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牧志恩河事件是19世紀末期琉球國內支持薩摩派與反薩摩派爭權所引發的疑獄事件,在日本被稱作琉球歷史上的安政大獄

1854年,美國馬休·佩里率艦隊來到琉球,脅迫琉球方面簽訂《琉美修好條約》,次年又簽訂《琉法修好條約》,琉球因此得以與西方各國自由貿易。此時,琉球官員分為兩派:一派以尚惇毛恆德為代表人物,希望借助西方國家的力量擺脫薩摩藩統治,被稱為「黑黨」;另一派以馬克承為代表人物,支持薩摩藩統治,被稱為「白黨」。異國通事向永功(牧志親雲上朝忠)因通曉英語、法語等西洋語言,並擅長外交辭令,受到薩摩藩多次獎賞和庇護,於1857年升任表十五人眾之一的日帳主取一職。

薩摩藩藩主島津齊彬希望借助琉球國為媒介,從西方國家中購入軍艦武器,以增強的實力。1857年(清咸豐七年、日本安政四年)十月初十,島津齊彬派遣市來四郎至琉球擔任在番奉行。市來四郎奉島津齊彬之命,秘密會見以向永功為首的白黨表十五人官員,要求他們協助薩摩藩購入軍艦大炮等武器。

自1858年(清咸豐八年,日本安政五年)二月起,日帳主取向永功(牧志親雲上朝忠)、物奉行向汝霖(恩河親方朝恆)等人,開始秘密與法國傳教士交涉購買軍艦一事。其間,三司官毛恆德(座喜味親方盛普)反對為薩摩藩購買軍艦,遭到向汝霖的彈劾,被解職。7月,琉法雙方達成協議,法國同意提供軍艦和大炮,薩、琉方面共應支付代金18萬5千兩,其中第一年支付6萬兩,其餘分六年付完,8月2日正式簽訂契約。

同月24日,島津齊彬病逝。島津忠義繼任藩主,由忠義之父島津久光(齊彬同父異母弟)執掌政權。久光開始清算齊彬派的支持者,齊彬一派在薩摩藩的勢力下降,市來四郎也倒向久光派。久光對購買軍艦之事不甚積極,而琉球的黑黨得知齊彬派失權之後,也計劃向支持齊彬的白黨進行報復。

翌年,由於毛恒德被解除三司官之職,琉球要選舉一人來頂替其空缺之職。毛恆德(座喜味親方盛普)趁機奏聞尚泰王,彈劾向永功為當選三司官行賄。隨後馬克承向在番奉行市來四郎、園田仁右衛門說清、暗中操縱選舉讓向永功當選之事也被檢舉。後來,向永功、向汝霖二人為薩摩藩購買軍艦一事被揭發。當時琉球平民普遍對薩摩藩持反感態度,當得知二人為薩摩購買軍艦之事後非常震驚,呼之為「國賊」。

接著又有流言,稱馬克承等人陰謀廢黜尚泰王,欲擁立尚慎(玉川王子朝達)為王。尚泰王大驚,以尚健為糾明總奉行,向允讓(仲里按司朝紀)、夏超羣(摩文仁親方賢由)、向克約(宇地親方朝真)四人為奉行,翁世傑(志喜屋武之子親雲上盛帛)、評定所主取向德裕(具志川里之子親雲上朝紀)二人為其係役,會同獄官,審問此事。

黑黨與白黨互相爭權,在尚泰王面前互相彈劾。年幼的尚泰王最初聽從攝政尚惇(大里王子朝教)的意見,支持黑黨,反對薩摩藩的統治。後來王太妃向元貞直訴白黨無罪,轉而支持白黨;但三天之後,尚泰王又改變了意見。最終,二月廿三日,日帳主取向永功、物奉行向汝霖被解職。向汝霖於3月28日被捕入獄。三司官馬克承(小祿親方良忠)於5月9日被免職,拘禁在家中。尚健本欲將尚慎(玉川王子朝達)逮捕審問,但國師東國興(津波古政正)通過王太妃向尚泰王說請,使得其免於審問。9月25日,向永功被投入監獄。

由於案件難於審問,翌年,加糾明奉行向有恒(宜野灣親方朝保)、向能達(阿波根親方朝興)兩人,以行審問。尚健等人使用酷刑進行審問,向汝霖在獄中被受到拷打而腳底裂開。最終向汝霖承認了其被控告的所有罪行。而向永功亦供認了為當選三司官,在馬克承指使下向市來四郎、園田仁右衛門說情之事。尚健又傳喚馬克承問訊。馬克承身穿白衣出庭,但堅決拒絕了這個指控。尚健等人發現馬克承的供詞存在矛盾,因此認為不可信,遂將他們定罪。

最終,此案經尚健等人判決如下:

  • 向汝霖在薩摩藩期間污蔑前三司官毛恒德,誹謗琉球政事;兼阻撓琉球與薩摩間的大米交易、縮小甘蔗種植面積、私自挪用公帑為薩摩藩購買軍艦、陰謀叛亂等罪,判處流放姑米山六年。但其死於獄中,追奪其親方爵位,廢為庶人。[1]
  • 向永功為當選三司官而行不法之事,兼私自挪用公帑為薩摩藩購買軍艦、陰謀叛亂等罪,判處奪其親雲上爵位,流放八重山十年。[1]
  • 馬克承暗中操縱三司官選舉,陰謀叛亂,且拒不認罪,判處禁閉於伊江島照泰寺五百日。[2]
  • 尚慎有謀廢國王篡位之罪,罷免一切官職並禁止參政,蟄居於其在兼城間切糸滿村的家中。

擁薩派官員多被免職,此後薩摩藩在琉球國統治地位開始下降。

向永功在西洋人中甚有名氣,在他被關押審問的時候,來到琉球的西洋人曾問起他的現狀,琉球王府以他已經病死為辭搪塞。後來,向永功被判處流放八重山,但琉球王府對流放向永功一事極為重視,要求前來繳納年貢八重山頭目、胥役回島之後,先選出品行端正之人前來首里,再將向永功押赴八重山。當時正處在汛期,琉球王府恐押運向永功]的船隻遭風漂到外地被西洋人發現,故而暫且關在監獄裡。在番奉行市來四郎認為向永功是外交人才,向薩摩藩提出要讓向永功為薩摩所用。因此在1862年,薩摩藩多次遣使來琉球,要求赦免向永功,並要將向永功化裝成日本人送往鹿兒島琉球館,負責處理西洋事務。為此琉球王府向市來四郎交涉,聲稱已經向西洋人通報了向永功的死訊,若西洋人在薩摩藩看見向永功,馬腳自露;且若此事被清朝得知,可能被禁止入貢。但市來四郎聲稱自己奉命行事,無法為之料理。因此琉球只得一面將向永功移交市來四郎,由之送往薩摩藩;一面派三司官向有恒(宜野灣親方朝保)、御鎖側官向文英(金武親雲上朝智)出使薩摩藩,再次向薩摩方面交涉。不過琉球使者到達鹿兒島城後不久,市來四郎便傳書鹿兒島,聲稱護送向永功的船隻於那霸江開洋,航行到伊平屋島附近時向永功墜海,不知所蹤。向有恒便沒有交涉的必要,登船歸國。

腳註编辑

  1. ^ 1.0 1.1 廢為庶人的同時,向永功、向汝霖同時被禁止使用唐名,稱「罪人牧志」、「罪人恩河」。
  2. ^ 此後馬克承便在史書中失去了記載,甚至連其家譜都沒有記載其之後的事蹟。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