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小舌擦音

濁小舌擦音是辅音的一种,在一些口语中存在,漢語普通話無此音。国际音标中表示该音的符号是ʁ;而与之等价的X-SAMPA符号是R。在歐洲語言裡面,该辅音是喉音R中的其中一种。

濁小舌擦音
ʁ
IPA編號143
編碼
HTML碼(十進制)ʁ
Unicode碼(十六進制)U+0281
X-SAMPA音標R
ASCII音標g"
IPA盲文英语IPA Braille⠔ (braille pattern dots-35)⠼ (braille pattern dots-3456)
音頻範例
小舌近音
ʁ̞

此符號有時也指小舌近音,若要嚴格標示則底下加上附加符号,寫作ʁ̞


特徵编辑

濁小舌擦音 的特點:

见于编辑

语言 词汇 国际音标 意义 注释
阿布哈兹语 цыҕ/cëğ [tsəʁ] 貂屬 参见阿布哈兹语音系
阿迪格语 тыгъэ/tëğa [təʁa] 太阳
南非语 部分标准開普省方言使用者[1] rooi [ʁoːi̯] 可能是颤音[ʀ][1]参见南非语音系
阿留申语 Atkan方言 chamĝul [tʃɑmʁul]
阿拉伯语 现代标准阿拉伯语[2] غرفة/ġurfa [ˈʁʊrfɐ] 主要记为/ɣ/,可能是软腭音、软腭后音或小舌音,取决于方言。[3]参见阿拉伯语音系
Archi гъӀабос/ġabos [ʁˤabos][4] 呱呱声
亚美尼亚语 东亚美尼亚语[5] ղեկ/łek [ʁɛk]
阿瓦尔语 тIагъур/thaġur}} [tʼaˈʁur]
巴什基尔语 туғыҙ/tuğïð [tuˈʁɤð]
巴斯克语 北巴斯克方言 urre [uʁe]
Chilcotin relkɨsh [ʁəlkɪʃ] 他走
丹麦语 标准音[6] rød [ʁ̞œ̠ð̠] 在音节首时更多是近音。[7] 在其他位置它可以是擦音(也被描述为清音[χ])或近音。[6] 也被描述为咽音[ʕ̞][8]强调某词时在词首可以是擦颤音。[9]参见丹麦语音系
荷兰语[10][11][12][13] 比利时林堡语[14][15] rad [ʁɑt] 轮子 要么是擦音要么是近音。[12][14][13][11][16]/r/的实现方式在方言间变体广泛。参见荷兰语音系
中央荷兰语[17]
东佛兰德省[15]
北部荷兰语[17]
兰斯台德[17]
南部荷兰语[17]
英语 达费德郡[18] red [ʁɛd] 不是所有人。[18] 其它威尔士英语是齿龈音。
格温内斯[18]
伦斯特省东北[19] 和其它爱尔兰英语的[ɹ ~ ɾ ~ ɻ]对应。
诺森布里亚英语[20][21] 被描述为擦音[20]和近音。[21][ʀ]颤音较罕见。[20]主要在诺森布里亚達勒姆郡北部的郊区使用且正在衰减。参见英语音系
塞拉利昂[20] 较罕见是[ʀ][20]
法语 rester [ʁɛste] 待着 参见法语音系
德语 标准德语[22] Rost [ʁɔst] 有时是擦音,更多是近音。和小舌颤音是自由变体。参见标准德语音系
莱茵河下游[22]
施瓦本高地德语[23] [ʁ̞oʃt] 近音。[23]它是/ʁ/在音节首的同位异音,[23]其他时候它是会厌近音[23]
希伯来语 书面希伯来语 עוֹרֵב [ʁoˈreβ] 大乌鸦 参见书面希伯来语
现代希伯来语 [oˈʁ̞ev] 参见现代希伯来语音系[24]
因纽特语 东部方言 marruuk [mɑʁʁuuk]
意大利语 部分使用者[25] raro [ˈʁäːʁo] 稀有 标准意大利语的齿龈颤音 [r],因为独立的正字法影响和/或区域变体使得选择性的音位实现更加广泛,特别是在博尔扎诺-上阿迪杰自治省 (和奥地利德语区接壤), Val d'Aosta (和法国毗邻)和帕尔马省的一部分,特别是菲登扎附近。还可能是小舌颤音 [ʀ]唇齿近音 [ʋ][25]参见意大利語音系
卡巴尔达语 бгъэ/bğa [bʁa]
卡拜尔语 ⴱⴻⵖ/bbeɣ/بغ [bːəʁ]
哈萨克语 саған/saǵan [sɑˈʁɑn]
柯尔克孜语 жамгыр/camğır' [dʒɑmˈʁɯr]
拉科塔语 aǧúyapi [aʁʊjapɪ] 面包
林堡语 马斯特里赫特方言[26] drei [dʀ̝ɛi̯] 擦颤音;擦音可能是软腭后到小舌。[26][27]
韦尔特方言[27] drej [dʀ̝æj]
卢森堡语[28] Parmesan [ˈpʰɑʁməzaːn] 帕尔马干酪 作为/ʀ/在元音和浊辅音之间的同位异音出现,还作为/ʁ/的同位异音在后元音和元音间出现。少数使用者将其作为/ʀ/唯一的辅音变体,标准语中是小舌颤音[28]参见卢森堡语音系
马来语 霹雳州方言 Perak [peʁɑk̚] 霹靂州 参见马来语音系
挪威语 挪威语方言 rar [ʁ̞ɑːʁ̞] 奇怪 要么是近音要么是擦音。参见挪威语音系
西南挪威语方言
奥塞梯语 伊龙方言 æгъгъæд æğğæd [ˈəʁːəd] 足够
葡萄牙语 欧陆葡萄牙语[29] carro [ˈkaʁu] 词首/ʁ/在里斯本常被实现为擦颤音。[9]参见葡萄牙語音系
塞图巴尔方言[30] ruralizar [ʁuʁəɫiˈzaʁ] 田园化 常是小舌颤音。因为合流合并了其他方言里对立的/ɾ//ʁ/
里约热内卢州方言[30][31] ardência [ɐʁˈdẽsjə] 灼痛 因为19世纪葡萄牙语的影响, 里约热内卢方言将韵尾的/ɾ/混为/ʁ/[32] 常是颤音。在浊音后和[ɣ][ʕ][ɦ]是自由变体,在清辅音后和[x][χ][ħ][h]是自由变体
巴西南部地区葡萄牙语 arroz [ɐˈʁos]
西班牙语 波多黎各西班牙语 carro [ˈkaʁo][ˈkaχo] 在词首和元音间是'rr'/ʁ/,一般被农村人和通常(但不唯一)社会经济地位在较低阶层的波多黎各人实现为擦颤音。[ʁ][33]
瑞典语 南瑞典方言 rör [ʁɶʁ] 管道 参见瑞典語音系
鞑靼语 яңгыр/yañğır [jɒŋˈʁɯr]
聪塔语 агъи/aɣi [ˈʔaʁi]
尤比克语 [ʁa] 他的 尤比克语有十种小舌擦音。参见尤比克语音系
维吾尔语 ئۇيغۇر [ʊjʁʊr] 维吾尔
乌兹别克语 oir [ɒˈʁɨr]
西弗拉芒语 布鲁日方言[34] onder [ˈuŋəʀ̝] 带擦音的擦颤音。相邻的农村地区也用齿龈音[r][34]
雅库特语 тоҕус/toğus [toʁus]
标准壮语 roek [ʁɔ̌k]

註釋编辑

  1. ^ 1.0 1.1 Donaldson (1993),第15頁.
  2. ^ Watson (2002),第17頁.
  3. ^ Watson (2002),第17, 19-20, 35-36 and 38頁.
  4. ^ http://www.smg.surrey.ac.uk/Archi/Linguists/links/3r/raibos/raibos_inf.mp3
  5. ^ Dum-Tragut (2009:13頁)
  6. ^ 6.0 6.1 Basbøll (2005:62頁)
  7. ^ Basbøll (2005:66頁)
  8. ^ Ladefoged & Maddieson (1996:323頁)
  9. ^ 9.0 9.1 Grønnum (2005),第157頁.
  10. ^ Booij (1999:8頁)
  11. ^ 11.0 11.1 Collins & Mees (2003:39, 54, 179, 196, 199–201, 291頁)
  12. ^ 12.0 12.1 Goeman & van de Velde (2001:91–92, 94–95, 97, 99, 101–104, 107–108頁)
  13. ^ 13.0 13.1 Verstraten & van de Velde (2001:51–55頁)
  14. ^ 14.0 14.1 Verhoeven (2005:245頁)
  15. ^ 15.0 15.1 Verstraten & van de Velde (2001:52頁)
  16. ^ Goeman & van de Velde (2001:91–92, 94–95, 97, 102頁)
  17. ^ 17.0 17.1 17.2 17.3 Verstraten & van de Velde (2001:54頁)
  18. ^ 18.0 18.1 18.2 Wells (1982:390頁)
  19. ^ Hickey (2007:?頁)[页码请求]
  20. ^ 20.0 20.1 20.2 20.3 20.4 Ladefoged & Maddieson (1996:236頁)
  21. ^ 21.0 21.1 Ogden (2009:93頁)
  22. ^ 22.0 22.1 Hall (1993:89頁)
  23. ^ 23.0 23.1 23.2 23.3 Markus Hiller. Pharyngeals and "lax" vowel quality (PDF). Mannheim: Institut für Deutsche Sprache. [2015-02-24].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4-05-28). 
  24. ^ 现代希伯来语辅音רresh的拼写曾被描述为特殊的小舌近音[ʁ̞],同样出现在意第绪语,参见Ghil'ad Zuckermann (2003), Language Contact and Lexical Enrichment in Israeli Hebrew, Palgrave Macmillan, pp. 261-262.
  25. ^ 25.0 25.1 Canepari (1999),第98–101頁.
  26. ^ 26.0 26.1 Gussenhoven & Aarts (1999),第156頁.
  27. ^ 27.0 27.1 Heijmans & Gussenhoven (1998),第108頁.
  28. ^ 28.0 28.1 Gilles & Trouvain (2013),第68頁.
  29. ^ Cruz-Ferreira (1995:92頁)
  30. ^ 30.0 30.1 (葡萄牙語) Rhotic consonants in the speech of three municipalities of Rio de Janeiro: Petrópolis, Itaperuna and Paraty. Page 11.
  31. ^ (葡萄牙語) The process of Norm change for the good pronunciation of the Portuguese language in chant and dramatics in Brazil during 1938, 1858 and 2007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2-06. Page 36.
  32. ^ (葡萄牙語) The acoustic-articulatory path of the lateral palatal consonant's allophony. Pages 229 and 230.
  33. ^ Lipski (1994:333頁)
  34. ^ 34.0 34.1 Hinskens & Taeldeman (2013),第167頁.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