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之战

澎湖之戰,亦作風櫃圍城戰,是明朝荷蘭發生於明朝天啟四年(1624年)澎湖的一場戰事。

澎湖之戰、風櫃圍城戰
大明收復澎湖戰爭的一部分
日期1624年2月2日-1624年8月26日[1]:10
地点
澎湖群島
结果 荷蘭人退出澎湖,改佔領福爾摩沙,開啟台灣荷蘭統治時期
领土变更 荷蘭東印度公司 → 大明帝國
参战方
明朝 Flag of the Dutch East Indies Company.svg荷蘭東印度公司
指挥官与领导者
福建巡抚南居益
福建總兵俞咨皋
守備王夢熊
雷爾生
宋克
利邦上尉(瑞士人)
兵力
兵船2百艘、總兵力達1萬人 70艘軍艦
戰士九百人
伤亡与损失
不明 不明

荷蘭東印度公司在天啟二年(1622年)冬季,趁汛防澎湖的游兵回航,便乘隙拿下澎湖,並在風櫃尾的蛇頭山築城(風櫃尾荷蘭城)。天啟四年(1624年),時任福建巡撫南居益對私佔澎湖的荷蘭發動戰爭,明軍歷時半年多仍久攻不下風櫃城,最終是靠海商李旦居中斡旋,荷蘭方才同意撤軍、歸還澎湖,並拆毀風櫃城,轉往福爾摩沙發展,開啟臺灣荷蘭統治時期[2][3][4]

背景编辑

東亞海域自十世紀後,福建海商與非洲東岸、波斯灣印度和南洋諸國等海上貿易已十分普遍,並皆有留存下文獻紀錄。但因應日本倭寇海盜活動日益猖獗,自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建國後,諸事繁忙,便採取消極應付的政策,於洪武元年(1368年)頒布「海禁」、朝廷後又為壟斷對外貿易,在洪武七年(1374年)廢除唐代便設置的「市舶司」制度。[5][6][4]:22-25

歐洲諸國與東亞之間,陸上交易路線的起源淵遠流長[7],但自公元1453年起,土耳其人攻陷君士坦丁堡拜占庭帝國滅亡,鄂圖曼帝國順勢接管君士坦丁堡(後易名為伊斯坦堡),由於該城堡地理位置可箝制歐洲亞洲交界,導致固有陸上貿易路線中斷,西方諸國為延續自身商業利益,葡萄牙西班牙荷蘭等王國相繼組織艦隊,轉往海路發展、探索通往世界各處的航線,此為十五世紀期間歐洲邁入大航海時代的契機,亦為日後歐洲諸國競相在中國東南沿海設立貿易據點的背景。[4]:44-47

十五世紀時值明代中葉,明代朝廷仍施行海禁政策,直到隆慶元年(1567年),明穆宗開放福建省漳州府海澄縣月港通商,史稱「隆慶開關」,才稍有轉變。不過綜觀明初種種禁令,其實對東南沿海如浙江、福建、廣東等百姓的生計嚴重不利,被迫移居外鄉,不少商賈突破海禁,開拓非法貿易、海外走私等事業,也漸漸發展成三種勢力:一為赴往南洋,延續西洋的貿易路線、二為僑居日本九州,當時長崎為日本和明朝少數合法通商的港口,故吸引不少閩籍商人集結、三為在台灣海域出沒的武裝集團;這三股勢力既獨立發展,亦相互交錯,儼然形成一股盤根錯節的非官方勢力,甚至足以與十五世紀的西洋人在東亞海域以武力抗衡。[5][8][4]:25-27

荷蘭東來编辑

荷蘭所在的尼德蘭地區原屬西班牙統治(Spanish Nederlands),在十六世紀時不僅已是歐洲商貿高度發達的地區,其造船技術和造船業亦十分蓬勃。約莫於1560年代,荷蘭地區不滿西班牙菲利普二世高壓統治,自行籌組聯合省共和國(Republic of United Provinces),並在1648年(南明永曆二年、清順治五年)正式獨立。[4]:94-95

荷蘭在與西班牙進行獨立戰爭的期間,並未停下海外商貿的腳步,在相對於葡萄牙在1526年(嘉靖五年)開始經略澳門、西班牙在1565年占領菲律賓,1571年控制馬尼拉,荷蘭人直到1593年才第一次派遣艦隊尋找通往亞洲的航路。荷蘭鑒於商船造價高昂、成本昂貴,且航行風險高,民間獨立船隊如遠方貿易公司(荷蘭語:Compagine van Verre)、老牌公司(荷蘭語:de Oude Compagine)等行動,無力對抗西班牙和葡萄牙人的南洋勢力,荷蘭國家議會遂決意聯合各家公司船隊,在1602年3月20日正式成立「荷蘭東印度公司(荷蘭語:Vere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e,簡稱VOC)」。[4]

荷蘭首次佔澎编辑

1602年3月20日,荷兰建立东印度公司[9]:42。進入東亞後,除了襲擊葡萄牙與西班牙的據點之外,也積極尋找可以設立商館的據點[9]:46。1602年6月,韋麻郎率領船隊到印尼萬丹,該年6月進攻澳門卻失敗[9]:46。之後在1604年,韋麻郎買通福建稅監高寀和後,於8月7日占領澎湖[9]:46[1]:9。之後韋麻郎派到到福建請求互市,但明朝當局無意跟荷蘭進行貿易,且在得知澎湖被占領後,派都司沈有容帶兵船50艘(約2千人)前往澎湖[9]:46。沈有容在萬曆卅二年閏九月廿七日(1604年11月18日)抵達今澎湖馬公市一帶,於娘媽宮(澎湖天后宮)與韋麻郎會面談判,要求退出澎湖[9]:46[1]:9。由於無法達成通商目標且兵力懸殊,韋麻郎在該年十月廿五日(1604年12月15日)離開澎湖,事後乃立「沈有容諭退紅毛番韋麻郎等」碑以表彰沈有容的功績[9]:46[1]:9。而雖然荷蘭東印度公司未能成功在中國設立據點,但在安汶雅加達平戶等地設立了商館[9]:46

荷蘭二次佔澎编辑

1622年,雷爾生(雷理生)被任命為東印度公司評議會特別委員,同時擔任艦隊司令[9]:47,於1622年4月10日,率8艘船[註 1],共計1024人[註 2])從巴達維亞出發前往中國沿海,企圖建立與大明的自由貿易關係[9]:47[10]。他受命先攻打澳門,而如果可能再佔據中國沿海(如澎湖)等地,甚至築堡駐紮[9]:47。 6月下旬攻打澳門失敗後,他率船於7月11日抵達澎湖[9]:47。7月27日他又親自率領兩艘船去福爾摩沙島(臺灣島)探勘港口,發現中日兩國人多年來會在大員地區進行貿易[9]:47。7月31日,雷爾生返回澎湖,召開會議後認為比起福爾摩沙島,澎湖是更合適的據點,遂決定留在澎湖[9]:47。8月2日起,在風櫃尾(荷蘭人稱為「教堂灣」)建立城堡,四個稜堡都架有大炮[9]:47。在築城期間,荷蘭人再次占領澎湖的消息為明朝當局所知,有官員王守備(Ongsoepie)與商人黃明佐(Wangsan)[註 3]前來交涉,希望荷蘭人能退出澎湖,並表示如果為了貿易而開戰,將遭到大軍封鎖[11]:107

廈門前哨戰编辑

1622年8月2日起,荷蘭東印度公司開始建造澎湖堡壘,期間除打劫中國東南沿海、尋求補給之外,亦不斷尋求和中國之貿易機會。根據首席商務員梅爾德特(Johan van Melderd)回憶,他甫至澎湖,便被派去廈門交涉通商事宜,然似因未送禮而被當地官員刁難,要求他行下跪叩首之禮才肯與之會談,後又被打發回澎湖等候通知,自是半分音訊也無。[4]:111、115

1623年1月中旬,雷爾生再偕梅爾德特赴往廈門和當地官員交涉,由於廈門官員不敢擅作主張,遂將雷爾生引薦至福州,拜訪時任福建巡撫商周祚。1月23日,雷爾生與商周祚在福州商議,並做出「停火一年」、「荷方撤出澎湖」、「明方同意荷方在台灣本島進行貿易」等初步協議。但1623年(天啟三年)夏季,商周祚遭撤換,南居益接替成為福建巡撫,對荷政策丕變,立即召集兵勇於金門廈門海域操練。[4]:111-112

1623年9月底,南居益下令福建沿海戒嚴。對此,澎湖堡壘指揮官雷爾生寄信予以福建當局,要求明朝商船不得前往馬尼拉(西班牙人根據地)交易,並允許荷蘭和明朝自由貿易之權利,如若明朝政府拒絕兩項條件,當即對明朝政府宣戰。10月25日,雷爾生下令高級商務員福朗克(Christiaan Francx、Christian Franszoon,又譯法蘭西斯尊,法蘭斯尊[12])率五艘船艦進發福建,試圖占領九龍江西溪支流-漳州河。此時明朝政府向荷蘭方發出協商邀約,延請福朗克等在鼓浪嶼上岸簽署協議,佛朗克依約於11月14日率領兩艘船艦駛入廈門。然在11月17日簽署協議後,福浙總兵官謝弘儀拘捕了上岸的福朗克等三十餘人。[13]:226[14][15]中方送毒酒上船,但被荷方發現而未飲用[14]。是夜,守備王夢熊率六、七艘載滿火藥的帆船衝撞荷蘭東印度公司艦隊,其中木登號(Muyden)被燒毀,伊拉斯穆斯號(Erasmus)順利逃脫。總計荷方8人被殺,52人被擒。福朗克與參與談判的商務員等人被押送北京明熹宗『祭告郊廟,御門受俘,刑高文律等於西市,傳首各邊,以昭示天下』,將之悉數處死。[4]:112[16]:110-112

明朝政府出兵编辑

明朝政府令福建巡抚南居益進軍澎湖。此時海商鄭芝龍因荷蘭人以澎湖為基地時,搶奪了懸有鄭芝龍令旗的二艘商船,接受明朝福建巡撫南居益的招安,攻擊荷蘭人。

戰況编辑

根據利邦回憶錄所述,明軍於1624年1月12日之前,便已有3000人從吉貝嶼進入澎湖海域,於澎湖「北面島」築城[16]:132(築城地點為頂山嶼鎮海港,即今白沙鄉鎮海村);1624年2月8日(天啟四年正月初二),明軍於築造石城同時發動攻擊,守備王夢熊率軍進攻澎湖風櫃尾城,逼荷蘭軍退守城內,此為明軍第一次攻擊;間隔未久,明軍對風櫃尾城發動第二次攻擊,但日期不詳,總計明軍兩次攻擊行動皆未打下風櫃尾城。[4]

1624年3月下旬,風櫃尾城指揮官雷爾生召回派守大員堡壘的軍士,26名成員在3月28日返回澎湖,包括傭兵利邦在內;利邦曾在3月30日率兩艘快艇、三艘帆船進攻明軍的鎮海堡壘,在僅剩一砲距離時卻遇退潮,快艇擱淺沙洲達六小時,漲潮後才脫困,安然返回風櫃尾城。[16]:133

李旦調停编辑

李旦天主教名:Andrea Dittis(拉丁語),?-1625年)為泉州海商暨海盜,久居日本平戶,以「中國甲必丹」之名廣為人知;西班牙則在1565年占據菲律賓,1571年占領擁有華人社區的馬尼拉,利用馬尼拉華人牽線、囤積貨物,並傳揚天主教福音,集中管理不信奉天主教的華人甚至加以屠殺,李旦在馬尼拉的財產也因此被西班牙人侵占,只得逃往日本,另起爐灶。[17][4]:28-29

李旦因自身和西班牙之恩怨,外加福建巡撫南居益押扣李旦心腹許心素的兒子,故李旦接受許心素請託,也為兼顧自身貿易利益,藉荷蘭和西班牙長期夙怨發揮,在1624年(天啟四年)出面調解明朝和荷蘭之間的糾紛,力勸荷蘭方退出澎湖、前往大員(台灣本島)。[4]:114

1624年5月10日,李旦來到澎湖風櫃尾,並帶兩名使者與荷蘭方和談,雙方展開談判和起草合約,往來約花了一個月,期間荷蘭方對李旦懷有戒心,並未讓李旦等進入風櫃尾城內。1624年6月6日,李旦赴往大員,荷蘭方也隨之派船艦去大員交易生絲,期間雖與明軍對峙,也仍和明朝的商船進行貿易。[16]:132-134

明軍圍城编辑

1624年6月22日(天啟四年五月初七),時任福建南路副總兵官俞咨皋、福建水師提標遊擊劉應寵帶來第三梯軍隊抵達澎湖。[13]:2276月24日(五月初九),明軍在娘媽宮(澎湖天后宮)布置火砲,跨海對準風櫃尾城,又準備火舟四散蒔上澳(清領時期嵵裡澳),包圍風櫃尾城,一時之間,風櫃尾城遭到三側(北、西、南)包圍,連汲水和取薪材的途徑都被阻斷,指揮官雷爾生只得向巴達維亞總部發送求援信函。[4]:114

1624年8月1日,明軍在鎮海堡聚集人數已達4000人,船150艘。明軍為增加武備,又於紅木埕處築城,搭建砲台,即文澳天啟城[註 4][18]同一時期,宋克荷蘭語Martinus Sonck,?-1625年)來到澎湖,接替雷爾生出任澎湖風櫃尾城的指揮官,在8月4日正式完成交接,雷爾生隨即離開澎湖。[16]:135

8月中旬,新任指揮官宋克眼見明軍人數來到1萬人,船200艘,業已做好三路進攻風櫃尾城的布置,便派人求見俞咨皋,請求談判。[4]:114

戰後编辑

天啟四年(1624年)9月,經過雙方的協議,荷方同意撤出風櫃城,明朝政府則指引荷方轉往當時為中國版圖之外的大員(今台灣南部),並且允諾派中國商船前往貿易,終於收復澎湖。

此戰明軍共計動用兵船二百隻,兵力一萬人,交戰七月,耗軍費達十七萬七千餘兩,雖成功收處澎湖,然而戰爭過後,明朝政府並沒有重新設置澎湖寨巡檢司的官署。而荷蘭則在明朝政府的指引下,轉往大員發展,並在當地建立熱蘭遮城,開啟了台灣史上近四十年的荷蘭統治時期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6艘夾板船(三桅大帆船)、2艘快船[10]
  2. ^ (另一說有2千人[1]:10。但根據雷理生日記的說法是8艘船上總共1024人[10]
  3. ^ 原本舊譯為「黃商」,依據翁佳音的考證應為漳州紹安人黃明佐,為來往於馬尼拉的大商人[11]:107。1604年,韋麻郎[11]:107
  4. ^ 翁佳音〈「荷蘭時代臺灣史」中的澎湖〉一文中表示:澎湖境內有許多民間訛傳荷蘭人蓋城的傳說,鎮海、吉貝、馬公市紅木埕皆有紅夷蓋城的傳聞,但實際上荷蘭僅在風櫃尾蓋城,其他城砦(或砲台)等防禦工事,皆為明朝軍隊所蓋。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劉寧顏(總纂)、王世慶. 《重修臺灣省通志》卷七·政治志(建置沿革篇). 臺灣省文獻委員會. 1991-06-30. 
  2. ^ 何孟興. 《海中孤軍:明代澎湖兵防研究論文集》. 澎湖縣: 澎湖縣文化局. 2012. ISBN 9789860334593 (中文(臺灣)). 
  3. ^ 莊凱証. 〈馬公風櫃尾荷蘭城堡〉. 臺灣大百科全書. 2009-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1) (中文(臺灣)).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湯錦台. 《大航海時代的台灣》. "Taiwan in the age of exploration" (台北市: 如果). 2011. ISBN 9789866702792 (中文(臺灣)). 
  5. ^ 5.0 5.1 上田信. 《海與帝國:明清時代》. 由葉韋利翻译. 台灣商務. 2017. ISBN 9789570530773 (中文(臺灣)). 
  6. ^ 高良, 倉吉. 《琉球的時代:偉大歷史的圖像》. 《琉球の時代──大いなる歴史像を求めて》. 由蘆荻翻译 (台北市: 聯經). 2018: 60–62 [1980]. ISBN 9789570851021 (中文(臺灣)). 
  7. ^ Hansen, Valerie. 《絲路新史:一個已經逝去但曾經兼容並蓄的世界》 "The Silk Road: A New History". 李志鴻、黃庭碩、吳國聖(翻譯);許雅惠(審定). 台北市: 麥田. 2015: 37–76. ISBN 9789863442554 (中文(臺灣)). 
  8. ^ 羽田正. 《從海洋看歷史》. 由張雅婷翻译. 新北市: 廣場. 2017. ISBN 9789869408844 (中文(臺灣)). 
  9. ^ 9.00 9.01 9.02 9.03 9.04 9.05 9.06 9.07 9.08 9.09 9.10 9.11 9.12 9.13 9.14 高凱俊. 《臺灣城殘蹟》.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2014-02. ISBN 978-986-04-0220-9. 
  10. ^ 10.0 10.1 10.2 . 由林偉盛翻译. 〈雷理生司令官日記(1622)〉. 《臺灣文獻》 (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2003-09, 第54卷 (第3期): 頁139─188. 
  11. ^ 11.0 11.1 11.2 林逸帆. 〈從明末荷蘭俘虜交涉看中荷關係〉 (PDF). 《史耘》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 2010-06, (第14期): 頁103─123 [2019-07-1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0-01). 
  12. ^ 駱芬美. 被誤解的臺灣史: 1553~1860之史實未必是事實. 時報文化. 22 February 2013: 47 [2021-06-30]. ISBN 978-957-13-5728-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08). 
  13. ^ 13.0 13.1 臺灣史料集成編委會. 《明清臺灣檔案彙編.第壹輯.第一冊.明嘉靖至明崇禎年間》. 台北市: 遠流. 2004年. ISBN 9573251418 (中文(臺灣)). 
  14. ^ 14.0 14.1 The Cruize of the Netherland's ship "Groningen". The China magazine. 由George Philipps, H. M. consular service翻译. 1868: 100 [2021-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9). 
  15. ^ Rev. William Campbell. Formosa Under the Dutch: Described from Contemporary Records with Explanatory Notes and a Bibliography of the Island. Taylor & Francis. 2019-10-16: 33–34 [2021-06-30]. ISBN 978-0-429-83845-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30).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Ripon, Élie. Voyages et aventures aux Grandes Indes (1617-1627) [《利邦上尉東印度航海歷險記:一位傭兵的日誌(1617-1627)》]. 翻譯:賴慧芸、校注:包樂史(Leonard Blusse)、鄭維中、蔡香玉. 臺北市: 遠流. 2012年 [1997年]. ISBN 9789573269717 (中文(臺灣)). 
  17. ^ 鄭, 維中. 《海上傭兵:十七世紀東亞海域的戰爭、貿易與海上劫掠》 "War, Trade and Piracy in the China Seas 1622-1683". 蔡耀緯(翻譯). 新北市: 衛城. 2021 [2013]. ISBN 9789869938167 (中文(臺灣)). 
  18. ^ 翁, 佳音. 〈「荷蘭時代臺灣史」中的澎湖〉. 《澎湖研究-第一屆學術研討會論文輯》. 2002: 422 (中文(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