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興侯王琠서흥후 왕전,?-1307年5月20日(忠烈王三十三年四月初十)[1]),是高麗王朝宗室,西原侯王瑛次子[2]

生平编辑

王琠早年事蹟不詳,初封瑞興君서흥군),後來升為侯爵[3]忠烈王時他在元朝禿魯花。忠烈王二十九年(1303年)時,忠烈王曾打算將寶塔實憐公主改嫁給他[4];到三十二年(1306年)王惟紹宋邦英朝鲜语송방영以乳母和宦官李福壽卜鲁罕皇后、左丞相阿忽台及平章八都馬辛譖言廢世子王璋,立王琠作世子,並繼娶寶塔實憐公主為王后[5][6][7]。史載王琠相貌英俊,忠烈王命他穿鲜艳衣服,他多次來往就為了看公主;而公主行為放蕩,就喜歡了王琠[8]

王惟紹謀立瑞興侯作世子時,僉議贊成崔有渰向忠烈王指出王琠並非親子,即位後定必將父祖西原侯始陽侯(應為德陽侯)入廟,那時忠烈王祖上高宗元宗必須遷出,不再祭祀。忠烈王聽後十分動容[9]

後來王惟紹陰謀敗露伏誅,王璋曾建議赦免王琠,唯元朝丞相哈剌哈孙認為不可,命刑部斬於文明門外[10]

参考文献编辑

  1. ^ 高麗史·卷三十二·世家三十二·忠烈王五》:「(三十三年四月)夏四月甲辰,瑞興侯琠、王惟紹、宋邦英、宋璘、韓慎、宋均、金忠義、崔涓伏誅。」,換算則為四月初十
  2. ^ 《高麗史·卷九十一·列傳四·宗室二》:「瑛封西原侯,忠烈王十七年卒,子玢、琠……琠,封瑞興君。」
  3. ^ 《高麗史·卷三十二·世家三十二·忠烈王五》:「(忠烈王二十七年二月)丙申,遣瑞興侯琠入侍于元。」
  4. ^ 《高麗史·卷三十二·世家三十二·忠烈王五》:「(忠烈王二十九年九月)庚午王如元,請沮前王還國,又欲以公主改嫁瑞興侯琠。」
  5. ^ 《高麗史·卷九十一·列傳四·宗室二》:「忠烈朝,以禿魯花在元。王惟紹、宋邦英,譖於王,欲廢忠宣,令琠繼尙寶荅實怜公主,以為后。」
  6. ^ 《高麗史·卷八十九·列傳二·后妃二》:「(忠烈王)三十二年,王惟紹等譖于皇后,欲以瑞興侯琠改尙公主。」
  7. ^ 《高麗史·卷一百二十五·列傳三十八·姦臣一》:「惟紹等,因勸王移寓公主所,自謂得計,托乳媼及宦者李福壽,譖前王於皇后。又譖於左丞相阿忽台、平章八都馬辛曰:『前王素失子道,又不與公主諧,故我王疾之,欲以禿魯花瑞興侯琠,為后者非一日。前王誠宜悔過自新,以供子職,昨我王舍於其邸不謹奉侍,至使折齒,我王欲勿怒得乎?曩前王願爲僧,省官不許,今聽其祝髮,令琠繼尙公主,可副我王之志。』」
  8. ^ 《高麗史·卷九十一·列傳四·宗室二》:「琠貌美,王使之衣袨服,數往來,以觀公主。公主素不謹行,遂屬意於琠。」
  9. ^ 《高麗史·卷一百十·列傳二十三》:「王嘗欲廢忠宣,以瑞興侯琠爲後,有渰言於王曰:『殿下未嘗祭景靈殿乎?太祖及親廟睟容具在,若瑞興侯立,追王其祖禰西原、始陽二侯入祔,則殿下親廟主,不容不遷。殿下千歲後,寧能信其不爾也?高宗、元宗,臣及事之,今老矣,不忍一朝忽不祀。臣若不諫,無以見先王於地下。』王慘然動容者久之。」
  10. ^ 《高麗史·卷九十一·列傳四·宗室二》:「及惟紹等伏誅,忠宣欲宥琠,丞相不可,使刑部幷斬於文明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