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戰術小隊

香港警務處的王牌準軍事防暴部隊

特別戰術小隊(暫定名稱;俗稱速龍小隊英文Special Tactical Squad,縮寫STS,俗稱:Elite TeamRaptors)於2014年6月成立,於大型衝突時會被召喚增援,隸屬於香港警務處行動處行動部警察機動部隊總部,是準軍事化特遣防暴警察,主要責任為大型事件中防暴、維持內部保安於情況被長久拖延以至失控,及警察機動部隊行動被嚴重阻礙時才出動,以迅速的手法移除障礙[1],執行鎖定及拘捕行動。

特別戰術小隊
Special Tactical Squad
DSCF1079 (49414641113).jpg
在2020年1月19日天下制裁集會中驅趕攝影者的特別戰術小隊人員,右邊直接面對鏡頭的特別戰術小隊成員手持胡椒噴劑
别称速龍小隊Elite Team
成立时间2014年6月起至今
国家/地区 香港特別行政區
性质準軍事化特遣防暴警察
部门香港警務處
功能大型事件中防暴內部保安、迅速移除障礙、執行鎖定拘捕行動
上级机构行動處行動部警察機動部隊總部
其他信息
参与行动2014年日峰行動
2016年農曆新年旺角騷亂
2016年反釋法示威
2019年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衝突
警用标志
专用色深藍色(新制服)、深藍色(舊制服)

組織编辑

特別戰術小隊為一支特遣隊,編制為一(即小隊),由警察機動部隊總部教官(擅長大型事件中防暴內部保安中的戰術武力使用等)、香港警察學院教官團隊(主要為槍械訓練科武力使用教官,擅長武力使用及射擊等)、切割戰術隊(擅長處理突發事件及切割戰術等)、鐵路應變部隊機場特警組反恐特勤隊[2][3][4]特別任務連(於2014年12月11日加入)[5]等警隊中最精鋭優良的部門中抽調人手組成;由於特別戰術小隊為特遣隊,而且尚未正式成立,故此每次出動之人數從數十至數百不定[6]。絕大部份人員曾經駐守於警察機動部隊,擁有一定年資,富有行動經驗。特別戰術小隊僅在有需要時才會集合,崗位屬於兼任職務。

歷史编辑

 
2014年12月11日,特別戰術小隊在添馬街迅速移除障礙
 
特別戰術小隊人員在遮打道制服一名疑似參與遊行的市民,該名被捕者頭部受傷不停流血[7](攝於2020年1月19日,港共受刑天下制裁集會

為了應對佔領中環警察機動部隊校長歐陽照剛總警司於2014年6月月底組織了一支特遣隊,作為警察機動部隊的一道中堅力量,確保防暴任務順利。然而此特遣隊一直未有官方名稱,警務處內部一直稱呼其為移除隊英文Removal Team),香港傳媒則稱呼其為專業移除隊。隨著佔領中環發生,以至演變為後來的雨傘革命,特遣隊持續地曝光;至同年11月30日,歐陽照剛總警司將其暫定名稱為特別戰術小隊[8]

特別戰術小隊在警務處處理佔領中環的日峰行動中表現出色備受警務處高層人員所認同,因而有意將其特遣地位改為正式單位,歸納為警務處架構[9];至雨傘革命完結後,再作決定[10]

2016年2月9日凌晨,旺角因小販被禁止擺檔而引發警民衝突,大量過去未被示威者使用的新戰術湧現,結果觸發警方無法招架,而需要再度召喚特別戰術小隊到場處理[11]

服飾编辑

 
正在旺角一帶戒備的兩名特別戰術小隊成員,背後是一輛警方水砲車和警用小巴,可見他們兩人的工作服和戰術背心亦無展示警員編號。(攝於2020年5月24日反惡歌法大遊行
  • 保安局長李家超以「沒有空間」為由[14] ,回應工作服上無警員編號。市民質疑即使警員在執勤期間違反警察通例,亦無法向投訴警察課作出投訴。到2020年5月公佈的監警會報告,表明速龍裝束非警隊制服,不受《警察通例》或《警察程序手冊》規管。[15]同年6月,有人提出司法覆核,認為違反《香港人權法案》第3條「不得施以酷刑或不人道處遇亦不得未經同意而施以試驗」[16]高等法院在同年6月開審。[17]
  • 行動呼號:速龍小隊行動呼號以單一英文字母(A、C、E、N、R、S、W)開首,並以兩個數字尾隨。英文字母代表該警員來自的部門,第一個數字代表該警員所屬的小隊,第二個數字代表該警員所屬崗位。A代表機埸特警組、C代表反恐特勤隊、E,N及W代表鐵路應變部隊、R代表教官團隊、S代表特別任務連。例如行動呼號為「S2.1」的速龍小隊隊員是由特別任務連抽調的第二小隊的第一位警員,行動呼號為「A4.2」的速龍小隊隊員是由機埸特警組抽調的第四小隊的第二位警員。[18]

裝備编辑

 
太子站月台手持Penn Arms GL-1 Compact(L140-4) 40毫米海綿彈發射器對準地鐵內市民的特別戰術小隊成員(攝於2019年8月31日,太子站襲擊事件
 
手持Penn Arms GL-1 Compact(L140-4) 40毫米海綿彈發射器的特別戰術小隊人員,該發射器加裝了紅點鏡(攝於2019年9月21日,「屯門公園再光復」遊行
 
手持Tippmann 98 Custom Plantinum胡椒球發射器的特別戰術小隊人員(攝於2020年5月24日反惡歌法大遊行
 
手持胡椒噴劑的特別戰術小隊人員,右側一名被瞄準的示威者舉起雙手表示無害(攝於2020年1月19日港共受刑天下制裁集會
 
特別戰術小隊兩名人員站立於行動平台上。(攝於2014年11月25日,旺角新填地街
 
拘捕示威者的特別戰術小隊隊員,右方的警員手持AR-15半自動步槍(攝於2019年11月13日香港理工大學衝突

醫療编辑

防暴编辑

  • 防暴盔,設有散熱網,並且可以抵擋腐蝕性液體
  • Team Wendy Exfil LTP戰術頭盔,可以搭載戰術附件。
  • pro tec classic helmet
  • 防爆風鏡,包括bolle x800
  • 防毒面具
  • 戰術背心:Blackhawk! S.T.R.I.K.E. Omega戰術背心
  • 防割手套:採用3M物料製造,於搬運及清理障礙物時使用[19]
  • 阻燃手套
  • 防暴手套
  • 戰術手套(包括 5.11 station grip glove)
  • 防暴靴,於2003年10月引進,為警察機動部隊總部研發,由懲教署工業組製造。靴身外層以至鞋帶皆以防燃物料製造,靴身中層以防水及透氣的Gore-Tex物料製造。靴底中層以常見於防彈衣的Kevlar物料製造,具有耐熱及防刺穿功能,靴底則以錆橡膠製造,具有高度吸震功能;同時,內裡鑲有鋼片的GeoXT鞋,達至工業安全水平[20]
  • 戰術靴,包括ASU常穿的Lowa Zephyr GTX Hi TF (Black)
  • 膠索帶
  • 手銬
  • 防彈半面面罩

武器编辑

其他编辑

  • 防毒面具袋,於2002年4月引進,由懲教署工業組製造,具有耐用、防水及阻燃功能[25]
  • 揚聲器
  • 鐵剪
  • 電鋸
  • 行動平台:以4名人員保護及推進,用以載負最多兩名人員觀察法證攝影廣播、指揮及執行高空行動等[26]

圖集编辑

行動紀錄编辑

爭議编辑

服裝缺乏識別编辑

從特別戰術小隊成立至2016年間,特別戰術小隊的制服會展示警員編號及職級。然而反修例運動期間,特別戰術小隊的服裝不再展示有關資料,被批評缺乏身份。李家超回應指小隊的服裝沒有足夠空間展示警員編號[29]李柱銘認為有關說法不合理,並舉例指選美參加者身穿比堅尼仍有足夠空間展示號碼[30]監警會於2020年5月發表的報告表示小隊的裝束不屬《警察通例》規管的制服。[31]周家明法官於關於警員展示編號一事的司法覆核中質疑包括特別戰術小隊在內的警員隱藏身份的原因,並指法官和檢控官的身份亦同樣是對公眾公開。[32]

2019年10月,警員稱被起底情況愈趨嚴重,警員及其家屬收到恐嚇甚至死亡威脅及網絡欺凌,為平衡市民識別警員身份及警員和家屬私隱,警方將引入「行動呼號」,以供公眾識別警員身份[33]。但同年12月,投訴及內部調查科總警司麥衛文出席監警會公開會議表示,認為速龍小隊的戰術背心無法擺放藍卡,指頭盔後面已有展示呼號[34]

到2020年5月,監警會表示,警方從未指示「速龍小隊」展出相關行動呼號,「速龍小隊」戰術裝束因為不界定為警隊制服,不受《警察通例》或《警察程序手冊》規管。[35]

濫用暴力编辑

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質疑特別戰術小隊於太子站襲擊事件中未能分辦示威者與一般市民便揮棍相向屬濫用暴力。[36]

速龍小隊被示威者指控行動時使用過份武力,包括在2019年8月11日在太古港鐵站無視擠在扶手電梯上的示威者有跌倒、釀成人踩人事故的危險,仍以胡椒球彈近距離射擊、以警棍毆打現場所有躲進太古站內擠成一團的示威者與旁觀市民,以及其他靠近示威者的人士如記者和義務救護員[37];2019年11月13日在中環更有一名速龍小隊成員突然從一輛白色旅遊巴衝出,突然跑至一名男途人的背後制服。[38]

此外,由國際特赦組織發表的一份報告提到在2019年反修例衝突期間,速龍小隊存在“嚴重濫用武力”的問題。該報告聲稱幾乎所有受訪的被捕人士都曾遭到隊員用警棍和拳頭毆打[39],即使他們在過程中没有反抗或已經被制服後仍然繼續被攻擊,導致多人需送院治理。[40][41]

相關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警明清場Elite Team為主力 若示威者不衝擊不動亂 不會用武力 _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12-10. 《成報》 2014年12月10日
  2. ^ 「藍衫軍」皆警隊精英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星島日報》 2014年11月27日
  3. ^ 警150精兵組移除隊清障 《東方日報》 2014年11月27日
  4. ^ 飛虎 機場特警 辣手清場 《蘋果日報》 2014年12月1日
  5. ^ 警方清場鬥智鬥力 首設「財物大隊」 排出「銀行櫃位」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09-24. 《成報》 2014年12月12日
  6. ^ 飛虎加入速龍小隊 加強清障能力 《東方日報》 2014年12月11日
  7. ^ 警方以主辦單位未能控制秩序為由要求中止集會. Now新聞台. 2020-01-19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8. ^ 藍衣軍正名「特別戰術小隊」 《太陽報》 2014年12月1日
  9. ^ NEWS力場 藍衫小隊改咩名? 《都市日報》 2014年12月12日
  10. ^ 高層指示前線 警棍只打腳 《蘋果日報》 2014年12月8日
  11. ^ 旺角暴亂:警方指事件為騷亂 出動速龍小隊 《東方日報》2016年2月9日
  12. ^ 運動短褲及貝雷帽 《警聲》第724期
  13. ^ 藍衣警獲正名「特別戰術小隊」 《東方日報》 2014年12月1日
  14. ^ 李家超指「速龍小隊」工作服沒位置展示警員編號 《香港電台》 2019年6月19日
  15. ^ 監警會報告:速龍裝束非警隊制服 不受《警察通例》 規管. 眾新聞. 2020-05-20 [2020-06-01]. 
  16. ^ 莊曉彤. JR速龍小隊無展示編號涉違法 李柱銘駁李家超:工作服無位show又買?誰決定? 政府大狀:論點離題. 眾新聞. 2020-06-24 [2020-07-27]. 
  17. ^ 速龍小隊無展示警員編號司法覆核. SingTao. 2020-06-24
  18. ^ 【防暴解碼】防暴警新行動呼號大解構 四字識別所屬大隊企位武器 《香港01》 2019年10月31日
  19. ^ 防割手套戒備 《東方日報》 2015年3月9日
  20. ^ 小警靴 大學問 《警聲》第761期
  21. ^ [1]
  22. ^ [2]《東方日報》2012年7月1日
  23. ^ 藍衫「移除隊」屬警隊精英 《太陽報》 2014年11月27日
  24. ^ 催淚水劑至少兩點更勝胡椒噴霧 852郵報 2014年11月25日
  25. ^ 新防毒面具袋 將於四月推出 《警聲》 第721期
  26. ^ 「催淚水劑」成分如胡椒噴霧. 東方日報. 2014-11-26 [2019-08-23]. 
  27. ^ 驅示威者兩度速奪龍和 《東方日報》 2014年12月2日
  28. ^ 速龍警兩度收復龍和道 《太陽報》 2014年12月2日
  29. ^ 【逃犯條例】鄺俊宇批速龍小隊隱藏警員號碼 李家超:制服無位. 香港01. 2019-06-19 [2020-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0). 
  30. ^ 司法覆核警員編號案 資深大律師潘熙:《警察通例》指引已停用. 香港01. 2020-06-24 [2020-07-28]. 
  31. ^ 監警會報告|未解答速龍小隊行動呼號爭議 不見防暴彈發射守則. 香港01. 2020-05-16 [2020-07-28]. 
  32. ^ 警員編號覆核案|律師指警憂遭報復起底 官稱司法人員也面對風險. 香港01. 2020-06-26 [2020-07-28]. 
  33. ^ 便衣警與防暴陣式不同 警:落實行動呼號存難度. 香港01. 2019-10-28 [2020-07-28]. 
  34. ^ 警派1.4萬行動呼號藍卡 稱速龍背心放不到藍卡以頭盔展呼號. 明報. 2019-12-17 [2020-07-28]. 
  35. ^ 監警會報告:速龍裝束非警隊制服 不受《警察通例》 規管. 眾新聞. 2020-05-15 [2020-07-28]. 
  36. ^ 【8.31遊行】太子站車廂衝突 毛孟靜:令人心痛得無以復加. 香港01. 2019-09-02 [2020-07-28]. 
  37. ^ 楊婉婷,余睿菁. 【港島東遊行】速龍闖太古站 近距離連射胡椒彈 棍毆快閃示威者. 香港01. 2019-08-12 [2020-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2). 
  38. ^ 【抗暴之戰】失控瘋警肆虐!速龍衝落車暴力飛撲男途人. 蘋果日報. 2019-11-13 [2020-07-27]. 
  39. ^ 修例風波:斥警施過分武力 特赦組織指反映存報復心態. 東方日報. 2019-09-20 [2020-07-27]. 
  40. ^ Hong Kong: Arbitrary arrests, brutal beatings and torture in police detention revealed
  41. ^ 國際特赦組織表示速龍小隊暴力情況特別嚴重. 新城電台. 2019-09-20 [2020-0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