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惡源太(『新形三十六怪撰月岡芳年畫)

源義平(1141年-1160年3月4日、永治元年 - 永曆元年1月25日),日本平安時代晚年的武士。綽號惡源太、鎌倉源太。官位是左衛門少尉。源義朝長男,母親是三浦義明女兒,不過生母是京都的遊女,源賴朝源義經的同父異母長兄。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源義平
假名 みなもと の よしひら
平文式罗马字 Minamoto no Yoshihira

大藏合戰编辑

久壽2年(1155年),父親源義朝與叔父春宮帶刀源義賢(義朝的異母弟、木曾義仲之父)發生衝突。當時源義賢與在武藏國最大勢力的地方豪族秩父重隆結成姻親,靠着岳父的支持,在武藏國建立很大的關東勢力,對被父親源為義威逐出家門的源義朝構成極大的威脅,源義朝先發制人,派遣當時只有15歲的長子源義平突襲武藏國比企郡的大倉館,斬殺源義賢及秩父重隆。其後,世人皆稱呼源義平為鎌倉惡源太。

平治之亂编辑

平治之亂發生時,源義平從鎌倉馳赴京師。當時權中納言藤原信賴恣署諸將士,意欲授源義平官位。源義平推辭說:「保元之亂,叔父為義遽任藏人。然以其不急之授,辭不受。實合時宜。殲滅信西,待世寧謐,領國任官,亦不為晚。嚮在鎌倉,士卒慣呼惡源太。 宜仍舊稱,願假我少徒卒,要清盛於安部野‧擊其不意,鏖盡之。」藤原信賴不遵從。

其後,平重盛攻入待賢門。藤原信賴惶怖,未及排陣而出走。源義朝大怒,下令源義平佈防。源義平與鎌田政家後藤實基佐佐木秀義波多野義通三浦義澄首藤俊通齋藤實盛岡部忠澄豬股範綱熊谷直實平山季重金子家忠安達遠基平廣常關時員片桐景重等十六騎一併俱進。源義平謂左右說:「擐櫨勻鎧而乘黃赭白馬者,重盛也。卿等認之。」跟着躍馬而出,縱橫馳突,直赴平重盛,大戰於大庭的椋樹下,擐左近櫻、右近橘,緊追平重盛七八匝,其勢甚厲害。平重盛退至大宮巷,再率領新兵五百騎,再次攻入大庭。源義平呼喝平重盛說:「我及子為源平嫡冑,兩兩無媿匹敵,請與決死。」又驅逐他五六匝。平重盛又引兵退入大宮港。源義朝以敵兵多次來至,派遣人激勵大軍,下令遄擊退卻敵軍。源義平又與十六騎,出至大宮巷,衝擊敵軍,敵兵因此奔潰。平重盛與其臣與三左衛門景安、新藤左衛門家泰出走,源義平與鎌田政家追逐他至二條堀河,快將追及時,源義平馬躓而伏,鎌田政家引弓射向平重盛,因他的甲厚而不得入。源義平大喊:「射馬!」鎌田政家射向其馬,平重盛因此墬馬,立屋材上,兜鍪亦墜下。鎌田政家迫近他。與三左衛門景安撲上來遮擋。源義平馳至剌向景安。新藤左衛門家泰將他的座騎讓給平重盛,然後與源義平肉搏。鎌田政家乃剌向家泰。平重盛得而有空間出走歸回六波羅。當時窮陰沍寒,下雨使馬鞍結冰,鎌田政家手凍攀不上,源義平教他馬鞍上刻位來上鞍,自始世人依據手形設計馬鞍。

源義朝既卻賴盛,向前攻打六波羅,源義平領兵開赴。當時源賴政整頓騎兵三百餘騎於六條河源,觀望而不前進。源義平大怒說:「賴政首鼠兩端,觀望勝敗,不可不先擊之。」遂率領五十餘騎搏擊。源賴政敗陣,遂投奔至平清盛軍中。源義平乘勝攻入六波羅門內,平清盛親自督兵出戰。雙方交戰由早上一直殺到日暮,而源義平麾下的軍隊自早上至此經歷數戰,銳氣稍為衰退。平清盛的軍隊交進防備,源義平遂斂兵而退。

其後源義朝敗走,源義平跟從至美濃青墓。源義朝下命源義平、源朝長去其他地方募兵。源義平去赴北國招募。當前進至飛驒,來投的人數稍多。及源義朝的死訊來到,眾人立即離散,源義平亦準備自殺,但是想清楚後認為:「深讎未復,大丈夫豈徒死乎?」

源義平潛返京師,伺機暗殺平清盛。有源義朝的舊臣志內景澄,素因出身下賤而不為人識。是故,源義朝戰敗後,仍可以委質於平氏,以俟候時機變數。適逢源義平到來,交談後大喜,詐以源義平為自己的奴僕,出入六波羅。源義平親自執行廝役,景澄僦舍在三條烏丸。居停的主人卻注視到源義平舉動,認為是非常人。景澄又每次進食時不令人看到,主人日益懷疑。偷偷從障間窺探,看到景澄與源義平互換菜餚就食。主人向六波羅告狀。平清盛派遣難波經房率兵三百人圍捕。源義平拔刀躍出,立即斬殺數人,跳登屋上,忽然不見了。平經房獨捕獲景澄。回歸後,平清盛當面嘲諷志內景澄懷有貳志當即斬殺。景澄說:「我世仕源氏。暫事汝者,俟源氏興隆時耳。汝疏漏不悟,何得嘲我哉?」平清盛大怒,立即斬殺。源義平露宿山中,多次偷偷地偵察平氏,備嘗艱苦,覓故舊於東近江,即將投奔其家。途中路過逢坂,困頓臥睡山中。適逢難波經房詣關明神,因此分兵五十騎搜索。源義平立然起身應付。難波經房射中其手腕,源義平不能揮刀。兵眾垜堆逮捕俘虜,返歸六波羅,令他坐於廡下。源義平大怒說:「我雖命窮就虜,何為居廡下!」即自起入座。平清盛出而面:「向卿被圍於烏丸,能潰三百騎而出。今為五十騎所虜何?」源義平笑說:「是命也。卿亦命蹇,遂至於此。吾為勍敵,不宜久活。疾斫。」即斬殺源義平於六條河原。當時是永暦元年(1160年),源義平只有二十歲。

源義平臨死前大罵:「保元中多戮源平將士,每以夜分。今白晝殺我,平奴何無狀也!嚮使信賴用我言,平奴無噍類矣。」難波經房說:「卿何饒舌!」源義平瞋目道:「汝善斬我,否必為雷震殺汝等!」後難波經房果然被雷震死,世人認為源義平作祟。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