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滑坡謬誤Slippery slope)是一種非形式謬誤,使用連串的因果推論,卻誇大了每個環節的因果強度,而得到不合理的結論,因為事實不一定照著線性推論發生,而有其他的可能性。一般所說的「無限上綱」有時也牽涉到此種謬誤。

有些說法將連續體謬誤也歸為滑坡謬誤[1],但近來已較少這樣使用。

解說编辑

滑坡謬誤的典型形式為「如果發生 ,接著就會發生 ,接著就會發生 ,接著就會發生 ,……,接著就會發生 」,而後通常會明示或暗示地推論「 不應該發生,因此我們不應允許 發生」。      、……等因果關係好似一個個「坡」,從 推論至 的過程就像一個滑坡。

滑坡謬誤的問題在於,每個「坡」的因果強度不一,有些因果關係只是可能、而非必然,有些因果關係相當微弱,有些因果關係甚至是未知或缺乏證據的,因而即使 發生,也無法一路滑到  並非必然(或極可能)發生。

相對地,若有充足證據顯示每個「坡」都有合理、強烈的因果連結,即不構成滑坡謬誤。像是例如說「假若費馬最後定理不成立,那就可以找到一組正整數 以及質數 ,使得 ,而用這組正整數可以構造出一個橢圓曲線 ,而這個橢圓曲線無法對應到任何的模形式,在這種狀況之下,谷山-志村猜想就不成立」[2],也就是說「假若費馬最後定理不成立,那就可以找到一組正整數 以及質數 ,使得 」,然後「而用 以及質數 這組正整數可以構造出一個橢圓曲線 」,然後「 這個橢圓曲線無法對應到任何的模形式」,然後「如果有橢圓曲線無法對應到任何的模形式谷山-志村猜想就不成立」。由於谷山-志村猜想費馬最後定理之間的這種關聯已被證明,所以這不算謬誤。

示例编辑

例一
  • 甲:「小華臨時打電話沒錢,為什麼你不願意借他十元呢?」
  • 乙:「如果我借了,他明天又會跟我借一百元,接下來就借一千元、一萬元,我豈不破產?」

小華今天借十元也不表示明天就會借一百元,就算今天借一百元也不表示明天就會借一千元,就算小華借一千元甚至一萬元,也不表示乙就會破產。

例二

孩子如果不上好國中,之後就考不上好高中,再來就考不進好大學,接著會找不到好工作,然後會窮困潦倒,一生就毀了!

孩子如果不上好國中也不表示之後就考不上好高中,就算考不上好高中也不表示再來就考不進好大學,就算考不進好大學也不表示就會找不到好工作,就算找不到好工作也不表示會窮困潦倒,就算窮困潦倒也不表示一生就毀了。

例三

員工偷懶公司便會損失,公司賺不到錢就要裁員,被裁員的人會沒工作,沒工作的人為了生計就會無惡不作。因此,上班偷懶是非常嚴重的罪惡。

公司損失也不表示公司會賺不到錢,就算公司賺不到錢也不表示公司就要裁員,就算公司裁員也不表示被裁員的人會沒工作,就算被裁員的人沒工作也不表示會為了生計無惡不作。

例四
  • 甲:「我主張嚴刑峻罰,政府應該引入鞭刑,同時殺人唯一死刑免得法官找理由輕判,酒駕吸毒虐童致死和強姦則應該要比照殺人判死刑。」
  • 乙:「今天你說政府該引進鞭刑,同時殺人唯一死刑,而且酒駕、吸毒、虐童致死和強姦要判死刑,如果治安沒改善的話,明天是不是搶劫和重傷害也死刑……,這樣下去,乾脆整本六法全書唯一死刑算了。」

支持嚴刑峻罰、加重處罰不代表最後一定會走向支持整本六法全書唯一死刑的狀況。

例五(象箸之憂)

以前紂王弄了一雙象牙筷子,箕子看到了感到恐懼。
他認為說紂王有了象牙筷子,之後就會認為用陶土做的器皿配不上,因此就必然會再想辦法得到犀牛角和玉石做的杯子;而在得到象牙筷子和玉石做的杯子後,就必然不會滿足用這些東西盛裝豆子和豆葉等粗食,而會想辦法得到牦牛、大象和豹的胎盤之類的珍饈美饌;在吃到牦牛、大象和豹的胎盤之類的珍饈美饌後,就不會想穿著用粗布裁製的衣服、住在茅草蓋的小屋當中,而一定會想改穿九重錦衣,並住在高高的樓臺和寬廣的房間之內;再這樣下去,整個天下的東西都會滿足不了他的欲求的。《韓非子.說林上》[3]

如果不能證明說「有了象牙筷子,之後就必然會再想辦法得到犀牛角和玉石做的杯子」、「在得到象牙筷子和玉石做的杯子後,就必然會想辦法得到牦牛、大象和豹的胎盤之類的珍饈美饌」、「在吃到牦牛、大象和豹的胎盤之類的珍饈美饌後,就一定會想改穿九重錦衣,並住在高高的樓臺和寬廣的房間之內」這每一步的連結的夠強的話,那這個論證就犯了滑坡謬誤。

例六

你喜歡《幸運☆星》這種萌系動漫?今天你看了萌系動漫,明天就會對女孩子起非分之想,開始想玩十八禁遊戲;玩了十八禁遊戲,口味就會越來越重,直到開始看起獵奇向的東西;在看了獵奇向的東西後,可能就會躍躍欲試,找真實世界的女生下手,從此變成一個人格扭曲的性變態兼殺人魔,這樣你還要喜歡《幸運☆星》嗎?

喜歡萌系的東西不表示喜歡十八禁,喜歡十八禁不表示口味就會變得獵奇,喜歡獵奇也不表示會想在現實中實踐。

例七

同性婚姻通過後同性戀會增加,同性戀增加導致越來越少人跟異性生育,生育率不斷下降,最後國家滅亡。

同性婚姻通過未必導致同性戀增加;同性戀增加也未必導致生育率下降(存在輔助生殖技術允許同性伴侶進行生育);就算生育率下降,也很難導致國家滅亡。

例八

多數人民都愛國,愛國就要全力支持政府、支持黨和✕✕主義;而人民會全力支持支持政府、支持黨和✕✕主義,就表示✕✕主義的路線沒有錯、多數人民都樂於享受✕✕主義指導下的社會,因此他們樂於支持支持政府、支持黨和✕✕主義。

愛國不表示支持政府、支持黨和✕✕主義;支持政府、支持黨和✕✕主義不代表人們是因為樂在其中而這麼做的,也不代表✕✕主義是對的。

非謬誤的運用编辑

邏輯與批判思考教科書一般將滑坡論點視為謬誤的形式之一,但也經常指出「如果斜坡是真實存在,換言之若有良好證據顯示初始行動有非常高的可能性帶來某些結果,那麼滑坡也可以是良好的論點。論點的強度依賴於兩個因素。第一,是因果鏈之間各連結的強度;論點不能強過最弱的連結。第二,是在於連結的數量;連結愈多,愈可能有其他因素導致後果改變。」[4]

在嚴格意義下,「若p則  z」對於真實世界的滑坡論點,很可能不足以達到有力的演繹推理,且可能被視為謬誤。然而,學者Doug Walton認為滑坡論點並不是形式證明(formal proof),而是對於可能後果的務實論點。[5] 此外,Mario Rizzo則指出「首先,滑坡是論點間的斜坡:即一項務實論點傾向於帶來另一項。當人們說一項論點(及其所支持之行動)傾向於帶來另一論點時,意思是後果出現的可能性增加,這不是說必然導致極高的可能,也非稱其不可避免。因此論點間的轉換,不是基於嚴格的邏輯蘊含關係」[6]若接受 p 提升了 z 的可能性,則風險增加至超過容忍範圍之論點,可視為合理。當然,也同時有一定的空間,能否定 z 發生的可能性[7]:255,以及議論風險的可容忍水準究竟為何。

Howard Kahane認為,「滑坡謬誤只發生在當我們接受某論點,而無進一步合理化或議論能指出第一步驟實行後將遵循其他步驟,或無法合理化第一步驟可事實上合理化剩下步驟時」[8]由此也產生如何評估遵循特定步驟之可能性的問題。

Eugene Volokh在其文章「滑坡的機制」(The Mechanisms of the Slippery Slope)[9]中,檢驗了諸種對於一個決定可能產生另一決定的可能性之不同方式。他考慮的方式包括,例如A能導致B更加有效率,以及例如A能改變態度,使對於B的接受更加可能等。他指出「如果你面對實證性問題『當我支持A時,可能導致其他人去支持B,這樣是否合理?』你應考慮所有使得A導致B的機制,無論其為邏輯上或心理上的、司法或立法上、漸進或突然⋯⋯你應設想可能使A改變條件的整體範圍,無論這些條件是公眾態度、政治走向、成本與利益、或者當別人考慮B時對你的影響。」[9]:1030–1031 Volokh總結於指稱其分析是「暗示性地駁斥了將滑坡論點視為本質上邏輯謬誤的看法:若有某宣稱,將A會不可避免地導致B視為邏輯定論,這樣或可說是錯誤的,但若是較為溫和地宣稱A或可使B更加可能,則似乎可以接受。」[9]:1134 Adam Corner等人也有類似結論,他們研究了滑坡論點的心理機制,指出「儘管在哲學上飽受臭名,滑坡論點使用(且似乎可以接受)在廣泛的各種務實脈絡中。實驗性的證據顯示在某些情況下,其實務上的接受是可以合理化的,不僅在於決策理論的框架下使其主觀地合理,也在於其表現了在客觀上所宣稱的滑坡事實上是如何存在。」[10]:147

参见编辑

注釋编辑

  1. ^ Logical Fallacy: Slippery Slope
  2. ^ https://www.math.ust.hk/excalibur/v4_n5.pdf
  3. ^ 原文:「紂為象箸而箕子怖,以為象箸必不盛羹於土簋,則必犀玉之杯,玉杯象箸必不盛菽藿,則必旄象豹胎,旄象豹胎必不衣短褐,而舍茅茨之下,則必錦衣九重,高臺廣室也。稱此以求,則天下不足矣。」
  4. ^ Kelley, David. The art of reasoning: an introduction to logic and critical thinking 4th. New York London: W.W. Norton & Company, Inc. 2014. ISBN 978-0-393-93078-8. 
  5. ^ Walton, Douglas. Slippery slope arguments. Oxford; New York: Clarendon Pres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2. ISBN 978-0-19-823925-3. 
  6. ^ Rizzo, Mario; Whitman, Douglas. The camel's nose is in the tent: rules, theories, and slippery slopes. UCLA Law Review. 2003, 51 (2): 539–592 [2017-03-18]. 
  7. ^ Waller, Bruce. Critical thinking: consider the verdict. Upper Saddle River, N.J: Prentice Hall. 1998. ISBN 978-0-13-744368-0. 
  8. ^ Kahane, Howard. Logic and contemporary rhetoric: the use of reason in everyday life. Australia Belmont, CA: Wadsworth Thomson Learning. 2001: 84. ISBN 978-0-534-53578-0. 
  9. ^ 9.0 9.1 9.2 Volokh, Eugene. The mechanisms of the slippery slope (PDF). Harvard Law Review. February 2003, 116 (4): 1026–1137. JSTOR 1342743. 
  10. ^ Corner, Adam; Hahn, Ulrike; Oaksford, Mike. The psychological mechanism of the slippery slope argument. Journal of Memory and Language. 2011, 64 (2): 133–152. doi:10.1016/j.jml.2010.10.002.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