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澳大利亚参议院

澳大利亚国会上议院
(重定向自澳洲參議院

澳大利亚参议院(英語:The Australian Senate)是澳大利亚议会的两院之一。参议院也被称作上院,同时,众议院被称为下院。参议会议员被称为Senator,而众议院议员被称为MP(Member of Parliament)。

澳大利亚参议院
第46届澳大利亚议会
种类
种类
领导
副议长
Anne Ruston(自由党
自2019年5月26日
Katy Gallagher(工党
自2019年6月2日
结构
议员 76
Australian Senate composition (46th Parliament).svg
政党
执政党 (35)
联盟 (35)
  自由党 (30) [a]
  国家党 (5) [b]
反对党 (26)
  澳大利亚工党 (26)
中立 (15)
  绿党 (9)
  中間聯盟 (2)
  賈姬·蘭比網絡 (1)
  保琳·漢森的一個民族 (2)
  獨立 (1)
选举
可转移单票制
上届选举
2019年5月18日
下届选举
2022年中(暂定)
会议地点
Australian Senate - Parliament of Australia.jpg
澳大利亚首都领地堪培拉国会大厦参议院议事厅
网址
澳大利亚众议院
参议院入口

参议院的组成形式和权力写入了澳大利亚联邦宪法第一章第二部分。参议院一共有76名议员:不考虑人口,每个州各选举产生12名参议员;两个自治领地(首都领地北领地)各选出2名参议员。参议员是由可转移单票制选出,但因改選的議席較少,因此操作上接近於比例代表制。因此,不論保守派聯盟及工黨40多年來一直難以單獨控制參議院,故其他黨派的「中立」議員經常扮演關鍵角色,特別是在預算案的問題上。

尽管宪法里没有特别要求,但政府通常会把两院的选举安排在同一时间,不過,自從1998年大選提前舉行後,年底選舉新改選的參議員要等到來年7月1日才正式上任,直至2016年。

与其他西敏制议会系统不同,澳大利亚参议院拥有较大的权力,包括阻止众议院立法的通过等。且參議員會兼任內閣部長。显然澳大利亚的两院制混合了英美两种制度的特征,但接近于美國參議院。類似於日本參議院般,參議院具有固定的六年任期,不能如眾議會般輕易提前改選。

除非参议院在双重解散中被提前解散(同時解散參眾兩院全部議席),通常参议员的任期为固定的六年,而双重解散后选出的其中一部分参议员的任期只有三年。本届议会由2016年大选选举产生,是自联邦成立以来的第44届联邦议会。76位于2016年7月2日选举产生的任期为6年的参议员。

異於眾議員以人口劃分議席的產生方式,參議員的選出方式導致他們代表的國民數目差別極大:如塔斯馬尼亞參議員平均祇代表約4萬人,但新南威爾士的卻平均代表了近60萬人。雖然這樣的議席分配會造成不公平的情況,但這保障了少人口州分的利益;而名單制亦令小型政黨更容易進入參議院,彌補了眾議院選區單議席制的盲點。

2016年澳大利亚联邦大选中,自由国家党保守派联盟拥有29个席次,官方反对党工党拥有26个席次。21个中立议员席位包括绿党9席,單一民族黨4席、Xenophon黨3席、保守黨1席、自由民主党一席及3名无党籍议员。联盟需要至少9名反對党议员投票才能顺利通过立法。

史上和現時参议院的组成编辑

参议院 (可转移单票制 组别决票(GV)) – 投票率 93.88% (强制投票) – 废票 2.96%[1][2]
党派 投票 % 震幅 赢得席位 总席位 变化
自由党/国家党 联盟 5,057,218 37.70 –0.59 17 33 –1
澳大利亚工党 4,038,591 30.11 –5.02 12 25 –6
澳大利亚绿党 1,159,588 8.65 –4.46 4 10 +1
帕尔默联合党 658,976 4.91 +4.91 3 (2) 3 (2) +3 (+2)
自由民主党 523,831 3.91 +2.10 1 1 +1
尼克·瑟諾芬 258,376 1.93 +1.93 1 1 0
家庭第一党英语Family First Party 149,306 1.11 –0.99 1 1 +1
民主工党 112,549 0.84 –0.22 0 1 0
澳大利亚汽车爱好者党 67,560 0.50 +0.50 1 1 +1
澳大利亚运动党 2,997 0.02 +0.02 0 (1) 0 (1) 0 (+1)
其他 1,384,027 10.32 +1.82 0 0 0
总计 13,413,019     40 76

上图显示的席位分布是最初的选举结果。然而,大多数西澳大利亚州的投票受到了一次正式计票的影响。最终计票后的结果是当选的1名帕尔默联合党议员和1名工党议员的席位被替换为运动党和绿党。这个结果被推迟宣布了。11月15日,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上诉高等法院,希望法庭宣布西澳参议员选举产生的全部6名议员(3自由党,1工党,1绿党,1运动党)无效。2014年2月28日宣布西澳大利亚州将于4月5日举行半参议院选举,最后结果为3自由党,1工党,1绿党,1帕尔默联合党。

 
参议院的组成

党派组成编辑

历史编辑

如下图所示,参议院涵盖了来自多个不同党派的代表。其中有的党派在众议院也拥有席位。[3]

年份 总席位 工党 联盟 民主党 绿党 其他
1901–1903 36 8 28 (11 Prot, 17 FT)
1903–1906 36 14 22 (Trenwith, 8 Prot, 12 FT, 1 RTP)
1906–1910 36 15 21 (Trenwith, 6 Prot, 14 AS)
1910–1913 36 22 14 (Lib)
1913–1914 36 29 7 (Lib)
1914–1917 36 31 5 (Lib)
1917–1920 36 12 24 (Nat)
1920–1923 36 1 35 (Nat)
1923–1926 36 12 24
1926–1929 36 8 28
1929–1932 36 7 29
1932–1935 36 10 26
1935–1938 36 3 33
1938–1941 36 16 20
1941–1944 36 17 19
1944–1947 36 22 14
1947–1950 36 33 3
1950–1951 60 34 26
1951–1956 60 28 32
1953–1956 60 29 31
1956–1959 60 28 30 2 (DLP)
1959–1962 60 26 32 2 (DLP)
1962–1965 60 28 30 2 (Turnbull, 1 DLP)
1965–1968 60 27 30 3 (Turnbull, 2 DLP)
1968–1971 60 27 28 5 (Turnbull, 5 DLP)
1971–1974 60 26 26 8 (Townley, Negus, Turnbull, 5 DLP)
1974–1975 60 29 29 2 (Townley, 1 LM)
1975–1978 64 27 35 2 (哈拉丁, 1 LM)
1978–1981 64 26 35 2 1 (哈拉丁)
1981–1983 64 27 31 5 1 (哈拉丁)
1983–1985 64 30 28 5 1 (哈拉丁)
1985–1987 76 34 33 7 2 (哈拉丁, 1 NDP)
1987–1990 76 32 34 7 3 (哈拉丁, Vallentine, 1 NDP)
1990–1993 76 32 34 8 1 1 (哈拉丁)
1993–1996 76 30 36 7 2 1 (哈拉丁)
1996–1999 76 28 37 7 2 2 (哈拉丁, Colston )
1999–2002 76 29 35 9 1 2 (哈拉丁, 1 一族党)
2002–2005 76 29 35 8 2 2 (哈拉丁, 1 一族党)
2005–2008 76 28 39 4 4 1 (家庭第一党英语Family First Party)
2008–2011 76 32 37 5 2 (尼克·瑟諾芬, 1 家庭第一党)
2011–2014 76 31 34 9 2 (Xenophon, 1 DLP)
2014 76 25 33 10 8 (3 PUP, 1 AMEP, Xenophon, 1 LDP, 1 家庭第一党, 1 DLP)
2014–2015 76 25 33 10 8 (2 PUP, Lambie, 1 AMEP, Xenophon, 1 LDP, 1 Family First, Madigan)
2015–2017 76 25 33 10 8 (1 PUP, Lazarus, Lambie, 1 AMEP, Xenophon, 1 LDP, 1 家庭第一党, Madigan)

注釋编辑

  1. ^ 四位昆士兰自由国民党議員坐在自由党圑裏
  2. ^ 兩位 昆士兰自由国民党和一位乡村自由党英语Country Liberal Party議員坐在国家党圑裏

参考文献编辑

  1. ^ First Preferences by Group. Virtual Tally Room: 2013 election. AEC. 2013年11月1日 [2013年11月1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0月12日). 
  2. ^ Senate Results: Summary. ABC. 2013 [2013年11月13日]. 
  3. ^ 这张表按照如下方式进行了简化:

深入阅读编辑

  • Stanley Bach, Platypus and Parliament: The Australian Senate in Theory and Practice, Department of the Senate, 2003.
  • Harry Evans, Odgers' Australian Senate Practice, A detailed reference work on all aspects of the Senate's powers, procedures and practices.
  • John Halligan, Robin Miller and John Power, Parliament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Institutional Reform and Emerging Roles, Melbourne University Publishing, 2007.
  • Wilfried Swenden, Federalism and Second Chambers: Regional Representation in Parliamentary Federations: the Australian Senate and German Bundesrat Compared, P.I.E. Peter Lang, 2004.
  • John Uhr, The Senate and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 Public policy justifications of minority representation, Working Paper no. 69, Graduate Program in Public Policy,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1999.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