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城墙

晋朝起,瓯江楠溪江汇合处南岸一带成为级以上行政区(永嘉郡温州瑞安府温州路温州府)治所的所在地。围绕郡/州/府治,历代相继建筑城墙用以守御,是为温州城墙,或称郡城、州城、府城。温州城墙一千多年来位置、范围基本不变,圈定了城市的发展空间,今日温州市主城区市中心即大致在古城垣范围内。20世纪上半叶,温州城墙基本拆除,目前只留原子城城门和少量外城遗迹。

温州东城墙,沿华盖山脊而建。图中左侧可见城外护城河,中部可见东城门之镇东塔。阿查立(1877年任英国驻温州领事)摄

外城编辑

 
城内的二十八宿井之一
 
1877年瓯海关贸易报告之府城图
 
光绪八年(1882年)《永嘉县志》城池坊巷图

温州城墙的历史通常追溯至东晋郭璞。相传太宁元年(323年)永嘉郡设立后,曾邀请擅长五行、天文、卜筮之術的郭璞来择定在何处建筑城墙。郭璞最初准备在瓯江楠溪江汇合处北岸筑城,但称量江北的土后觉得太轻,于是渡江到南岸,发现此处有九山错立,布局如同北斗,于是选定城址。城墙范围根据山川形势确定,以海坛山为东北角,郭公山为西北角,松台山为西南角,积谷山为东南角,瓯江作为北侧护城河。这四座山对应斗魁(天枢天璇天玑天权),华盖山锁住斗口;城外南边巽吉山、黄土山、仁王山对应斗柄(玉衡开阳瑶光),灵官山对应辅星。因此别称“斗城”。城内开凿二十八口水井,对应二十八宿。建城时遇上白鹿衔花的吉兆,故又称“白鹿城”。[1]:9

以上典故广为流传,许多事物从中得名,如城墙西北角的“郭公山”,温州市所辖主城区鹿城区”,创作现存最早南戏剧本《张协状元》的南宋时期温州文人组织“九山书会”。但有学者指出,故事中的地理布局、山川形势等信息值得相信,但郭璞卜地的情节是直到南宋以来才出现的传说。实际上,在瓯江南岸此处筑城的历史有可能更早,可以追溯到东瓯国时期。[2]

温州城墙建立之后,历代屡次修葺,但都没有改变城址和范围。北宋宣和曾抵御方腊军队进攻超过一个月。两朝多次成功抵御倭寇进攻。[3]

明清温州城门[1]:9[3]
名称 曾用名 俗称 所在地今日大致方位
镇海门 宜春门 东门、石窟门 百里路东口,海坛山与华盖山之间
瑞安门 大南门 解放街、人民路口
永甯门 小南门 府前街、人民路口
来福门 集云门 山脚门、三角门 来福门、人民路口,松台山东南麓
迎恩门 永济门 大西门、西郭门 百里路、九山路口
永清门 麻行门 望江路江心码头
望江门 拱辰门 双门(朔门)[a] 解放街、望江路口

1927年,为建设中山公园,华盖山至积谷山段城墙被拆除。之后为扩建道路,以及抗日战争期间便利市民疏散躲避空袭,其他城墙陆续拆除,至1939年大部分拆尽。东城墙辟为今环城东路,南城墙辟为今人民路,西城墙辟为今九山路,北城墙辟为今望江东路。原先四面城墙下都有护城河,现北面仍为瓯江,东、南、西三面已基本填河改路。[4]

2004年,在解放街北口(明清望江门一带)发现晚唐五代北城门遗址,发掘出城墙、城门洞、路面等。后保护性回填。[5]

子城及谯楼编辑

谯楼
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
所在温州市鹿城区五马街道
分类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
时代民国
编号6-310
登录2011年
 
中国内地会传教士1921年所摄温州鼓楼,楼前有关帝庙和玄坛庙戏台
 
重建后的温州鼓楼

后梁开平元年(907),吴越国钱镠之子钱元瓘镇守温州时,增筑子城,开四门。建炎四年(1130),宋高宗沿海漂泊躲避金兵,在温州先驻江心寺,后进入子城,以州治作为行宫。元至元十三年(1276),温州随南宋临安朝廷投降,元军入城后破坏子城,只留下南门。[1]:412但子城四周护城河仍在,此后温处道、温州府衙署均在其范围内,如今则填为道路,东界近今解放街,南界即今鼓楼街、康宁路,西界即今城西街,北界即今仓桥街。[4]

温州子城南门上建有谯楼,因此称谯门。明朝时,楼内设有铜壶刻漏,掌管全城计时标准;又设有,每天早晚定时击鼓、吹角。因此又称鼓楼[6]:178-179[7]清朝时,谯楼上设有文昌祠,谯楼东有关帝庙,谯楼西有玄坛庙,故温州旧时有谜语说:“上有孔圣人,下有弯洞门,左边看三国,右边望封神。”谜底即为鼓楼。[8][9]

中华民国大陆时期,城门上改建砖木结构建筑。1925年,用作温属公立图书馆分馆。1929年,在时任永嘉县[b]教育局长王人驹推动下,在谯楼设立县立民众教育馆,举办夜校科普展览、抗日宣传等文教活动。[10]:7

1949年后,谯楼改为二层楼房,用作民居,后又用作市公安局食堂。1991年,市政府决定迁移住户,重修谯楼。温州籍旅台实业家吴寿松(昌涛)捐赠50万元人民币。1994年,仿古造型的谯楼重建竣工。[10]:7-82011年,谯楼登录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名单。[11]

2013年,在今谯门西侧发掘揭露出相互叠压的早期(五代)和晚期(元)子城墙遗址,并发现早期内城谯门门址,说明门洞曾向东平移20米。[12]门洞遗址上方现覆盖建筑,用以保护与展示。[13]

注解编辑

  1. ^ 今温州方言读为“双门”,写作“朔门”。
  2. ^ 旧时永嘉县为附郭县,县域大略相当于今时鹿城区瓯海区龙湾区永嘉县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王瓚,蔡芳. 弘治溫州府志. 胡珠生 校注. 上海: 上海社会科学院. 2006. ISBN 7-80681-841-3. 
  2. ^ 钟翀, 温州城的早期筑城史及其原初形态初探, 孙逊,陈恒 (编), 都市文化研究 城市史与城市研究, 上海: 上海三联书店: 162-176, 2015, ISBN 978-7-5426-5296-6 
  3. ^ 3.0 3.1 齊召南; 汪沅. 乾隆温州府志·卷之五·城池. [2020-1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2). 
  4. ^ 4.0 4.1 陈钧贤. 温州古城门墙拆毁始末. 鹿城文史资料 第15辑. 温州市鹿城区政协学习文史委员会. 2003: 130-139. 
  5. ^ “朔门遗址”:一段尘封在脚下的记忆. 温州晚报. 2011-03-26 [2020-1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2). 
  6. ^ 姜准. 岐海琐谈. 蔡克骄(点校). 上海: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2002 [1613?]. ISBN 7-80681-095-1. 
  7. ^ 许重华. 重建鼓楼碑记. 金柏东 (编). 温州历代碑刻集. 上海: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2002: 267-268 [1673]. ISBN 7-80681-091-9. 
  8. ^ 林鸿麟,黄瑞庚. 鼓楼. 温州日报. 2013-09-22 [2020-1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2). 
  9. ^ 齊召南; 汪沅. 乾隆温州府志·卷之九·祠祀. 
  10. ^ 10.0 10.1 金丹霞; 周红. 温州老城印象 讲述温州城的陈年旧事. 杭州: 浙江古籍出版社. 2011. ISBN 978-7-80715-747-2. 
  11. ^ 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公布第六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和与现有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合并项目及更名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通知. 浙江省人民政府. 2011-01-28 [2011-0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02). 
  12. ^ 郑梯燕. 从谯楼遗址发掘谈温州子城兴废时间. 东方博物. 2016, (02): 27-31. 
  13. ^ 千年谯楼换新颜 温州谯楼遗址保护与展示工程通过预验收. 温州日报. 2016-07-19 [2020-1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