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玄都寶藏》,中國金朝蒙元時期編纂的兩套道藏。金朝所編的道藏後世又稱《大金玄都寶藏》以作識別。

金代编辑

《大金玄都寶藏》共6,455卷,於1189年由金代皇室下詔編印,主編是天長觀提點孫明道。

金代御用道觀天長觀的飛玄閣藏有宋朝道藏萬壽道藏》,但卷帙不全。1186年孫明道奉詔提點天長觀,有意補綴觀內道藏。1188年,金世宗下詔移送開封的道藏經板到天長觀,又以金中都玉虛觀所藏道藏補充天長觀所闕的道經,使天長觀有一套較完整的道藏[1]

金章宗於1189年下令孫明道編印道藏。孫明道分遣道士四出訪求遺經,求得遺經1074卷,補充原有5481卷的《萬壽道藏[2];道士趙道真則為雕版版材作募捐。至1092年編成《玄都寶藏》,共6455卷,602帙。

蒙元時期编辑

蒙元時期的《玄都寶藏》共7,800多卷,於1237年至1244年間由全真教編印,主編是全真教第三代門人宋德方 (公元1183-1247)。

全真教第五任掌教丘處機(公元1148-1227)仙遊前已指示弟子重編道藏[3]金末戰亂之後,山西絳州城玄都觀所藏道經尚存,宋德方繼承先師之志,以玄都觀為刻書總局,參校宋朝的道藏目錄,以《大金玄都寶藏》為基礎,補充殘缺,搜羅遺經,校對訂正﹐並加入全真教著作,如其弟子秦志安的《金蓮正宗記》、《仙霞錄》等,編成道藏7800多卷。[4]

宋德方秦志安外,李志全、王志謙、毛養素(公元1178-1259)等全真教第三、四代門人,都參與編刊《玄都寶藏》。亦有官員襄助其事,如蒙古丞相胡天祿曾捐出巨資,沁州長官杜豐(1190-1256)則向朝廷請求雕造道藏[5]

為刊刻經板,宋德方在北方各地設立27局,各局都有道士負責校對,由弟子秦志安總督,役功三千多人,印成道藏30套,仍稱《玄都寶藏》,交予著名宮觀收藏。其後加印至120套。《玄都寶藏》的經板則全套收藏在全真教三大祖庭之一山西河東縣的永樂宮[6]

元朝忽必烈(公元1260-1294在位)崇信西藏佛教,刻意打擊全真教,於1281年下令各路焚燒《道藏》,並焚毀永樂宮所藏經板。[7]明代的《正統道藏》以殘闕的《玄都寶藏》為基礎,僅有5305卷,遠少於《玄都寶藏》的7800多卷。

存佚编辑

《大金玄都寶藏》已經亡佚,於民國時期尚有零星殘頁,至今不知下落。《玄都寶藏》則尚有4卷存世,即《雲笈七籤》卷95及卷111-113,分別庋藏北京與台北。[8]2002年北京曾拍賣《玄都寶藏》之《雲笈七籤》一紙,拍賣價逾4萬元。[9]

注釋编辑

  1. ^ 景安寧:《道教全真派宮觀、造像與祖師》,頁186。
  2. ^ 尾崎正治:〈道教經典〉,載福井康順等監修,朱越利等譯:《道教》,卷一,頁78。
  3. ^ 窪德忠著,蕭坤華譯:《道教史》,頁235。
  4. ^ 景安寧:《道教全真派宮觀、造像與祖師》,頁59。
  5. ^ 景安寧:《道教全真派宮觀、造像與祖師》,頁60-61。
  6. ^ 景安寧:《道教全真派宮觀、造像與祖師》,頁297。
  7. ^ 景安寧:《道教全真派宮觀、造像與祖師》,頁92-93。
  8. ^ 王宗昱:〈評張萱清真館本《雲笈七籤》[永久失效連結]〉,頁106-107、104。
  9. ^ 秦傑:〈古舊書刊拍賣十年回顧與思考〉。

參考書目编辑

  • 景安寧:《道教全真派宮觀、造像與祖師》(北京:中華書局,2012)。
  • 福井康順等監修,朱越利等譯:《道教》,卷一(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
  • 窪德忠著,蕭坤華譯:《道教史》(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1987)。
  • 王宗昱:〈評張萱清真館本《雲笈七籤》[永久失效連結]〉,載黎志添編:《道教研究與中國宗教文化》(香港:中華書局【香港】有限公司,2003),頁103-120。
  • 秦傑:〈古舊書刊拍賣十年回顧與思考〉,「中國網」2003年5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