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青海之战

清朝平定青海之战清世宗雍正元年(1723年)至雍正二年(1724年),抚远大将军年羹尧率军平定青海和硕特蒙古首领罗卜藏丹津的作战。

背景编辑

青海和硕特蒙古原属厄鲁特蒙古四部之一。明朝末年,和硕特首领顾实汗(固始汗)率部众进入西藏和青海。清朝康熙年间,顾实汗后裔分为三部,即西藏之和硕特汗国,青海之鄂齐尔图汗,河西之阿拉善王。康熙十六年(1677年)厄鲁特蒙古准噶尔噶尔丹兴兵袭杀鄂齐尔图汗,青海和硕特蒙古各部避居甘肃大草滩。清廷平定噶尔丹,青海和硕特蒙古各部接受清朝招抚。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十一月,康熙帝封顾实汗第十子达什巴图尔为和硕特亲王。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达什巴图尔去世。其子罗卜藏丹津袭封亲王。原为和硕特蒙古控制的西藏,被准噶尔汗策旺阿拉布坦占领。清廷于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派胤禵率兵进藏,驱逐准噶尔军,组建了以康济鼐为首席噶伦的地方政府。既驱逐了西藏的准噶尔势力,又结束了和硕特对西藏的控制。

过程编辑

罗卜藏丹津虽参战有功,但其独霸青藏高原的计划被挫败,故对清朝极为不满。雍正元年(1723年)六月,罗卜藏丹津乘驻西宁的抚远大将军胤禵回京之机,公开宣布重建和硕特先人霸业,暗中联合伊犁策旺阿拉布坦应援,与和硕特蒙古各台吉在察罕托罗海(今蒙古温都尔杭爱北)会盟,让他们放弃清廷之封爵,恢复以前旧称。罗卜藏丹津自称“达赖浑台吉”,统率各部。亲王察罕丹津,郡王额尔德尼等不从,罗卜藏丹津便发兵进攻。双方四次交战,察罕丹津、额尔德尼战败,退到甘肃河州(今甘肃临夏),并向清朝求援。七月,雍正帝命驻西宁的兵部侍郎常寿往谕,命罗卜藏丹津收兵。罗卜藏丹津扣留常寿。九月,青海塔尔寺大喇嘛察罕诺门汗跟随罗卜藏丹津反清,煽动远近喇嘛及百姓二十余万人,掠牛马,烧草谷,抗清兵,犯西宁。青海大乱。

十月,川陕总督年羹尧率军自甘州(治今甘肃省张掖市)至西宁,奏请进剿。十月初二日,雍正帝授年羹尧为抚远大将军,指挥清军平乱。各路清军尚未聚齐,罗卜藏丹津攻破西宁附近几处聚点,进攻西宁。西宁守军固守,年羹尧指揮部下用大炮将敌军击退。初战得胜,年羹尧令清军继续肃清西宁附近之敌,收复失地。全面部署平乱作战,以总兵周瑛率兵截断敌军从青海入藏之路,派都统穆森驻防吐鲁番副将阿喇纳驻防噶斯(今青海油砂山近),防罗卜藏丹津与策旺阿拉布坦会合,命参将孙继宗驻防在布隆吉尔(今甘肃安西东)策应。

年羹尧奏请朝廷增派副都统花色等率领鄂尔多斯兵、副都统查克丹率领归化(今呼和浩特土默特兵,总兵马黩伯率领大同镇兵,至甘州会同作战。年底,清军先后在镇海、南川、申中、北川、奇嘉等堡获胜,西宁附近形势基本稳定。年羹尧又奏请朝廷,选陕西、甘肃、四川、大同、榆林绿营兵及蒙古兵,共一万九千人,由岳钟琪率领,分别由西宁、松潘、甘州和布隆吉尔四路进剿,防守西宁、永昌、布隆吉尔、巴塘、里塘(今四川理塘)、黄胜关(松潘北)、察木多(今西藏昌都)等重要关口,以保证后方与进军路线的安全。在归化与张家口购买骆驼之外,另请太仆寺拨给三千战马,以巴里坤屯田军选两千只骆驼,调到青海备用;贮备军粮,请拨发优质火药、骆驼一百只。雍正帝准奏,并加战马一千匹,增发火药一倍。

雍正二年(1724年)正月,雍正帝授四川提督岳钟琪为奋威将军,命其跟随抚远大将军年羹尧进兵平乱。年羹尧将陆续到达的六千清军分三路:总兵吴正安出北路,总兵黄嘉林和副将宋可进出中路,奋威将军岳钟琪和侍卫达鼐出南路,准备二月进兵。西宁东北郭隆寺喇嘛忽然齐聚操演,又传令东山一带藏民在正月十一日起事。年羹尧即派岳钟琪和前统领苏丹,统兵进发。正月十二日,叛军一万余人在哈拉直沟拦截清军,清军攻占三座山,击垮十座营寨。乘胜开进郭隆寺,沿途捣毁七座营寨。正月十三日,抵达郭隆寺。寺后山洞中有一千余名叛军顽抗。清军放枪炮,堆柴焚烧,消灭叛军六千余人。罗卜藏丹津从西宁附近败走后,退到青海柴达木以东的敖拉木胡卢。郭隆寺之战后,二月下旬,清军三路大军进至伊克喀尔吉,捕获敌军头目阿尔布坦温布。三月,岳钟琪率军到达布尔哈屯,直逼罗卜藏丹津驻地额母纳布隆吉。分兵一路向北,加强柴达木兵力,截断敌军逃往噶斯之路。罗卜藏丹津先逃往乌兰穆和尔,又逃往柴达木。岳钟琪率领清军,一夜驰行一百六十里,在黎明时抵罗卜藏丹津驻地。叛军在梦中惊醒,马不及鞍,仓皇逃走,罗卜藏丹津改穿妇人服装逃走,投靠策旺阿拉布坦。清军出师十五日,歼敌数万。

结果编辑

战后,清廷改西宁卫西宁府,对青海地区蒙古族各部采取编旗设佐领的措施,同时派驻办理青海蒙古番子事务大臣(简称西宁办事大臣),管理青海一切政务,使青海完全置于清朝中央政府直管之下。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