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潘惟吉(?-1010年2月27日),一名惟正开封府开封县(今河南省开封市)人,本姓周世宗柴荣之子柴熙让柴熙诲中的一人,被宋太祖赵匡胤赐予潘美为侄。

潘惟吉
出生 生年不詳
後周
逝世 1010年2月27日
宋朝
职业 宋朝官員

身世编辑

旧五代史》中仅仅记载了柴熙让和柴熙诲的名字和爵位[1][2],然而欧阳修新五代史》却多加出一句“熙让、熙诲,不知其所终”[3]胡三省认为这是欧阳修避谈柴熙让和柴熙诲的下落[4]

赵匡胤夺取皇位后初次进入皇宫,见到宫中嫔妃抱着一个小孩子,问是谁,回答说:“这是周世宗的儿子。”当时范质赵普潘美等人随侍赵匡胤左右,赵匡胤回头询问赵普等人,赵普等人说:“除掉他。”潘美与另一名元帅在赵匡胤身后不说话,赵匡胤招呼潘美询问,潘美不敢回答,赵匡胤说:“我即位于周世宗,如果杀了他的儿子,不忍心这么做。”潘美说:“臣与陛下曾都是周世宗的臣子,劝说陛下杀掉这个孩子,则辜负了周世宗,劝说陛下不杀,陛下必定对我生疑。”赵匡胤说:“送给你做侄子。周世宗的儿子不可以做你的儿子。”潘美于是带着这个孩子回家。之后赵匡胤也不问这个孩子的情况,潘美也不说。这个孩子就是潘惟吉,后来做到了刺史。潘美本来没有兄弟,潘惟吉只称潘美为父亲却不说祖父。这个版本出自王巩的记载,他声称听说自潘惟吉的后裔[5]

另一个略有不同的版本出自王铚的记载:赵匡胤陈桥兵变后进入皇宫,后宫嫔妃迎接跪拜,宫人还抱着两个小孩子来参拜,赵匡胤询问得知这是周世宗的两个儿子纪王和蕲王。赵匡胤回头对部将说:“这还留着干什么?”左右就将两个孩子提走,只有潘美在赵匡胤身后用手掐着宫殿的柱子,低头不说话。赵匡胤说:“你认为不可以这样吗?”潘美回答说:“臣怎么敢认为不可以,但是这在道理上不安心。”赵匡胤即刻命令将两人追回,以其中一人赐予潘美,潘美将他收养为儿子,赵匡胤此后也不再过问,此人就是潘惟吉,潘惟吉只以潘美为父亲而不及潘美的其他家人,他的后裔也与潘美的子孙使用不同的字辈[6]

生平编辑

咸平四年六月丁卯(1001年7月20日),宋真宗赵恒派户部员外郎直史馆曾致尧太常博士王勗供备库使潘惟吉、通事舍人焦守节分别前往巴蜀的川州峡州等地巡查,掌管兵器,考察官吏能力。曾致尧误将诏书留在家里,潘惟吉教曾致尧上书说“在渡过嘉陵江时因为舟船残破,诏书弄丢了”来解脱,曾致尧说:“做大臣的欺骗君主,我不忍心这么做。”于是上书自我审核,宋真宗赦免不过问。后来,潘惟吉进入皇宫禀报巴蜀的情况,详细叙说了曾致尧为什么要自我审核,宋真宗叹息了很久[7]

咸平四年闰十二月庚寅(1002年2月8日),宋真宗因为河北闹饥荒,分别派遣知制诰梁颢薛映,供备库副使潘惟吉,西京左藏库副使李汉贇等人前往打开官仓,赈济流民,可斟酌情势,不须请示,自行处理[8]

潘惟吉曾经与宋真宗在别殿中谈话,宋真宗对他说:“臣子立于朝堂,如果专心致力安乐,不能以功劳能力升职,不足以地位显要。”潘惟吉当即要求外任,被任命为天雄军驻泊都监,还未上任,于大中祥符二年九月甲子(1009年10月3日)被朝廷任命出任辽朝皇帝生辰副使,充当太常博士、直史馆乐黄目的副手,出使辽朝[9]。潘惟吉接受任命入宫拜谢时已经患病,宋真宗察觉他很瘦弱,派遣使者询问,潘惟吉自称没有患病。进入到辽朝境内,潘惟吉疾病发作,被肩舆送回,宋真宗派遣潘惟吉的儿子乘坐驿站的马匹前往迎接,大中祥符三年二月辛卯(1010年2月27日),潘惟吉抵达雄州就去世了。宋真宗很怜悯他,命令潘惟吉的弟弟潘惟清飞驰前往护理丧事,由官府操办丧事。潘惟吉虽然是外戚,能以礼法自我约束,前前后后奉命办事,朝廷内外都称道他勤勉干练[10][11]

考证编辑

大唐西市博物馆收藏有一方《宋故赠太子左卫率副率潘君及其夫人仁寿县太君王氏墓志铭》,为潘惟吉之子潘承裕及其夫人王氏的墓志铭,墓志中不提祖父为谁,而提到叔祖潘美,李裕民认为这极其反常,且潘美是大名人,而墓志说潘承裕是开封人,籍贯完全不同,这一切证明王巩的记载是真实可靠的。宋朝祭祀后周宗庙的崇义公、宣义郎都是周世宗侄子柴咏的后裔,周世宗前三子从小被杀,周恭帝柴熙谨早卒无后,周世宗的血脉只有潘惟吉一支[12]

后裔编辑

儿子编辑

  • 潘承裕,东头供奉官,娶忠武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秦正懿王王审琦孙女

孙子编辑

曾孙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旧五代史·卷一百二十二·周书十三·宗室列传第二》:蕲王熙诲,世宗子,显德六年封。
  2. ^ 《旧五代史·卷一百二十二·周书十三·宗室列传第二》:曹王宗让,世宗子,显德六年封。
  3. ^ 《新五代史·卷二十·周家人传第八》:其年八月,宗让更名熙让,封曹王。熙谨、熙诲皆前未封爵,遂拜熙谨右武卫大将军,封纪王;熙诲左领军卫大将军,蕲王。皇朝乾德二年十月,熙谨卒。熙让、熙诲,不知其所终。
  4. ^ 《资治通鉴音注·卷第二百九十四·后周纪五》:欧史曰:本朝乾德二年,十月,熙谨卒。熙让、熙诲不知所终,盖讳之也。
  5. ^ 《随手杂录》:太祖皇帝初入宫,见宫嫔抱一小儿,问之,曰:“世宗子也。”时范质与赵普、潘美等侍侧,太祖顾问普等,普等曰:“去之。”潘美与一帅在后,不语。太祖召问之,美不敢答,太祖曰:“即人之位,杀人之子,朕不忍为也。”美曰:“臣与陛下北面事世宗,劝陛下杀之,即负世宗。劝陛下不杀,则陛下必致疑。”太祖曰:“与尔为侄,世宗子不可为尔子也。”美遂持归,其后太祖亦不问,美亦不复言。后终刺史,名惟吉,潘夙之祖也。美本无兄弟,其后惟吉历任供三代,止云以美为父,而不言祖。余得之于其家人。
  6. ^ 《默记·卷上》:艺祖初自陈桥推戴入城,周恭帝即衣白襕,乘轿子出居天清寺。天清,世宗节名,而寺其功德院也。艺祖与诸将同入内,六宫迎拜。有二小儿丱角者,宫人抱之亦拜。询之,乃世宗二子,纪王、蕲王也。顾诸将曰:“此复何待。”左右即提去,惟潘美在后以手掐殿柱,低头不语。艺祖云:“汝以为不可耶?”美对曰:“臣岂敢以为不可,但于理未安。”艺祖即命追还,以其一人赐美。美即收之以为子,而艺祖后亦不复问。其后名惟正者是也。每供三代,惟以美为父,而不及其他。故独此房不与美子孙连名。名夙者,乃其后也。夙为文官,子孙亦然。夙有才,为名帅,其英明有自云。
  7. ^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十九》:上以巴蜀遐远,时有寇盗,丁卯,命户部员外郎直史馆曾致尧、太常博士王勗、供备库使潘惟吉、通事舍人焦守节分往川、峡诸州,提举军器,察官吏之能否。致尧误留诏书于家,惟吉教致尧上言“渡吉柏江舟破,亡之”以自解。致尧曰:“为臣而欺其君,吾不忍为也。”乃上书自核,释不问。其后,惟吉入见禁中,道蜀事,具言致尧所以自核者,上嗟叹久之。
  8. ^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十九》:庚寅,上以河北饥,豆粟踊贵,出麻滓、蓬实示宰相曰:“民食此矣,即今蠲秋赋,罢官籴。”又手诏停三路排阵、押阵使,减戎马馈饷之役,分遣知制诰梁颢、薛映,供备库副使潘惟吉,西京左藏库副使李汉贇等,往西路发仓廪,赈流民,以便宜从事。
  9. ^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七十二》:甲子,命工部侍郎冯起为契丹国母正旦使,南作坊使李继源副之;殿中侍御史赵镇为契丹国主正旦使,六宅使、嘉州团练使杜守元副之;太常博士、直史馆乐黄目为契丹国主生辰使,东染院使、浔州刺史潘惟吉副之。
  10. ^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七十三》:雄州言入契丹副使潘惟吉卒。惟吉尝得对便殿,上谓之曰:“凡人臣立朝,苟专务晏安,不以劳能而升,不足贵也。”惟吉即表求外任,命为天雄军驻泊都监。未行,选副乐黄目使契丹,受命入谢,时已病。上察其羸瘠,遣使询之,且言不病。入北境,疾作,即肩舆而还。召遣其子乘驿往迎,至雄州而卒。上悯之,令其弟閤门祇候惟清驰往护丧,官给葬事。惟吉虽连戚里,能以礼法自修饬,前后将命,中外咸以勤干称。
  11. ^ 《宋史·卷二百五十八·列传第十七》:惟吉,美从子,累资为天雄军驻泊都监。虽连戚里,能以礼法自饬,扬历中外,人咸称其勤敏云。
  12. ^ 李裕民 《周世宗皇子失踪之谜——赵匡胤政治权谋揭秘》 《浙江学刊》 2013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