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婕妤

班婕妤(?-?),名不详,楼烦(今屬山西朔城区)人,汉成帝嫔妃,西汉女性知识分子,通曉《詩經》及《周禮》等周朝文献。[1] 她是班况的女兒、班彪姑母,以及班固班超班昭的祖姑。

班婕妤
Consort Ban.jpg
班婕妤图像,来自《百美新詠圖傳
國家西汉
姓名不詳
位號少使娙娥婕妤
族裔汉族
出生前48年
楼烦(今山西朔城区
逝世2年
親屬
父親班况
汉成帝
兄弟班伯(兄)
其他親屬班彪的姑母
班固班超班昭的姑祖母
著作
《自悼赋》

《捣素赋》

《怨歌行(亦称团扇歌)》
绘有班婕妤典故的《女史箴图》局部

生平概略编辑

汉成帝掌政早年,班氏進入後宮;她一開始的位階是少使,後升娙娥,並受成帝宠幸,册封为婕妤。她曾生下一个皇子及一个皇女,但皆在誕生数月后夭折

她當時被認為是容貌美麗且舉止十分符合道德規範;據傳,某次成帝打算與她同坐一車出遊,但遭她以「賢聖的君主身邊都伴有有名望的大臣,三代末代君主(的身邊)才有出身卑微而受寵愛的女子」為由婉拒,並因此獲得皇太后王政君的認同;後來,以宮廷女性舉止典範為主題的《女史箴圖》描繪了這個故事。

鸿嘉(前20年—前17年)年间,她推荐自己的侍女李平;李平隨後十分受到成帝喜愛,並被封为婕妤。随着赵飞燕赵昭仪姐妹入宫,班婕妤和许皇后都逐渐被成帝疏遠。鸿嘉三年,赵飞燕诬告许皇后、班婕妤行诅咒术,许皇后因而被废,班婕妤也遭受來自成帝的嚴峻質問。據稱,她為自己辯護:「妾知道人的寿命长短是命中注定,贫富也是上天注定,非人力所能改变。修正尚且未能得福,为邪还有什么希望?若是鬼神有知,岂肯遵从不臣的诉求?万一神明无知,诅咒有何益处?所以我不会这么做」。[2] 成帝隨後认可她的回答,同時心生怜悯,並赐給她黄金百斤。

为了避免与赵氏姐妹争斗,她主动请愿去长信宫服侍太后,並作表達自己的悲傷處境。汉成帝過世后,班婕妤前去为其守陵。她在过世后被葬在成帝的陵墓附近。

作品编辑

今仅存作品《自悼赋》、《捣素赋》、《怨歌行》(或称《团扇歌》)三篇,但或被怀疑是伪作

参考资料编辑

  • 汉书 卷九十七下 外戚传第六十七下》
  1. ^ 漢書 : 傳 : 外戚傳 : 外戚傳下 : 14 : 相似段落 -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ctext.org. [2021-1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14) (中文(臺灣)). 
  2. ^ 漢書 ·卷九十七下·外戚傳第六十七下》其後趙飛燕姊弟亦從自微賤興,逾越禮制,浸盛於前。班婕妤及許皇后皆失寵,希復進見。鴻嘉三年,趙飛燕譖告許皇后、班婕妤挾媚道,祝詛后宮,署及主上。許皇后坐廢。考問班婕妤,婕妤對曰:'妾聞死主有命,富貴在天。修正尚未蒙福,為邪欲以何望?使鬼神有知,不受不臣之訴;如其無知,訴之何益,故不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