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德·胡克

理查·胡克爾,又有譯為理查德·胡克(聖公會譯理查德·可格,英語:Richard Hooker,1554年-1600年,聖日為11月3日),文艺复兴时期英格兰神学家[1]。他的多卷本著作《教會行政法規》成為了英格蘭教會的基石,因此是16世紀最重要的英格蘭神學家之一,和托馬斯·克蘭麥及約翰·朱厄爾一起被稱作聖公會的創始人。

理查·胡克爾
Wenceslas Hollar - Richard Hooker (State 1).jpg
出生1554年3月
Flag of England.svg德文郡艾希特Heavitree
逝世1600年11月3日(1600歲-11-03)(46歲)
Flag of England.svg肯特郡Bishopsbourne
教育程度牛津大學基督聖體學院
配偶瓊·邱奇曼(Jean Churchman)
教會英格蘭教會
授予聖職1579年8月14日
官方職務
Subdean,Rector

生平编辑

家庭背景编辑

於西元1554年,在英國德文郡艾希特郊區的村莊出生,胡克爾的父親是羅傑‧胡克爾(Roger Hooker),母親及其他兄弟姊妹的紀錄不詳。胡克爾的家庭信奉加爾文宗派,其雙親非常虔誠、敬畏上帝,因此胡克爾身受影響,認知到溫和與虔誠是信仰的重要核心。胡克爾的個性溫和、不偏執,非常渴求知識,期望自己成為有美德且高尚的人。[2]

求學階段编辑

胡克爾於西元1562至1569年(約8歲至16歲)的時候在埃克塞特的語法學校就讀,因其好學不倦的特質受語法學校的校長肯定,於是勸說胡克爾的雙親,務必要讓胡克爾順利完成學業,校長會負責想辦法解決學費。第一個成為胡克爾學費的贊助人就是他富有的叔叔—約翰‧胡克爾(John Hooker)。約翰‧胡克爾認為胡克爾天資聰穎,希望他能夠好好受教育,於是特意安排胡克爾和校長於感恩節的時候去見他的好朋友,索爾茲伯里的主教—約翰‧喬威爾,約翰‧喬威爾主教在考察胡克爾的學問、行為與對信仰的敬虔程度後,決定支持胡克爾的學費,成為第二位贊助人,並於西元1569年(約16歲時)安排其進入牛津大學基督聖體學院 就讀。進入基督聖體學院後,院長柯爾博士(Dr.Cole)安排約翰‧雷諾茲博士(Dr.John Reynolds)作為胡克爾的輔導老師,他是一名清教徒。在約翰‧喬威爾主教逝世後,柯爾博士成為胡克爾第三位的經濟支持者。[3]

胡克爾有兩位知心好友,都是他的家教學生,一位小愛德溫‧桑德斯,也就是後來的愛德溫‧桑德斯( Edwin Sandys )爵士,以所著的《歐洲知識寶鑒》而聞名。他的父親是愛德溫‧桑德斯,與約翰‧喬威爾主教是在德國同甘共苦的好友,埃德溫因聽了喬威爾主教對於胡克爾的讚賞,故找到胡克爾作為小埃德溫的家教老師。另一位學生是小埃德溫的同學—喬治‧克藍麥(George Crammer),托馬斯·克蘭麥的長子。胡克爾與兩個學生的友誼是建立在信仰的基礎上,透過對基督的共同研究,友情日漸深厚。[4]

牧職编辑

胡克爾於1584年至聖保羅十字教堂佈道,1585年3月17日就任倫敦聖殿教堂的牧師,倫敦聖殿教堂是許多政府官員或是重要人士的集散地,因此是倫敦極重要的教堂之一。[5]

婚姻编辑

因丘奇曼夫人作媒,胡克爾於1588年與瓊‧丘奇曼(Joan Churchman)結婚,但是這樁婚姻並不被看好。胡克爾與瓊共育有六個孩子:兩個兒子,四個女兒,但兩個兒子不幸夭折,只有女兒活下來。埃德溫‧桑兹和喬治‧克藍麥曾在胡克爾結婚後去探訪他,但是兩位對於瓊的印象非常不好,認為她是一位既不體貼又對胡克爾沒有任何好處的妻子,他們甚至直接向胡克爾表示他們的想法,但胡克爾則解釋人生的際遇並不是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唯有順服和忍耐。[6]

著作编辑

  • 《教會行政法規》(Low of Ecclesiastical Polity):在胡克爾的有生之年,只出版了前面五本,還有三本是在他逝世後才出版的,總共八本。書中清楚表明,教會與國家是由同樣的人組成,即「國家教會」,只是由於角色不同,才有區別。[7]
  • 《細論稱義》(A Learned Discourse of Justification)

思想编辑

安立甘主義設計師。於牛津大學就讀時,投在安立甘主義旗下,對天主教很同情。胡克爾認為天主教某部份的思想雖是異端,卻不全然是錯誤的。他組合了自由意志與神人合作說的救恩觀念,就是人類可以自由決定是否接受神的恩典,而參與自己得救的過程,雖然胡克爾也談論神的揀選及預定論,但他認為至些是根據「神的預知」,不是「永恆之神的預定」。胡克爾也強調「恩典使自然得以實現,而不是與之對抗的經院哲學觀念」。胡克爾甚至認為天主教徒的信念雖然有誤,仍可以進入天堂。[8] [9] 胡克爾的安立甘神學相較於其他更正教神學,保留較多天主教傳統。胡克爾與英國宗教改革之父克藍麥都認為,聖經有至高權威,任何傳統和習俗都不能違背聖經,提倡「唯靠恩典因信稱義」的教義,同時強調善行與成聖的重要性。雖然胡克爾也教導所有基督徒都可直接到神面前禱告,不需要神職人員居中參與,看似承認「信徒皆祭司」的原則,但胡克爾也極重視授聖職禮(ordination)與祭司職分,然而胡克爾卻極度維護主教的權威。[10] [11]

参考資料编辑

  • 楊勇勤。《理查德‧胡克政治思想研究》。上海:上海師範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09。
  • 岡察雷斯(Gonzalez, L.)。《基督教思想史》。陳澤民等譯。南京:譯林出版社,2008。
  • 奧爾森(Roger E. Olson)。《神學的故事》。吳瑞誠、徐成德譯。台北:校園書房,2002。
  • 羅杰‧奧爾森。《基督教神學思想史》。吳瑞誠、徐成德譯。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
  • 畢爾麥爾(J. Bihlmeyer)。《近代教會史》。雷立柏譯。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11。

参考文獻编辑

  1. ^ Sandra Sider.(2007). Handbook to Life in Renaissance Europ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A. ISBN 9780195330847.
  2. ^ 楊勇勤. 理查德‧胡克政治思想研究: 11–12. 
  3. ^ 楊勇勤. 理查德‧胡克政治思想研究: 12–14. 
  4. ^ 楊勇勤. 理查德‧胡克政治思想研究: 15. 
  5. ^ 楊勇勤. 理查德‧胡克政治思想研究: 16–17. 
  6. ^ 楊勇勤. 理查德‧胡克政治思想研究: 19–20. 
  7. ^ 岡察雷斯(Gonzalez, L.); 陳澤民等譯. 基督教思想史. 南京: 譯林出版社. 2008: 205–206. 
  8. ^ 奧爾森(Roger E. Olson); 吳瑞誠、徐成德譯. 神學的故事. 台北: 校園書房. 2002: 515–516. ISBN 978-957587758-3. 
  9. ^ 羅杰‧奧爾森; 吳瑞誠、徐成德譯. 基督教神學思想史.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4: 447. 
  10. ^ 奧爾森(Roger E. Olson); 吳瑞誠、徐成德譯. 神學的故事. 台北: 校園書房. 2002: 519. ISBN 978-957587758-3. 
  11. ^ 羅杰‧奧爾森; 吳瑞誠、徐成德譯. 基督教神學思想史.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4: 450. 

扩展阅读编辑

  • Brydon, Michael, The Evolving Reputation of Richard Hooker: An Examination of Responses, 1600–1714 (Oxford, 2006).
  • Faulkner, Robert K., Richard Hooker and the Politics of a Christian England (1981)
  • Grislis, Egil, Richard Hooker: A Selected Bibliography (1971)
  • Hooker, Richard, A Learned Discourse of Justification. 1612.
  • Hooker, Richard, Works (Three volumes). Edited by John Keble, Oxford, 1836; Revised by R. W. Church and F. Paget, Oxford, 1888. Reprint by Burt Franklin, 1970 and by Via Media Publications.
  • Kirby, W.J.T. Richard Hooker's Discourse On Natural Law in the Context of the Magisterial Reformation (PDF). Animus (journal). 1998, 3 [August 18, 2011]. ISSN 1209-0689. 
  • A. C. McGrade, ed., Richard Hooker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Christian community (1997)
  • Munz, Peter, The Place of Hooker in the History of Thought (1952, repr. 1971).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