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玉梨魂》是近代作家徐枕亚的一部小说

《玉梨魂》描寫一位书生何梦霞在无锡富绅崔家当家庭教师,与崔家的守寡媳妇白梨娘相戀。兩人同處一屋,卻避不見面,僅通過梨娘之子為兩人傳遞書信,互訴情愫。白梨娘将小姑崔筠倩许配给何梦霞。白梨娘與崔筠倩相繼去世,何梦霞东渡日本,回國後参加武昌起义,身死於革命事業。

《玉梨魂》是徐枕亚本人的故事,寫徐枕亚與學生蔡如松的母親陈佩芬相戀的故事。陈佩芬是個寡妇,迫于礼教没有勇气與徐结合。陈佩芬最後促成侄女蔡蕊珠与徐枕亚结婚。

1912年,徐枕亚进入上海《民权报》担任编辑,並开始在《民权报》副刊上连载长篇小说《玉梨魂》,當時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次年結集成單行本發行。1924年還拍成電影。《玉梨魂》在當時用四六骈文形式写成,受到《紅樓夢》的影響很深,例如写何梦霞荷锄埋葬梨花构筑香冢时,吟颂“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的诗句。書中寫白梨娘以身殉情的情景,也可联想起《花月痕》中秋痕上吊自尽的故事。

周作人表示《玉梨魂》是“鸳鸯蝴蝶体”的開山之作,[1]又稱是艷情小說。[2]刘半侬認為《玉梨魂》犯了空泛、肉麻、无病呻吟的毛病。1984年夏志清發表論文,首開《玉梨魂》研究之先河,夏称它是“一个以爱情和自我牺牲为主题的悲剧故事”。[3]同时,《玉梨魂》还受到了西洋小说的影响,作者極為明顯的模仿了林譯小說《巴黎茶花女遺事》,特別是《玉梨魂》開篇的倒敘手法與結尾的引錄筠倩臨終日記。[4]夏志清亦指出徐枕亞像英國小說家里查遜(Samuel Richardson),體認到“生活和文學中主觀、個人與私密經驗的方向”。

注釋编辑

  1. ^ 1918年4月19日,周作人在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小说研究会上讲演《日本近三十年小说之发达》提到了“《玉梨魂》派的鸳鸯蝴蝶体”。1919年2月2日,周作人在《中国小说里的男女问题》一文中说:“近时流行的《王梨魂》虽文章很是肉麻,为鸳鸯蝴蝶派小说的祖师,所记的事,却可算是一个问题。”
  2. ^ 1919年1月12日,周作人在《每周评论》发表的《论“黑幕”》一文中曾写到:“到了袁洪宪时代,上下都讲复古,外国的东西,便又不值钱了。大家卷起袖子,来做国粹的小说;于是《玉梨魂》派的艳情小说,《技击余闻》派的笔记小说,大大的流行;”
  3. ^ 夏志清《〈玉梨魂〉新论》
  4. ^ 陳平原,《中國小說敘事模式的轉變》,頁206-207

參考書目编辑

  • 夏志清〈徐枕亞的《玉梨魂》〉
  • 夏志清《<玉梨魂>新论》,《知识分子》1988 年,秋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