂录》载,“乾隆庚辰,特命开国史馆于东华门内,简儒臣之通掌故者司之。将旧传(时所修者)尽行删薙,惟遵照实录档册所载,详录其人生平功罪,案而不断,以待千古公论。”《蒋氏东华录》载,“乾隆三十年十月,重开国史馆于东华门内稍北。”[2]

陶文毅公全集》载,嘉庆时期,陶澍所作《初入国史馆》诗中四句:“东华之门内东傍,玉河流水交红墙。是为列朝史所藏,石渠天录储琳琅。”[2]

清乾隆三十一年五月总管内务府大臣三和英廉四格折:“东华门内北边国史馆,黄琉璃瓦房九间,修理约估银三百五十八两。”此处的黄琉璃瓦房似应为国史馆书库。折并载,“国史馆书库及各项房间,嘉庆十六年、咸丰元年各修理一次。”[2]

《瓜圃述异》载,“国史馆在东华门内,东倚禁城,草木颇盛,中建书库,数百年老屋也。传有巨蟒穴于内,长十余丈,尝见昂首城上,而尾尚见于库外。”[2]

宣统元年,在国史馆处开设实录馆,以修《德宗实录》。中华民国初年,实录馆移出,国史馆改为清史馆,于民国三年(1914年)开馆。[2]

国史馆书库编辑

国史馆书库,又称国史馆大库,是国史馆保存文献及档案的库房,主要收藏乾隆三十年后收集而来的档案以及国史馆编纂的稿本。[4]

乾隆三十年,重修国史列传,故重开国史馆。以前国史馆中的档案送藏内阁,至乾隆三十年重开国史馆开始,由国史馆保存,藏于国史馆书库内。[2]

1914年北京政府在国史馆旧址成立清史馆,国史馆书库也转归清史馆,改称清史馆大库。[4]

国史馆书库位于东华门以北,紧靠紫禁城东城墙。明朝此处为太监掌管的御马监[5]国史馆书库是一座呈南北走向的排房,顶覆黄琉璃瓦。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