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王珙(9世纪-899年),晚唐军阀,於光启三年(887年)继承其父王重盈控制保义镇,直至光化二年(899年)过世。

王珙
出生 9世纪
唐朝
逝世 899年
唐朝
职业 晚唐军阀

家世编辑

王珙早年经历几无记载,生年不详,系王重盈的次子。[1]年轻时有俊气,文武全才,性格很骄傲暴虐。大约光启二年(886年),王珙在利州刺史任上为壁州刺史王建所攻,弃城而去。[2][3]三年(887年),其父王重盈任陕虢(即后来的保义)节度使,叔父王重荣护国节度使时,王重荣被部下牙将常行儒所杀。不久,唐僖宗任王重盈为护国节度使,王珙为权知陕虢留后,[4][5]确保两镇仍在王氏控制下。[6][7]

作为保义节度使编辑

大顺元年(890年)十二月,唐昭宗讨伐河东节度使李克用兵败,寻求和解,左仆射韦昭度上表赞成,并建议也对王珙进行谕旨慰勉,[8]获准。[9]

乾宁二年(895年)正月,王重盈卒。这时已被称为保义节度使的王珙觊觎护国军。但护国军拥立他的堂弟王珂继任。[10]王珂是王珙的伯父王重简的儿子,被王重荣养为己子。二月,王珙及其弟绛州刺史王瑶反对,攻王珂,还写信给大军阀宣武军节度使朱全忠,称王珂是仆人而不是王氏亲子,而朱全忠的主要敌手也是王珂岳父的李克用则支持王珂。[4][6][9][11][12]

唐昭宗试图派中使调解,但调解不成功。王珙、王瑶无力压倒王珂,三月,请求昭宗另派护国节度使,昭宗最初任宰相崔胤为护国节度使。[13][14]但在李克用坚持下,昭宗任王珂为护国节度使,崔胤没有赴任。[15]王珙送礼说服静难军节度使王行瑜凤翔节度使李茂贞镇国军节度使韩建称王珂系螟蛉之子不宜袭节度使,提议作对换,任王珙于护国军,任王珂于保义军,但昭宗以已答应李克用所求为由拒绝了。王行瑜、李茂贞、韩建为请求遭拒感到羞耻,五月,王珙派人对三节度使说:“王珂不受代而与河东结姻,必对诸公不利,请讨之。”三节度使进军都城长安恫吓昭宗,[6]兵到后,杀了他们认为与自己作对的两位前宰相韦昭度和李磎[4][9][11][16][17]昭宗在胁迫下被迫下诏任王珙为护国节度使,[18]王行瑜弟匡国军节度使王行约为保义节度使,王珂为匡国军节度使。[12][19]

三位军阀的举动引起了李克用的严肃反应,他从河东率军南下准备攻打他们。李克用到绛州,王瑶抵抗。李克用很快败杀王瑶,[4]进军都城,最终败王行瑜,[6]王行瑜出逃中被杀。[11]李克用迫使李茂贞、韩建暂时降顺昭宗。此战后,王珙虽免遭重大影响,却也无力实现接管护国军的目的;他仍留在保义军。[12]

四年(897年)三月,王珙与王珂交战,八月,王珙因军队少,求援于宣武军,在朱全忠部将张存敬杨师厚协助下再攻护国军,[20]最初在猗氏以南大败王珂,[21]但九月为李克用养侄衙内指挥使李嗣昭、义儿军使李存进率二千骑(一作三千骑)败于猗氏,[22]被擒将三人,宣武军来救,也被李嗣昭所败,[23]王珙等被迫停止对护国军的围攻。光化元年(898年)十月,保义军与万余宣武军再攻护国军,李克用再派李嗣昭、张汉瑜率三千骑助王珂将其击退,[6][11][19][24][25][26]李嗣昭与李克用亲将史俨、散将刘训等反攻陕州。[4][27]

同时,王珙在保义军为政苛暴,多猜忌,残忍好杀,不以生命为意,奢纵聚敛,民不堪命。行经保义军的朝廷官员和冒犯他的人常被杖责、捕杀。如当月,昭宗召前常州刺史王柷回长安,时人认为将被拜为宰相。王柷去长安途经保义军,王珙待以大礼,想以子侄之礼拜见,王柷拒绝,王珙愤而杀了王柷及其家人,抛尸黄河,掠夺其资产衣装,对朝廷称他们翻了船。被严重削弱的朝廷不敢查问。二年(899年),王珙越发暴虐偏执,连妻儿都不免遭其害。王珙斩杀冒犯自己的人,将首级置于座前,谈笑自若,部下为之所苦。这时他因屡败于王珂,势力削弱,部下都怀有叛心,只是出于害怕不敢叛,但也没有斗志。六月,他被变军所杀,士兵推都将李璠继任。[4][11]五个月后,李璠也死于兵变,陕州都将朱简接管了保义军。[6][9][20][26][28][29][30]

王珙死后被赠太师[6]进士罗衮曾上疏极言王珙不忠不孝、残害本郡、侮辱王室,请求削夺其追赠官爵,且提到王柷以下被王珙所害十人都已得赠官,请求下诏吊祭慰问其家。[31]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