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爰延(?年-?年),字季平陳留郡外黃縣(今河南省商丘市)人。[1]東漢大鴻臚

生平编辑

爰延雖然家境清苦但很好學,能通曉經書、教授學生。性格質樸誠信,少言辭。本縣令[2]隴西郡牛述重視人才,禮請爰延任廷掾范丹任功曹、濮陽潛主簿,他們經常共同言談。後來令史昭任命爰延為鄉嗇夫(小鄉的鄉長),仁政教化大行,百姓只知道鄉嗇夫之名而不知郡縣,[3]爰延任職了兩年。後來州府禮請,爰延不就職。[4]

漢桓帝時徵爰延為博士,太尉楊秉等人察舉爰延賢良方正,爰延遷任侍中[5]

漢桓帝遊上林苑時,曾詢問時任侍中的爰延:「朕是一個怎麼樣的君王?」爰延回答說:「漢朝的君王中,陛下算是中等才德的君王。」漢桓帝又問何以見得,爰延回答:「尚書陳蕃處理朝政時,國家清明,中常侍黃門參政時,國家混亂。能得知可以輔佐陛下為善,也可以輔佐陛下為惡。」漢桓帝說:「當年朱雲曾在朝廷上折斷欄杆強諫漢成帝,如今你又當面指責朕的過錯,朕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了。」於是爰延被任命為五官中郎將,後來又升遷為大鴻臚。[6]

漢桓帝以爰延為儒生為由經常在閒暇時特別召他晉見。當時太史令上前說客星經帝座,漢桓帝偷偷詢問爰延此事。爰延上書說:「臣聽聞天子至尊,所以上天以爲子,在臣民之上,威信重於四海。動靜合禮,那樣的話星辰就會順理而有序;如果不合正道,晷度就會不正常。陛下認爲河南尹鄧萬在陛下還沒有即位時就已經是好友,所以封他爲通侯,恩重於公卿、厚於皇族。經常召見他,和他玩博戲(古代棋類游戲),不講禮義,有損尊嚴。臣聽說皇帝的左右,都是來諮詢政德,所以周公警告周成王說:『其朋其朋』,就是指要慎交朋友。當年宋閔公和擅權的大臣共博,列婦人在旁,如此無禮,導致大災。漢武帝李延年韓嫣同起同睡,尊爵重賜,無法滿足情慾,所以產生驕縱放蕩之心,做出不義之事,結果李延年被殺,韓嫣受到應有的懲罰。愛之則不覺其過,恨之則不知其善,所以事多放濫,民心生怨。王者賞人必酬其功,授人爵位或官職必明其德,每天和有德行的人相處,每天就聽到有教益的話;每天和惡人交遊,每天就產生邪惡的想法。孔子說:『益者三友,損者三友。』邪臣惑君,亂妾危主,用非所言就悅於耳,以非所行則玩於目,所以使人君不能遠離他們。孔子說:『唯女子與小人爲難養,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這是聖人的告誡。當年漢光武帝嚴光同寢,上天的異變,當晚就顯現。以漢光武帝的聖德,嚴光的高賢,君臣合道,都還有變異,何況陛下今所親幸之人,以賤爲貴,以卑爲尊呢?希望陛下能夠遠離阿諛奏承的小人、接納忠臣,這樣一來災變就會消失。」漢桓帝始終沒有採納爰延的建言,於是爰延稱病請辭。後來漢靈帝特召爰延,還沒出發,爰延就已病逝。[7][8]

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後漢書·爰延傳》:爰延字季平,陳留外黃人也。
  2. ^ 外黃縣令,為作者省筆。
  3. ^ 顧炎武日知錄·卷八》:漢時嗇夫之卑,猶得以自舉其職。故爰延為外黃鄉嗇夫,仁化大行,民但聞嗇夫,不知郡縣。
  4. ^ 後漢書·爰延傳》:清苦好學,能通經教授。性質愨,少言辭。縣令隴西牛述好士知人,乃禮請延為廷掾,范丹為功曹,濮陽潛為主簿,常共言談而已。後令史昭以為鄉嗇夫,仁化大行,人但聞嗇夫,不知郡縣。在事二年,州府禮請,不就。
  5. ^ 後漢書·爰延傳》:桓帝時徵博士,太尉楊秉等舉賢良方正,再遷為侍中。
  6. ^ 資治通鑑·卷五十四》:帝從容問侍中陳留爰延:「朕何如主也?」對曰:「陛下為漢中主。」帝曰:「何以言之?」對曰:「尚書令陳蕃任事則治,中常侍黃門與政則亂。是以知陛下可與為善,可與為非。」帝曰:「昔朱雲廷折欄檻,今侍中面稱朕違,敬聞闕矣。」拜五官中郎將,累遷大鴻臚。
  7. ^ 資治通鑑·卷五十四
  8. ^ 後漢書·爰延傳
  9. ^ 後漢書·爰延傳》:子驥,白馬令,亦稱善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