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裔臺灣人

臺灣的漳州人閩南裔台灣人族群中的第二大群體,僅次於泉州裔台灣人。父系祖籍位於福建漳州府(今中華人民共和國福建省漳州市)。其語言為閩南語漳州方言。今日多數來自漳州的台灣人已與其他臺灣族群廣泛融合,祖籍界線已不如早期社會分明。

漳州裔臺灣人
Lian Heng.jpg
臺灣文化與民主運動領袖林獻堂 Lin Hsien-tang, Leader of Taiwanese Democracy Movement.jpg
Chiang Wei-shui.jpg
Na Ko-chhoan.jpg
2008TIBE Day5 Hall1 ThemeSquare Hwai-min Lin.jpg
Yang Li-hua at TTV 1990s by Li Min.jpg
總人口
人口約佔臺灣閩南人人口的35%[1]
分佈地區
 中華民國(臺灣島、澎湖群島、金門、馬祖)
語言
臺灣閩南語臺灣話
中華民國國語現代標準漢語
宗教信仰
佛教
道教臺灣民間信仰
基督宗教新教天主教
相关族群
閩南人泉州裔潮州裔臺灣原住民

歷史上,漳州人移民臺灣可至少追溯至荷蘭時期閩南倭寇首領顏思齊,他曾率領漳泉人於笨港登陸並從事開墾。原鄉漳州平原被稱為「閩南穀倉」,因此漳州移民與其後裔在臺灣西部平原、中部盆地、北部丘陵、平野,以及東部的花東縱谷等地均取得相當優秀的開墾成就。

傳統上,相較來自泉州的台灣人偏向聚居於城市,來自漳州的台灣人則多散居於鄉里間。泉州人在航海與經商上取得優異的成就,來自漳州的則在農耕開墾方面有著重大貢獻;也因此,來自泉州的成就多半表現在郊商與宮廟文化上,而來自漳州的則有較多的地主與豪族。清治乾隆中葉,漳泉族群之間因利益衝突與祖籍意識的催化下,經常發生大規模械鬥事件,俗稱「漳泉拚」。除了與泉州族群的衝突,因為鞏固開墾利益而逐漸壯大的會黨,也會因官府介入而引發民變,如林爽文戴潮春等民變領袖均為漳州人。

實際上,漳州府區劃內亦有操客家話之客家社群存在,分布在平和縣南靖縣雲霄縣詔安縣山區地帶,人口較少,唯獨詔安的客語人口佔三分之一, 在漳州客家人之中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2]。因其介於閩、客過渡地帶的特殊性,移民至台灣的後代較難分界,可能保有明顯客家特質而被歸類為客家裔台灣人,抑或是福佬化而成福佬客[3]

移民背景编辑

明朝中葉以降,漳州人口顯著增加,「生齒日繁,民不足於食,仰給他州, 又地濱海,舟楫通焉,商得其利,而農漸弛」[4]。漳州一地人口大量成長,耕地面積卻未見增長[5],人口土地關係失調,一遇天災人禍,往往造成重大饑荒。順治五年(1648)至嘉慶元年(1796),一百五十年間總計發生十七次相當嚴重的饑荒。再者,清廷實施遷界令海禁令,衍生出沿海地帶產業經濟、社會治安等問題[6]。而臺灣其時未開闢之地甚多,土地肥沃,地價極低,各項產業皆有發展潛力,種種因素皆吸引漳州人的移入[7]

文化與信仰编辑

音樂和戲劇编辑

鄉土神信仰编辑

漳州移民渡海至臺灣開墾時,把家鄉神祇信仰一併帶到了臺灣。迄今臺灣的閩南裔漳州人仍不忘本,對待與家鄉同名、同神的寺廟,依然祭以鼎盛的香火。開漳聖王為漳州裔最具代表性的鄉土神,開漳聖王廟分佈臺灣各地漳州閩南人開發的地區。

語言编辑

閩南裔漳州移民主要分佈在中部平原地帶、北部沿海地區、蘭陽平原嘉南平原屏東平原宜蘭花蓮桃園以及貢寮一帶的臺灣話腔調和漳州話特徵高度吻合,台中盆地嘉義山線的內埔腔音韻也偏向漳州話。臺灣話混合第一優勢腔在漳州話和泉州話的比例當中,大部分的音韻聲調和漳州話相似,混入少部分泉州同安話,臺灣南部口音大部分為偏漳州音的臺灣閩南語第一優勢腔,為目前的第一優勢腔,也是傳媒及廣播常用的腔調。

各時期名人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戴寶村,移民臺灣:臺灣移民歷史的考察,臺灣史十一講
  2. ^ 洪惟仁, 《漳州詔安縣的語言分佈》, 頁1 http://www.uijin.idv.tw/doc/A/2010洪惟仁_漳州詔安縣的語言分佈.pdf
  3. ^ 吳中杰, 1999b,〈臺灣漳州客家分佈與文化特色〉。《客家文化研究 通訊》2:74-93。
  4. ^ 吳篁圃,《漳州府誌》,卷三十八,頁 3。
  5. ^ 陳秋坤, 《十八世紀上半葉臺灣地區的開發》,頁 7。
  6. ^ 鄭淑蓮, 《清初漳州人來臺拓墾時代背景之研究》, 頁47
  7. ^ 鄭淑蓮, 《清初漳州人來臺拓墾時代背景之研究》, 頁48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