璷妃(1841年-1895年),葉赫那拉氏,满洲正白旗人。主事全文之女[1]。清朝咸丰帝之妃。

生平编辑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二月十日出生。

咸丰五年二月初十日,正白旗滿洲員外郎桂祥之女那拉氏封為璹貴人,而「正白旗滿洲主事全文之女那拉氏」則被封為貴人[2]。璹貴人具有嬪銜,每日吃食分例,以及煤炭、蠟燭等物依照嬪例發給,而與其同日受封的璷貴人僅有正常的貴人級待遇[3]

咸豐八年二月二十四日,璷貴人被革去嬪銜,每日所食吃食分例,以及煤炭、蜡烛等物依照贵人之例發給[4],次序在玫貴人之次[5]

咸丰十年十月,被剛登極的同治帝尊封為璷嫔[6]

同治十三年十一月,被剛登極的光绪帝尊封為璷妃[7],所享的宮分同貴妃例。內廷緞庫檔案《二等各色小卷紬緞紗等項實存》有記光緒十五年二月十一日,璷妃千秋照貴妃例用藕合小卷線紬五件、月白小卷線紬五件、灰色小卷五絲緞五件、金黃小卷五絲緞五件、藍縐紬五件及醬色紡絲五件。

光緒二十一年四月二十一日,曾被宮廷尊稱為璷貴妃的璷妃去世,享年五十五歲,奉上諭「所有應行事宜著照貴妃例敬謹預備[8]」,葬於定陵妃園寢。慶妃的喪葬禮儀按嫔例辦理,而璷妃那拉氏的喪葬禮儀則按貴妃例辦理。这两位在咸豐年間都曾随慈禧太后居住在儲秀宮內,因与慈禧太后的关系,以及她们自身的素质而导致了喪儀规格的巨大差别。

注释编辑

  1. ^ 王佩環. 清宫后妃. 沈阳: 辽宁大学出版社. 1993年12月: 37. ISBN 7561021445. 
  2. ^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宫中杂件》:咸豐五年二月初十日奉硃筆,正白旗滿洲員外郎桂祥之女那拉氏封為璹貴人,正白旗滿洲主事全文之女那拉氏封為璷貴人,欽此。
  3. ^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宫中杂件》:咸丰五年十月初一日内庭宫分,乾清宫,皇后银一千两,妈妈里二名,女子十二名,丽妃银三百两,女子七名,懿嫔银二百两,妈妈里一名,女子六名,婉嫔银二百两,女子六名,璹贵人银二百两,女子四名,容贵人银一百两,女子四名,璷贵人银一百两,女子三名,錱常在银五十两,女子三名,伊常在银五十两,女子三名,暝谙答应银五十两,女子一名,徐官女子银六两,女子一名
  4. ^ 咸豐八年二月二十四日總管史進忠等《為傳知璷貴人革去嬪銜每日所食吃食分例煤炭蠟燭俱照貴人例得給事》,檔號:05-13-002-000755-0114,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
  5. ^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宫中杂件》:咸丰八年二月二十四日,敬事房传旨,璷贵人嫔例各退,次序在玟贵人之次。
  6. ^ 《清實錄‧穆宗毅皇帝實錄》,卷6,頁172,咸豐十年十月乙丑條:又谕、皇考大行皇帝妃嫔。承侍宫闱。恪恭淑慎。均宜加崇位号。以表尊荣。丽妃侍奉皇考有年。诞育大公主。谨尊封为丽皇贵妃。婉嫔晋封为婉妃。祺嫔晋封为祺妃。玫嫔晋封为玫妃。璷贵人晋封为璷嫔。容贵人晋封为容嫔。璹贵人晋封为璹嫔。玉贵人晋封为玉嫔。吉贵人晋封为吉嫔。禧贵人晋封为禧嫔。庆贵人晋封为庆嫔。所有应行事宜。著该衙门察例具奏
  7. ^ 《清實錄‧穆宗毅皇帝實錄》,卷373,頁938,同治十三年十一月乙卯條:又谕、朕奉慈安端裕康庆皇太后慈禧端佑康颐皇太后懿旨。丽皇贵妃等位。侍奉文宗显皇帝。均称淑慎。丽皇贵妃着封为丽皇贵太妃。婉妃着封为婉贵妃。祺妃着封为祺贵妃。玫妃着封为玫贵妃。璷嫔着封为璷妃。吉嫔着封为吉妃。禧嫔着封为禧妃。庆嫔着封为庆妃
  8. ^ 光緒二十一年四月二十一日《為璷妃溘逝著派乾清宮總管禹祿等在金棺前穿孝所有應行預備一切事宜著照貴妃例預備事》,檔號:05-13-002-000312-0116,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