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牧誓》是周武王牧野之戰前的誓師辭。

概要编辑

周武王以戰車三百輛、虎贲三百人伐天子帝辛纣王),在与帝辛决战前發表誓师辞,指出帝辛的四大罪状,也就是:“……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昏弃厥肆祀,弗答;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是以为大夫卿士,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今可歸納如下:

這是帝辛最早的罪證,都不像是滔天大罪,不似日後被指出荒淫無道,如後來傳出是周武王作的《泰誓》稱“殺比干而視其心”“剖孕婦而觀其化”“燎焚天下之財,罷苦萬民之力。”。因此子贡本人曾表示“纣王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2]。牧野之戰的戰場在商朝都城朝歌(今河南淇县)以南七十里處。这次决战殷商王朝覆灭,武王大胜,建立周朝

原文[3]编辑

武王戎车三百两,虎贲三百人,与受战于牧野,作《牧誓》。

时甲子昧爽,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王左杖黄钺,右秉白旄以麾,曰:“逖矣,西土之人!”

王曰:“嗟!我友邦冢君、御事、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及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人。称尔戈,比尔干,立尔矛,予其誓。”

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昏弃厥肆祀弗答,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是以为大夫卿士。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今予发惟恭行天之罚。今日之事,不愆于六步、七步,乃止齐焉。勖哉夫子!不愆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齐焉。勖哉夫子!尚桓桓如虎、如貔、如熊、如罴,于商郊弗迓克奔,以役西土,勖哉夫子!尔所弗勖,其于尔躬有戮!”

翻译[4]编辑

在甲子日的黎明时刻,周武王率领军队来到商国都城郊外的牧野,于是誓师。武王左手拿着黄色大斧,右手拿着白色旄牛尾指挥,说:“远劳了,西方的人们!”

武王说:“啊!我们友邦的国君和办事的大臣,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以及庸、蜀、羌、髳、微、卢、彭、濮的人们,举起你们的戈,排列好你们的盾,竖起你们的矛,我要宣誓了。”

武王说:“古人有话说:‘母鸡没有早晨啼叫的;如果母鸡在早晨啼叫,这个人家就会衰落。’现在商王纣只是听信妇人的话,轻视对祖宗的祭祀不问,轻视并遗弃他的同祖的兄弟不用,竟然只对四方重罪逃亡的人,这样推崇,这样尊敬,这样信任,这样使用,用他们做大夫、卿士的官。使他们残暴对待老百姓,在商国作乱。现在,我姬发奉行老天的惩罚。今天的战事,行军时,不超过六步、七步,就要停下来整齐一下。将士们,要努力啊!刺击时,不超过四次、五次、六次、七次,就要停下来整齐一下。努力吧,将士们!希望你们威武雄壮,象虎、貔、熊、罴一样,前往商都的郊外。不要禁止能够跑来投降的人,以便帮助我们周国。努力吧,将士们!你们如果不努力,就会对你们自身有所惩罚!”

注釋编辑

  1. ^ 《史记·殷本纪》说纣王“爱妲己,惟己之言是从。”
  2. ^ 《论语·子张》
  3. ^ 引用自《牧誓》https://ctext.org/shang-shu/speech-at-mu/zhs”[永久失效連結]
  4. ^ 引用自 http://www.guoxuemeng.com/guoxue/489.html

參見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