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范·贝纳姆

荷兰指挥家

爱德华·亚历山大·范·贝纳姆荷蘭語Eduard Alexander van Beinum荷兰语发音: [ˈɛdu̯ɑrd ʋɑn ˈbɛi̯nəm];1900年9月3日-1959年4月13日),荷兰指挥家

爱德华·范·贝纳姆
Eduard van Beinum
Eduard van Beinum (1954).jpg
1954年的爱德华·范·贝纳姆
音乐家
出生(1900-09-03)1900年9月3日
 荷蘭阿纳姆
逝世1959年4月13日(1959歲-04-13)(58歲)
 荷蘭阿姆斯特丹
职业指挥家,教育家
配偶塞法·詹森
音乐类型古典音乐
演奏乐器钢琴小提琴
活跃年代1918-1959
相关团体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
伦敦爱乐乐团
洛杉矶爱乐乐团

生平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范·贝纳姆出生于荷兰的阿纳姆,他小时候在那里学习过小提琴和钢琴。他于1918年加入阿纳姆管弦乐团(Arnhem Orchestra)担任小提琴手。他的祖父是一个军乐队的指挥。他的父亲在当地交响乐团Arnhemse Orkest(后来的Het Gelders Orkest)中演奏低音提琴。他的哥哥Co van Beinum是一名小提琴手,两兄弟在音乐会上以小提琴钢琴二重奏的形式表演。作为阿姆斯特丹音乐学院的学生,他有过几场在斯希丹聚特芬指挥业余乐团的经验。他还指挥过阿姆斯特丹圣尼古拉斯教堂合唱团的音乐会。

音乐厅管弦乐团编辑

范·贝纳姆于1927年至1931年担任哈勒姆管弦乐团(Haarlem Orchestral Society)的指挥。他于1929年首次指挥阿姆斯特丹音乐厅管弦乐团。1931年,他成为该管弦乐团的第二指挥,作为威廉·门格尔伯格的副手。1938年,他与门格尔伯格一起被任命为联合首席指挥。二战结束后,门格尔伯格被解除了首席指挥的职务,因为他对荷兰纳粹占领者的行为和态度引起了争议(现仍有争议)。根据凯斯·威斯(Kees Wisse)的说法,范·贝纳姆“憎恨纳粹并尽可能地保持冷漠”。[1]范·贝纳姆拒绝为纳粹指挥1943年举办的慈善音乐会,并威胁说如果被迫举办那场音乐会,他将辞去联合首席指挥的职务。[2]范·贝纳姆在战后去纳粹化活动后确实受到了谴责,但这并没有严重到使他无法在音乐厅担任职务,他仍然是该乐团的唯一首席指挥。

1947年,范·贝纳姆成为伦敦爱乐乐团的首席指挥,但在成功完成两个乐季后离开。根据迈克尔·肯尼迪英语Michael Kennedy (music critic)阿德里安·博尔特英语Adrian Boult传记,范贝纳姆“身体状况不佳”,这导致伦敦爱乐寻求博尔特作为他的继任者。[3]总体上,范·贝纳姆患有包括心脏病的健康问题,这使他无法在音乐厅管弦乐团1950年至1951年乐季中更多地指挥。

1954年,范·贝纳姆与费城管弦乐团首次在美国进行客座指挥。[3]他于1954年晚些时候带领音乐厅管弦乐团进行了首次美国巡演。[4]1956年,在范·贝纳姆与音乐厅管弦乐团合作25周年之际,他被授予奥兰治-拿骚勋章大官,并还获得了阿姆斯特丹大学的荣誉博士学位。[5]范·贝纳姆与音乐厅管弦乐团的录音可在PhilipsDecca唱片公司可以得到。在荷兰以外,1956年至1959年间,他还担任洛杉矶爱乐乐团的音乐总监。

1959年4月13日,范·贝纳姆在音乐厅管弦乐团的指挥台上为勃拉姆斯第一交响曲作排练时突发心脏病去世。他被埋葬在维鲁威英语Veluwe地区的加德兰英语Garderen,他在那里有一处住所。在他去世后,爱德华·范·贝努姆基金会于1960年成立。

范·贝纳姆嫁给了音乐厅管弦乐团的小提琴手塞法·詹森(Sepha Jansen)。2000年,他们的儿子Bart van Beinum出版了一本关于他父亲的书《爱德华·范·贝努姆:关于他的生活和工作》(Eduard van Beinum, over zijn leven en werk )。2004 年,Truus de Leur出版了她的范·贝纳姆的传记《爱德华·范·贝努姆,1900-1959:音乐家中的音乐家》(Eduard van Beinum, 1900-1959 - Musicus tussen musici[2][6])。[7]在她的研究过程中,de Leur评论说,她的研究是为了寻找范·贝纳姆性格中的消极和积极方面:

“我真的搜索过,也是因为我的编辑警告我这不应该是圣徒传记。但我找不到任何东西。你只会遇到关于范·贝纳姆的积极方面。”(Ik heb echt gezocht, ook al omdat mijn redacteuren mij waarschuwden dat het geen hagiografie mocht worden. Maar ik heb niets kunnen vinden. Over van Beinum kom je alleen maar positieve dingen tegen.[6]

参考资料编辑

  1. ^ Wisse, Kees (translated Lodewijk Odé, Ko Kooman and Chris Gordon), Liner notes to Q-Disc Issue "Eduard Van Beinum: The Radio Recordings", Q-Disc 97015.
  2. ^ 2.0 2.1 Bas van Putten. Gerespecteerd niet verafgood. De Groene Amsterdammer. 2005-01-21 [2020-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15) (英语). 
  3. ^ 3.0 3.1 Kennedy, Michael. Adrian Boult. London: Hamish Hamilton. 1987. ISBN 0-241-12071-3 (英语). 
  4. ^ Dutch Treat. Time. 1954-11-25 [2007-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1-16) (英语). 
  5. ^ Obituary for Eduard van Beinum (1959). The Musical Times, 100 (1396), p. 346.
  6. ^ 6.0 6.1 Peter van der Lint. Dirigent met distinctie. Eduard van Beinum krijgt verdiend duwtje in nieuwe biografie.. Trouw. 2005-01-13 [2020-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15) (英语). 
  7. ^ de Leur, Truus. Eduard van Beinum, 1900-1959. Musicus tussen musici. Bussum: Thoth. 2004. ISBN 90-6868-359-4.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