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濟西之戰發生於前284年,戰國時代燕國名將樂毅統率燕、五國聯軍及被策反的軍共同攻打齊國的一場戰爭。

濟西之戰
日期前284年
地点濟水以西
结果 齊軍主力被消滅,國都臨淄失陷、齊湣王被殺,只剩下即墨兩城未被攻克。
参战方
燕國
魏國
趙國
韓國
秦國
楚國(名義上救齊)
齊國
指挥官和领导者
樂毅
淖齒
齊湣王
田觸逃亡
田達
兵力
約六十萬 數十萬
伤亡与损失
不詳 全滅

目录

背景编辑

戰國時代中期,齊、秦兩強東西對峙,較弱的燕國與齊國為近鄰。燕王噲於前318年讓位於燕國國相子之,以致太子平與子之因爭奪王位而發生內亂[1]齊宣王於前314年乘機伐燕,在五十天之內攻破燕國,殺燕王噲和子之[2][3]。但由於齊軍在燕國大肆燒殺搶掠,燕國民眾紛紛起來反抗,各諸侯國也準備出兵救援燕國,迫使齊​​軍撤退[4],趙武靈王趁燕國內亂,將燕王噲庶子公子職,從韓國送回燕國即位,是為燕昭王[5]。燕昭王即位後,廣招賢士,改革內政,發展生產,積極準備報齊破國之仇。前301年齊宣王死後,兒子齊湣王即位,他命令齊軍南攻宋、楚,西擊三晉,連年征戰,國力日耗[6]。燕昭王想乘機攻打齊國,但從燕國的土地、人口和經濟條件來看,燕國遠不如齊國,單憑燕國本身的力量,不可能戰勝齊國[7]。在此形勢下,燕國將軍樂毅提出爭取與其他諸侯國建交,孤立齊國;並慫恿齊國滅宋,以加劇它與各國的矛盾,爾後聯合各國,大舉攻打齊國。燕昭王採納了這一計策[8]

為此,燕國表面上臣服於齊國,並派蘇秦入齊國進行離間活動,取得了齊湣王的信任。齊國被燕國表面的屈服所迷惑,放鬆警惕,對燕國不加戒備,甚至連防備燕國的兵力也全部從北面撤回。前288年10月,秦昭王約齊王同時稱帝,結成聯盟。燕國再次派蘇秦至齊進行離間活動,勸說齊湣王撕毀齊、秦盟約,廢除帝號,而後伺機滅宋國。齊湣王果然被打動,於十二月廢除帝號,轉而與各國合縱攻秦,迫使秦國“廢帝請服”[9][10]。齊湣王取得攻秦勝利後,其後又滅掉了宋國[11]。宋為齊所滅,不僅加劇齊同秦、趙的矛盾,也對韓、魏、楚形成嚴重威脅,因此導致齊與各國矛盾異常尖銳。燕利用這種形勢,積極活動,終於和各國結成攻齊聯盟。

戰爭過程编辑

前284年,燕昭王任命樂毅為上將軍,統率燕、秦、韓、趙、魏五國軍隊攻齊。齊湣王驕傲自恃,開始時並未料到燕國會聯合諸國攻伐齊國。及至發現燕軍已攻入齊國時,才匆忙任命田觸為將,率領全國軍隊主力渡過濟水,西進拒敵。雙方兵力在濟水西面展開決戰。齊軍由於連年征戰,士氣低落。齊湣王為迫使將士死戰,以挖祖墳、行殺戮相威脅,更使將士離心,鬥志消沉。結果當聯軍進攻時,齊軍一觸即潰,遭到慘敗。田觸逃亡不知下落,副將田達收拾殘兵,退保都城臨淄。齊軍主力被消滅後,秦、韓兩軍撤走,樂毅派魏軍南攻宋地,趙軍北取河間(今河北獻縣東),自率燕軍向臨淄實施戰略追擊,繼續聚殲齊國敗退的殘餘勢力[12][13][14]

在此同時,楚頃襄王為分佔齊國土地,派淖齒以救援齊國的名義率兵進入齊國;而齊湣王希望藉着楚軍力量抵抗燕軍,便委任淖齒為國相。其後淖齒在地殺掉了齊湣王,並奪回了以前被齊國佔去的淮北土地。

樂毅攻克臨淄後,採取布施德政、收取民心的政策,申明軍紀,嚴禁擄掠,廢除殘暴法令和苛捐雜稅。然後分兵五路,以徹底消滅齊軍,佔領齊國全境[15]。燕軍僅在六個月的時間,就攻取了齊國七十餘城,只剩下莒和即墨(今山東省平度東南)兩城未被攻克[16]。前283年,齊國大臣王孫賈等殺死淖齒,立齊湣王之子田法章為王,是為齊襄王,死守莒城以抗燕軍,並號召民眾起來抵抗。即墨軍民在守將戰死之後,共推齊宗室田單為將,堅守抵抗燕軍,此攻防戰被稱為即墨之戰

影響编辑

濟西之戰標誌着燕國短暫的興盛,是燕國在戰國時代最輝煌的戰役。齊國近乎亡國,即使其後在即墨之戰中復國,但實力已江河日下。

參考文獻编辑

  1. ^ 史記 卷三十四 燕召公世家》:三年,國大亂,百姓恫恐。將軍市被與太子平謀,將攻子之。諸將謂齊湣王曰:「因而赴之,破燕必矣。」齊王因令人謂燕太子平曰:「寡人聞太子之義,將廢私而 立公,飭君臣之義,明父子之位。寡人之國小,不足以為先後。雖然,則唯太子所以令之。」太子因要党聚眾,將軍市被圍公宮,攻子之,不克。將軍市被及百姓反攻太子平,將軍市被死,以徇。因搆難數月,死者數萬,眾人恫恐,百姓離志。孟軻謂齊王曰:「今伐燕,此文、武之時,不可失也。」王因令章子將五都之兵,以因北地之眾以伐燕。士卒不戰,城門不閉,燕君噲死,齊大勝。
  2. ^ 資治通鑑 卷三 周紀三》:燕子之為王三年,國內大亂。將軍市被與太子平謀攻子之。齊王令人謂燕太子曰:「寡人聞太子將飭君臣之義,明父子之位,寡人之國〔雖小〕,唯太子所以令之。」太子因要黨聚眾,使市被攻子之,不克。市被反攻太子。構難數月,死者數萬人,百姓恫恐。齊王令章子將五都之兵,因北地之眾以伐燕。燕士卒不戰,城門不閉。齊人取子之,醢之,遂殺燕王噲。齊王問孟子曰:「或謂寡人勿取燕,或謂寡人取之。以萬乘之國伐萬乘之國,五旬而舉之,人力不至於此;不取,必有天殃。取之何如?」孟子對曰:「取之而燕民悅由取之,古之人有行之者,武王是也;取之而燕民不悅則勿取,古之人有行之者,文王是也。以萬乘之國伐萬乘之國,簞食壺漿以迎王師,豈有他哉?避水火也。如水益深,如火益熱,亦運而已矣!」
  3. ^ 戰國策 卷二十九 燕策一》:燕王噲既立,蘇秦死於齊。蘇秦之在燕也,與其相子之為患難,而蘇代與子之交。及蘇秦死,而齊宣王復用蘇代。燕噲三年,與楚、三晉攻秦,不勝而還。子之相燕,貴重主斷。蘇代為齊使於燕,燕王問之曰:“齊宣王何如?”對曰:“必不霸。”燕王曰:“何也?”對曰:“ 不信其臣。”蘇代欲以濟燕王以厚任子之也。於是燕王大信子之。子之因遣蘇代百金,聽其所使。鹿毛壽謂燕王曰:“不如以國讓子之。人謂堯賢者,以其讓天下於許由,由必不受,有讓天下之名,實不失天下。今王以國讓相子之。子之必不敢受,是王與堯同行也。”燕王因舉國屬子之,子之大重。或曰:“禹授益而以啟為吏,及老,而以啟為不足任天下,傳之益也。啟與支黨委公益而奪之天下,是禹名傳天下於益,其實令啟自取之。今王言屬國子之,而吏無 非太子人者,是名屬子之,而太子用事。”王因收印自三百石吏而效之子之。子之南面行王事,而噲老不聽政,顧為臣,國事皆決子之。子之三年,燕國大亂,百姓恫怨,將軍市被、太子平謀,將攻子之。儲子謂齊宣王:“因而仆之,破燕必矣。”王因令人謂太子平曰:“寡人聞太子之義,將廢私而立公,飭君臣之義,正父子之位,寡人之國小,不足先後。雖然,則唯太子所以令之。”太子因數黨聚眾,將軍市被圍公宮,攻子之,不克;將軍市被及百姓乃反攻太子平。將軍市被死已殉,國構難數月,死者數萬眾,燕人恫怨,百姓離意。孟軻謂齊宣王曰:“今伐燕,此文、武之時,不可失也。”王因令章子將五都之兵,以因北地之眾以伐燕。士卒不戰,城門不閉,燕王噲死。齊大勝燕,子之亡。二年,燕人立公子平,是為燕昭王。
  4. ^ 資治通鑑 卷三 周紀三》:諸侯將謀救燕。齊王謂孟子曰:「諸侯多謀伐寡人者,何以待之?」對曰:「臣聞七十里為政於天下者,湯是也。未聞以千里畏人者也。《書》曰:『徯我后,後來其蘇。』今燕虐其民,王往而征之,民以為將拯己於水火之中也,簞食壺漿以迎王師。若殺其父兄,系累其子弟,毀其宗廟,遷其重器,如之何其可也!天下固畏齊之強也,今又倍地而不行仁政,是動天下之兵也。王速出令,反其旄倪,止其重器,謀於燕眾,置君而後去之,則猶可及止也。」齊王不聽。而燕人叛。
  5. ^ 史記 卷四十三 趙世家》:燕相子之為君,君反為臣。十一年,王召公子職於韓,立以為燕王,」使樂池送之。
  6. ^ 史記 卷八十 樂毅列傳》:當是時,齊湣王彊,南敗楚相唐眛於重丘,西摧三晉於觀津,遂與三晉擊秦,助趙滅中山,破宋,廣地千餘裏。與秦昭王爭重為帝,已而複歸之。諸侯皆欲背秦而服於齊。湣王自矜,百姓弗堪。
  7. ^ 資治通鑑 卷三 周紀三》:昭王於破燕之後〔即位〕,吊死問孤,與百姓同甘苦,卑身厚幣以招賢者。謂郭隗曰:「齊因孤之國亂而襲破燕,孤極知燕小力少,不足以報。然誠得賢士與共國,以雪先王之恥,孤之願也。先生視可者,得身事之!」郭隗曰:「古之人君有以千金使涓人求千里馬者,馬已死,買其首五百金而返。君大怒,涓人曰:『死馬且買之,況生者乎?馬今至矣。』不期年,千里之馬至者三。今王必欲致士,先從隗始。況賢於隗者,豈遠千里哉?」於是昭王為隗改築宮而師事之。於是士爭趣燕。樂毅自魏往,劇辛自趙往。昭王以樂毅為亞卿,任以國政。
  8. ^ 史記 卷八十 樂毅列傳》:於是燕昭王問伐齊之事。樂毅對曰:「齊,霸國之餘業也,地大人眾,未易獨攻也。王必欲伐之,莫如與趙及楚、魏。」
  9. ^ 資治通鑑 卷四 周紀四》:冬,十月,秦王稱西帝,遣使立齊王為東帝,欲約與共伐趙。蘇代自燕來,齊王曰:「秦使魏冉致帝,子以為何如?」對曰:「願王受之而勿稱也。秦稱之,天下安之,王乃稱之,無後也。秦稱之,天下惡之,王因勿稱,以收天下,此大資也。且伐趙孰與伐桀宋利?今王不如釋帝以收天下之望,發兵以伐桀宋,宋舉則楚、趙、梁、衛皆懼矣。是我以名尊秦而令天下憎之,所謂以卑為尊也。」齊王從之,稱帝二日而復歸之。十二月,呂禮自齊入秦,秦王亦去帝復稱王。
  10. ^ 史記 卷四十六 田敬仲完世家》:三十六年,王為東帝,秦昭王為西帝。蘇代自燕來,入齊,見於章華東門。齊王曰:「嘻,善,子來!秦使魏厓致帝,子以為何如?」對曰:「王之問臣也卒,而患之所從來微,原王受之而勿備稱也。秦稱之,天下安之,王乃稱之,無後也。且讓爭帝名,無傷也。秦稱之,天下惡之,王因勿稱,以收天下,此大資也。且天下立 兩帝,王以天下為尊齊乎?尊秦乎?」王曰:「尊秦。」曰:「釋帝,天下愛齊乎?愛秦乎?」王曰:「愛齊而憎秦。」曰:「兩帝立約伐趙,孰與伐桀宋之利?」 王曰:「伐桀宋利。」對曰:「夫約鈞,然與秦為帝而天下獨尊秦而輕齊,釋帝則天下愛齊而憎秦,伐趙不如伐桀宋之利,故原王明釋帝以收天下,倍約賓秦,無爭 重,而王以其間舉宋。夫有宋,衛之陽地危;有濟西,趙之阿東國危;有淮北,楚之東國危;有陶、平陸,梁門不開。釋帝而貸之以伐桀宋之事,國重而名尊,燕楚所以形服,天下莫敢不聽,此湯武之舉也。敬秦以為名,而後使天下憎之,此所謂以卑為尊者也。原王孰慮之。」於是齊去帝複為王,秦亦去帝位。
  11. ^ 資治通鑑 卷四 周紀四》:宋有雀生湣於城之陬。史占之,曰:「吉。小而生巨,必霸天下。」宋康王喜,起兵滅滕;伐薛;東敗齊,取五城;南敗楚,取地三百里,西敗魏軍。與齊、魏為敵國,乃愈自信其霸。欲霸之亟成,故射天笞地,斬社稷而焚滅之,以示威服鬼神。為長夜之飲於室中,室中人呼萬歲,則堂上之人應之,堂下之人又應之,門外之人又應之,以至於國中,無敢不呼萬歲者。天下之人謂之「桀宋」。齊湣王起兵伐之,民散,城不守。宋王奔魏,死於溫。
  12. ^ 呂氏春秋 卷十五 慎大覽 權勳》:昌國君將五國之兵以攻齊。齊使觸子將,以迎天下之兵於濟上。齊王欲戰,使人赴觸子,恥而訾之曰:「不戰,必剗若類,掘若壟。」觸子苦之,欲齊軍之敗。於是以天下兵戰,戰合,擊金而卻之,卒北,天下兵乘之,觸子因以一乘去,莫知其所,不聞其聲。達子又帥其餘卒,以軍於秦周,無以賞,使人請金於齊王。齊王怒曰:「若殘豎子之類,惡能給若金?」與燕人戰,大敗,達子死,齊王走莒。燕人逐北入國,相與爭金於美唐甚多。此貪於小利以失大利者也。
  13. ^ 資治通鑑 卷四 周紀四》:燕王悉起兵,以樂毅為上將軍。秦尉斯離帥師與三晉之師會之。趙王以相國印授樂毅,樂毅並將秦、魏、韓、趙之兵以伐齊。齊湣王悉國中之眾以拒之,戰於濟西,齊師大敗。樂毅還秦、韓之師,分魏師以略宋地,部趙師以收河間,身率燕師,長驅逐北。劇辛曰:「齊大而燕小,賴諸侯之助以破其軍,宜及時攻取其邊城以自益,此長久之利也。今過而不攻,以深入為名,無損於齊,無益於燕,而結深怨,後必悔之。」樂毅曰:「齊王伐功矜能,謀不逮下,廢黜賢良,信任諂諛,政令戾虐,百姓怨懟。今軍皆破亡,若因而乘之,其民必叛,禍亂內作,則齊可圖也。若不遂乘之,待彼悔前之非,改過恤下而撫其民,則難慮也。」
  14. ^ 史記 卷八十 樂毅列傳》: 於是使樂毅約趙惠文王,別使連楚、魏,令趙嚪說秦以伐齊之利。諸侯害齊湣王之驕暴,皆爭合從與燕伐齊。樂毅還報,燕昭王悉起兵,使樂毅為上將軍,趙惠文王以相國印授樂毅。樂毅於是並護趙、楚、韓、魏、燕之兵以伐齊,破之濟西。諸侯兵罷歸,而燕軍樂毅獨追,至於臨菑。齊湣王之敗濟西,亡走,保於莒。樂毅獨留徇齊,齊皆城守。樂毅攻入臨菑,盡取齊寶財物祭器輸之燕。燕昭王大說,親至濟上勞軍,行賞饗士,封樂毅於昌國,號為昌國君。於是燕昭王收齊鹵獲以歸,而使樂毅複以兵平齊城之不下者。
  15. ^ 資治通鑑 卷四 周紀四》:遂進軍深入。齊人果大亂失度,湣王出走。樂毅入臨淄,取寶物、祭器,輸之於燕。燕王親至濟上勞軍,行賞饗士,封樂毅為昌國君,遂使留徇齊城之未下者。
  16. ^ 史記 卷八十 樂毅列傳》:樂毅留徇齊五歲,下齊七十餘城,皆為郡縣以屬燕,唯獨莒、即墨未服。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