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参议院

澳大利亞國會上議院

澳大利亚参议院(英語:Australian Senate)是澳大利亚國會的两院之一。参议院也被称作上議院,同时,众议院被称为下議院。参议院成员被称为参议员(Senator)。

澳洲參議院
Australian Senate
第47屆澳洲國會
种类
种类
领导
蘇·萊恩斯英语Sue Lines澳大利亚工党
自2022年7月26日
黄英贤工黨
自2022年6月1日
琪緹·加拉格工黨
自2022年6月1日
西蒙·伯明翰自由黨
自2022年6月5日
安妮·魯斯頓英语Anne Ruston自由黨
自2022年6月5日
结构
议员76
2022 Election Australian Senate - Composition of Members.svg
政党
執政黨 (26)
  澳洲工黨 (26)
官方反對黨英语Opposition (Australia) (32)
自由-國家聯盟
  澳大利亚自由党 (26) [a]
  澳大利亚国家党 (6) [b]
中立議員 (18)
  澳大利亚绿党 (12)
  一國黨 (2)
  杰奎蘭比網絡英语Jacqui Lambie Network (2)
  聯合澳洲黨 (2)
  獨立人士 (1)
选举
可轉移單票制
上届选举
2022年5月21日
下届选举
2025年5月
会议地点
Australian Senate - Parliament of Australia.jpg
澳大利亚首都領地坎培拉
國會大廈
參議院會議廳
网址
澳洲參議院官方網站
參議院入口

与其他西敏制议会系统不同,澳大利亚参议院拥有较大的权力,包括:有全權阻止众议院立法的通过、參議員會兼任重要內閣部長(例如,現任外長黃英賢)等。显然澳大利亚的两院制混合了英美两种制度的特征,但接近于美國參議院。類似於日本參議院般,參議院具有固定的六年任期,定期改選一半議席,不能如眾議院般輕易提前改選,但與日本一樣是眾議院優越制,總理只需得到眾議院多數議員的信任。

参议院的组成形式和权力写入了《澳洲憲法》第一章第二部分。参议院一共有76名议员:不考虑人口,每个州各选举产生12名参议员;两个自治领地(首都领地北领地)各选出2名参议员。参议员是由可轉移單票制选出,但因改選的議席較少,因此操作上接近於比例代表制。因此,不論保守派聯盟工黨40多年來一直難以單獨控制參議院,故其他小黨派或無黨籍的中立議員經常扮演關鍵角色,特別是在預算案的問題上。

尽管宪法里没有特别要求,但政府通常会把两院的选举安排在同一时间,不過,自從1998年大選提前舉行後,年底選舉新改選的參議員要等到來年7月1日才正式上任,直至2016年雙重解散為止。而為了確保各州具制衡聯邦議會的權利,憲法又闡明參議院的選舉是由各州自行決定日期。於是澳洲總督會同聯邦行政會議簽發北領地澳大利亞首都特區參議員選舉令狀時,一般會一併邀請各州總督各自會同州行政會議簽發令狀,使全國參議員選舉能夠同日進行。而當議席在任期中途出缺時,相關州議會負責選出與前任黨籍相同的繼任人,以完成餘下任期。但若州議會休會,任命參議員的權力則落在州總督(實際上提名權仍各州執政黨派)。

除非参议院在双重解散中被提前解散(同時解散參眾兩院全部議席),通常参议员的任期为固定的六年,而双重解散后选出的其中一部分参议员的任期只有三年。最近一次參議員选举為2022年大選,與新一屆众议院組成自联邦成立以来的第47屆澳洲國會英语Chronology of Australian federal parliaments。76位于2016年7月2日选举产生的任期为6年的参议员。

異於眾議員以人口劃分議席的產生方式,參議員的選出方式導致他們代表的國民數目差別極大:如塔斯馬尼亞參議員平均祇代表約4萬人,但新南威爾士的卻平均代表了約60萬人。雖然這樣的議席分配會造成不公平的情況,但這保障了少人口州分的利益;而名單制亦令小型政黨更容易進入參議院,彌補了眾議院選區單議席制小黨缺乏聲音的缺點。

2022年澳洲聯邦大選後,執政黨工黨擁有26個席位,而官方反對黨英语Opposition (Australia)自由-國家聯盟擁有32個席位。現時有18名中立議員,包括绿党12席,一國黨2席、杰奎蘭比網絡英语Jacqui Lambie Network2席、聯合澳洲黨1席及1名無黨籍參議員。由於參議院過半數為39個議席,工黨政府需要至少13名反對黨議員或中立議員支持才能顺利通过立法。


党派组成编辑

历史编辑

如下图所示,参议院涵盖了来自多个不同党派的代表。其中有的党派在众议院也拥有席位。[1]

年份 总席位 工党 联盟 民主党 绿党 其他
1901–1903 36 8 28 (11 Prot, 17 FT)
1903–1906 36 14 22 (Trenwith英语William Trenwith, 8 Prot, 12 FT, 1 RTP)
1906–1910 36 15 21 (Trenwith, 6 Prot, 14 AS)
1910–1913 36 22 14 (Lib英语Commonwealth Liberal Party)
1913–1914 36 29 7 (Lib)
1914–1917 36 31 5 (Lib)
1917–1920 36 12 24 (Nat)
1920–1923 36 1 35 (Nat)
1923–1926 36 12 24
1926–1929 36 8 28
1929–1932 36 7 29
1932–1935 36 10 26
1935–1938 36 3 33
1938–1941 36 16 20
1941–1944 36 17 19
1944–1947 36 22 14
1947–1950 36 33 3
1950–1951 60 34 26
1951–1956 60 28 32
1953–1956 60 29 31
1956–1959 60 28 30 2 (DLP)
1959–1962 60 26 32 2 (DLP)
1962–1965 60 28 30 2 (Turnbull英语Reg Turnbull, 1 DLP)
1965–1968 60 27 30 3 (Turnbull, 2 DLP)
1968–1971 60 27 28 5 (Turnbull, 5 DLP)
1971–1974 60 26 26 8 (Townley英语Michael Townley (Australian politician), Negus, Turnbull, 5 DLP)
1974–1975 60 29 29 2 (Townley英语Michael Townley (Australian politician), 1 LM)
1975–1978 64 27 35 2 (哈拉丁, 1 LM)
1978–1981 64 26 35 2 1 (哈拉丁)
1981–1983 64 27 31 5 1 (哈拉丁)
1983–1985 64 30 28 5 1 (哈拉丁)
1985–1987 76 34 33 7 2 (哈拉丁, 1 核裁军党英语Nuclear Disarmament Party)
1987–1990 76 32 34 7 3 (哈拉丁, Vallentine英语Jo Vallentine, 1 NDP)
1990–1993 76 32 34 8 1 1 (哈拉丁)
1993–1996 76 30 36 7 2 1 (哈拉丁)
1996–1999 76 28 37 7 2 2 (哈拉丁, Colston英语Mal Colston )
1999–2002 76 29 35 9 1 2 (哈拉丁, 1 一族党)
2002–2005 76 29 35 8 2 2 (哈拉丁, 1 一族党)
2005–2008 76 28 39 4 4 1 (家庭第一党英语Family First Party)
2008–2011 76 32 37 5 2 (尼克·瑟諾芬, 1 家庭第一党)
2011–2014 76 31 34 9 2 (Xenophon, 1 DLP)
2014 76 25 33 10 8 (3 PUP, 1 AMEP, Xenophon, 1 澳大利亚自由民主党英语Liberal Democratic Party (Australia), 1 家庭第一党, 1 DLP)
2014–2015 76 25 33 10 8 (2 PUP, Lambie, 1 AMEP, Xenophon, 1 澳大利亚自由民主党英语Liberal Democratic Party (Australia), 1 Family First, Madigan)
2015–2017 76 25 33 10 8 (1 PUP, Lazarus, Lambie, 1 AMEP, Xenophon, 1 澳大利亚自由民主党英语Liberal Democratic Party (Australia), 1 家庭第一党, Madigan)

注釋编辑

  1. ^ 三位昆士蘭自由國家黨議員坐在自由黨黨圑裏
  2. ^ 兩位 昆士蘭自由國家黨和一位乡村自由党議員坐在國家黨黨圑裏

参考文献编辑

  1. ^ 这张表按照如下方式进行了简化:

For File:2022 Election Australian Senate - Composition of Members.svg: CC-BY-SA 4.0, License issued by TheTimMan.

深入阅读编辑

  • Stanley Bach, Platypus and Parliament: The Australian Senate in Theory and Practice, Department of the Senate, 2003.
  • Harry Evans, Odgers' Australian Senate Practice, A detailed reference work on all aspects of the Senate's powers, procedures and practices.
  • John Halligan, Robin Miller and John Power, Parliament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Institutional Reform and Emerging Roles, Melbourne University Publishing, 2007.
  • Wilfried Swenden, Federalism and Second Chambers: Regional Representation in Parliamentary Federations: the Australian Senate and German Bundesrat Compared, P.I.E. Peter Lang, 2004.
  • John Uhr, The Senate and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 Public policy justifications of minority representation, Working Paper no. 69, Graduate Program in Public Policy,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1999.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