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江战役

(重定向自渡江戰役
渡江戰役
第二次國共内戰的一部分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occupied the presidential palace 1949.jpg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5军占领南京总统府(35军随军记者邹健东1949年4月拍摄)
日期 1949年4月20日 - 1949年6月2日
地点 长江中下游
结果 解放军胜利,解放军渡过长江,占领南京上海国军长江防线失守,失去华东
参战方

中華民國政府 中華民國政府
中華民國國軍 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

中華民國國軍 华中军政长官公署

中国共产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
中国共产党 渡江战役总前敌委员会
中国人民解放军 第二野战军
中国人民解放军 第三野战军

中国人民解放军 第四野战军(先遣兵团)
指挥官和领导者

中華民國國軍 汤恩伯 总司令

中華民國國軍 白崇禧 总司令

中国共产党 刘伯承 第二野战军司令员
中国共产党 邓小平 渡江战役总前敌委员会书记
中国共产党 陈毅 第三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
中国共产党 粟裕 第三野战军副司令员

中国共产党 谭震林 第三野战军副政治委员
兵力
700,000人 1,000,000人
伤亡与损失
430,000人 60,000人

渡江战役又称京沪杭战役[1],是1949年4月21日至6月2日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解放军为占领当时中华民国处于长江中下游流域政治、经济中心,强渡长江并向中华民国国军发起大规模战略进攻的战役。最终,解放军佔領中華民國首都南京,以及全国經濟中心上海,國軍敗局已定。

目录

战役背景编辑

1948年末至1949年初,第二次国共内战经过了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中華民國國軍的精锐重兵集团大部分被消灭,中国人民解放军则大為增強,控制了长江以北的广大地区,开始渡江作战的军事准备。

自1948年秋以来,國民政府军事上失利加上经济上币制改革失败。12月27日,南京公教人員眷屬連日緊急疏散。[2]:87621949年1月21日上午10時許,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召集在南京黨政軍高級人員百餘人,在其官邸舉行緊急會議。[3]:823蔣宣布下野文告,由副总统李宗仁任代總統,1月22日,提出与中共方面进行和平谈判,但蒋仍以中國國民黨總裁身份掌握军政大权,整顿军队、冀望依靠长江防线划江而治。并筹划将主要机关和重要物资撤至粤、闽、台等地,预备将国库储备运往台湾[4]

2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向所属各部发布“京沪杭战役预备命令”。2月25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电示第二野战军第三野战军:3月中旬或下旬,应准备占领浦口及炮击南京[5] 3月25日,「砲轟安慶[6]:172

3月28日,桂系軍隊自動撤出安慶,「集中九江,窺伺南昌[6]:173;安慶國軍獨力撑持,「甚為危急」[6]:173。同日,國軍海軍封鎖長江安慶江面。[2]:8854

至4月中,解放军消滅了长江北岸的多數国军据点,只有浦口、裕溪口、安庆还有国军据守。

4月1日,国共双方代表团在北平(今北京)进行“北平和平谈判”。4月13日,張治中由北平電李宗仁與何應欽,謂周恩來於今日面交「國內和平協定」一件,「內分八條,二十四款」[6]:182。張治中又上蔣介石一電報,謂到北平後,中國共產黨言論態度,意在逼降,並勸蔣「毅然放下一切」[6]:182。4月15日,国共谈判代表拟定了《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商定于4月20日签字。4月20日,行政院院長何應欽對中國共產黨所提八條二十四款,斷然予以拒絕。[6]:186李宗仁、何应钦电告北平國民政府谈判代表张治中拒绝签字,和谈破裂。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向人民解放军下达了渡江作战命令。[7]

战役准备编辑

解放军方面编辑

 
1949年4月,粟裕第三野战军宣布渡江作战命令

在淮海战役结束后,解放军各野战军重新统一编制番号。中原野战军改称第二野战军,华东野战军改称第三野战军。解放军投入第二野战军、第三野战军以及第四野战军的南下先遣兵团等以渡江作战。渡江作战之前线最高指挥机关是渡江战役总前敌委员会(简称总前委),成员: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委邓小平、第三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副司令员粟裕、副政委谭震林组成,是由“淮海战役总前委”延续而来。因长江水位会在5月初“桃花汛”期上涨,解放军准备于4月间发起渡江作战。1949年4月3日,发布《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计划渡江作战。根据纲要规定,第一阶段在湖口至江阴的长江沿线上完成渡江任务,并实行战役展开,然后第二阶段完成分割和包围国军的任务,并控制(南)京沪线、浙赣线铁路一段,切断国军退路,最后阶段分别歼灭包围之敌。占领苏南皖南浙江,攻占南京上海杭州(三地当时简称“京沪杭”),最终目的夺取民国政府政治、经济中心。[1]

解放军渡江作战部队作战地域划分为:第三野战军第8兵团(第20、第26、第34、第35军)、第10兵团(第23、第28、第29、第31军)作为东线集团,作战地域在长江扬州三江营至镇江张黄港江一段,由粟裕、张震(第三野战军参谋长)负责指挥;第三野战军第7兵团(第21、第22、第24军)、第9兵团(第25、第27、第30、第33军)作为中线集团,作战地域在长江裕溪口枞阳,由谭震林负责指挥;第二野战军第3兵团(第10、第11、第12军)、第4兵团(第13、 第14、第15军)、第5兵团(第16、第17、第18军)作为西线集团,作战地域在长江枞阳至望江,由刘伯承、李达(第二野战军参谋长)负责指挥;另外以第四野战军第12兵团(第40、第43军)以及部分军区部队掩护西集团侧后,在武汉以东、以北,钳制武汉方面兵力抽调转用于(南)京沪,策应渡江作战。 第三野战军特种兵纵队的炮兵部队分别配属东集团(三个团又两个营)、中集团(两个团又一个营)支援渡江作战。 解放军当时的宣传口号为“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8]

为切实弄清国军布防长江的情况,渡江战役总前委指示,在渡江作战之前,派一支部队先遣渡江,执行侦察任务。根据前委这一指示,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选调侦察营的一连、二连另加4个侦察班,组成“先遣渡江大队”,分左右两路渡江侦察。1949年3月中旬的一天,时任第9兵团第27军侦察二连连长的高锦堂带领一支化装的队伍直奔安徽省无为县的长江二道江坝边,在一小村隐蔽驻下。4月6日晚,侦察连从叶家墩登船强行南渡。当船到江心时,被南岸驻守的国军部队发现,顿时各种火力一齐扫来。经过近半个小时的激战,侦察二连终于在十里场登陆,并连夜急行军60余里,占领了狮子山。4月18日,高锦堂又接到命令,速带队返回江边,以接应大部队渡江。4月21日拂晓,侦察二连在江南岸与聂凤智军长率领的大部队胜利会师。

渡江战役前夕,协助撤離外交人员以及侨民任务的英国“紫石英”号军舰,於4月20日溯长江而上,不顾警告进入解放军渡江作战前线地区,遭到解放军炮击,先后前来救援的三艘英舰也被击退,是為紫石英号事件

国军方面编辑

国军方面,计划借助长江天堑确保江南,同时,沿浙赣铁路与湘桂铁路及其以南地区准备第二线抵抗地带。国军的长江防线重点于京沪地区(京,当时指首都南京),而芜湖湖口的防线上兵力较薄弱。国军认为若解放军强渡长江,可以凭借海、空军优势在长江遮断解放军后续渡江部队,集结在(南)京、沪、杭等要点的部队可凭借铁路、公路以及水路迅速机动至解放军渡江战场达到将其歼灭的目的。国军预计解放军方面因缺乏渡河工具以及徐蚌会战(即淮海战役)中伤亡大而需要一段时期休整,国军可利用这段时间整训二线编练兵团。 经过国共内战的三大战役,国军精锐之师消耗殆尽,很多部队曾受重创或是重建或新建的,因此防守兵力不足,士气亦比较低落。

国军由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负责统一指挥苏南、皖南、浙江等地防御,汤恩伯担任总司令。直接担任长江防御的是十八个军,国军依托长江组织防御的部队作战地域划分为:第8兵团(第55、第68、第96军)防守湖口铜陵;第7绥靖区(第20、第66、第88军、第106军)防守铜陵马鞍山;第6兵团及首都卫戍总司令部(第28、第45、第99军)防守南京及以东、以西地区;第1绥靖区(第4、 第21、第51、第123军、第54军)防守镇江江阴;淞沪警备司令部(第37、第52、第75军)防守苏州至上海间。在浙赣铁路沿线上杭州、金华衢州徽州等地部署有第17兵团、第9编练司令部等的六个军(第18、第67、第73、第74、第85、第87军)作为第二线防御。以海军海防第二舰队和江防舰队分驻长江江面,空军四个大队支援作战。

江西湖口为界,以西还有位于武汉的华中军政长官公署(1949年4月由“华中剿匪总司令部”改称),白崇禧担任总司令,以第58、第126军、第3兵团(第7、第48军)、第19兵团(第127,第128军)位于武汉及其以东,还有配置于二线的兵团。

战役经过编辑

1949年4月20日18时,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7、9兵团组成的中线集团率先发起渡江作战,21时,第9兵团第25、第27军和第七兵团第24、第21军组成的第一梯队渡江登陆,标志渡江战役正式开始。21日,占领南岸的铜陵繁昌等地。

1949年4月21日夜,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和第三野战军以木帆船为主要渡江工具,开始强渡长江,实施有重点的多路突击的方法,一举越过湖口至江阴间的长江防线,解放军登上滩头阵地,突破国军防御,国军的多次反击被打退。解放军先后争取了国军江阴要塞守军和中華民國海軍第二舰队倒戈,控制了江面,从滩头向纵深发展,多路穿插分割国军防线。22日解放军东集团、西集团分别占领纵深5至10公里的滩头阵地。国军长江防线完全崩溃,国军最早动摇的是第8兵团,于21日开始撤退。4月22日,蔣在杭州召集李宗仁何應欽等商討「最後一戰」,下令:「把南京城下關火車站、碼頭、水電廠都炸掉。不能給共軍留下一點東西。我們要在浙贛線以北山地建立第二道防線。」[9]:44922日下午,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开始实施向浙赣铁路沿线、杭州、上海方向总退却,第1绥靖区22日开始撤退;第7绥靖区和首都卫戍总司令部23日开始撤退。企图在上海、杭州、浙赣铁路沿线组织新的防御战线。[8][10]

4月23日,解放军东集团占领丹阳常州无锡等地,切断(南)京沪线铁路,并进占镇江。解放军中集团占领芜湖,展开追击战先后捕捉歼灭了国军第7绥靖区部分守军。

 
立于南京下关区的渡江胜利纪念碑

南京战役编辑

渡江战役中第三野战军第8兵团所属第35军是惟一部署在长江北岸于南京正面的军,22日对浦口地区发起攻击。22日晚,第35军先头部队103师侦察连进入南京[11]。此前不久,代总统李宗仁跑回桂林「休息」[9]:449中華民國政府要员乘坐飞机离开南京,中華民國政府中下层官员也慌忙撤离[12],22日,中華民國政府宣布撤离首都南京迁往广州。23日晚,第35军开始渡江,未经激烈战斗就于次日占领南京。24日凌晨,104师312团3营9连占领总统府[13](亦有2营率先攻占的说法[14]。)24日晨,毛泽东为新华社撰写新闻,宣布国民政府“已于昨日宣告灭亡”[15][16]。南京市人民政府后来将4月23日定为“南京解放纪念日”[17]

郎溪、广德围歼战编辑

解放军按预先的战役计划,渡过长江后,中集团与东集团统一由粟裕、张震指挥。利用长江在南京—镇江段向北凸出的有利地形,实施钳形突破。从24日开始,第三野战军司令部命令东集团和中集团展开追击围歼作战。第8兵团、第10兵团主力沿丹阳、常州推进,占领溧阳宜兴地区切断了(南)京杭国道,第9兵团、第7兵团由南陵宣城地区发起追击,东西对进实施钳形夹击,截断国军由镇江、南京、芜湖等地向南撤往杭州的退路。27日晚,第9兵团与第10兵团于浙江吴兴长兴地区会师封闭合围圈,沿着(南)京杭道路撤退的国军五个军(第4、第28、第45、第66军及第51军的一部等)的部队被合围于郎溪广德、长兴地区。[10] 国军组织抵抗处于混乱状态,至29日全部歼灭,俘虏共8万余人。[18] 27日第三野战军第10兵团第29军进占苏州,向上海方向警戒。28日第三野战军第7兵团由谭震林指挥,向杭州推进,于5月3日佔領杭州。第三野战军在郎、广围歼战中以及在长江南岸追击中歼灭国军共计13.9万余人。[10] 1949年4月下旬解放军渡江以及追击中,京沪杭地区的国军有7个军(第4、第20、第28、第45、第66、第68、第99军部)被歼灭。[19][8]

南昌战役编辑

第二野战军组成的西集团为切断汤恩伯、白崇禧指挥的两个集团的联系,堵其退路,在近四百里宽的正面上分多路向浙赣铁路追击,5月3日,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占领浙赣线的上饶贵溪一线;第5兵团占领衢县;第3兵团占领金华,与第三野战军第7兵团在诸暨会师。国军在浙赣铁路沿线建立防御战线的计划落空。5月5日占领浙赣线上的重镇鹰潭,40师解放了铁路南面的金溪县城。此后,部队继续向南、向西挺进。按照第二野战军司令部指示,第15军向福建省追歼敌人,第14军南下奔袭临川南城,第13军沿浙赣铁路向江西省会南昌进击。5月10日,陈赓部接到野战军前委“作接管南昌的准备”的命令。5月16日,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第13军第37师接到“抢渡抚河,解放南昌”的命令,向南昌进军。同日,占领进贤。5月17日,第四野战军第15兵团渡过长江进入江西后,解放赣西北地区,并配合第二野战军向南昌方向挺进。5月21日,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37师开始进攻南昌,在城东谢埠镇与国军发生激战。5月22日拂晓,守卫南昌的国军夏威兵团撤退,并炸毁赣江上的中正桥,37师占领南昌。[8]

武汉战役编辑

第四野战军先遣兵团(第12兵团)和中原军区部队为达到牵制华中军政长官公署白崇禧集团;策应第二野战军、第三野战军渡江作战;待第四野战军主力南下的目的,4月下旬进至长江北岸,逼进武汉。白崇禧指挥华中军政长官公署于5月初开始收缩兵力准备南撤,计划迟滞第四野战军渡江,掩护主力分别向湖南、鄂西地区撤退。第四野战军第12兵团(第40、第43军)完成策应第二、第三野战军渡江作战的任务后,于5月14日在团风武穴间南渡长江,并在16日佔領汉口,17日佔領武昌汉阳。5月15日,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第19兵团司令张轸率(第128军)2万余人在贺胜桥倒戈。[8]

上海战役编辑

汤恩伯指挥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主力8个军(第21、第51、第52、第54、第75、第123军守浦西,第12、第37军守浦东)退守上海,并以中華民國海军海防第一舰队和空军协助防守。防御重点在于吴淞高桥上海市区,保障出海通路。解放军渡江战役总前委计划以第三野战军第10(第26、第28、第29、第33军)、第9兵团(第20、第27、第30、第31军)8个军发起上海战役,同时,第三野战军第7兵团继续向浙江进军。

第三野战军以吴淞作为攻击重点,目的是封锁吴淞口,使国军为保护由海路撤退的通道而集中兵力在吴淞周围,避免在市区内进行较大规模的战斗,目的是完整接管城市,为此还特别规定进入市区作战尽可能的不使用重炮。计划从浦东、浦西两翼迂回,分别取道浦西的嘉定,浦东的川沙、高桥,实施钳形攻势,进抵宝山、吴淞,后续任务是由松江青浦进攻上海市区。[10]

5月10日第三野战军下达淞沪战役作战命令,于5月12日发起上海战役,开始攻击上海外围阵地。在浦西,向宝山吴淞攻击的战斗付出较大的代价但没有大的进展,16日调整部署,选择战线薄弱部打开缺口楔入纵深侧背,纠正集团进攻的方式,取得了进展,至19日逼近威胁吴淞口。在浦东,18日逼近高桥,遇到国军多次反击。[10] 23日,解放军向上海市区发起总攻,24日,国军向吴淞收缩防线,确保从海上撤退的通路。至25日,解放军快速穿插进占苏州河以南市区,26日攻占上海市区,争取了淞沪警备司令部副司令刘昌义率部阵前倒戈。解放军于27日占领上海。解放军伤亡3万多人,国军除了5万人乘船从海上撤走外,损失15万多人(伤亡1.5万人,9.4万人被俘,4.4万人倒戈)。

战役结束编辑

6月2日,第三野战军第25军攻占崇明岛,至此,渡江战役结束。渡江战役是继“三大战役”后,中国人民解放军以优势兵力进行的一次大规模的进攻战役行动。此役解放军攻占了南京、杭州、武汉、上海等大城市和苏、浙、赣、皖、闽、鄂广大地区。解放军伤亡6万余人,国军损失43万多人。民国政府通过守住长江防线,划江而治的計畫落空,解放军在这一战役中取得压倒性胜利,为此后解放军进军福建华南、西南地区创造了有利条件,加速了中国共产党夺取全中国政权的进程。[8]

相关纪念设施编辑

  • 渡江胜利纪念碑 南京下关区热河路广场
  • 渡江胜利纪念馆 南京下关区
  • 渡江战役纪念馆 合肥滨湖新区云谷路
  • 渡江战役总前委旧址纪念馆 合肥市肥东县

相关文艺作品编辑

毛泽东诗词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毛泽东,《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附:1949年8月18日,毛澤東説:

「人民解放軍橫渡長江,南京的美國殖民政府鳥獸散。」[20]

绘画作品
影视作品

參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一九四九年三月三十一日。
  2. ^ 2.0 2.1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韓信夫、姜克夫主編,《中華民國史大事記》,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
  3. ^ 李宗仁口述、唐德剛撰寫:《李宗仁回憶錄》,台北:遠流出版,2010年2月1日初版
  4. ^ 杨奎松. 第十七章 国民党对中共的最后一搏. 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第1版1次印.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8年1月. ISBN 9787802309630. 
  5. ^ 南京市档案馆 (编). 南京解放. 北京: 中国档案出版社. 2009年4月: 689. ISBN 9787510500169. 
  6. ^ 6.0 6.1 6.2 6.3 6.4 6.5 蔣經國. 〈危急存亡之秋〉. 《風雨中的寧靜》. 台北: 正中書局. 1988. 
  7. ^ 向全国进军的命令,转自《朱德军事文选》,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97年8月第1版
  8. ^ 8.0 8.1 8.2 8.3 8.4 8.5 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 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 军事科学出版社. 1987年. 
  9. ^ 9.0 9.1 王成斌主編 (编). 《民國高級將領列傳》(1).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1998. ISBN 7506502615.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粟裕. 第十八章 第三野战军在渡江战役中. 粟裕战争回忆录 第1版1次印. 解放军出版社. 1988年. ISBN 9787506504324. 
  11. ^ 人民解放军进入南京的第一支部队. 军事史林. 1999年年6月, (1999年第6期).  外部链接存在于|title= (帮助) 沈鸿毅回忆. 转引光明网.
  12. ^ 张汨汨 梅世雄. 解放南京——没想到国民政府首都那么好打. 中国军网. [2012-07-17]. 
  13. ^ 肖季文 解放军占领总统府的幕后珍闻. 中国军网. 2011-05-10. 
  14. ^ 南京日报 91岁老战士巩继先来宁忆往事:61年前,他率部攻占“总统府”. 南京日报. 2010-04-23. 
  15. ^ 《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宣告灭亡》手稿,中国记协网(中华新闻传媒网)。
  16. ^ 中国广播网. 中国军史:1949年 南京解放 国民政府覆亡. [2012-07-17]. 
  17. ^ 华夏经纬网. 1949年4月23日 南京解放纪念日. [2012-07-17]. 
  18. ^ 第三野战军战史编委会.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战史. 解放军出版社. 1996年. ISBN 9787506553971. 
  19. ^ 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中华文史资料文库 - 三年决战(下) 1996年版. 北京: 中国文史出版社. 1996年4月: P666页. 
  20. ^ 毛澤東〈別了,司徒雷登〉,載《毛澤東選集》四卷本,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496頁。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