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王弗(1039年-1065年7月13日)北宋進士王方之女,蘇軾之元配妻子,眉州青神(今四川省眉山市青神縣)人,其子蘇邁,為現荊南蘇氏一脈的祖先。

王弗
宋朝誥命夫人通義郡君 王氏
王姓
封號 通義郡君(追贈)
出生 北宋寶元二年 (1039年)
北宋眉州青神(今四川省眉山市青神縣
婚年 北宋皇祐六年(1054年)
婚姻名份 元配
逝世 北宋治平二年五月二十八日(1065年7月13日)
北宋汴京城
坟墓 眉州东北彭山縣安鎮鄉可龍里
親屬
父親 王方
蘇軾
夫之父 蘇洵
夫之母 程氏
夫之繼室 王閏之
夫之側室 王朝雲
蘇邁

目录

生平编辑

宋寶元二年(1039年),王弗生於眉州青神縣瑞草橋,青神位岷江西岸。風景秀麗。父王方為鄉貢進士青神望族。

至和元年甲午(1054年),十六歲。弗歸妹於蘇軾居眉山。十一月因傳安南酋儂智高將犯西蜀,朝廷派張方平出知益州。

至和二年乙未(1055年),十七歲。在眉州眉山,夫遊成都,謁太守張方平。

嘉祐元年丙申(1056年),十八歲。在眉州眉山。五月夫抵汴京城。八月夫舉人考試名列第二。

嘉祐二年丁酉(1057年),十九歲?留眉州眉山。正月夫赴試禮部,置第二。三月夫殿試章銜榜中進士乙科。四月八日婆程氏病逝眉山家中。五月夫軾偕弟侍父歸鄉服喪。

嘉祐三年戊戌(1058年),二十歲。與夫軾居家守制。王弗的族叔王淮奇住在瑞草橋,軾常拜訪。他善於釀酒。弗的堂妹王閏之此時雖只十一歲,對軾不凡器宇留下深刻的印象。

嘉祐四年己亥(1059年), 二十一歲。九月服除,十月隨夫侍父舟行出三峽過鄂入京,途經岷江之濱有凌雲寺鑿山為大彌勤佛像高三百三十尺,過忠州探訪三國時名勝。十二月八日抵江陵驛。這年冬蘇邁出生,邁為荊南蘇氏一脈的先祖。[1]

嘉祐五年庚子(1060年),二十二歲。正月初五自荊州北上,二月十五日抵汴京。夫軾授河南府福昌縣主簿未就。

嘉祐六年辛丑(1061年),二十三歲。正月夫軾移居懷遠驛準備制科。七月秘閣試六論。八月二十五日殿試試入三等。自宋以來唯吳育與軾而已。父洵於宜秋門購得南園,奉父遷入。九月軾授官大理評事簽書鳳翔府判官。十二月十四日到任視事。

嘉祐七年壬寅(1062年),二十四歲。隨夫在鳳翔。自去歲冬至今春陝西大旱祈雨太白山神,軾作〈喜雨亭記〉。

嘉祐八年癸卯(1063年), 二十五歲。隨夫在鳳翔。三月二十九日仁宗崩,夏四月趙曙即位曹太后權同聽政。

英宗治平元年甲辰(1064年),二十六歲隨夫鳳翔。三月夫與王彭論佛法。十二月夫磨勘轉殿中丞,十七日任滿還京。

治平二年乙巳(1065年),二十七歲。正月還汴京,夫差判登聞鼓院。帝欲召入翰林知制誥,為宰相韓琦所阻。二月夫召試秘閣試二論復入三等得直史館。五月二十八王弗卒於京師年二十七。朝廷追封通義郡君。治平三年(1066年)四月二十五日父蘇洵卒,六月夫與弟轍舟載護父喪歸蜀,王弗柩隨載西行。治平四年(1067年)四月護喪返抵眉山。八月葬父柩與母程夫人同穴。王弗柩於合墓之西北八步,長眠於武陽安鎮山上老翁泉之陽。蘇軾悲痛為作《亡妻王氏墓志銘》。[2]

熙宁八年(1075年),此時蘇軾四十歲,来到密州,这一年正月二十日,他梦见王氏,作《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悼念亡妻。

紀念编辑

青神縣喚魚池,青神縣位於岷江之濱。《蜀中名勝記》載:「縣之名勝在乎三岩。三岩者,上岩、中岩、下岩也。今惟稱中岩焉。」岷江入中岩山門,細草微風,澗水潺潺。行數十公尺,山青如黛,群花雜樹中飄著一叢叢乳白的花,細觀兩瓣平舉如翼,一瓣懸月如尾,一瓣如玉頸奮前,張頭尋覓,且清香馥鬱。請教山中人,曰:形如飛鳳,為王弗愛物,叫飛來鳳。中岩有座書院,青神鄉貢進士王方執教的地方。中岩下寺丹岩赤壁下,綠水一泓,平靜如半輪明月,傳為慈姥龍之宅。蘇軾讀書時常臨流觀景:「好水豈能無魚?」於是撫掌三聲,立時,岩穴中群魚翩翩遊躍,皆若淩空浮翔。蘇軾便對老師王方:「美景當有美名。」王方遍邀諸生投筆競題,終不適意,最後蘇軾才題名:「喚魚池」。此時王方女王弗也使丫鬟從瑞草橋家中送了題名,紅紙怡上:「喚魚池」三字,眾人驚歎:「不謀而合,韻成雙璧。」後蘇軾手書「喚魚池」三字刻在赤壁上,經可三丈,秀美俊拔。後人在青神中岩寺喚魚池畔立有蘇軾與王弗塑像。

形象编辑

注释编辑

  1. ^ 松滋市楊林市鎮蘇家坪村生活著千名蘇軾後裔。2013年蘇家坪村村民蘇振元在村裡發現了一本「蘇氏族譜」,上面記載「坡公長君邁,於元豐七年支分江西南昌派衍眉山之瓜瓞,九世榮成志成二公於順帝三十三年冬,遷湖北之荊南卜居此地,名蘇家坪」,
  2. ^ 《蘇軾文集-卷十五》:「治平二年五月丁亥,趙郡蘇軾之妻王氏卒于京師。六月甲午殡于京成之西。其明年六月壬,葬于眉之東北彭山縣安鎮鄉可龍里先君先夫人墓之西北八步。轼銘其墓曰:君諱弗,眉之青神人,鄉貢進士方之女。生十有六年而歸于轼。有子邁。君之未嫁,事父母,既嫁,事吾先君、先夫人,皆以謹肅聞。其始,未嘗自言其知書也。見軾讀書,則終日不去,亦不知其能通也。其後轼有所爲于外,君未嘗不問知其詳。曰:「子去親遠,不可以不慎。」日以先君之所以戒轼者相語也。軾與客言于外,君立屏間聽之,退必反覆其言曰:「某人也,言辄持兩端,惟子意之所向,子何用與是人言?」有來求與轼親厚甚者,君曰:「恐不能久。其與人銳,其去人必速。」已而果然。將死之歲,其言多可聽,類有識者。其死也,蓋年二十有七而已。始死,先君命轼曰:“婦從汝于艱難,不可忘也。他日汝必葬諸其姑之側。君得從先夫人于九原,余不能。嗚呼哀哉!余永無所依怙。君雖沒,其有與爲婦何傷乎?嗚呼哀哉!」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