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后庭花》曲,陳後主作。因其音靡靡[原創研究?],陈国不久覆灭,自古以来就被称为亡国之音。此曲早已不存,仅存其词。

原文编辑

麗宇芳林對高閣,新籹艶質本傾城;

映户凝嬌乍不進,出帷含态笑相迎,

妖姬臉似花含露,玉樹流光照後庭。[1]

原文误传编辑

湖南卫视的相关电视剧中增加了“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一句,该剧热播导致原诗误传。[2]

后人评价及史料记载编辑

"世言陳後主輕薄最甚者,莫如黄鸝留、玉樹後庭花、金釵兩鬢垂等曲,今曲不盡傳,惟見玉樹一篇寥落寡致,不堪男女唱和,即歌之亦未極哀也。”——《漢魏六朝百三家集·卷一百二》
“陳後主於清樂中造黄驪留及玉樹後庭花、金釵兩髩垂等曲,與幸臣等製其歌詞,綺艷相髙,極於輕蕩,男女唱和其音甚哀。”——《隋書樂志》
「禎明初,後主作新歌,詞甚哀怨,令後宮美人習而歌之。其辭曰:『玉樹後庭花,花開不復久。』時人以歌讖,此其不久兆也。」—— 《隋書五行志》
“後主每引賓客對貴妃等遊宴,則使諸貴人及女學士與狎客共賦新詩,互相贈答。採其尤豔麗者以為曲詞,被以新聲。選宫女有容色者以千百數,令習而謌之,分部迭進持以相樂。其曲有玉樹後庭花臨春樂等。”——《陳書·卷七》
“陳之將亡,作《玉樹後庭花》。”——《资治通鉴》
“太宗曰:不然,夫音聲感人自然之道也,故歡者聞之則悦,憂者聴之則悲。悦之情在於人心,非由樂也。將亡之政其民必苦,然苦心所感,故聞而悲耳,豈樂聲哀怨能使悦者悲乎?今玉樹後庭花、伴侣之曲其聲俱存,朕當為公奏之,知公必不悲矣。”——《唐會要·卷三十二》

诗文存疑编辑

此诗最早记载在宋郭茂倩的《乐府诗集》,自陈至宋间史料皆无有全诗录入。《唐音癸籤》中写道:“ 玉樹後庭花/ 陳後主作/唐有大曲[3]。”恐陈后主原作已在唐代重修。

参考文献编辑

  1. ^ 出自宋人郭茂倩所著《乐府诗集》卷四十七
  2. ^ 玉树后庭花歌词歌谱[永久失效連結]
  3. ^ 《唐会要·卷三十二》魏征说道“初孝孫以陳梁舊樂雜用吳楚之音周齊舊樂,多涉從戎之伎。於是斟酌南北,考以古音,而作大唐雅樂,以十二律各順其月,旋相為宫。按《禮記》大樂與天地同和,又云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故制十二和之樂,合三十一曲八十四調。祭圜丘以黄鐘為宫,方澤以林鐘為宫,宗廟以太簇為宫,五郊朝賀饗宴,則隨月用律為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