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宁波盐粮案

清末宁波盐粮案是发生1852年(清朝道光)的民间群体性事件,由于政府禁贩私盐而引起官民冲突,并由于官府的不当处理导致事态进一步扩大,后来事件被清朝官员段光清平息,帶領村民向縣衙抗爭的監生周翔千斩首

背景编辑

宁波鄞县的东乡临近东海,其所属的三山、瞻岐、咸祥等地均有盐场,生产的食盐供应全国。为此,清政府特允许东乡各地民间贩卖私盐,也允许百姓购买。而清朝道光年间,新上任的鄞县县令冯翊却颁布法令,规定东乡百姓必须到官府指定的重税盐铺购买食盐,民间贩卖私盐一律被禁止,为此,百姓极为不满。[1]

矛盾激化编辑

很多盐商乘着官府禁贩私盐的命令,大幅抬高盐价,更激起东乡民众的不满。一些不满的民众在盐贩俞能贵的带领下捣毁了盐商江某的店铺,江告至官府,鄞县知县冯翊派官吏逮捕闹事民众。俞能贵便会同监生李芝英动员民众到县衙请愿,县衙门前的广场被东乡民众挤得水泄不通,县令冯翊不敢露面,愤怒的民众在俞能贵带领下冲进县衙,救出被关押者。

鄞县官府还对普通民众征收高额的税赋。1852年3月,鄞南姜山监生周祥千受乡亲之托,至县衙反映民众疾苦,县令冯翊不但不听,反而以“结伙抗粮”为名,令手下将周祥千抓起来。几天后,来自鄞县的近5万乡民把鄞县县衙和宁波知府衙门团团围住。后来,愤怒的乡民们冲进衙门,把周祥千从牢房救出,并焚烧了衙署内的办公用品和房子。[1][2]

盛垫之战编辑

清政府终于感到事态严重,先将鄞县县令冯翊革职查办,令江山县县令段光清到鄞县接任,又急令浙江按察使孙毓桂等率官军赴鄞县镇压暴乱。

段光清至鄞县后,做了很多农民们的思想工作,大部分老百姓被稳住了。段光清还建议省府不要再派兵,但浙江按察使和盐运使仍调集1000多官兵不断扫荡村庄、抓捕乡民[3]。于是俞能贵、李芝英等人经商量,开始组织村民自卫,并经研究,决定伏击官兵于盛垫桥。7月的一个凌晨,近千名官兵经水陆两路向五乡石山弄村扑来,行至盛垫桥时,突然一声巨大的炮声打破了黑夜的寂静,然后雨点般的箭射向官兵,官兵顿时倒下了一大片,其他幸存的官兵被吓得四散而逃,而早已守候在此的乡民却从四处冲杀而出,对官兵进行追杀。这一仗,有包括湖州副将张人在内的近两百官兵被杀死,还有二十七名官兵被俘虏。[1][4]

平息编辑

官兵的大败的消息震惊了清朝,清政府令段光清全权处理此事。段光清深入民间,深感盐业政策和高额的税赋造成民间疾苦。终于,鄞县按照统一标准开征了次年的赋税钱粮,鄞南村民心情平静了下来。不久,周祥千到官府来投案自首,段光清当众称赞他是“大丈夫做事,敢做敢当!”[1]

接着,段光清又在东乡划定私盐流通的界限,这意味着在此界限内的村民可以自由买卖食盐。此举使东乡村民日夜追求的目标终于得到实现,因此与俞能贵等一起对抗官府的人愈来愈少。段光清又宣布盛垫之战责任完全由俞能贵等负责,对其他参与村民一概不追究责任,并悬赏八百多两白银捉拿案犯。不久均被擒获。后来,俞能贵、周祥千、张潮清三名主要案犯被押解到杭州斩首示众

纪念编辑

盐粮案数月后,鄞南南乡村民集资在周韩村建“报德祠”一座来祭奉周祥千,东乡村民则筹资在横泾西堍建张家堂一栋祭奉张潮清,石山弄村民则在每年七月专门祭祀这三人。[1]

相關條目编辑

維權者獲刑事件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陈 鸿. 宁波历史上震惊世人的盐粮案是如何成功处置的?. 中国宁波网. 2011-09-30 [2014-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中文(简体)). 
  2. ^ 岑燮鈞. 看看一个清朝县令是怎样成功处理“群体性事件”的. 《文史月刊》. 2011年6月號.  全文免費公開於作者博客:岑燮钧. 段光清:一个清朝县令怎样处理“群体性事件”?. 2011-06-10 [2020-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5). 
  3. ^ 法律讲堂20140520 清末盐粮案(三)安抚与添乱[永久失效連結]
  4. ^ 法律讲堂(文史版)》 20140521 清末盐粮案(四)清兵来了. [2014-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