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王轨 (北朝)

(重定向自王轨 (北周)

王軌(6世纪-579年),小名沙门,太原郡祁县人,南北朝北周官员。受周武帝宇文邕重用,王軌曾進言殺楊堅以免後患。鄭譯與楊堅、長孫覽等有私交。王軌多次提醒武帝說太子宇文贇品德低劣,不能繼承皇位。一日宇文贇問鄭譯:「我腳上的杖痕該怪誰啊?」鄭譯稱:「都怪王軌和宇文孝伯!」王軌遂被殺,宇文孝伯賜死於家。

生平编辑

东汉司徒王允之后。家族为州郡冠族。累仕北魏赐姓乌丸氏。父王光宇文泰重用,位至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封平原县公。王轨起家事辅城公。宇文邕即位,授前侍下士。俄转左侍上士,颇被识顾。累迁内史上士、内史下大夫,加授仪同三司。宇文邕親政初年受制於權臣宇文護,終日沈默不語。宇文邕與王軌秘謀誅護。

宇文邕殺宇文護親政,王軌被委以重任。建德初年,转内史中大夫,加授开府仪同三司,又拜上开府仪同大将军,封上黄县公食邑一千户,军国之政,皆参预焉。建德五年(576年),宇文邕总戎东伐,六军围晋州。刺史崔景嵩守城北面,夜中密遣送款。下诏令王轨率众应之,未明,士皆登城鼓噪。北齐军队骇惧,因即退走。遂克晋州,擒其城主特进、海昌王尉相贵,俘甲士八千人。于是遂从平并、邺。王轨以功进位上大将军,进爵郯国公,食邑三千户。

南陈吴明彻进攻吕梁,徐州总管梁士彦频与战不利,乃退保州城,不敢复出。吴明彻遂堰清水以灌之,列船舰于城下,以图攻取。宇文邕下诏以王轨为行军总管,率诸军赴救。王轨潜于清水入淮口,多竖大木,以铁锁贯车轮,横截水流,以断其船路。方欲密决其堰以毙之,吴明彻知之,惧,乃破堰遽退,冀乘决水之势,以得入淮。比至清口,川流已阔,水势亦衰,船舰并碍于车轮,不复得过。王轨因率兵围而蹙之。唯有骑将萧摩诃以二千骑先走,得免。吴明彻及将士三万余人,并器械辎重,并就俘获。南陈之锐卒,于是歼焉。宇文邕嘉之,进位柱国,仍拜徐州总管、七州十五镇诸军事。王轨性严重,多谋略,兼有吕梁之捷,威振敌境。南陈甚惮之。

时太子宇文赟率军征吐谷浑,宇文邕令王轨与宇文孝伯并从,军中进取,皆委王轨等,太子仰成而已。时宫尹郑译王端等并得幸帝。太子在军中,颇有失德,郑译等皆预焉。班师回朝后,王轨等言之于宇文邕。宇文邕大怒,鞭打太子,除郑译等名,仍加捶楚。太子因此大衔之。王轨又曾与小内史贺若弼言及此事,且言皇太子必不克负荷。贺若弼深以为然,劝王轨陈之。王轨后因侍坐,乃谓宇文邕曰:“皇太子仁孝无闻,复多凉德,恐不了陛下家事。愚臣短暗,不足以论是非。陛下恒以贺若弼有文武奇才,识度宏远,而弼比每对臣,深以此事为虑。”宇文邕于召贺若弼问之。贺若弼乃诡对曰:“皇太子养德春宫,未闻有过。未审陛下,何从得闻此言?”既退,王轨诮贺若弼曰:“平生言论,无所不道,今者对扬,何得乃尔翻覆?”贺若弼曰:“此公之过也。皇太子,国之储副,岂易攸言。事有蹉跌,便至灭门之祸。本谓公密陈臧否,何得遂至昌言。”王轨默然久之,乃曰:"吾专心国家,遂不存私计。向者对众,良实非宜。”后王轨因内宴上寿,又捋宇文邕须曰:“可爱好老公,但恨后嗣弱耳。”宇文邕深以为然,但因次子汉王宇文赞也不才,此外诸皇子并幼,故不能用其说。王轨建议宇文邕改立第三子秦王宇文贽为太子,也未果。

及太子宇文贇即位,是为周宣帝,追郑译等复为近侍。王轨自知必及于祸,谓所亲曰:“吾昔在先朝,实申社稷至计。今日之事,断可知矣。此州控带淮南,邻接强寇,欲为身计,易同反掌。但忠义之节,不可亏违。况荷先帝厚恩,每思以死自效,岂以获罪于嗣主,便欲背德于先朝。止可于此待死,义不为他计。冀千载之后,知吾此心。”

大象元年(579年),周宣帝令内史杜虔信在徐州杀王轨。御正中大夫颜之仪切谏,周宣帝不纳,遂诛王轨。王轨立朝忠恕,兼有大功,忽以无罪被戮,天下知与不知,无不伤惜。

参考资料编辑

  • 周书·卷四十·列传第三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