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格丽特·博福特女领主

玛格丽特·博福特女领主/ˈbfərt/, BOH-fərt; 或 /ˈbjuːfərt/, BEW-fərt),1443年5月31日-1509年6月29日),后为里奇蒙和德比伯爵夫人Countess of Richmond and Derby),是15世纪末玫瑰战争的重要人物。

瑪格麗特·博福特
里奇蒙伯爵夫人
德比伯爵夫人
Lady Margaret Beaufort from NPG.jpg
瑪格麗特·博福特夫人正在祈禱
出生 1441或1443年5月31日
英格兰貝德福德郡布莱措城堡
逝世 1509年6月29日(68岁或66岁)
英格兰伦敦
安葬 1509年7月9日
配偶
  • 第二代薩福克公爵約翰·德拉波尔(1450年結婚-1453年宣告無效)
  • 第一代里奇蒙伯爵埃德蒙·都鐸(1455年結婚-1456年夫逝)
  • 亨利·斯塔福德爵士(1458年結婚-1471年夫逝)
  • 第一代德比伯爵托馬斯·斯坦利(1472年結婚-1504年夫逝)
子嗣 亨利七世
王朝 博福特家族
父親 第一代薩默塞特公爵約翰·博福特
母親 布莱措的瑪格麗特·博尚

作为爱德华三世的后裔,她把有争议的英格兰王位继承权传给了儿子亨利·都铎。她利用这一时期的政治动荡,积极地为儿子争取王位。她的努力最终使亨利在博斯沃思平原战役理查三世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因此她在策划都铎王朝登基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其中有两位英格兰最著名的君主:亨利八世(她的孙子)和伊丽莎白一世。她的儿子加冕为英王亨利七世。她拥有相当大的政治影响力和个人自主权——这两点对于她那个时代的女性都是不寻常的。在她儿子统治时期,她也是一个主要的赞助人和文化赞助人,开创了都铎王朝的广泛赞助人时代。

英格兰国王亨利七世的母亲,亨利八世的祖母。

她因于1505年创立剑桥大学基督学院和开始创立剑桥大学圣约翰学院并最终在她身后于1511年由其遗嘱执行人完成而为人铭记。[1][2]玛格丽特女领主大厅,牛津大学第一所招收女子的学院,以她命名,且在学院教堂有她的雕像。[3]

家世编辑

她是爱德华第三个长大成人的儿子冈特的约翰和情妇凯瑟琳·斯温福德合法化的孙子薩默塞特公爵约翰·博福特(John Beaufort,1404 - 1444/05/27)的女儿和唯一的女继承人。1441年或1443年5月31日,玛格丽特生于贝德福德郡布莱措城堡。玛格丽特后来曾要求威斯敏斯特教堂在5月31日庆祝她的生日,可见她的生日是没有争议的。

玛格丽特的生年更不确定。根據17世纪的古文物研究者威廉·达格代尔的說法,以在玛格丽特的父亲约翰临死时进行的一些调查为依据,认为她出生于1441年,此说法也得到很多给玛格丽特作传的人的支持。但她更可能生于1443年,因为这一年5月,约翰曾就自己一旦阵亡后“未出世的孩子”的监护权问题和国王进行商议[4]

早年编辑

当她出生时,她的父亲约翰正准备去法国为英格兰国王亨利六世进行一次重要的军事行动。约翰和国王商议,一旦他不幸阵亡,只有他的妻子能为玛格丽特的监护权和婚姻做主。

作为王室的土地承租人,他的继承人的监护权在英格兰封建制度下落到了王室手中。但当从法国返回后,约翰和国王闹翻了,被逐出朝廷并被指控叛国。没多久,约翰死了。托马斯·巴辛认为他是病死的,而克罗兰编年史称他是自杀。玛格丽特作为约翰唯一的子嗣,成为他可观的财产和有争议的王位继承权的继承人。传记作者琼斯和安德伍德都写玛格丽特是“兰开斯特宫廷不稳定的政治气氛中的棋子”[5]

玛格丽特第一次过生日时,国王违约把她的广大领地的监护权判给了萨福克公爵威廉·德拉波尔,尽管玛格丽特本人仍然在母亲监护下。索默塞特去世时,玛格丽特的母亲在怀孕,但孩子没能成活,故玛格丽特仍是唯一继承人。尽管是父亲的唯一子嗣,但玛格丽特有两个同母异父的哥哥和三个同母异父的姐姐,他们是她的母亲第一次结婚所生,在玛格丽特的儿子成为国王後,她的兄姐们得到了她的支持。[6]

玛格丽特被许配给萨福克的儿子约翰 (John de la Pole,1442/09/27 - 1492/05/14~21, 2nd Duke of Suffolk)。在1444年1月28日到2月7日间,他们可能举行了婚礼,当时她可能只有1岁,肯定不足3岁。但更多的证据表明他们是在1450年1月结婚的,萨福克被捕后寻求通过让儿子和孩子可能是潜在王位继承人的方便的富有被监护人订婚以保障儿子的未来。[7]1450年8月18日,教皇特许实为近亲的玛格丽特和约翰结婚,这也和1450年1月结婚说吻合。[8]

玛格丽特从未认可这桩婚姻。如她在1472年的遗嘱中所写,她认第二任丈夫埃德蒙·都铎为她的第一任丈夫。3年后,她和波尔的婚姻被解除,亨利六世转而将玛格丽特的监护权交给同母异父的兄弟贾斯珀·都铎埃德蒙·都铎[9][10][11]。根据教会法,玛格丽特不受这次婚约的约束,因为当时她还不满12岁[9]

 
2007年的彭布罗克城堡,1457年13岁的玛格丽特生下亨利·都铎的诺曼城堡

甚至在玛格丽特的第一次婚姻还未被废除时,亨利六世就决定让玛格丽特做他的异父弟第一代里奇蒙伯爵(1st Earl of Richmond )埃德蒙·都铎(Edmund Tudor, 1430/06/11–1456/11/03) 的新娘,可能是为了加强埃德蒙的王位继承权,以备在没有孩子或合法兄弟姐妹的情况下被迫立埃德蒙为储的情况。[12]埃德蒙是国王的母亲瓦卢瓦的卡特琳寡居后和欧文·都铎所生的长子。[9]

玛格丽特才9岁,就被要求正式同意结婚。后来,她声称自己是被神指引这样做的。[12]

1455年11月1日,12岁的玛格丽特嫁给比自己年长12岁的埃德蒙。当时,玫瑰战争刚刚爆发;结婚不到一年,支持兰开斯特的埃德蒙就被约克军所俘,1456年11月3日因瘟疫死于卡马森狱中,留下怀着7个月的身孕的13岁的遗孀。

因为埃德蒙是玛格丽特唯一孩子的父亲,她一直尊重埃德蒙的名字和记忆。在埃德蒙死后16年的1472年,她在遗嘱中提出要葬在埃德蒙身边,尽管她已经和于1471年过世的第三任丈夫亨利·斯塔福德有一段长期、稳定而亲密的婚姻。

为母编辑

1457年1月28日,玛格丽特在彭布罗克城堡小叔子贾斯珀照顾下于生下了她此生唯一的孩子亨利·都铎。因为玛格丽特年幼而娇小,这次生产很艰难,母子都险些丧命。在她死后的一次布道中,玛格丽特的听告解神父约翰·菲谢说“这么小的人物”能生下一个孩子,真是奇迹。此次艰难的生产后,她再未生育。几年后,她将列举一套有关分娩潜在继承人的适当程序,也许是根据她自己的困难经历而提出的。[13]

生育后再度进入社会不久,贾斯珀为了确保她儿子的安全为她安排了另一场婚姻。1458年1月3日,14岁的她嫁给了第一代白金汉公爵汉弗莱·斯塔福德的次子亨利·斯塔福德爵士(1425年 - 1471年)。他们也是近亲,但1457年4月6日下达了对他们结婚的特许。玛格丽特在这场婚姻中与丈夫发展出一段长期而和睦的婚姻关系,他们还获得一定程度上耗资巨大的沃京宫,玛格丽特维护它,有时在此隐退。夫妇俩得到白金汉提供的价值400马克的地产,但玛格丽特的主要收入来源仍然是她的自家地产。有一段时间,斯塔福德夫妇得以探望玛格丽特被托付给贾斯珀·都铎在威尔士彭布罗克城堡照顾的儿子。

卷入玫瑰战争编辑

爱德华四世年间编辑

约克军队挑战兰开斯特争夺权力的多年斗争在1461年的陶顿战役中达到高潮,约克军取得了胜利。爱德华四世成为英格兰国王。这场战斗导致玛格丽特的公公丧命、贾斯珀逃亡到苏格兰和法国以聚集兰开斯特的支持者。[14]爱德华四世将属于玛格丽特儿子的土地给了自己的弟弟克拉伦斯公爵。亨利成为威廉·赫伯特爵士的被监护人。玛格丽特再次获准数次拜访儿子。

1469年心怀不满的克拉伦斯公爵和沃里克伯爵煽动了一场针对爱德华四世的叛乱,打败了他的军队并俘虏了他。玛格丽特趁机试图和克拉伦斯谈判,试图重获儿子的监护权和财产。[15]但不久,爱德华重获权力。

沃里克的持续叛乱以兰开斯特王朝的亨利六世于1470—1471年的短暂复位而告终,这次复位也被巴内特战役中约克军的胜利所终结。面临约克的再次统治,玛格丽特据城乞求再次被迫流亡国外的贾斯珀带上13岁的亨利。[16]她再见自己的儿子将是14年后。

1471年,斯塔福德在巴内特战役中为约克派作战,受伤而死,28岁的玛格丽特再一次守寡。[17]

1472年6月,玛格丽特嫁给时任侍卫长和马恩岛国王托马斯·斯坦利Jones & Underwood(1993)指出玛格丽特从未自视为斯坦利家的一员。[18]这最初只是一场权宜婚姻,玛格丽特和斯坦利的婚姻使她得以回到爱德华四世伊丽莎白·伍德维尔的宫廷。事实上,格里斯特伍德推测,玛格丽特组织这场婚姻的唯一目的是重塑她的形象,确保自己有一个能够提携儿子的首要地位。显然她的努力有了效果,她被伊丽莎白王后选为其一个女儿的教母之一。

都铎编年史家霍林希德称,爱德华四世国王后来提议玛格丽特的儿子和自己的女儿约克的伊丽莎白结婚,打算迫使亨利都铎离开他在欧洲大陆的避风港。诗人伯纳德·安德烈似乎证实了这一点,他写下了都铎从爱德华特使的魔掌手里奇迹般的逃脱,据称除了他母亲之外没有人向他警告过这一欺骗行为。[19]

理查三世年间编辑

爱德华驾崩、理查三世夺位后,玛格丽特很快回宫侍奉新王后安妮·内维尔。她在安妮的加冕仪式上运送队列。[20]为了让儿子回到英格兰,玛格丽特似乎与理查进行了谈判。

塔里的王子编辑

除去这些谈判可能表明的事,玛格丽特对理查的忠诚是假装的;她在被囚禁在伦敦塔的两位约克王子被传遇害后,与他们的母亲伊丽莎白·伍德维尔合谋。据波利多尔·维吉尔说,就在这时,玛格丽特“开始对她儿子的命运抱有良好的希望”。据信,博福特已经开始与伍德维尔讨论,由她的医生刘易斯·卡尔利昂在两名妇女之间秘密通信。两人密谋联手用玛格丽特的儿子亨利·都铎取代理查——尽管伍德维尔的支持取决于都铎是否会娶她的一个女儿。他们希望这项提议能同时得到约克主和兰开斯特两派的支持。[21]

关于王子们的命运,被广泛认为的是理查三世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下令杀死了两个侄子。但格里斯特伍德称另一人可能要负责;亨利·都铎的王位之路无疑因他们的失踪而加快,也许他的母亲——他的“高度能干和完全忠诚的代表”——有足够的动机下达命令。[22]

白金汉叛乱编辑

1483年玛格丽特无疑卷入了白金汉叛乱,而且可能是幕后策划。[23]事实上,在他给理查三世作的传记中,历史学家保罗·穆雷·肯达尔将玛格丽特描述为“叛乱的雅典娜”。[24]白金汉也许出于两面派的动机(因为他可能一直渴望自己获得王位),与玛格丽特和伍德维尔合谋推翻理查。玛格丽特的儿子打算从布列塔尼启航与他合兵,但他来得太晚了。10月,玛格丽特的计划被证明是不成功的;公爵被处决,都铎被迫穿越英吉利海峡返回。玛格丽特似乎在为起义提供资金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作为对她的背叛的回应,理查通过了一项剥夺玛格丽特所有头衔和财产的议会法案,宣布玛格丽特犯有下列罪行:

里奇蒙的玛格丽特伯爵夫人,最近密谋、策划、叛国针对我们的理查三世国王叛国者里奇蒙伯爵亨利的母亲,给所说的亨利发送信息、文字和信物……该伯爵夫人提供了大量的钱……而且该伯爵夫人还密谋、策划、想象我们的国王毁灭……[25]

但理查三世阻止了以将玛格丽特的财产转移给其丈夫斯坦利勋爵的方式完全剥夺其公民权。他也实际上把玛格丽特囚禁在她丈夫的家里,希望阻止她与儿子的进一步通信。[26]

玛格丽特的丈夫更愿意在日益紧张的政治局势中左右逢源,因此很可能允许妻子继续与儿子沟通。当亨利提出王位要求的时候,他在很大程度上依靠他的母亲在英格兰为他提供支持。[27]

博斯沃思平原战役编辑

玛格丽特的丈夫斯坦利虽然在白金汉叛乱中为理查三世作战,但在1485年被召集参与博斯沃思平原战役的作战时,尽管其长子斯特兰奇勋爵乔治被理查三世扣为人质,但他袖手旁观。战役结束后,他亲自将王冠戴在继子(亨利七世)头上。随后,他被封为德比伯爵,玛格丽特随后也成为德比伯爵夫人,头衔则是“里奇蒙和德比伯爵夫人”。[28]1488年,她被授予女士伴侣嘉德勋章(LG)。

掌权编辑

 
英王亨利七世,玛格丽特唯一的孩子

当儿子在博斯沃思平原战役取得王位后,女伯爵被宫廷称作“我的女领主,国王的母亲(My Lady the King's Mother)”。玛格丽特一生的努力得到了很好的回报;她儿子的第一届议会推翻了对她的公民权剥夺,给称她为“女性唯一”。这一头衔以前几乎只为王后保留,授予博福特从男子处获得相当大的法律和社会独立性。她被允许与丈夫分开拥有财产(好像她未婚)并在法庭上起诉——两项她的同时代女性没有的权利。[29]

如他们的母亲所安排的那样,亨利七世娶了约克的伊丽莎白为王后。玛格丽特不情愿居于寡后伊丽莎白·伍德维尔甚至儿媳伊丽莎白王后之下,她穿着和王后同样质地的袍子,平时走路时只距王后身后半步。为伊丽莎白作传的艾米·莱森斯称这“可能已是正确的宫廷礼仪”。[30]尽管如此,玛格丽特却不能做伊丽莎白禁止的事,因为伊丽莎白是合法的王后,地位高于身为女伯爵的玛格丽特。

15世纪60年代起,玛格丽特就用“M. 里奇蒙”签名。1499年,她将签名改作“玛格丽特·R”,可能是为了彰显自己身为王室成员的权威(R可能是拉丁语中女王regina的缩写,也可能是里奇蒙的缩写),还加上“et mater Henrici septimi regis Angliæ et Hiberniæ”(意为“及英格兰和爱尔兰国王亨利七世的母亲”)的文字说明。[31][32]

很多史学家认为1487年伊丽莎白·伍德维尔王太后离开宫廷有一部分原因是缘于亨利有影响力的母亲的命令,尽管并不确定。[33]

玛格丽特在都铎王朝宫廷内部产生了相当大的政治影响。她行使的权力显而易见;西班牙特使佩德罗·阿亚拉在1498年的一份报告中称,亨利“在事务或个人利益以及其他方面深受其母亲和追随者的影响”。在她儿子统治的早期,记录显示,玛格丽特通常陪同这对王室夫妇旅行。[34]

虽然玛格丽特在王室中的地位在某种程度上是她儿子表达感激之情的一种方式,但她很可能远不是人们所期望的那种被动接受亨利恩惠的人。正如格里斯特伍德在下面所说,玛格丽特反而积极地设法使自己的地位进一步提高:

“必须要为玛格丽特决心要成为的这种‘国王的母亲’创造一个地方。可能如果玛格丽特已经成为女王,一个她显然觉得命运剥夺了她的角色,她就不会觉得有必要大声疾呼地争取自己的权利。”[35]

在婚姻的后期,伯爵夫人倾向于独居。1499年,在丈夫允许下,她当着伦敦主教理查·菲茨詹姆斯的面宣誓守贞。身为已婚者宣誓守贞不常见,但并非没有先例。女伯爵搬离丈夫所在,在斯坦福附近的北安普顿郡科利威斯顿独居。丈夫按期看望她,她也为丈夫预留了房间。1504年,她再次宣誓守贞。[36]在科利威斯顿的住所她被给予了一项在中部和北部地区执行司法的特权。[37]

玛格丽特还积极参与王室的家庭生活。她为王室继承人的出生和成长制定了一个适当的协议。虽然她们的关系经常被描绘成敌对的,但玛格丽特和她的儿媳伊丽莎白在计划王室子女的婚姻时共同合作。她们共同为要嫁给伊丽莎白的儿子亚瑟王子的阿拉贡的凯瑟琳写下了必要的指示。两个女人还密谋阻止玛格丽特公主在太小的时候嫁给苏格兰国王;在这件事上,格里斯特伍德写道,玛格丽特无疑决心让她的孙女“不应分享她的命运”。[38]

1503年伊丽莎白去世后,玛格丽特成为宫廷的主要女性出席者。当亚瑟王子的死需要一个新的明显继承人时,玛格丽特通过挑选亨利王子的一些新家庭成员,在确保亨利王子得到适当抚养方面发挥了作用。[39]

玛格丽特以她所受的教育和虔诚著称,亨利七世对她也全意侍奉。亨利写给他母亲的一封现存的信显示了他的感激和感谢之情:

凡按你的心愿和喜乐所赐给你的一切,我都以我的心和善意赐给你……我要尽你的心所能地悦纳你,我也知道,我和一切活物一样,是无限的,因为那大而奇异的现代的爱和慈爱,使你时刻对着我承受欢喜。[40]

1509年4月21日,亨利七世驾崩,遗命母亲为遗嘱的首席执行人。儿子死后2天,玛格丽特艰难地确保了孙子亨利八世的平稳继位。[41]她安排了儿子的葬礼和孙子的加冕礼。在葬礼上,她被授予高于其他一切王室女性的优先权。[42]

在她死前,玛格丽特也在亨利八世的早期统治中留下了自己的印记;当她18岁的孙子选择枢密院的成员时,他采纳了玛格丽特的建议。[43]

去世编辑

 
威斯敏斯特教堂玛格丽特·博福特的坟墓

1509年6月29日,伯爵夫人在威斯敏斯特教堂的教区去世。此前一天,她的孙子亨利八世刚度过18岁生日。她的死距儿子的死也才2个多月。她被葬在威斯敏斯特教堂中亨利七世的圣母堂一处黑色大理石坟墓中,坟墓顶端有镶铜的肖像和顶盖,如今位于后来威廉三世玛丽二世的墓穴与苏格兰女王玛丽的墓穴之间。[44]

她的坟墓由可能于1509年到达英格兰的皮耶特罗·托里吉亚诺所建,他在次年得到佣金。[45]墓上的镀金青铜雕塑描绘了玛格丽特把头枕在枕头上,举手祷告,穿着丧偶的衣服;脸可能是由死人面部模型雕刻而来。黑色大理石陵墓装饰有纹章的青铜徽章,包括她脚下的耶鲁和纹章徽章。[46]

德西德里乌斯·伊拉斯谟为她的墓碑写了拉丁文的铭文:“玛格丽特,里奇蒙女伯爵,亨利七世之母、亨利八世之祖母,为这座修道院的三位僧侣、温博恩的一所语法学校、全英格兰的一位传教士、分别在她创立了两所学院的牛津和剑桥的两位圣经讲师捐赠了资金,一位虔诚于基督和圣约翰福音的人。”[46]

1539年,墓前竖立起了画上了精心设计的手臂和其他装饰物的铁栏杆。1823年,教堂卖掉了铁制部分,但一个世纪之后恢复了。[46]

遗产编辑

 
Lady Margaret Beaufort by Meynnart Wewyck, ca. 1510, The Master's Lodge, St John's College, Cambridge

1497年,玛格丽特表示要为多塞特温博恩建立一所免费学校。1509年她死后,温博恩语法学校成立,这就是现在的伊丽莎白女王学校。[48]

玛格丽特·博福特夫人是一位终生的艺术赞助者和学术界的支持者。

嫁给斯坦利勋爵时,玛格丽特捐献了在威尔士的教堂建筑。像爱德华四世和他的朝廷那样,她也被威廉·卡克斯顿及其继任者温金·德沃尔德所画,且不仅仅是作为女主顾而是因为自身的购置物。她在1483年第一本授予卡克斯顿的书是13世纪的法国爱情小说《布兰沙丹和埃格兰蒂讷》,这相当密切地反映了她在当时在威斯敏斯特教堂避难的伊丽莎白·伍德维尔帮助下秘密撮合亨利和约克的伊丽莎白。6年后,在理查在博斯沃思被亨利所败后,她从卡克斯顿处得到这本书的一个英译本:它预示着都铎王朝赞助时期的开始。除了鼓励图书生产和建立自己的图书馆外,玛格丽特作为翻译者也取得了可观的成功,成为《师主篇》第一个已知名字的英语翻译者,也从一个法语的中间版本翻译了15世纪的荷兰专著《黄金之镜为罪恶的灵魂》。[36]

1502年,玛格丽特在剑桥大学设立了玛格丽特女士神学教授。[49][50]1505年,玛格丽特在获得亨利七世的王室许可后重建并扩建了剑桥大学基督学院的礼拜堂,从此被誉为基督学院的创始人,基督学院的一幢楼上还刻着她签名的副本。1511年,剑桥大学圣约翰学院在玛格丽特的地产的赞助下成立,这可能是出于她的直接命令或管家圣约翰·费舍尔的建议。玛格丽特的肖像和圣约翰·费舍尔的一起挂在基督学院和圣约翰学院的大厅和其他学院的房间。两家学院的臂章上都有她的羽毛饰和格言。各种各样的社团,如基督学院的玛格丽特女士社团、博福特俱乐部、圣约翰学院的划船俱乐部“玛格丽特女士划船俱乐部”(Lady Margaret Boat Club)也以她命名。[51]

 
玛格丽特·博福特女领主在祈祷,罗兰·洛基所画,圣约翰学院,剑桥

1502年她还捐资为牛津大学设立了神学讲师,首位讲师为约翰·罗珀;它成为了玛格丽特女士神学教授,后来同时由基督教堂的牛津牧师和僧侣举办。[52][49][53]玛格丽特女领主大厅,第一座牛津大学女子学院,以她命名。[54]

 
《字典和哲学家的名言》的微型介绍,威廉·卡克斯顿所画。此介绍描述安托尼·内维尔将这本书展示给在妻子伊丽莎白·伍德维尔、儿子威尔士亲王爱德华和弟弟格洛斯特公爵理查陪伴下的爱德华四世

牛津大学的首个女子学院瑪格麗特夫人学堂也是以玛格丽特命名的。[54]

作为一个务实的女人,当面临沼泽地的部分洪水泛滥威胁到财产的问题时,她能够发起一场雄心勃勃的包括外国工程师的排水方案,在波士顿建立了一个大型水闸。[55]玛格丽特还资助重建了马托克诸圣堂及教堂塔。[56]

贝德福郡的莱斯利的玛格丽特·博福特中学(原名玛格丽特·博福特普通中学)以她命名。[57]

肖像编辑

 
约翰·费舍尔,玛格丽特从1497年至死期间的牧师和倾听者,小汉斯·霍尔拜因英国皇室典藏

家族编辑

先祖编辑

玛格丽特是第一代萨默塞特伯爵約翰·博福特的孙女,第一代兰开斯特公爵冈特的约翰和情妇凯瑟琳·斯温福德的曾孙女,爱德华三世国王的玄孙女。

冈特的约翰和凯瑟琳结婚后,他们的子女(博福特家族)都被理查二世合法化,但条件是他们的后裔不能继承王位。亨利七世之后,所有的英格兰乃至联合王国的君主都是冈特的约翰和凯瑟琳·斯温福德的后裔,但亨利七世夺取王位是凭借武力而非继承权。

[58]

后嗣编辑

头衔、称号、荣誉和纹章编辑

  • 1443年 – 1455年:玛格丽特·博福特女勳爵
  • 1455年 – 1456年:里奇蒙伯爵夫人
  • 1456年 – 1458年:里奇蒙伯爵太夫人
  • 1458年 – 1471年:斯塔福德夫人(非正式地,里奇蒙伯爵太夫人)
  • 1472年 – 1485年:斯坦利男爵夫人
  • 1485年 – 1509年:里奇蒙和德比伯爵夫人

媒体描述编辑

历史小说形象编辑

  • 贝蒂·金《玛格丽特女勋爵》,1965年出版,故事讲述亨利七世的父母埃德蒙·都铎和玛格丽特·博福特的婚姻生活。
  • 贝蒂·金《国王的母亲》,1969年出版,上一部作品的续集,讲述未来国王亨利七世的母亲守寡的玛格丽特·博福特的故事。
  • 伊里斯·高尔《天命真女》,1999年出版,该小说最初于1974年以《第三十个夏天的新娘》之名出版,署名伊里斯·达维斯。
  • 菲利帕·格雷戈里不朽的公主》(2005年),讲述年轻的阿拉贡的凯瑟琳及她在英格兰的早期生活。
  • 菲利帕·格雷戈里《白王后》,2009年出版,《堂表之战》系列的第一本书,主人公伊丽莎白·伍德维尔。
  • 菲利帕·格雷戈里《红王后》,2010年出版,《堂表之战》系列的第二本书,主人公玛格丽特·博福特。
  • 《里弗斯夫人》(2011年),《堂表之战》系列的第三本书,关于卢森堡的杰奎塔
  • 造王者的女儿》(2012年),《堂表之战》的第四本,关于安妮·内维尔
  • 白公主》(2013年),《堂表之战》的第五本,关于约克的伊丽莎白
  • 丽贝卡·加布莱,《国王的游戏》(2007年),为这位德国作家的沃灵汉姆系列的第三本书(1455年–1485年);玛格丽特(“梅根”)·博福特是角色之一。
  • 利维·迈克尔,《继承》(2014年),关于安茹的玛格丽特和玛格丽特·博福特。
  • 朱迪思·阿诺普,《博福特新娘:博福特编年史之一》(2015年),介绍玛格丽特的早期生活、与埃德蒙·都铎的婚姻和她在威尔士的生活。
  • 朱迪思·阿诺普,《博福特女人:博福特编年史之二》(2016年),介绍玛格丽特与亨利·斯塔福德的婚姻和玫瑰战争期间的足迹。
  • 朱迪思·阿诺普,《六便士之歌:约克的伊丽莎白与珀金·沃贝克的故事》(2014年),玛格丽特作为亨利·都铎的母亲和约克的伊丽莎白的婆婆出现。

荧屏形象编辑

BBC剧《塔的影子》(1972年)中,玛丽戈尔德·沙曼饰演玛格丽特,[59]在13集中有8集的戏份;詹姆斯·马克斯威尔饰演其子亨利七世。玛格丽特在剧中被描绘成一位极度野心勃勃和虔诚的女性,且带有对阻碍都铎王朝的人的一种无情的暗示。

Channel 4和RDF Media于2005年制作了一部关于珀金·沃贝克的英国戏剧《塔里的王子》。该剧由贾斯汀·哈迪执导,萨莉·爱德华兹扮演玛格丽特,保罗·希尔顿扮演亨利七世,马克·翁伯斯扮演沃贝克,娜迪亚·卡梅隆·布雷基扮演约克的伊丽莎白。剧中,玛格丽特被描绘为幕后掌权者,一个狂热为上帝和自己奉献的坚强女人。她被认为是虐待和权力的受害者,终生都被男人利用,变得和周围的人一样无情冷酷。

2013年,阿曼达·黑尔于英國廣播公司第一台StarzVRT广播电台英语Vlaamse Radio- en Televisieomroeporganisatie上映的改编自格雷戈里小说系列的电视戏剧系列《白王后》中饰演玛格丽特·博福特。

2017年系列剧《白公主》(《白王后》续集)中,米歇尔·菲尔利英语Michelle Fairley扮演玛格丽特。2019年的《白王后》和《白公主》的续集《西班牙公主》中,她的晚年由哈列特·沃尔特英语Harriet Walter扮演。

注释编辑

  1. ^ The History of Christ's College Accessed 22 June 2015
  2. ^ St. John's College History; accessed 1 March 2019
  3. ^ http://www.lmh.ox.ac.uk/about-lmh/history-and-archives/college-timeline
  4. ^ Jones & Underwood, 34.
  5. ^ Jones & Underwood, Michael & Malcolm. LADY MARGARET BEAUFORT. History Today. 1985, 35: 23 –通过JSTOR. 
  6. ^ Jones & Underwood, 33–36.
  7. ^ Gristwood, Sarah. Blood Sisters: The Women Behind the Wars of the Roses. New York: Basic Books. 2013: 27. 
  8. ^ Gristwood, Sarah. Blood Sisters. 2012: 36. 
  9. ^ 9.0 9.1 9.2 Jones & Underwood, 37.
  10. ^ Richardson, Henry Gerald, Sayles, George Osborne. The English Parliament in the Middle Ages. Continuum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Group. 1993 [25 July 2009]. ISBN 0-9506882-1-5. 
  11. ^ Wood, Diana. Women and religion in medieval England. Oxbow. 2003 [25 July 2009]. ISBN 1-84217-098-8. 
  12. ^ 12.0 12.1 Gristwood, Sarah. Blood Sisters: The Women Behind the Wars of the Roses. New York: Basic Books. 2013: 32. 
  13. ^ Jones & Underwood, 40.
  14. ^ Gristwood, Sarah. Blood Sisters: The Women Behind the Wars of the Roses. New York: Basic Books. 2013: 70. 
  15. ^ Jones & Underwood, Michael & Malcolm. The King's Mother: Lady Margaret Beaufort, Countess of Richmond and Derby.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2: 49. 
  16. ^ Gristwood, Sarah. Blood Sisters: The Women Behind the Wars of the Roses. New York: Basic Books. 2013: 114. 
  17. ^ Jones & Underwood, 58.
  18. ^ Jones & Underwood 1993,第144页
  19. ^ Gristwood, Sarah. Blood Sisters: The Women Behind the Wars of the Roses. New York: Basic Books. 2013: 163. 
  20. ^ Westminster Abbey: Coronation of Richard III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westminster-abbey.org; accessed 17 August 2013.
  21. ^ Gristwood, Sarah. Blood Sisters: The Women Behind the Wars of the Roses. New York: Basic Books. 2013: 195–6. 
  22. ^ Gristwood, Sarah. Blood Sisters: The Women Behind the Wars of the Roses. New York: Basic Books. 2013: 200. 
  23. ^ Ronald H. Fritze; William Baxter Robison.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late medieval England, 1272–1485.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2: 77 [5 April 2013]. ISBN 978-0-313-29124-1. 
  24. ^ Kendall, Paul. Richard the Third. Norton. 2002. 
  25. ^ Parliament. 6. An Act for the Attaynder of Margaret Coutesse of Richmond. Rotuli Parliamentorum. 1483. 
  26. ^ Rotuli Parliamentorum A.D. 1483 1 Richard III:An act for the Attaynder of Margaret Countesse of Richmond. [11 September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5 October 2013).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27. ^ Gristwood, Sarah. Blood Sisters: The Women Behind the Wars of the Roses. New York: Basic Books. 2013: 226. 
  28. ^ Elizabeth Norton. Margaret Beaufort: Mother of the Tudor Dynasty. Amberley Publishing Limited. 1 June 2012: 35–. ISBN 978-1-4456-0734-4. 
  29. ^ Seward, Desmond. The Wars of the Roses: And the Lives of Five Men and Women in the Fifteenth Century. London: Constable and Company Limited. 1995: 326. 
  30. ^ his story, her story: Interview with Amy Licence, 1 February 2013. Accessed 19 August 2013
  31. ^ Jones & Underwood, 292.
  32. ^ Krug, 85.
  33. ^ Arlene Okerlund, Elizabeth: England's Slandered Queen, Stroud: Tempus, 2006, 245.
  34. ^ Gristwood, Sarah. Blood Sisters: The Women Behind the Wars of the Roses. New York: Basic Books. 2013: 257–9. 
  35. ^ Gristwood, Sarah. Blood Sisters: The Women Behind the Wars of the Roses. New York: Basic Books. 2013: 258. 
  36. ^ 36.0 36.1 Jones & Underhill 1993
  37. ^ Harris, Barbara. Women and Politics in Early Tudor England. The Historical Journal. 1990, 33: 269 –通过JSTOR. 
  38. ^ Gristwood, Sarah. Blood Sisters: The Women Behind the Wars of the Roses. New York: Basic Books. 2013: 281. 
  39. ^ Gristwood, Sarah. Blood Sisters: The Women Behind the Wars of the Roses. New York: Basic Books. 2013: 310. 
  40. ^ King Henry VII (n.d.) King Henry VII to his mother, Margaret Countess of Richmond. In Original letters illustrative of English history; including numerous royal letters; from autographs in the British Museum, the State Paper office, and one or two other collections, edited by Sir Henry Ellis. Retrieved 8 April 2020.
  41. ^ Gristwood, Sarah. Blood Sisters: The Women Behind the Wars of the Roses. New York: Basic Books. 2013: 316. 
  42. ^ Rosemary O'Day. The Routledge Companion to the Tudor Age. Routledge. 26 July 2012: 5. ISBN 978-1-136-96253-0. 
  43. ^ Seward, Desmond. The Wars of the Roses: And the Lives of Five Men and Women in the Fifteenth Century. London: Constable and Company Limited. 1995: 332. 
  44. ^ Margaret Beaufort. Westminster Abbey Official site. [22 August 2013]. 
  45. ^ Wyatt, Michael, The Italian Encounter with Tudor England: A Cultural Politics of Translati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5, p.47.
  46. ^ 46.0 46.1 46.2 Lady Margaret Beaufort. Westminster Abbey. [24 June 2016]. 
  47. ^ John Hymers (编), The Funeral Sermon of Margaret, Countess of Richmond and Derby, Mother to Henry VII, and Foundress of Christ's and St John's College in Cambridge, Preached by Bishop Fisher in 1509,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840 
  48. ^ Jo Ann Hoeppner Moran. The Growth of English Schooling, 1340–1548: Learning, Literacy, and Laicization in Pre-Reformation York Diocese.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4 July 2014: 162–. ISBN 978-1-4008-5616-9. 
  49. ^ 49.0 49.1 Jones & Underhill 1993
  50. ^ Collinson,Rex & Stanton(2003)
  51. ^ Charles Henry Cooper. Memorials of Cambridge: St. Peter's College. W. Metcalfe. 1861: 9–. 
  52. ^ Collinson,Rex & Stanton(1993)
  53. ^ Lady Margaret Professorship of Divinity, Christ Church, Oxford (PDF). University of Oxford. [23 June 2016]. 
  54. ^ 54.0 54.1 Michael K. Jones; Malcolm G. Underwood. The King's Mother: Lady Margaret Beaufort, Countess of Richmond and Derb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2 April 1993: 13–. ISBN 978-0-521-44794-2. 
  55. ^ Profile, historytoday.com; accessed 24 March 2016.
  56. ^ Robinson, W.J. West Country Churches. Bristol: Bristol Times and Mirror Ltd. 1915: 6–10. 
  57. ^ National Archives. SD Margaret Beaufort Middle School, Riseley. Accessed 11 September 2013
  58. ^ Neil D. Thompson and Charles M. Hansen, The Ancestry of Charles II, King of England (American Society of Genealogists, 2012).
  59. ^ IMDb page

参考书目编辑

  • Collinson, Patrick; Rex, Richard; Stanton, Graham, Lady Margaret Beaufort and Her Professors of Divinity at Cambridge: 1502 to 1649,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ISBN 0521533104 
  • Jones, Michael K.; Underwood, Malcolm G., The King's Mother: Lady Margaret Beaufort, Countess of Richmond and Derb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3, ISBN 0521447941 
  • Jones, Michael K. & Underwood, Malcolm G. Beaufort, Margaret [known as Lady Margaret Beaufort], countess of Richmond and Derby (1443–1509), royal matriarch.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nline). 2004. doi:10.1093/ref:odnb/186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9).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 de Lisle, Leanda Tudor: The Family Story (1437–1603) published by Chatto & by Public Affairs 2013
  • Krug, Rebecca. Reading families: women's literate practice in late medieval England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002 ISBN 0-8014-3924-8
  • Norton, Elizabeth; Margaret Beaufort: Mother of the Tudor Dynasty, Amberley Publishing, 2010 ISBN 978-1-4456-0142-7

延伸阅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