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澎湖天后宮

臺灣最古老的廟宇,主祀天上聖母

坐标23°33′53″N 119°33′50″E / 23.564832°N 119.563924°E / 23.564832; 119.563924

澎湖天后宮,位於台灣澎湖縣馬公市闔澎公廟之一,主祀天上聖母媽祖台灣歷史最悠久的廟宇。天后宮確切創建年代眾說紛紜,隨著「沈有容諭退紅毛番韋麻郎等」石碑出土,確定於大明萬曆卅二年(1604年)即已立廟。[1]:48-53天后宮早無定稱,稱娘娘宮天妃宮、娘媽宮、媽祖宮媽宮等稱呼在所多有。清朝領有台灣後,施琅宣稱克台戰役多賴天妃顯靈襄助,奏請康熙皇帝加封,晉天妃為天后,故今稱「天后宮」。[2]:8-13

澎湖天后宮
澎湖天后宮山門與廟埕
澎湖天后宮山門與廟埕
漢語拼音 tiān hòu gōng
台羅拼音 má tsóo king
基本資訊
所在地  中華民國臺灣
澎湖縣馬公市長安里正義街1號
創建年份 不明
大明萬曆32年(1604年)之前
開基者 不明
廟格 闔澎公廟
本殿構造 五開間三進落
等級 國定古蹟
主神 天上聖母
例祭 農曆正月元宵、七月普渡
相关人物 沈有容韋麻郎施琅藍木黃良、陳玉峰
澎湖天后宮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臺灣)文化資產
登錄名稱 澎湖天后宮
其他名稱 媽祖宮、娘媽宮、天妃宮
登錄等級 國定第一級古蹟
登錄類別 祠廟
登錄公告日期 1983年12月28日
開放時間 07:00 --17:00
材質 紅磚、土黃色花崗岩、泉州白石與黑色石階
參觀費用 免費參觀
所有權者 開台澎湖天后宮管理委員會

目录

沿革编辑

明朝及明鄭時期编辑

澎湖天后宮在文獻可考的最早年代是1604年(萬曆三十二年)。該年荷蘭東印度公司司令官韋麻郎(Wybrand van Warwijck)率兩艘船抵達澎湖,並派員往福建請求貿易。福建當局立即嚴禁人民出海接濟,並派都司沈有容率兵船五十艘前往澎湖,要求荷蘭人撤退。韋麻郎見求通商無望,又缺乏補給,於是在當年底離開澎湖。董應舉天啟年間寫給福建巡撫南居益的信中提到此事:「彭湖港形如葫蘆,上有天妃宮,此沈將軍有容折韋麻郎處也。」[3]由此可知當時澎湖已有天妃宮,且是沈有容與韋麻郎談判之處。

1622年,荷蘭東印度公司任命科內利斯·雷爾生(Cornelis Reyersen)為司令,攻克葡萄牙據守的澳門失利後,轉往澎湖建立貿易據點,並在風櫃尾蛇頭山頂興建城堡作為基地。1624年(天啟四年),福建巡撫南居益下令驅逐荷軍,乃派水師圍堵荷軍於風櫃城,即「風櫃圍城戰」,雷爾生堅守七個月後,終於同意撤離澎湖,轉往台灣本島發展,也開啟了台灣的荷領時期[4]在此期間荷蘭人繪有一幅澎湖港口圖,在今天后宮位置畫有「中國寺廟」,即媽祖宮。[5]

1663年,東印度公司在前一年被鄭成功擊敗,因而失去在台灣的領地後,隨即任命巴爾薩澤·博特(Balthasar Bort)率艦隊企圖將之奪回。博特曾與清軍聯盟,在中國沿海與鄭軍交戰獲勝,但後來未獲清廷支援攻台。博特失望憤慨之餘,在1664年1月3日攻擊澎湖島上的鄭軍,並在1月10日放火燒毀寺院及附近的房舍。據此,澎湖媽祖宮曾在1664年被毀。博特在其航海記中亦附有澎湖港圖,其中的寺院也在今天后宮的位置上。[6]

清領時期编辑

1683年(康熙22年)福建水師提督施琅率軍攻台,在澎湖擊敗由劉國軒率領的明鄭海軍主力,明鄭隨後便即投降。施琅將勝利歸因於媽祖庇佑,並奏請康熙皇帝敕封其為「護國庇民妙靈昭應仁慈天后」。清廷在1684年(康熙23年)准奏,並且派禮部雅虎專程來澎湖致祭,將媽祖封為天后,並改「天妃宮」為「天后宮」。[7]

1885年(光緒11年),法軍孤拔率艦入侵澎湖,澎湖之役爆發,戰後天后宮廟身傾圯,翌年重啟修建。1895年(光緒21年),乙未戰爭澎湖之役爆發,日軍進攻澎湖,因戰事波及,天后宮再度損毀。<rˇef name=":1" />

日治時期编辑

臺廈郊諸紳見天后宮殘破,終於於1919年(大正八年)間決議鳩資修建,並從福建延攬大批匠師;臺澎第一古碑「沈有容諭退紅毛番韋麻郎等」便是在此次整修過程中被挖掘出土,此碑一出,便奠定澎湖天后宮為台澎第一古廟的歷史地位。[8][2]:8-13

此次大正年間的修建影響天后宮深遠,除了增建後殿「清風閣」,後成當地文人聚會之所之外[9],當時修建的格局與建築樣貌,更沿用至今。[8][1]:184

中華民國编辑

1983年(民國72年)12月28日,政府公告澎湖天后宮為「國定第一級古蹟」,並留下修建紀錄。[9][2]:82011年(民國100年)再啟修建,2014年(民國103年)竣工。[9]

奉祀编辑

 
金面媽祖像

媽祖、千里眼、順風耳编辑

正殿供奉居中為大媽,二媽、三媽分祀左右,千里眼、順風耳同時也奉於神龕之中。與大多台灣的媽祖像相同,澎湖媽祖像共同有身穿蟒袍,採坐像,雙目下視、神形和藹等特徵,不過不同於台灣媽祖像多是黑面,澎湖媽祖像為金面身,有人主張金面媽祖像係由官方祭祀之故。[1]:84[2]:8-13

註生娘娘编辑

本地人多稱「註生媽」,位於正殿左側育麟宮中。在民間信仰中,除了管理生兒育女,也辦理安胎、生產和保護幼兒的職責。另外殿中也供奉「十二婆姐」,又稱「十二延女」,祂們姿態各異、各有其名,據聞是按十二生肖所搭配的褓母,也有人認為祂們又主管「六好六壞」,即子孫賢肖與否,悉由陰德厚薄而定。[1]:84

送子觀音编辑

觀世音菩薩雖是佛教神祇,但民間信仰佛道混雜的情況由來已久,天后宮也援引觀音作為陪祀神。送子觀音乃民間婦女所鍾愛的觀音形象之一,由於性質與註生娘娘相類,所以同被供奉在育麟宮中。[1]:84

至聖先師编辑

位於清風閣正廳。至聖先師即孔子,每逢考季也會有不少考生來此祈求考運昌隆。[1]:84與積慶公夫婦的神牌擺放在同一處。[a][1]:84

積慶公夫婦编辑

位於清風閣正廳。積慶公林愿、夫人王氏為媽祖林默娘於凡間的父母,神位乃嘉慶年間冊封,因神格所限,僅能立神牌,不得立神像。[b][1]:84

天津媽祖像编辑

位於清風閣東廳。來自天津元鎮殿的軟身媽祖像,約莫有400年的歷史,約莫文化大革命時期之後輾轉來到澎湖。[c][2]:8-13

虎爺编辑

正殿神桌西側擺放一尊虎爺的身影,為木雕擬人手法而成。[1]:84

建築歷史编辑

 
日治時期所攝的澎湖天后宮

歷代整修紀錄编辑

公元 紀年 干支
1750 乾隆15年 庚午 有修建紀錄。[8]
1792 乾隆57年 壬子
1818 嘉慶23年 戊寅
1845 道光25年 乙巳
1885 光緒11年 乙酉 清法戰爭遭兵燹之災,翌年重新修建。[8]
1895 光緒21年

明治28年

乙未 乙未戰爭遭兵燹之災,宮牆傾毀。[8]
1919 大正8年 己未 臺廈郊諸紳鳩資修建,從福建延攬大批匠師,增建清風閣。[9]

在整修過程中,挖掘出臺澎第一古碑「沈有容諭退紅毛番韋麻郎等」。[8]

1923 大正12年 癸亥 天后宮改建大抵完成,奠定今日澎湖天后宮建築規制。[8]

同時開啟一波澎湖宮廟整建的風潮,包括媽宮城隍廟東甲北極殿等,不少泉州、東山島或潮州匠師此後定居澎湖發展。[10]

1983 民國72年 癸亥 修建紀錄[9]
2011 民國100年 辛卯 重啟修建[11]
2014 民國103年 甲午 修建完畢[11]

大正大修建编辑

大正大修建大木匠師[d]一職係由藍木擔綱。[1]:184澎湖天后宮籌備修建的期間,台廈郊諸紳曾請示北甲北辰宮的朱府王爺,朱王府乩童乃指示由藍木擔綱大木匠師;而在此之前,藍木主持宮廟修建工程的經驗僅有一北甲北辰宮。[12]藍木受命主持天后宮工程時年僅四十,宮方顧慮他年紀尚輕,又委請莊榮司匠師與藍木合作。[13][14]藍氏原籍廣東潮州大埔[14],澎湖天后宮由是與以閩南風格為主的台灣本島寺廟有所不同,具備獨樹一幟的潮州風格,如排樓看架上的彎枋向前傾斜,吊筒部分雕花大而吊柱細小、好用方柱型制等特色,相同的風格亦見於馬公東甲北極殿[15][9]

參與匠師编辑

參與澎湖天后宮大正年間修建工程的匠師名單[1]:184-196
匠師 籍貫 助手 項目 職責 可見於
藍木 廣東潮州 藍合、陳六甲、洪佐 大木 建築骨幹、規制與格局的設計與施工 三川殿、護龍、正殿等簷樑
莊榮司 不詳
莊銅 文澳(澎湖) 不詳 土水

(泥水)

夯填臺基、鋪面、覆瓦與砌牆等 三川殿臺階鋪排

山牆、廟內地坪

不詳 講美、西嶼

(澎湖)

石雕 天后宮多使用烏石、白石和隴石,

進行細部雕琢

三川殿:門鼓、門廂

正殿:柱珠、八角梭柱

護龍:螭虎窗

蘇水欽[16] 福建東山島 不詳 鑿花 雖屬裝修工程,但工藝難度並不亞於大木匠師

建築中木雕工藝被稱為鑿花,又被稱作「小木作」

屋架上的構件:斗座、瓜筒、垂花鏤雕

正殿屏門、神龕等

黃良 福建泉州 黃玉瑤
朱錫甘 福建東山島 朱欽、黃文華 彩繪 建築中的彩與繪不可一概而論

「彩」指塗色,替木質外部漆上保護層

「繪」才是指繪畫,包含書法題字等裝修效果

三川殿、正殿通樑彩繪

育麟宮、節孝祠的屏堵彩繪

彩繪主題多取自民間演義和故事

陳玉峰 臺南 不詳

大正年間因應澎湖天后宮大修建,天后宮董事會從福建延攬一批宮廟匠師參與整建工程,連帶帶動起澎湖一波古廟整修風潮,如東甲北極殿(昭和2年,1927)、澎湖觀音亭(昭和2年,1927)、臺廈郊水仙宮(昭和4年,1929)、媽宮城隍廟(昭和8年,1933)等等,不少匠師因此落籍澎湖發展。[17]

  • 落籍澎湖的匠師:藍木(潮州)、黃良(泉州)、黃文華(漳州東山島-銅山派)[17][18]
  • 鑿花匠師黃良廣收澎湖子弟為門徒,其門生後來皆成為一代宗師,如黃玉瑤蔡攑,再傳弟子蔡嘉生[18]
  • 彩繪匠師黃文華長子黃友謙亦是全臺知名的宮廟彩繪大師,尤以「門神」繪製最為精湛知名 [19];2013年,時年81歲的黃友謙被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列為台灣人間國寶。[20]

建築結構编辑

 
格局:五開三進

現今澎湖天后宮建築結構型制乃藍木設計,廟身坐北朝南,面向港口,廟順坡而建,面水背山。建築佈局為三殿式五開間,即「三川殿」、「正殿」以及「清風閣」(後殿)。前殿至後殿順地勢升高,廟埕與三川殿交接處設有多角形的石階,香客需循階而上進入廟中。[1]:184、208-235

「三川殿」為三開間建築,左右兩側與護龍相銜,符合澎湖地區因多風而影響的建築特色。俗諺:「入廟看前門,入厝看菜園。」三川殿為廟宇前殿,象徵廟宇門面,整座廟宇裝飾最講究、最華麗的部份往往都集中於此。[1]:208-235

「正殿」奉祀金面媽祖,左右護龍分別奉祀註生娘娘以及供奉當地節孝烈婦的節孝祠[1]:208-235

後殿「清風閣」又稱「公善樓」;一樓東側供奉天津媽祖,西側擺置台澎第一古碑:「沈有容諭退紅毛番韋麻郎等」,二樓供奉「太歲星君」。[1]:208-235[2]:8-13

建築裝飾编辑

屋脊裝飾编辑

三川殿屋頂中脊上為「龍馬負圖」,脊堵處為「轅門斬子」(北宋年間楊延昭楊宗保的典故);垂脊、歸帶末緣尚有精湛的泥塑、剪黏作品,排仔頭人偶各持旗、球、戟、磬,則是取「祈求吉慶」的諧音。[1]:208-235

門楣方柱编辑

廟宇山門兩側的方柱的柱珠以及石鼓,柱珠細觀有「四藝:琴、棋、書、畫」的石雕紋路。由於建築多為木造,為避祝融之災,水的意象常常表現在剪粘交陶和木雕等作品上,蘊含以水剋火的寓意,如兩根大楣間隙有「八仙過海」、居中為「南極仙翁」的木雕題材。[1]:208-235

交趾陶编辑

東西兩側水車堵各有「關雲長水淹七軍」和「法海水淹金山寺」的交趾陶,亦是水的意象。[1]:208-235

匾額文物编辑

 
與天同功匾(1923年仿製)

天后宮匾額以「與天同功匾」最負盛名,相傳公元1881至1886年間,康熙皇帝為表彰媽祖顯靈之功勳,御賜九龍紋底之匾額。今所見之「與天同功」匾乃1923年(大正十二年)大整修期間仿製,匾額紋底則為十三龍紋。原匾流向眾說紛紜,有一說便主張係清法戰爭期間,廟中文物被法軍掠奪或變賣[21],或被駐守媽宮澳的台州勇或粵勇搶走[22]

除此之外,內藏匾額落款年份諸多皆為大正癸亥年(1923年),如「功化之極匾」[23]、「孝慈則忠匾」[24]、「保彼東方匾」[25]、「德侔天地匾」[26]等。

木雕编辑

參與細部裝飾的匠師有黃良、蘇水欽,彩繪匠師陳玉峰朱錫甘與潘科,都是當時台灣的一流匠師。天后宮的木雕反應近代台灣寺廟雕刻的精緻和寫實路線,多用木以利細節表現。木匠受到嶺南畫派影響,使用內枝外葉手法做出凹凸的層次。正殿入口六扇屏門有花鳥四季各異的木雕品,分別是「秋深百舌弄蜻蜓」、「雪中小萼見英雄」,此二幅為泉州匠師黃良作品;「楒下三燕迎春風」、「鳳凰富貴長春圖」,署名為啟明(推測為人稱「水林師」朱錫甘別名),「雪落蒼松鶴步遲」與「花中君子喜鴛鴦」則沒有雕師署名的印記。[27]

彩畫编辑

前殿彩畫由台南畫師陳玉峰負責,展現和廣東畫師不同的風格。其中前殿後步口的木柱上有錦紋畫,以繪畫模仿錦布包住柱子的裝飾,在台灣十分少見,具有珍貴價值。[28]

正殿神龕左右兩側,有四幅東山島匠師朱錫甘[29]擂金畫。擂金畫又稱「掃金」或「泥金」,即以乾毛筆沾金箔粉描繪的方式,畫在尚未完全乾燥的黑漆之上,藉由金粉的疏密表現濃淡,由於施作難度高,擂金畫作品在臺灣本島也不多見。[28][2]:8-13

相關圖像编辑

 
《第二、三次荷蘭東印度公司使節出使大清帝國記》中的媽祖以及千里眼、順風耳的插圖

在1670年出版,荷蘭地理學en:Olfert Dapper所著的《第二、三次荷蘭東印度公司使節出使大清帝國記》一書的插圖中,將媽祖形象畫的非常巨大,左右二旁站了千里眼、順風耳[30]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 見附圖「至聖先師與積慶公夫婦牌」。
  2. ^ 此一部分由澎湖天后宮委員莊富發先生口述。[2017/05/07]
  3. ^ 此一部分由澎湖天后宮委員莊富發先生口述。[2017/05/07]
  4. ^ 「大木匠師」在傳統木造建築中,此一匠師負責建屋結構柱、樑、枋和斗栱的設計兼施工,與石匠師一樣皆具有決定房屋規模的權力。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澎湖采風文化學會(編撰). 《開臺澎湖天后宮志》. 澎湖縣: 開臺澎湖天后宮管理委員會. 2006. ISBN 9789868272309.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陳, 英俊; 高, 啟進; 林, 文鎮; 郭, 金龍. 《2010澎湖縣文化資產手冊》. 澎湖縣: 澎湖縣政府文化局. 2000. ISBN 9789860262797 (中文(台灣)‎). 
  3. ^ 按:原文即做「彭湖」,並非錯字。明‧董應舉,《崇相集選錄》,1967台灣文獻叢刊本,頁36。
  4. ^ 駱, 芬美. 《被誤解的臺灣史:1553-1860之史實未必是事實》. 台北市: 時報. 2013: 41–50. ISBN 9789571357287. 
  5. ^ 曹永和,2000,〈澎湖之紅毛城與天啟明城〉,《臺灣早期歷史研究續集》,頁162。台北市:聯經。
  6. ^ 村上直次郎著,許賢瑤譯,2001,〈澎湖島上的荷蘭人〉,《荷蘭時代台灣史論文集》,頁14。宜蘭縣宜蘭市:佛光人文社會學院。
  7. ^ 李乾朗,1999,《澎湖天后宮》,頁13。台北市:雄獅圖書
  8. ^ 8.0 8.1 8.2 8.3 8.4 8.5 8.6 陳仕賢,2006年,《台灣的媽祖廟》,遠足文化。ISBN 986-7630-7-2-6
  9. ^ 9.0 9.1 9.2 9.3 9.4 9.5 澎湖天后宮. 臺灣宗教百景. [2019-04-12] (中文(台灣)‎). 
  10. ^ 林文鎮、鄭昭民編著,2004,《澎湖第一街「中央里街內」生活文化採集》,澎湖縣馬公市:澎湖縣政府。ISBN 957-0190-7-8-7
  11. ^ 11.0 11.1 澎湖天后宮.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 
  12. ^ 許, 雪姬. 《續修澎湖縣志.卷14.人物志》. 澎湖縣: 澎湖縣政府. 2005: 125–126. ISBN 986001521X (中文(台灣)‎). 
  13. ^ 李, 乾朗. 《台灣古建築圖解事典》. 台北市: 遠流. 2003: 158. ISBN 957324957X. 
  14. ^ 14.0 14.1 Penghu.Info|藍木. [2018/3/20]. 
  15. ^ 李, 乾朗. 《台灣古建築圖解事典》. 台北市: 遠流. 2003: 158、162. ISBN 957324957X. 
  16. ^ 李, 乾朗. 《台灣古建築圖解事典》. 台北市: 遠流. 2006: 163. ISBN 957324957X. 
  17. ^ 17.0 17.1 許, 雪姬. 《續修澎湖縣志.卷十四.人物志》. 澎湖縣: 澎湖縣政府. 2005. 
  18. ^ 18.0 18.1 楊, 麗祝. 《續修澎湖縣志(卷十三)文化志》. 澎湖縣: 澎湖縣政府. 2005. 
  19. ^ 王, 文良. 《絢麗雅致:傳統彩繪技術保存者-黃友謙的彩繪人生》.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 2015. ISBN 9789860457773. 
  20. ^ 邱祖胤. 黃友謙列人間國寶 畫遍澎湖廟宇. 中國時報. 2013-06-11 [2018-04-17]. 
  21. ^ 臺灣國定古蹟編纂研究小組. Penghu.Info|與天同功匾. [2018/03/20]. 
  22. ^ 林, 豪. 《澎湖廳志.舊事》. 成文. 1983: 363–365. 
  23. ^ 功化之極匾. 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2019-04-07] (中文(台灣)‎). 
  24. ^ 孝慈則忠匾. 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2019-04-07] (中文(台灣)‎). 
  25. ^ 保彼東方匾. 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2019-04-07] (中文(台灣)‎). 
  26. ^ 德侔天地匾. 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2019-04-07] (中文(台灣)‎). 
  27. ^ 王文良. 〈朱錫甘(水林師)-澎湖宮廟裝飾藝術的大師〉. 《澎湖研究第十屆學術研討會.論文輯》. 2011: 83-84. 
  28. ^ 28.0 28.1 李乾朗,1999,《澎湖天后宮》,頁41-63。台北市:雄獅圖書。
  29. ^ 李奕興. 澎湖馬公天后宮的朱錫甘是東山島人. 2011-07-11 [2018-04-18] (中文(繁體)‎). 
  30. ^ 原書名為「Gedenkwaerdig Bedryf der Nederlandsche Oost-Indische Maetschappye, op de Kuste en het Keizerrijk van Taising of Sina」斯土斯民-臺灣的故事:西方人描繪的澎湖娘媽宮. 斯土斯民展品列表 - 斯土斯民-臺灣的故事.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