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瀛奎律髓》,元人方回編,凡四十九卷。

《瀛奎律髓》專選唐、宋朝五言與七言律詩,即所謂“律髓”,並取“十八學士登瀛洲、五星聚奎”之義,故名“瀛奎”。本書共选唐代作家180余家,宋代作家190余家。《瀛奎律髓》中提出所謂“一祖三宗”之說,把杜甫列為江西詩派之祖,把黃庭堅陳師道陳與義算作三大宗師。[1]這種說法十分勉強,被認為典型的江西詩派的維護者。

清人纪昀對《瀛奎律髓》一書批評甚力,並撰有《瀛奎律髓刊误》,《序》云:“虚谷乃以生硬为高格,以枯槁为老境,以鄙俚粗率为雅音”。《瀛奎律髓》卷四七收錄惠洪〈贈尼昧上人〉詩,有“未肯題紅葉,終期老翠微。余今倦行役,投杖夢煙霏。”之句,內容近於挑逗尼姑之意,方回評曰:“紅葉之句,又似侮之;末句有欲炙之色,女人出家終何益哉!”紀昀在首句及尾聯皆有塗抹(劃紅線),批道:“鄙惡之極,不以詩論。”

注釋编辑

  1. ^ 《瀛奎律髓》卷二六:“古今詩人當以老杜、山谷、後山、簡齋四家為一祖三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