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之战

满城之战指的是太平兴国四年(979年)发生在河北满城的一场战役,结果以宋军重创辽军,击退敌方进攻更以告终。

满城之战
宋辽战争战役的一部分
日期979年九月三日至十月十九日
地点
河北满城
结果 宋军重创辽军,击退敌方进攻
参战方
宋朝 辽朝
指挥官与领导者
李继隆
刘廷翰
李汉琼
崔翰
崔彦进
韩匡嗣
耶律休哥
耶律抹只
兵力
8万[1] 约10万[2]
伤亡与损失
不詳 死亡一万人,被俘三万人

地理分析编辑

石敬瑭割让幽云十六州给契丹后,中原政权失去燕山屏障,宋朝基于华北平原前线阵地难以防守,开始在地形低洼不适合骑兵作战的白沟河迤东至沧州构筑东路防线。[3]西路防线有雁门关之险,并有太行、吕梁山脉屏蔽,比较安全。但中路防线易州满城遂城威虏军一线地势较为平坦,没有天然屏障保护,十分危险。从979年到1004年二十五年中,辽军十次南侵中有八次是对这条中路防线发起的,后来的澶渊之盟中辽军骑兵主力高速绕过宋军步兵集团军主力的防守,直插汴梁就是在这条防线上发生的。

过程编辑

辽军南下编辑

979年五月,宋军在高梁河之战被辽军击败之后,辽景宗于九月三日下诏发动南侵,命燕王韩匡嗣为都统,统帅主力大军,耶律沙为监军,耶律休哥耶律轸耶律抹只各率兵应征,兵锋直指满城。另派一支部队由耶律善补河东路进攻,牵制宋军。辽军主力自幽州出发,沿着宋朝河北西路南下,经过易州,杀向满城和遂城。意图是攻下满城后再夺取北宋河北军事重镇镇州[4]

宋太宗也料想到高梁河之战之后,辽军会发起反攻。早在七月十三日就命端州團練使崔翰及定武軍节度使孟玄喆等留屯定州,彰德軍节度使李汉琼為镇州兵马钤辖,云州观察使、镇州驻泊都钤辖刘廷翰屯镇州,河阳三城节度使崔彦进、西上阁门副使薛继兴、阁门祗候李守斌屯关南,让他们见机行事,并对他们说:“契丹必来寇边,当会兵设伏夹击之,可大捷也。”[5]当得知辽军南下之时,刘廷翰在九月三十日迅速带兵北上两百里,抢先在徐河滩头列阵布防并抢占徐河上的桥梁;李汉琼和崔翰所部也随后赶到战场;与此同时,崔彦进军沿着长城口,偷偷地跟在辽军的侧后,对辽军形成夹击之势。[6]

宋军变阵编辑

十月十八日,辽军向宋军发动进攻,试图抢占桥梁,双方经过激战后,宋军控制桥梁,刘廷翰手下指挥使丁罕战后也因战功被升为都虞侯[7]。桥梁争夺战结束后,李汉琼和崔翰带领宋军主力渡过徐河,准备决战。

战前宋右龙武将军赵延进登高观察对方,发现对方声势十分浩大,“东西互野,不见其尾”[8]。而这时崔翰正想按着太宗颁下的阵图布阵,但是此阵相距各百步,士兵感到很疑惑和恐惧,士气低落。赵延进发现后对翰等说:“主上委吾等边事,盖期于克敌耳。今敌骑若此,而我师星布,其势悬绝,彼若乘我,将何以济!不如合而击之,可以决胜。违令而获利,不犹愈于辱国乎?”翰回答说:“万一不捷,则若之何?”赵延进说:“倘有丧败,延进独当其责。”翰等人还因为擅改宋太宗的诏命感到十分忧虑,不敢答应。此时,六宅使、鎮州兵馬都監李继隆说:“兵贵适变,安可预定!违诏之罪,继隆请独当之。”崔翰等人终于下定决心变阵,将阵型改为二阵,前后相辅。宋军在变阵时,宋军有人向辽军主帅韩匡嗣诈降以拖延时间,韩不听耶律休哥劝阻信以为真。[9]

徐河突袭编辑

在辽军主帅等待相约之人投降之时,突然宋军擂鼓发动进攻,呐喊声震天动地,一时尘起涨天,辽军阵型被宋军冲散。匡嗣慌忙不知所措,只能下令诸将撤退。辽军在敗退之中,遇上埋伏的宋军崔彦进部的截击,宋军追击至遂城,斩首万馀级,获马千馀匹,生擒其将三人,俘老幼三万户及兵器军帐甚众。辽將韓匡嗣弃旗鼓,带着军队往易州方向逃遁。[10]同时,辽军另一路进攻河东路也被宋军击退。

赏罚编辑

战后,辽主怒匡嗣,数以五罪曰:“违众深入,一也;行伍不整,二也;弃师鼠窜,三也;侦候失机,四也;捐弃旗鼓,五也。”[8]即令诛之。皇后力救,得免。以休哥总南面戍兵。

评价编辑

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曾瑞龙认为这一战宋军主力正面迎战,一部分兵力迂回敌方背后发动夹击是对弹性防御战略成功运用,也就是集中兵力打击对方薄弱之处。后来的雁门之战,羊山之战也是这种战略的运用。[11]

也有看法认为这一战宋军对满城和徐河地形的运用是制胜重要一环。同时满城之战和雁门之战遏制了辽军在高梁河之战后的报复性进攻。[12]

参考出处编辑

  1. ^ 《宋史》卷二百七十一 《赵廷进传》:“辽人扰边,命延进与崔翰、李继隆将兵八万御之,赐阵图,分为八阵,俾以从事。”
  2. ^ 曾瑞龙. 《经略幽燕:宋辽战争军事灾难的战略分析》.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2003年: 175页. ISBN 9789629960537 (中文). 
  3. ^ 《宋史》卷九十五 河渠五
  4. ^ 《宋史纪事本末》:“契丹寇镇州。”
  5. ^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十 太平兴国四年
  6. ^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十 太平兴国四年:"丙午,辽南京留守燕王韩匡嗣与耶律沙、耶律休格南伐,以报围燕之役,镇州都钤辖、云州观察使刘廷翰帅众御之。先阵于徐河,崔彦进潜师出黑芦堤北,缘长城口,衔枚蹑敌后,李汉琼及崔翰亦领兵继至。"
  7. ^ 《宋史》卷二百七十五:“丁罕者,颖州人。应募补卫士,累迁指挥使。从刘廷翰战徐河,以夺桥功,迁本军都虞候。”
  8. ^ 8.0 8.1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十 太平兴国四年
  9. ^ 《辽史》卷九十七《韩匡嗣传》:宋人请降。匡嗣欲纳之,休哥曰:“彼军气甚锐,疑诱我也。可整顿士卒以御”。匡嗣不听。
  10. ^ 《辽史》卷九十七《韩匡嗣传》
  11. ^ 曾瑞龙. 《经略幽燕:宋辽战争军事灾难的战略分析》.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2003年: 179页,165页. ISBN 9789629960537 (中文). 
  12. ^ 王晓波. 《宋辽战争论考》. 四川大学出版社. 2011年: 38页. ISBN 9787561452455 (中文). 

参考书籍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