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滿蒙開拓移民,是用來指因為日本政府九·一八事變以來在太平洋戰爭期間作為國家政策的鼓勵而前往滿洲內蒙古華北等地的移民,又稱為“滿蒙開拓團”(まんもうかいたくだん)。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満蒙開拓移民
假名 まんもうかいたくいみん
平文式罗马字 Man Mō Kaitakuimin

1931年九·一八事變之後,日本正式從其本土向滿洲國移民。1936年,日本廣田內閣決議了「滿洲移民開拓推進計畫」,該計畫打算在1936年至1951年將500萬名日本人移居至滿洲。在此同時也推出了要建造100萬戶移民住所的的計畫。日本政府在1938年到1942年之間陸續將20萬名農業青年以及在1936年時將2萬名的舉家移民者送往滿洲各地。此外除了開拓團外還有大批日本军政人员、工商界人士也纷纷移居。而作為移民住居責任的負責人,加藤完治擔任了滿洲拓殖公社的工作。而在日本軍隊喪失了在黃海日本海制海權制空權後,這項移民計畫也宣告終止。截至1945年底止,日本在滿移民人数达166万人,其中农业移民达32万人,亦有27萬人的說法。[1]

中国方面对开拓移民持负面评价[1],更认为其是“不穿军装的侵略者”[2]

背景编辑

日本的移民滿洲以驅逐俄國勢力、謀取領土的策劃早在日俄戰爭前便已出現。1901年成立的黑龙会得名于黑龍江,其目的便在于通過墾殖谋取黑龙江流域为日本领土,進而佔領整個滿洲,並逐步控制蒙古西伯利亚。該会一度与孙中山革命党人合作,图谋推翻中国清朝政府。1905年7月30日,在黑龙会的斡旋下,中国同盟会东京黑龙会总部成立。後來該會還曾支持過滿蒙独立運動[3]

日俄战争结束后,少量日本侨民从日本迁往南满铁路沿线定居。1926年,时任奉天独立守备队中队长的东宫铁男提出向满洲移民的初步设想。东宫铁男曾于1919年参与西伯利亚地区的军事干预,当时他对当地的哥萨克骑兵和农民武装产生兴趣,并由此推导出移民的可能性。九·一八事變后,东宫铁男改任吉林铁道守备司令部顾问。在长春,他正式向石原莞尔提出将武装的复员军人和受到日本控制的朝鲜人前往满洲定居,一方面参与后援工作,另一方面作为民团力量抵抗苏联[1]

同时,加藤完治提出“农业移民”方案。日本政府發動戰爭之前,美國巴西以及一些南美國家便開始限制日本移民入境的數量,此外由於1930年代昭和恐慌造成當時日本農村陷入疲弊困頓的情況,使得無法脫離貧困生活的日本農民有移民的想法。加藤完治提出利用把农民移民至满洲的方法,解决日本本土的农村萧条问题。同时通过开发满洲,为日本提供粮食。[1]

1932年,在石原莞尔的引导下,加藤完治和东宫铁男见面,经过商讨后将两者方案合二为一,并提交国会商议。日本拓务省将方案整理后形成“第一次试验移民案”,获国会通过。[1]

开拓团的组成及移民计划编辑

1932年9月1日,以日本东北部的11个县为中心,日本政府招募乡下的退伍军人,短期训练后到佳木斯永丰镇(位于今孟家岗镇)移民,这个移民村后来被称作“弥荣村”,也就是开拓团的第一个移民村。開拓團以從事農業者為主,日本各地都有以村落、聚落關係所組成的開拓團。他們在前往滿洲之前都要接受農業研修以及軍事訓練,之後才以「滿洲開拓武裝移民團」的名義送往中國大陸。為了招募滿洲開拓移民,日本政府推出了「王道樂土日语王道楽土」、「五族協和」(五族是指日本人漢人朝鮮人滿洲人蒙古人)的標語,吸引了不少人。[1]

此后的1933年的七虎力,1934年的王荣庙地区的北大沟分为两批次进行移民。1935年日本成立专责满洲移民事务的机构满洲拓殖株式会社,并加快至“东安省”的城子河哈达河移民。1936年,拓务省制订“集团移民计划”,从日本全国选出1000户移民至密山县

1936年8月25日,广田弘毅内阁的日本政府将满洲移民计划定为“七大国策”之一。按计划从1937年起,在10年时间内移民100万户,约500万人。此时移民政策有所转变,由青少年代替壮年移民,组成“满蒙开拓青少年义勇军”。1937年12月22日,拓务省陆军省关东军拓殖委员会满洲拓殖会社日语満州拓殖公社等方面的代表在拓务省大臣官邸召开了日满开拓机关代表会议,确定了《青少年开拓民实施要领及理由书》。1938年1月确定了《满蒙开拓青少年义勇军募集要纲》。

“满蒙开拓青少年义勇军”首次报名時,应召者達9950人,到1938年5月末,录取人数达到了14863人。日满开拓机关代表会议確定的《青少年开拓民实施要领及理由书》指出,“实行青年移民是为了充实满洲国防的第二线”,“满洲国一朝有事之际,有关铁路的守备、在满日本人的保护、预防及镇压在后方以政治思想为目的的扰乱、军需品配给的安全等等,为了后方的工作,需要相当的警备力量。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使皇军勇往直前,无后顾之忧,只有将多数优秀的日本人移往满洲,别无他策。”“对青少年移民来说,不仅易于大量移出,而且单独移住的时间长,且易于贯彻建国精神以及移住满洲的使命”。[4][5]此后满蒙开拓青少年义勇军成为壮年移民组成的开拓团外的另一支开拓团力量。[1]

1939年12月,日本和满洲国双方政府发表了《满洲开拓政策基本要纲》,宣称自1940年起,“满洲移民事业”实行新体制,并称“满洲开拓政策是日满两国一体的重要国策,为建设东亚新秩序,以培养确立道义的新大陆政策之据点为目的。”[6][7]在日本的指使下,满洲国根据《基本要纲》的要求,在1940年5月、6月、1941年11月先後公布《开拓团法》、《开拓协同组合法》、《开拓农场法》,规定了开拓团和开拓协同组合的性质、组成、管理、土地、财务等方面。

從1942年之後由於日本戰局惡化而需要兵力動員,使得要找到成年男性入墾變得困難,所以「滿蒙開拓青少年義勇軍」成为拓墾主力。而從軍事的觀點來看,主要是先選擇接近蘇聯國境的滿洲國北部來移民。[8][9][1]

开拓团实际运作情况编辑

日本政府為了滿蒙開拓移民團的殖民地,而執行了先用「匪情惡化」為理由將當地農民已經開墾的農村與土地指定為「無人地帶」,而當地農民則被迫遷居到新設立的「集體部落(日语:集団部落)」,之後再用便宜價格強制收購這些所謂的無人地帶來讓日本移民入住的政策。大概有2000萬公頃的土地被強制收購成移民用地。[9]日本成立的收购土地的东亚劝业株式会社,曾以每人5元的迁移费补偿给中国居民。折合2010年代的购买力不足1500元人民币[1]

1939年1月,关东军制订新政策,开拓移民十年内免纳一切捐,不课契税、地税、营业税、不动产登记税、街村税、房捐、酒税及车、船等所有杂捐。宁安县本地居民曾为此上书当地政府抗议。

而當地農民由於自己的耕地被奪走以及強制遷移的措施而予以抵抗,而日本的關東軍則出動鎮壓。另一方面,為了切斷「集體部落」與抗日組織的接觸,其建設是設計成將當地農民包圍進去的形狀。在當地居民之中,將日本開拓移民團視為奪走自己生活基礎的存在而仇恨敌视的人並不少,因此與開拓團團員之間的衝突等問題之事件頻繁爆發不絕。而他們對日本人的不滿,也使得抗日組織更為壯大,埋下了之後蘇聯參戰時當地居民攻擊移民團員的伏筆。

滿州國名義上並不是日本本土的延長的「外地」,而是當時日本政府所承認的一個國家,但是這些移居的日本開拓團員是在名為開拓移民團的日本人社會之中生活著,他們到了滿洲之後也全員保有日本國籍[a]。因為這個原因,他們認為「我們雖然換了居住的土地但還是日本人(自分たちは住む土地が変わっても日本人)」的想法相當強烈,所以並沒有太多與當地原有居民交流或是同化的情況。

政治宣传编辑

随着日本开拓团的发展,描绘满蒙开拓的“大陆开拓文学”在日本兴起。其中著名的作者有和田传,他是农民出身,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法文系。1938年以后,和田传写了一系列大陆开拓小说。另外,日本政府又制作了纪录片《年轻的开拓者,满蒙开拓义勇军》、《冬天的移民地》、《锄之光——向着大东亚的建设》。东宫铁男更写了一首名为《大陆的新娘》的歌曲,激励国民参与开拓。[1]

開拓團的终结编辑

战争后期,开拓团曾起到一定的抵抗作用。但面对苏联的正规军,始终不是其敌手。不少开拓团成员基于效忠天皇的理由在苏军到来前切腹,甚至全团集体自杀。到1945年停战时,约有11000人战死,而如果包括自杀及伤病而死的开拓团成员,则死亡人数约为80000人。包括青少年義勇軍在內的滿洲開拓移民總數有27萬人、32萬人等說法。而在蘇聯參戰下能從滿洲國國境地帶回來,返回日本的大約有11萬人。[1]

隨著日本戰敗後的混亂,以開拓移民團為中心等從中國大陸歸國的「引揚者」在歸國後沒有棲身之所,戰後也無可奈何地過著苦難的生活。日本政府將這些人安置到日本各地的移居用耕地「引揚者村」,但是不少農地都不宜耕作,導致很多人都生活在惡劣的情況下。而由於戰敗的日本政府和民眾都相當窮困,所以日本政府無法給與足夠的援助。

日本厚生省的资料显示,截至2001年8月有2767人被确认为“战争遗孤”,其中1265人身份得到确认。回国居住的遗孤有2300多人,如计算他们的直系亲属则共有9000多人。虽然日本政府在1994年制订了《中国残留孤儿战争支援法》,对开拓团孤儿进行援助。回国工作10年以上的人,每月最多可以领取4万至5万日元的养老金。 2002年9月,600余名归国战争遗孤起诉日本政府,要求政府作出道歉和赔偿[1]

方正县的遗孤编辑

部分开拓团成员在撤退途中,到达黑龙江省方正县,人数达1.5万人。后来因伤病死亡人数超5000人,其尸骨被当地居民收集起来,建成后来的方正地区日本人公墓。最后,有4500多名日本妇女和儿童滞留方正县,方正县演变为开拓团滞留人数最多的县。[10]

备注编辑

  1. ^ 滿洲國並沒有國籍法,所以並不存在「滿洲國籍」。

脚註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开拓团:没有枪的殖民者
  2. ^ 新华网评论:日本“开拓团”,不穿军服的侵略者. 中国新闻网. 2011-08-05 [2018-12-17] (简体中文). 
  3. ^ 关捷 主編,影响近代中日关系的若干人物,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6年,頁18、58
  4. ^ 数万日本青少年充当战争炮灰,新浪,2005年07月19日
  5. ^ 高乐才,日本“满洲移民”研究,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0年,页184
  6. ^ 关亚新, 张志坤,日本遗孤调查研究,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5年,页13
  7. ^ 田子渝, 陈金安,中国抗日战争大辞典,武汉:武汉出版社, 1995年,页539
  8. ^ 关亚新, 张志坤,日本遗孤调查研究,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5年,页14
  9. ^ 9.0 9.1 日本曾计划向中国东北移民500万 与土地掠夺并进
  10. ^ 黑龙江方正县:为日本开拓团立碑体现中华民族胸怀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來源编辑

  • 高乐才,日本“满洲移民”研究,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0年
  • 关亚新, 张志坤,日本遗孤调查研究,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5年
  • 田子渝, 陈金安,中国抗日战争大辞典,武汉:武汉出版社, 1995年
  • 藤田繁『草の碑 満蒙開拓団・棄てられた民の記録』 能登印刷出版部 1989年1月 ISBN 4890100792
  • 大洞東平『銃を持たされた農民たち 千振開拓団、満州そして那須の62年』 築地書館 1995年10月 ISBN 4806767441
  • 二松啓紀『裂かれた大地 京都満州開拓民』 京都新聞出版センター 2005年7月 ISBN 4763805584
  • 白取道博『満蒙開拓青少年義勇軍史研究』北海道大学図書刊行会 2008年2月 ISBN 4832966871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