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籍(5世紀-540年代),文海琅邪臨沂[1][2]南北朝南齊南梁官員與文學家

王籍是東晉丞相王導的後裔,父親王僧祐在南齊官至驍騎將軍。他七歲就懂得文章,長大後好學有才華,傾慕謝靈運的詩作,自己的作品也全無失色。樂安人任昉見到就稱讚他;曾和沈約同坐寫下《詠燭》,沈約十分欣賞,當時的人說謝靈運有王籍,就如孔子左丘明老子莊子一樣。南齊末年王籍擔任冠軍將軍行參軍,累遷外兵記室,又任職余杭錢唐縣令,為政得到百姓稱頌[1][2]天監初年,他除授安成王蕭秀的主簿、尚書三公郎、廷尉正,歷任餘姚、錢塘縣令,之後免除,很快又擔任輕車將軍湘東王蕭繹諮議參軍,隨他到會稽。會稽郡內有雲門山、天柱山,王籍曾經遊歷超過一個月不回來;到若邪溪賦詩,文句有:「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當時的人認為文筆獨一無二。還朝後他任職大司馬從事中郎,遷中散大夫,不能實現自己志願,就閒逛市集,不去交遊,看到熟人就傘子遮住面部。湘東王在荊州,引薦他為安西府諮議參軍,帶任作塘縣令。王籍因為地方狹小,很不快樂,就不理縣事,終日飲酒,有人報官就鞭打報官者讓他離去,不久,王籍去世。王籍也工於書法,用筆奔放,和孔琳之同類;湘東王為他收集文章,留下文集十卷[3][4]

他的兒子王碧也有文才,但比王籍早逝[5]

家族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1.3 梁書·卷五十·列傳第四十四》:王籍字文海,琅邪臨沂人。祖遠,宋光祿勳。父僧祐,齊驍騎將軍。籍七歲能屬文。及長,好學博涉,有才氣,樂安任昉見而稱之。嘗於沈約坐賦得《詠燭》,甚爲約賞。齊末,爲冠軍行參軍,累遷外兵、記室。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南史·卷二十一·列傳第十一》:王弘,字休元,琅邪臨沂人也。曾祖導,晉丞相,祖洽,中領軍,父珣,司徒。……微字景玄,弘弟光祿大夫孺之子也。……微兄遠……遠子僧佑……子籍。籍字文海,仕齊為余杭令,政化如神,善於擿伏,自下莫能欺也。性頗不儉,俄然為百姓所訟。又為錢唐縣,下車布政,咸謂數十年來未之有也。籍好學,有才氣,為詩慕謝靈運。至其合也,殆無愧色。時人咸謂康樂之有王籍,如仲尼之有丘明,老聃之有嚴周。
  3. ^ 《梁書·卷五十·列傳第四十四》:天監初,除安成王主簿、尚書三公郎、廷尉正。歷餘姚、錢塘令,並以放免。久之,除輕車湘東王諮議參軍,隨府會稽。郡境有雲門、天柱山,籍嘗遊之,或累月不反。至若邪溪賦詩,其略云:「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當時以爲文外獨絕。還爲大司馬從事中郎,遷中散大夫,尤不得志,遂徒行市道,不擇交遊。湘東王爲荊州,引爲安西府諮議參軍,帶作塘令。不理縣事,日飲酒,人有訟者,鞭而遣之。少時,卒。文集行於世。
  4. ^ 《南史·卷二十一·列傳第十一》:梁天監中,為輕車湘東王諮議參軍,隨府會稽郡。至若邪溪賦詩云:「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劉孺見之,擊節不能已已。以公事免。及為中散大夫,彌忽忽不樂,乃至徒行市道,不擇交遊。有時塗中見相識,輒以笠傘覆面。後為作唐侯相,小邑寡事,彌不樂,不理縣事。人有訟者,鞭而遣之。未幾而卒。籍又甚工草書,筆勢遒放,蓋孔琳之流亞也。湘東王集其文為十卷云。
  5. ^ 《梁書·卷五十·列傳第四十四》:子碧,亦有文才,先籍卒。

延伸阅读编辑

[]

 梁書·卷50》,出自姚思廉梁書

参考文献编辑

  • 梁書》·卷五十·列傳第四十四
  • 南史》·卷二十一·列傳第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