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珠穆朗瑪峰

地球上最高的山峰,高度為海拔8848米
(重定向自珠穆朗玛峰

珠穆朗玛峰藏语ཇོ་མོ་གླང་མ,香港稱珠穆朗瑪峰,台湾稱聖母峰),是喜马拉雅山脉的主峰,是地球第一高峰。中文称珠穆朗玛峰藏语ཇོ་མོ་གླང་མ;音qomolungma),简称珠峰,或称圣母峰。尼泊尔语称萨加玛塔峰尼泊爾語सगरमाथा;音sagarmatha),西方称埃佛勒斯峰(Mount Everest)。

珠峰位于中国西藏自治区与尼泊尔交界处的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北纬 27°59′15.85″,东经86°55′39.51″,北坡在西藏定日县境内,南坡在尼泊尔索卢坤布县境内。2005年10月,中国国家测绘局公告,珠穆朗玛峰峰顶岩石面海拔高程8,844.43米(29,017.2英尺)。[1]尼泊爾仍沿用雪蓋高8,848米(29,029英尺)。

珠穆朗瑪峰
ཇོ་མོ་གླང་མJomolangma,珠穆朗玛)
सगरमाथाSagarmāthā,萨加玛塔)
Mount-Everest.jpg
从北面的青藏高原仰望珠穆朗玛峰
珠穆朗瑪峰在尼泊爾的位置
珠穆朗瑪峰
珠穆朗瑪峰
珠穆朗瑪峰的位置(中尼边境)
最高点
海拔 8,848米(29,029英尺) [註 1]
第1名
相對高度 8,848米(29,029英尺) 
第1名
列表 各洲最高峰列表
八千公尺以上山峰
各國最高點列表
地理
位置  尼泊尔薩加瑪塔專區索盧坤布
 中国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定日縣
山脈 喜馬拉雅山脈马哈兰格·喜玛尔
攀山
首次登頂英语First ascent 1953年5月29日
新西兰 艾德蒙·希拉里
尼泊尔 丹增諾蓋
(冬季首次登頂 1980年
列社克·奇希英语Leszek Cichy克里茨托夫·维利斯基英语Krzysztof Wielicki[2][3]
最簡路線 南坳英语South Col(尼泊爾)

珠峰全年平均温度为-29°C,被称为世界第三极。近年来,由大约15000个冰川和世界上最高的若干个山峰组成喜马拉雅冰川正受到全球变暖的巨大威胁,冰川面积减少。

由于印度板块亚洲板块以每年5.08厘米的速度互相挤压,致使整个喜马拉雅山脉仍在不断上升中,珠穆朗玛峰每年也增高约1.27厘米。

珠峰地区居民稀少,中尼两国皆在此设立国家公园或自然保护区。197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尼泊尔萨加玛塔国家公园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1988年,中国设立珠穆朗玛峰自然保护区,包括西藏自治区的定日县聂拉木县吉隆县定结县,面积为3.38万平方千米。

从南部航拍,位于努布策山和洛子峰后面。
青藏高原及周边地区1600米以上的高度颜色编码[4][5]
自顶向下视图,显示顶点的位置及其三个主面/侧面
从南部航拍,位于努布策山和洛子峰后面。
青藏高原及周边地区1600米以上的高度颜色编码[6][7]
自顶向下视图,显示顶点的位置及其三个主面/侧面

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皇舆全览图》称“朱母朗马阿林”,是最早的文献记载。1856年,英屬印度測量局英语Survey of India公布經緯度海拔。1865年,英國皇家地理學會命名為「埃佛勒斯峰」。1952年,中國正名为「珠穆朗玛峰」为正式名称。

1961年10月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尼泊尔王国边界条约》约定两国边界线走向。其中,“珠穆朗玛峰(萨加·玛塔)和洛子峰,到马卡鲁山”线北为中国领土,线南为尼泊尔领土。2019年10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尼泊尔联合声明》,“考虑到珠穆朗玛峰是中尼两国友谊的永恒象征,双方愿推进气候变化、生态环境保护等方面合作。双方将共同宣布珠峰高程并开展科研合作。”

地形地貌编辑

珠峰山体呈巨型金字塔状。雪线高度北坡为5800~6200米,南坡为5500~6100米。

东北山脊、 东南山脊和西山山脊中间夹着三大陡壁(北壁、东壁和西南壁),之间分布548条大陆型冰川,总面积1457.07平方公里,平均厚度达7260米。冰川的补给主要靠印度洋季风带两大降水带积雪变质形成。冰川上有冰塔林、冰陡崖、明暗冰裂隙和冰崩雪崩区。

珠峰周围群峰耸立。海拔7000米以上的高峰有40多座。珠峰南3公里有世界第四高峰洛子峰,海拔8516米;卓穷峰,海拔7589米。东南面是世界第五高峰马卡鲁峰,海拔8463米。北面3公里是章子峰,海拔7543米。西面是努子峰,海拔7855米;普莫里峰,海拔7145米。较远处,东南方向有世界第三高峰干城嘉峰,海拔8585米;西面有海拔7998米的格重康峰、8201米的卓奥友峰和8046米的希夏邦马峰,峰头汹涌。

地质变化编辑

 
珠穆朗瑪峰雪融後露出上層的不同地質成分。

珠峰是典型的断块上升山峰。 由于印度板块亚洲板块以每年5.08 厘米的速度互相挤压,致使整个喜马拉雅山脉仍在不断上升中,珠峰每年也增高约1.27厘米。

珠峰的前寒武纪变质岩系基底和上覆沉积岩系间为冲掩断层带,早古生代地层自北往南推覆于元古代地层上。峰体上部为奥陶纪早期或寒武—奥陶纪的钙质岩系(峰顶为灰色结晶石灰岩),下部为寒武纪的泥质岩系(如千枚岩、夹片岩等),并有花岗岩体、混合岩脉的侵入。岩层倾向北北东,倾角平缓。始新世中期结束海侵以来,珠峰不断急剧上升,上新世晚期至今约上升了3000米。

珠峰的岩層分成三,由滑脫構造的低角度斷層分開,每組沿斷層向南彼此推擠。從珠峰峰頂到山腳,這三組依序是珠穆朗瑪組、北坳英语North Col組和絨布組。[8][9]珠穆朗瑪組是從峰頂到黃帶的頂部,海拔約8,600米(28,200英尺)處。[10]珠峰的大部分岩層屬於7,000米(23,000英尺)至8,600米(28,200英尺)的北坳組,北坳組的上部是黃帶,位於8,200米(26,900英尺)─8,600米(28,200英尺)之間,北坳組的下部位於7,000米(23,000英尺)─8,200米(26,900英尺)之間,由黑雲母-石英片岩夾雜綠簾石-石英片岩、黑雲母-方解石-石英片岩和薄層石英大理石構成。[8][9][11]從7,000米(23,000英尺)到山腳是絨布組。

全球变暖编辑

气候具季风特征。冬半年干燥而风大,为干季和风季。夏半年为雨季。4~5月和10月是两个过渡季节,天气晴朗温和,为攀登珠峰的黄金季节。

南北坡气候差异很大,南坡降水丰沛,具有海洋性季风气候特征;北坡降水少,呈大陆性高原气候特征。珠峰的垂直自然带谱南翼属热带山地性质,北麓的高原湖盆无森林, 为典型的草原景观。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山地区以高山草甸与雪莲花、垫状点地梅、苔状蚤缀等稀疏座垫植物占优势。

全球变暖对珠峰影响巨大。珠峰地区气温呈明显上升趋势,升温直接导致冰川消融加强,冰川径流增大,冰川普遍退缩,冰湖面积扩大。

调查发现,自1992年以来,珠峰周边平均温度因气候变暖而上升了0.6℃。珠峰冰川总面积过去约50年中减少了约14%,近年来冰川的消融速度猛增至1958年至1975年平均水平的近6倍。[12]2011年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尼泊尔境内的冰川在过去30年里已缩小21%。该区域现已勘测的10个冰川都正在逐渐缩小,尤其是2002-2005年期间冰川消失较快。[13]

探险与科学考察编辑

自1921年起,不断有人试图征服珠穆朗玛峰,但多遭失败。

1953年5月29日,英国探险队两名队员第一次从尼泊尔境内的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顶。1960年5月25日,中国登山队的3名队员首次从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顶。1975年5月27日,中国登山队9名队员又一次从北坡集体登上珠穆朗玛峰顶,并在主峰顶竖起了3米高的觇标。据此觇标中国第一次测得珠穆朗玛峰的精确高程8848.13米。1988年5月,中、日、尼3国运动员从南、北坡登顶跨越珠穆朗玛峰。

近年来,攀登珠峰成为一项热门的商业活动,甚至出现山道拥堵情况,给珠峰环境造成破坏。

北坡方面,2019年1月,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定日县珠峰管理局发布公告,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入珠穆朗玛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绒布寺以上核心区域旅游。[14]中国国家体育总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西藏自治区体育局表示,攀登珠峰接待服务每年只限春季,登山人数控制在300人左右(包括登山队员、登山向导、登山协作、登山后勤等),尽量减少对珠峰生态环境的影响。游客仍可抵达距离大本营2公里左右的绒布寺附近游览,观看珠峰。

攀登珠峰风险极高。迄今为止有4800多人成功,而途中不幸丧生者超过300人。珠峰登顶死亡率大约是8%-9%,珠峰上遗留着大约200具登山者遗体。[15]

早期測繪编辑

 
珠穆朗玛峰(地势图英语Cartographic relief depiction
 
尼泊尔地质勘探局出版的地图,地图比例为1:50,000。图上标明了1979-1980年中尼联合勘探所得的两国边界,边界线正好跨越珠穆朗玛峰顶,喜马拉雅山脉也被两国沿山脊平分。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康熙皇帝为绘制全国地图《皇輿全覽圖》,派人隨軍從四川進藏,以目視畫圖。法國耶穌會會士雷孝思英语Jean-Baptiste Régis閱後認為無法與內地測圖拼合。康熙皇帝再遣曾在欽天監學習過數學測量的喇嘛楚兒沁藏布、蘭木占巴、理藩院主事勝住從青海步行入藏重新測圖,實測從西寧拉薩恆河源頭一段,因策妄阿拉布坦犯藏而返回,其他未測地方多採傳聞繪圖,故多錯誤。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木版《皇輿全覽圖》標出「朱姆朗馬阿林」。[16]:68,77[17][18]

乾隆十五年(1750年),乾隆皇帝派兵入藏平定珠爾默特那木札勒叛乱,對西藏地圖重新實測,繪製新地圖。[19]1760年到1770年的《乾隆内府舆图》(又称《乾隆十三排地圖》)首次使用「珠穆朗瑪阿林」名稱。[20]

1808年,英国开始印度大三角勘察英语Great Trigonometric Survey,勘測队在19世纪30年代到达了喜马拉雅山丘陵地带。尼泊尔担心英国借机侵略,拒绝英国勘測队进入尼泊尔。[21]英国勘測队被迫沿德赖平原继续勘測,[21]1847年开始勘察喜马拉雅山诸峰。当时,干城章嘉峰被认为是世界最高峰。1847年11月,英属印度測量局局長英语Surveyor General of India安德魯·華歐英语Andrew Scott Waugh观测有座山峰比干城章嘉峰高,同队的约翰·阿姆斯特朗也观测到并称为"b"峰。[21]1849年,華歐派遣詹姆斯·尼科尔森再次测量,[21]得出"b"峰的高度大概为9,200米(30,200英尺)。華歐的助手米歇尔·亨尼斯基于罗马数字给山峰命名,干城章嘉峰为第九峰(Peak IX),"b"峰为第十五峰(Peak XV)。[21]

 
英屬印度測量局局長安德魯·史考特·華歐1856年3月的信,表列埃佛勒斯峰的高度及其經緯度,認為它可能是世界最高峰

咸丰二年(1852年),来自于孟加拉的印度数学家和勘探员——拉德哈纳特·希克达尔英语Radhanath Sikdar在印度測量局总部,基于尼科尔森的观测利用三角学计算结果,确认珠峰为世界第一高峰。[22]1854年,華歐和下属继续研究尼科尔森数据;1856年3月宣布,第九峰高度为28,156英尺(8,582米),第十五峰的高度为29,002英尺(8,840米),第十五峰“最可能在全世界是最高的”。[21]第十五峰计算高度为29,000英尺(8,839.2米)高,但公开宣布为29,002英尺(8,839.8米),故意人为调整2英尺(61 cm)是为了让人相信是确切高度而非近似值。[23]

名称演变编辑

中文使用藏语音译称为「珠穆朗瑪峰」,或使用藏语意译称为「聖母峰」;西方称「額菲爾士峰」、「埃佛勒斯峰」(Mount Everest)。

藏语对珠峰的名称,1258年发掘的《莲花遗教》称为“拉齐”。噶举派僧人桑吉坚赞英语Tsangnyön Heruka米拉日巴道歌集》称珠峰所在地为“顶多雪”。1717年清朝全国地图《皇輿全覽圖》称为“朱母朗马阿林”,“阿林”满语意为大山,藏语中“朱姆朗马”即“珠穆朗瑪”(ཇོ་མོ་གླང་མ)。[24]

1951年,地理学王鞠侯建议正名为“珠穆朗玛峰”。1952年5月27日,人民日报刊发《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出版总署通报“额菲尔士峰”应正名为“珠穆朗玛峰”,“外喜马拉雅山”应正名为“冈底斯山”》 。通报说明:“额菲尔士峰”应正名为“珠穆朗玛峰”、“外喜马拉雅山”应正名为“冈底斯山”。“自一八五二年印度测量局测得此峰高度以后,西人便从一八五八年起,将印度测量局局长额菲尔士(英国人)的名字作为此峰的名字。我国编撰地志舆图的人也盲目地采用了这个名称。用帝国主义殖民官吏的名字来称呼我国的最高山峰,实在是很大的一个错误。”[25]

2002年,人民日报刊文,认为英文名“Mount Everest”应正名为藏语名“Mount Qomolangma”(「珠穆朗瑪峰」)。

「珠穆朗玛」的音意,一说意为“神女第三”,珠穆(ཇོ་མོ)意为女神,朗玛意为第三,因珠峰附近还有四座山峰,珠峰位于第三。一说“大地的女神”,“玛”是陰詞類名詞化,“朗玛”(lang ma,གླང་མ)的意義有不同說法:一為藏傳佛教传说長壽五天女中居於此峰的天女「米玉洛桑瑪」(Miyo lang sangma,貞慧天女)的略稱,一為「母牛」,一為「母」。[26][27][26][28][29][30][31]

西方世界对珠峰的称呼,1733年,法國地理學家丹威爾英语Jean-Baptiste Bourguignon d'Anville參考《康熙皇輿全覽圖》,采用藏语名称为Tschoumou-Lanckma(珠穆朗瑪)。[32]:78[33][34]1865年前,西方称为第十五峰(Peak XV)。1865年后,命名為額菲爾士峰埃佛勒斯峰(Mount Everest)。1856年,英属印度測量局局長英语Surveyor General of India安德魯·史考特·華歐英语Andrew Scott Waugh宣称命名为「埃佛勒斯」以紀念他的老師、前任局長喬治·埃佛勒斯。埃佛勒斯本人表示反對并告知英国皇家地理學會印地語不能拼寫“埃佛勒斯”,印度本地人也不會念,布萊恩·霍顿·霍奇森英语Brian Houghton Hodgson指出此峰尼泊爾當地名稱為Deodhunga(聖山)。儘管如此,1865年,英国皇家地理學會仍采用「埃佛勒斯峰」名称。[35][36][37][28]

尼泊尔语中称呼珠峰,过去只有當地名稱而沒有官方名稱,使得尼泊爾在與中國邊界談判英语China–Nepal border中處於不利地位。尼泊爾政府於1956年採用萨迦玛塔峰सगरमाथाSagarmāthā)為官方名稱,此名來自當地使用的吠陀梵語[38]sagar意為「天空」,māthā意為「頭」,「薩迦瑪塔」的意思是「天空的額頭」[39]。尼泊爾著名歷史學家Baburam Acharya於1938年發表文章,指出當地一直稱呼此峰為Sagarmāthā[38][40][24]

 
珠穆朗玛峰大本营

測量高度编辑

 
珠穆朗瑪峰

珠峰高程分岩面和雪面高度,岩面高度为雪面高度与冰雪层厚度之差。

1952~1954年,印度测量局征得尼泊尔同意,把三角测量推进到尼泊尔境内,计算出珠峰高程为8847.6米。该测量实际是雪面高度。

1975年,中国国家测绘局会同军测、登山队员,在1966~1968年测量的基础上,对珠峰进行再次测量。第一次使用测量觇标,测定珠峰海拔高程为8848.13米。该测量实际是岩面高度。

1987年3月,喬治·華勒斯坦英语George Wallerstein教授用衛星信號測量後,宣稱喬戈里峰比珠峰高[41][42],義大利的阿迪托·迪塞奥英语Ardito Desio10月的測量否定了他的主張[43]。1992年,Ev-K2-CNR登山隊首次使用GPS來測量珠峰高度,但是GPS接收器的位置並不在峰頂上。[44]:119-120[45][46][47]

1998年5月20日,美國登山隊長Wally Berg首度將GPS接收器(從雪地鑽洞)固定在珠峰峰頂岩床英语bedrock上。[48]1999年5月,美國埃佛勒斯峯千禧年登山隊使用三個GPS接收器,測出岩面海拔高度為8850米,冰雪深雷達探測儀測出平均雪深1米,覆雪高度為8851米。[49]这一数字在西方世界流行。[50][51][52][53]

2005年10月9日,中国国家测绘局公告,珠穆朗玛峰峰顶岩石面海拔高程8844.43米。参数:珠穆朗玛峰峰顶岩石面高程测量精度±0.21米;峰顶冰雪深度3.50米。原1975年公布的珠穆朗玛峰高程数据停止使用。[54]该方法采用三角测量、水准测量等经典方法和GPS卫星大地测量,经过加权后得出。2018年2月9日,中国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声明,中国从未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放弃2005年精确测定的8844.43米珠穆朗玛峰顶岩石面海拔高程。[55]这是对珠峰进行的首次岩面海拔高度测量,据称也是至今为止最准确的测量值,比1975年测量的高度8,848.13米矮了3.7米(尼泊爾採用覆雪高度為基準的8,848米[56])。

2010年,一個多國團隊測量尼泊爾全國大地水準面,採用了從空中用重力儀英语Gravimeter測量的新方法,其結果也用來測量珠峰高度。團隊在丹麥技術大學國家航空院英语DTU Space重力儀空測專家René Forsberg教授的領導下[57],與尼泊爾土地改革與管理部英语Ministry of Land Reform and Management (Nepal)美國國家地理空間情報局合作,於2010年12月使用COWI諮詢公司英语COWI A/S提供的比奇公司超級空中霸王200型飛機英语Beechcraft Super King Air#Super_King_Air_200載著重力儀在珠峰附近來回飛行,從空中測量珠峰當地重力加速度,以此算出珠峰的大地水準面,结合GPS測量珠峰頂部結果[58][59][60][61],測出珠峰高度為8847.11米(根據Molodensky地理座標轉換英语Geographic coordinate conversion)或8848.06米(根據赫爾默特地理座標轉換[62]

2015年4月,尼泊爾地震,科学家怀疑可能改變了珠穆朗瑪峰的高度,因此印度測量局於2017年4月提議與尼泊爾合作再次測量高度。[63][64]尼泊爾測量局於2017年6月表示已經開始再次測量珠穆朗瑪峰高度的準備工作。[65]

由於地球不是完美的球形,虽然珠穆朗玛峰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山峰,但是它的峰顶却不是距离地心最远的一点,这个特殊点為南美洲钦博拉索山。而从海底山脚算起,世界最高的山峰则是夏威夷冒纳凯阿火山,高度为10,203米。[66]


珠峰山谷冰川发育,展布许多条规模巨大的山谷冰川,长度在10公里以上的有18条,末端海拔 3600~5400米。其中以北坡的中绒布、西绒布和东绒布 3 大冰川与它们的30多条中小型支冰川组成的冰川群为著。

文化影响编辑

 
珠穆朗玛峰北坡国际空间站照片。

珠穆朗玛峰高大巍峨的形象一直在当地甚至全世界的范围内产生着影响。當地的雪巴人相信,珠穆朗瑪峰南面是蓮花生大士指定的隱密聖地英语beyul之一,蓮花生大士降伏了喜馬拉雅山區的苯教長壽五天女皈依佛教,守護此地。[67][68][69]珠峰北面的絨布寺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廟[70],景觀壯闊,它曾是當地最大的寺廟[71],也是雪巴人重要的朝聖地點。[72]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四版人民币十元鈔票的背面便是珠穆朗玛峰。[73]為了紀念艾德蒙·希拉蕊新西蘭著名的探險家及珠穆朗瑪峰首次登頂者),新西蘭元五元鈔票的正面是他的肖像,以鼓勵國人冒險犯難之精神。[74][75]全世界造價最貴的過山車以珠峰為主題,位於美國佛羅里達州迪士尼動物王國,稱為「埃佛勒斯峰歷險—禁山之傳奇」(Expedition Everest-Legend of the Forbidden Mountain),過山車中途會遇上雪人襲擊。[76]2008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火炬接力登上珠穆朗瑪峰。金庸的武俠小說《神鵰俠侶》中,金輪法王郭襄自稱是「珠穆朗瑪」,暗示自己武功高絕、無人可及。[77]

攀登記錄编辑

 
1924-1996年历次攀登线路
 
登山者沿洛子峰攀登固定繩索英语Fixed rope冰磧的頂部是第二營地。
 
1980年冬季攀登的波兰人

參見:珠穆朗瑪峰山難死亡名單英语List of people who died climbing Mount Everest

攀爬喜馬拉雅山珠穆朗瑪峰必須遵守「兩點鐘規則」,即一定要在下午兩點前完成登頂,不然就必須回頭。截至2012年,大约有235人丧生在攀登珠峰途中。大多数丧生者死亡在8,000米以上高度,雪崩和意外滑落是两个最大原因。[78]

中国登山队女队员潘多和8名男队员索南罗布、罗则、候生福、桑珠、大平措、贡嘎巴桑、次仁多吉、阿布钦,再次从北坡登上珠峰。

  • 1978年,奥地利彼得·哈贝尔英语Peter Habeler意大利莱茵霍尔德·梅斯纳尔首次未带氧气瓶登顶成功。[80]
  • 1980年,波兰登山家克日什托夫·维里克斯基第一次在冬天攀登珠穆朗瑪峰成功。
  • 1988年,中国、日本、尼泊尔三国联合登山队首次从南北两侧双跨珠穆朗瑪峰成功。[81]
  • 1992年,湛易佳成為首位登頂的香港人。[82]
  • 1993年,參與兩岸聯合珠穆朗瑪遠征隊,吳錦雄成為首位登頂的台灣人。
  • 1994年,臺灣登山家拾方方(本名:石方芳)於5月8日17:38登上珠峰,但在下撤途中遇上暴風雪而失蹤。拾方方為第二位登頂的台灣人,首位在珠峰登頂中過世的臺灣登山家。
  • 1995年,台灣登山家江秀真與陳國鈞聯手登頂成功,江秀真成為第一位登頂的台灣女性登山家。
  • 1996年,1996年珠穆朗瑪峰事故,包括著名登山家罗伯特·哈尔(Robert Hall)和史考特·費雪英语Scott Fischer(Scott Fischer)在内的15名登山者在登顶过程中牺牲,是史上攀登珠穆朗玛峰牺牲人数第三多的一年。其中罗伯特·哈尔與史考特·費雪的兩支隊伍是在同一地點同時登山,(兩人是領隊)美國「戶外」雜誌記者强·克拉库尔幸運逃過一劫,將親身經歷寫成《巔峰》(Into Thin Air)一書。台灣登山家高銘和死裡逃生,寫下《九死一生》一書。此事件被改編成2015年電影《绝命海拔》,片中也有稍微提及台灣登山團的故事。
①冒險顧問登山隊 美國籍 道格·韓森(Doug Hansen,46歲)攻頂後回程時,在希拉瑞台階上失足摔死。
②山痴登山隊 美國籍領隊 史考特·費雪英语Scott Fischer(Scott Fischer,40歲)攻頂後回程時,在希拉瑞台階上,高山症發作失溫死亡
③冒險顧問登山隊 日本籍 難波康子(Namba Yasuko,47歲)日语難波康子攻頂後返回四號營地途中失溫死亡。
④紐西蘭籍領隊 安德魯·哈里斯英语Andrew Harris(Andrew Harris,31歲)前往救援時失蹤,推論失足摔死。
⑤冒險顧問登山隊 紐西蘭籍領隊 罗伯特·哈尔(Robert Hall)攻頂後回程時,受困南峰無法救援,失溫死亡。
印度登山隊 Tsewang Samanla、Tsewang Paljor、Dorje Morup都是回程途中失溫死亡。
  • 1998年,美国人汤姆·惠特克英语Tom Whittaker (mountaineer)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攀登珠穆朗玛峰成功登顶的殘障人士[81]
  • 1998年,狄斯特法努·阿森提夫英语Francys Arsentiev成為第一個不用供氧装置登頂的美國女性。[83]她在回程時無力移動而凍死,其夫「雪豹」謝爾蓋·阿森提夫先前試圖救她時失足摔死。她在出發前曾徵得11歲兒子的同意,其子當天晚上做惡夢,夢見兩人在暴風雪中被雪如蜜蜂般攻擊,次日他打電話要她不要去遭拒。登山者稱她的屍體為「睡美人」。2007年,當年曾試圖救她的Ian Woodall專程上山埋葬了她的屍體。[84]
  • 1998年,英国登山者贝尔·格里尔斯与其朋友登上珠峰之巅
  • 2000年,尼泊尔著名登山家巴布·奇里从大本营出发由北坡攀登,耗时16小时56分登顶成功,创造了登顶的最快纪录。[81]
  • 2001年,美国人维亨迈尔英语Erik Weihenmayer成为世界上首个登上珠穆朗玛峰的盲人[85]
  • 2005年,中国第四次珠峰地区综合科考高度测量登山队成功攀登珠峰并测量珠峰高度数据。[81]
  • 2006年5月,19歲的英國探險家James Hooper英语James HooperRob Gauntlett英语Rob Gauntlett從北側成功攀上山峰,並成為全英國最年輕的珠穆朗瑪峰登頂者。
  • 2007年,尼泊爾觀光部指出,美國19歲少女珊曼莎·拉森英语Samantha Larson是最年輕的成功登頂外國女性。[86]
  • 2008年5月8日,北京奧運聖火珠峰登山隊的隊員抵達珠穆朗瑪峰峰頂,並燃點起祥雲火炬,進行約200米的火炬傳送。[81]
  • 2009年,台灣人江秀真成為首位從南、北兩側均成功攀登珠穆朗瑪峰的女性。[81]
  • 2009年5月22,台灣人李小石揹著媽祖神像登頂成功。
  • 2010年5月18日,台灣人林永富以57歲之齡從北側成功登上珠穆朗瑪峰,為目前台灣成功登頂珠峰年齡最年長的攻頂者。
  • 2010年5月22日,英國人普伊(Lewis Gordon Pugh英语Lewis Gordon Pugh)在珠穆朗瑪峰上的冰湖裡游了一公里,費時22分51秒,成為珠峰長泳的第一人。[87][88]
  • 2010年5月22日,來自美國加州13歲少年喬丹·羅麥羅從北側成功登上珠穆朗瑪峰,成為世界最年輕登上珠穆朗瑪峰者。
  • 2012年5月19日,来自日本山梨县的73岁女登山家渡边玉枝于当地时间上午7时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成为年龄最高的女性登顶者。
  • 2012年5月19日,中国地质大学登山队4名队员德庆欧珠、次仁旦达、陈晨和董范于8时16分从北坡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顶峰,成为中国第一支登上珠穆朗玛峰的大学登山队。其中德庆欧珠、次仁旦达、陈晨均为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在校大学生。
  • 2013年5月19日,香港攀山家曾志成第二度成功登峰,由西藏取道北坡上珠峰,是首位港人完成由南、北兩坡登珠峰壯舉。[89]
  • 2013年5月23日,日本登山家三浦雄一郎於80歲時,第三度登上珠穆朗瑪峰,成為最年長的登頂者。刷新尼泊爾登山家於2008年以76歲攻頂成功的紀錄。
  • 2014年4月18日尼泊尔雪崩,造成16人喪生,為人類於1950年代首次登頂珠峰以來,所發生死亡人數第二多的事故。
  • 2015年4月25日尼泊爾地震,導致18人遇難,百餘人受傷或失蹤,再度打破去年登山山難紀錄,惟此次事故主因為地震。
  • 2016年5月23日,32岁美国登山家玛丽莎·阿诺特英语Melissa Arnot(Melissa Arnot)日在不携带任何氧气补给装备的情况下,成功由西藏珠峰北侧登顶,成为美国首位无氧登顶并活着下山的女性,也是全世界非尼泊尔裔攀登珠峰次数最多的女性(6次)。[90]
  • 2017年5月21日,香港攀山家吳俊霆成功登頂,並帶領兩位器官移植病人到達珠峰基地營,拍攝成慈善電影來宣揚器官捐贈及籌募善款予香港移植運動協會。[1]
  • 2017年5月21日,香港女教師曾燕紅,7年前為鼓勵沒人生目標的學生尋夢,許下登珠穆朗瑪峰的承諾,兩次登峰時均遇上地震及雪崩、身體更受重傷。第三次征珠峰,終於南坡登頂,成為香港首位成功登珠峰女性。[2]
  • 2018年5月14日,香港攀山愛好者邵樂基在7.05am於尼泊爾南坡登頂,成為當季第一隊登頂隊伍。同隊有中國69歲雙腿截肢者夏伯渝[3]及尼泊爾首位於一季內成功攀登境內三大最高峰女攀山家Nima Jangmu Sherpa [4]
  • 2019年5月21日,卡米·麗塔·沙爾帕英语Kami Rita第24次登顶,打破自己保持的登顶珠穆朗玛峰次数最多的世界纪录。

注釋编辑

  1. ^ 依照1999年2005年的測量,具體參見#測量高度
  2. ^ 此處的WGS84經過了精確測算,在adventurestats上有共識。它的誤差很不可能超過2"。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国家测绘局关于启用珠穆朗玛峰高程新数据的公告. [accessdate= 2019-11-30]. 
  2. ^ Starr, Daniel. Golden Decade: The Birth of 8000m Winter Climbing. Alpinist.com. 18 March 2011 [28 May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13). (英文)
  3. ^ Mt Everest History and facts. Mnteverest.net. [29 May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1999-05-08). (英文)
  4. ^ Hastings, D; Dunbar, PK. Global Land One-kilometer Base Elevation (GLOBE). National Geophysical Data Center, NOAA. 1999 [16 March 2015]. doi:10.7289/V52R3PMS.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2-10). (英文)
  5. ^ Amante, C; Eakins, BW. ETOPO1 1 Arc-Minute Global Relief Model: Procedures, Data Sources and Analysis. National Geophysical Data Center, NOAA. 2009 [18 March 2015]. doi:10.7289/V5C8276M. NOAA Technical Memorandum NESDIS NGDC-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6). (英文)
  6. ^ Hastings, D; Dunbar, PK. Global Land One-kilometer Base Elevation (GLOBE). National Geophysical Data Center, NOAA. 1999 [16 March 2015]. doi:10.7289/V52R3PMS.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2-10). (英文)
  7. ^ Amante, C; Eakins, BW. ETOPO1 1 Arc-Minute Global Relief Model: Procedures, Data Sources and Analysis. National Geophysical Data Center, NOAA. 2009 [18 March 2015]. doi:10.7289/V5C8276M. NOAA Technical Memorandum NESDIS NGDC-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6). (英文)
  8. ^ 8.0 8.1 Yin, C.-H. and S.-T. Kuo. 1978. Stratigraphy of the Mount Jolmo Langma and its north slope. Scientia Sinica. v. 5, pp. 630–644
  9. ^ 9.0 9.1 Sakai, H., M. Sawada,Y. Takigami, Y. Orihashi, T. Danhara, H. Iwano, Y. Kuwahara, Q. Dong, H. Cai, and J. Li. 2005. Geology of the summit limestone of Mount Qomolangma (Everest) and cooling history of the Yellow Band under the Qomolangma detachment. Island Arc. v. 14 no. 4 pp. 297–310.
  10. ^ Mount Everest, Geology. [永久失效連結](英文)
  11. ^ Myrow, P. M., N. C. Hughes, M. P. Searle, C. M. Fanning, S.-C. Peng, and S. K. Parcha, 2009, Stratigraphic correlation of Cambrian Ordovician deposits along the Himalaya: Implications for the age and nature of rocks in the Mount Everest region. Ge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 Bulletin. v. 121, no. 3-4, pp. 323–332.
  12. ^ 研究称珠峰冰川50年减少14%. www.cma.gov.cn. [2019-11-30]. 
  13. ^ 全球气候升温或导致珠穆朗玛峰无法攀登_中国气象局. www.cma.gov.cn. [2019-11-30]. 
  14. ^ 定日县珠峰管理局发布公告保护珠峰生态_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 www.xizang.gov.cn. [2019-11-30]. 
  15. ^ 珠峰“人山人海 ”、山道拥堵暴露的险情. 2019-05-26 [2019-11-30] (英国英语). 
  16. ^ 李孝聰. <記康熙《皇輿全覽圖》的測繪及其版本> (PDF). 《故宮學術季刊》. 民國一百一年秋季, 第三十卷 (第一期): 78 [2017-07-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12-19). 
  17. ^ 韩昭庆, 康熙《皇舆全览图》与西方对中国历史疆域认知的成见 (PDF), 清华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5年, 第30卷 (第6期): 137 [2017-07-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11-21) 
  18. ^ 翁文灝. 清初測繪地圖考. 北平: 中国地学会. 1930年: 29. 
  19. ^ 18世紀西洋人在測繪清朝輿圖中的活動與貢獻. 清史所. [2017-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1). 
  20. ^ 孫冬虎. 珠穆朗瑪峰測量的歷史. 
  21. ^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Peter Gillman (编). Everest – The Best Writing and Pictures from Seventy Years of Human Endeavour.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1993: 10–13. ISBN 978-0-316-90489-6. (英文)
  22. ^ Biswas, Soutik. The man who 'discovered' Everest. BBC News. 2003-10-20 [2008-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4-15). (英文)
  23. ^ Charles E. Stegman, David Bellhouse, A. S. C. Ehrenberg, Nathan Mantel, Frank Proschan, Daniel Gianola, S. R. Searle, F. M. Speed and G. A. Milliken. Letters to the Editor. The American Statistician. Feb 1982, 36 (No. 1): 64–67. (英文)
  24. ^ 24.0 24.1 珠穆朗玛峰. 中国西藏旅游网. [2017-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4). 
  25. ^ 56年前的今天 珠穆朗玛峰得以“正名”--奥运--人民网. 2008.people.com.cn. [2019-11-30]. 
  26. ^ 26.0 26.1 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 Everest: Summit of Achievement. Great Britain: Simon and Schuster. 2003: 58–60. ISBN 978-0-7432-4386-5. (英文)
  27. ^ (Cuthbert) Wilfrid (Francis) Noyce, (Henry Cecil) John Hunt, Barry C. Bishop, Norgay Tenzing, Stephen Venables. Mount Everest - mountain, Asia. 大英百科全書. [2017-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18). (英文)
  28. ^ 28.0 28.1 Jon E. Lewis. The Mammoth Book Of Everest: From the first attempts to today, 40 first-hand accounts. Little, Brown Book Group. 2015-06-04: 14–16. ISBN 978-1-4721-2019-9. (英文)
  29. ^ Coburn, Broughton. Mount Everest Fight Raises Questions About Sherpas. 《國家地理》. 2013-05-01 [2017-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6). (英文)
  30. ^ Josep Maria Mallarach. Protected Landscapes and Cultural and Spiritual Values. Kasparek Verlag. 2008: 73,78. ISBN 978-3-925064-60-9. (英文)
  31. ^ 彼得.祖克曼、阿曼達.帕多安(Peter Zuckerman、Amanda Padoan). K2峰: 天堂之門與雪巴人的故事. 紅樹林. 31 March 2016: 36. ISBN 978-986-7885-80-7. 
  32. ^ 李孝聰. <記康熙《皇輿全覽圖》的測繪及其版本> (PDF). 《故宮學術季刊》. 民國一百一年秋季, 第三十卷 (第一期): 78 [2017-07-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12-19). 
  33. ^ Mario Cams. The China Maps of Jean-Baptiste Bourguignon d'Anville: Origins and Supporting Networks.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for the History of Cartography. 2014, 66 (1): 51–69. (英文)
  34. ^ Peter Gillman (编). Everest – The Best Writing and Pictures from Seventy Years of Human Endeavour.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1993: 10–13. ISBN 978-0-316-90489-6. (英文)
  35. ^ TEA IN INDIA. - DEODHUNGA, THE HIGHEST MOUNTAIN IN THE WORLD. 《倫敦新聞畫報》. 1857-08-15: 168–170. (原始内容存档于1997-02-05). (英文)
  36. ^ Papers relating to the Himalaya and Mount Everest. Proceedings of the London 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 of London. April–May 1857, IX: 345–351. …I was taught by my respected chief and predecessor, Colonel Sir Geo. Everest to assign to every geographical object its true local or native appellation. … But here is a mountain, most probably the highest in the world, without any local name that we can discover, whose native appellation, if it has any, will not very likely be ascertained before we are allowed to penetrate into Nepal.… In the meantime the privilege as well as the duty devolves on me to assign…a name whereby it may be known among citizens and geographers and become a household word among civilized nations. (英文)(翻译:我尊敬的领导和前任乔治·埃佛勒斯局长曾经教我给每个地理物体它真正的当地或本地称呼……但是这座山,很可能世界最高,没有任何我们能发现的当地称呼,它的本地称呼,如果有,也不可能在我们进尼泊尔之前而确定。其间,荣幸的分配任务交代了给我……一个市民和地理学家都知道的、文明社会里家喻户晓的名字。)
  37. ^ Leni Gillman. Everest: Eighty Years of Triumph and Tragedy. Mountaineers. 2000: 12. ISBN 978-0-89886-780-0. (英文)
  38. ^ 38.0 38.1 Buddhi Narayan Shrestha, Senior Border Expert, Nepal. Nepal and China make claims over Mount Everest or Sagarmatha?. The Telegraph Weekly (尼泊爾). [2017-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20).  參見Buddhi Narayan Shrestha. Border Management of Nepal (PDF). Bhumichitra. 2003. ISBN 978-9993357421. (英文)
  39. ^ Establishment. 薩加瑪塔國家公園. [2017-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22). (英文)
  40. ^ Walt Unsworth. Everest: The Mountaineering History. Grafton. 1989: 550. ISBN 978-0-586-20626-3. (英文)
  41. ^ Science: King of The Mountains. 時代. 1987-11-02 [2017-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06). (英文)
  42. ^ How High Is Everest? Climbers Seek Answer. 紐約時報. 1987-05-18 [2017-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30). (英文)
  43. ^ Everest, the Old Champion, Is Crowned Anew. 紐約時報. 1987-10-10. (英文)
  44. ^ Bradford Washburn. Two Memoranda - A Brief History of Mount Everest’s Altitude and The Configuration of the Summit of Mount Everest. American Alpine Journal (The Mountaineers Books). 1995年. ISBN 978-1-933056-42-5. (英文)
  45. ^ The History of Ev-K2-CNR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英文)
  46. ^ THE EV-K2-CNR EXPEDITION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英文)
  47. ^ Kurt Diemberger. Spirits of the Air: Part of the Kurt Diemberger Omnibus. Vertebrate Publishing. 2015-06-05: 363. ISBN 978-1-910240-04-5. (英文)
  48. ^ Mt. Everest Climb Yields Peak Health Data. 美聯社. 1998-06-14. (英文)
  49. ^ Elevation of Mount Everest newly defined. Swiss Foundation for Alpine Research. 1999-1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1-03). (英文)
  50. ^ 人類攀登珠穆朗瑪峰不完全歷史. 新華網. [2017-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5). 
  51. ^ 美國國家地理學會網站上有8,848與8,850公尺兩種高度。如altitude - Mount Everest is the highest point of altitude on Earth.. [2017-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01). 採用高度8,850公尺 What's Up, Mount Everest? - Fast facts about the world's tallest peak. 採用高度8,848公尺。
  52. ^ Mount Everest and its ascent -Gallery image information (PDF). 皇家地理學會. [2017-07-1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10-09). (英文)
  53. ^ GPS device to prevent false Everest claims by climbers. 路透社. 2017-03-20 [2017-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16). (英文)
  54. ^ 国家测绘局关于启用珠穆朗玛峰高程新数据的公告. www.mnr.gov.cn. [2019-11-30]. 
  55. ^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中国从未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放弃2005年精确测定的8844.43米珠穆朗玛峰顶岩石面海拔高程数据. www.mnr.gov.cn. [2019-11-30]. 
  56. ^ 中國和尼泊爾平息珠峰高度之爭
  57. ^ Guochang Xu. Sciences of Geodesy - I: Advances and Future Directions. Springer Science & Business Media. 2010-09-09: 7. ISBN 978-3-642-11741-1. (英文)
  58. ^ Buddhi Narayan Shrestha. Re-measuring Mount Everest [重測埃佛勒斯峰]. 加德滿都郵報英语The Kathmandu Post. 2017-02-21 [2017-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9). (英文)
  59. ^ Re-measuring Mount Everest by Geoid Determination [用測定大地水準面重測埃佛勒斯峰]. GIM International. 2012-02-20. (英文)
  60. ^ Forsberg, R.; Olesen, A.V.; Einarsson, I.; Manandhar, N.; Shreshta, K. Rizos C.; Willis P., 编. Geoid of Nepal from Airborne Gravity Survey. Earth on the Edge: Science for a Sustainable Planet.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Geodesy Symposia (Berlin, Heidelberg: Springer). 2014, 139: 521–527頁. doi:10.1007/978-3-642-37222-3_69. An airborne gravity survey of Nepal was carried out December 2010 in a cooperation between DTU-Space, Nepal Survey Department, and NGA, USA...Using a downward continuation scheme based on blocked least-squares collocation, a new geoid of Nepal was computed by Fourier methods...The new geoid is compared to limited GPS-levelling data as well as recent GPS-heights of Mt. Everest (英文)
  61. ^ Rene Forsberg; Arne V. Olesen. GOCE and airborne gravity - A perfect match for geoid determination (PPT). 歐洲太空總署: 第17頁. (英文)
  62. ^ Rene Forsberg. Geoid modelling with GRAVSOFT [GRAVSOFT軟體的大地水準面模型] (PDF). 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國家大地測量局英语U.S. National Geodetic Survey: 第51頁. (英文)
  63. ^ Survey of India proposes to re-measure the height of Mount Everest. The Times of India. 2017-04-10 [2017-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15). (英文)
  64. ^ Re-measuring the heights of Mt Everest, India proposes joint mission with Nepal. Deccan Herald. 2017-04-10 [2017-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11). (英文)
  65. ^ How to measure a mountain: Everest height called into question. CNN. 2017-06-21 [2017-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13). (英文)
  66. ^ What is the highest point on Earth as measured from Earth's center? . 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國家海洋局. [2017-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9). (英文)
  67. ^ Mount Everest Fight Raises Questions About Sherpas. 《國家地理》. 2013-05-01 [2017-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6). (英文)
  68. ^ John Powers; David Templeman.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Tibet. Scarecrow Press. 2012: 620–621. ISBN 978-0-8108-6805-2. 
  69. ^ Josep Maria Mallarach. Protected Landscapes and Cultural and Spiritual Values. Kasparek Verlag. 2008: 68, 70–71. ISBN 978-3-925064-60-9. 
  70. ^ 絨布寺——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廟. [2017-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22). 
  71. ^ Rongbuk Monastery. [2017-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27). (英文)
  72. ^ Norkey Tenzing Norkey; James Ramsey Ullman. Man of Everest: The Autobiography of Tenzing. Reprint Society. 1956. (英文)
  73. ^ 莊銘國. 典藏鈔票異數. 五南圖書. 2007: 24. ISBN 978-957-11-4346-0. 
  74. ^ Details of the security features, size and images used on the $5 banknote.. Reserve Bank of New Zealand. [2017-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30). (英文)
  75. ^ Banknotes in circulation. Reserve Bank of New Zealand. [2017-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15). (英文)
  76. ^ Guinness World Records 2011. Guinness World Records. 2010: 366. ISBN 978-1-904994-58-9. (英文)
  77. ^ 《神鵰俠侶37・三世恩怨》:郭襄俏臉上一陣紅暈,笑問:“大和尚,你叫甚么法名啊?”法王道:“我叫珠穆朗瑪。”珠穆朗瑪是西藏境內一座高山之名,此峰極高,天下第一,法王隨口說了出來,隱有武功高絕、無人可及之意。
  78. ^ Colin Lecher. How People Die On Mount Everest [Infographic]. Popular Science. 2013-05-31 [2013-06-04]. (英文)
  79. ^ 首位登上世界屋脊的瑞士人. [2017-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13). 
  80. ^ Everest – First without oxygen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NOVA Online. PBS. 2000.(英文)
  81. ^ 81.0 81.1 81.2 81.3 81.4 81.5 纪念中国人首登珠峰五十周年. 人民网西藏频道. [2017-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82. ^ 鍾建民 攀出自在人生. [2015-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83. ^ Peace at last for Sleeping Beauty. 《每日電訊報》. 2007-05-02 [2017-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21) (英语). 
  84. ^ Nuwer, Rachel. Death in the clouds: The problem with Everest's 200+ bodies. BBC Future. 2015-10-09 [2017-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3). (英文)
  85. ^ Greenfeld, Karl. Adventure: Blind To Failure. Time Magazine. 2001-06-18. (英文)
  86. ^ She's feeling on top of the world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洛杉磯時報(英文)
  87. ^ 英国男子在珠峰冰湖内畅游1公里. 中国新闻网. 2010年5月24日. 
  88. ^ Lewis Pugh. In the frozen waters of Everest, I learned the value of humility . 2010-07-17 [2017-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19). (英文)
  89. ^ 首位港人攀南北坡征服珠峰. [2015-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90. ^ 她是世界第一位无氧登上珠峰 并活下来的美丽女性. [2017-1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22).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