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西里·米哈伊洛维奇

瓦西里一世·米哈伊洛维奇(俄語:Василий I Михайлович,1304年-1368年)是特维尔大公(1349年至1368年,称瓦西里一世),特维尔大公米哈伊尔·雅罗斯拉维奇之幼子, 斯摩棱斯克王公伊凡·亚历山德罗维奇之女婿。以开发卡申银矿,统一特维尔大公国,即位大公后摆脱自伊凡一世以来的莫斯科大公国控制,并且击败莫斯科和诺夫哥罗德两大国而闻名[1]

瓦西里·米哈伊洛维奇
Facial Chronicle - b.08, p.376 - Death of Vasily Mikhailovich of Kashin (1368).jpg
特维尔大公
統治1349年至1356年(王公)
1356年至1368年(大公)
前任弗谢沃洛德·亚历山德罗维奇
繼任米哈伊尔二世
卡申王公
統治1319年至1348年
前任受封公国
繼任瓦西里·瓦西里耶维奇俄语Василий Васильевич (князь кашинский)
出生1304年
逝世1368年
特维尔
安葬
配偶叶莲娜·伊凡诺芺娜(特维尔大公妃)
王朝留里克王朝
父親米哈伊尔·雅罗斯拉维奇
母親安娜‧卡辛斯基俄语Анна Кашинская
宗教信仰东正教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1304年,瓦西里·米哈伊洛维奇出生在特维尔,父亲米哈伊尔·雅罗斯拉维奇 (特维尔)是弗拉基米尔大公国权臣,母亲是安娜·卡辛斯卡娅俄语Анна Кашинская。瓦西里·米哈伊洛维奇本人拥有特维尔大公国与罗斯托夫公国的直系血统,继承权在三位哥哥之后。

为了对付莫斯科公国,父亲发动第一次特维尔-莫斯科战争,瓦西里·米哈伊洛维奇很少见到父亲。他幼时在奥特罗奇修道院受狄奥多西修士的教导。《罗戈日斯基编年史》在他登位大公的1349年条曾经称赞瓦西里·米哈伊洛维奇的聪敏和好学。1318年,父亲被莫斯科王公尤里·丹尼洛维奇害死于汗庭,按照分割继承的习俗,瓦西里分得卡申一地。1319年时卡申一地非常低度开发,仅有数百人居住,没有克里姆林,只有长屋。有关瓦西里就藩卡申的资料并不明确,1325年瓦西里向斯摩棱斯克王公伊凡·亚历山德罗维奇提亲,娶其女叶莲娜。《斯摩棱斯克编年史》记载伊凡公看见女婿的礼仪举止合适,对答灵活而大喜,下令赠送十桶昂贵的蜂蜜酒以及金条三锭予瓦西里·米哈伊洛维奇。1327年特维尔起义时,他与次兄亚历山大·米哈伊洛维奇有一起逃出前往诺夫哥罗德。同年,莫斯科王公伊凡一世分割特维尔大公国,根据土地册卡申公国仍是瓦西里任王公,1329年,瓦西里向伊凡一世宣誓效忠,此后10年各编年史事迹没有纪录瓦西里的行动。

夺取公国编辑

 
1347-1352年特维尔大公国内战

1339年,次兄亚历山大·米哈伊洛维奇被大汗月即别汗召见,旋即被大汗处决,陪同的瓦西里运回兄长遗体到特维尔。1340年,伊凡一世去世,当时特维尔的公国分成三支主要势力,一是瓦西里三哥康斯坦丁·米哈伊洛维奇俄语Константин Михайлович的公权派,另一派是瓦西里之侄弗谢沃洛德·亚历山德罗维奇的霍尔姆派,最后是瓦西里自己的卡申一派,与斯摩棱斯克公国的联姻结盟也使得双方可以东西夹攻敌对势力。1344年,卡申银矿开挖,为卡申公国带来铸币所需的大量矿藏。1345年,康斯坦丁公去世,《罗戈日斯基编年史》指他死时抽搐不已,怀疑王公遭到毒杀。弗谢沃洛德·亚历山德罗维奇的彼尔姆派进入特维尔夺取公位,前王公的两位儿子谢苗和叶利缅特跑到卡申求庇护。《罗戈日斯基编年史》的1347年条记载王公之间的仇恨很强烈,几乎酿成流血事件,两方多次有小规模冲突和瓦西里公也在贝兹德日受神秘人袭击。1349年两人在奥特罗奇修道院在特维尔主教西奥多二世的提议下和解,瓦西里按顺序制成为特维尔王公,两位王公吻十字架起誓团结不战斗。瓦西里公则分封土地给侄儿以作补偿。但瓦西里对于三分之一的领地被分封的协议很快就反悔了,他分弗谢沃洛德的领地给其他侄儿,更拉出贝兹德日事件为由攻打其居城霍尔姆,莫斯科的谢苗一世调解,但仍然无法阻止瓦西里公没收弗谢沃洛德的大片领地。

复位大公编辑

1356年,瓦西里公加入苏兹达尔王公安德烈·康斯坦丁诺维奇的反莫斯科同盟,并于同年在大卢基战役大败来犯的诺夫哥罗德军队,迫使诺夫哥罗德割让勒尔瓦,以及莫斯科方退还已故大公米哈伊尔一世的冠冕。同年年底,瓦西里公在奥特罗奇修道院重新加冕,复位特维尔大公,称瓦西里一世。

多罗戈布日战争编辑

继嗣之争编辑

在多罗戈布日战争后,瓦西里公已经达到60岁,超过了以长寿闻名的大窝弗谢沃洛德,也超过历任弗拉基米尔大公和特维尔大公,瓦西里公对于儿子卡辛斯基残暴失控以及热衷屠杀平民感到不满,下令拘禁卡辛斯基让他反省。而按顺序制,他的继承人是长侄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也是瓦西里公的教子。但卡申斯基是他的儿子,而且有军事才能,他一直无法决定继承人的问题,卡申斯基不久后获释。1366年底,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吞并大片前斯摩棱斯克领地,卡申斯基大怒,在宴席中质问米哈伊尔土地是他打下来的,指责米哈伊尔是窃贼。1367年初,瓦西里公打算召集诸公和大主教调解纠纷。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认为其他王公和大主教都是瓦西里公的支持者,对他不公平,拒绝接受。瓦西里公以他拒绝接受调解为由下令出兵米库利诺,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逃到立陶宛寻求姊夫阿尔吉尔达斯出兵助他夺位。与此同时,莫斯科也出兵攻打戈罗杰茨,卡申斯基率兵迎战。特维尔被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夺取,瓦西里公打算让位,因此双方在安德列夫斯科耶签订安德列夫斯科耶條约,瓦西里公投降,让出公位返回卡申,两方通过亲吻十字架确认盟誓。1368年瓦西里公在返回卡申的路上病逝,当时他离开特维尔没有多远。


土地改革编辑

分封公国之下有县(Уезд)和乡(Волость)两级行政规划,一般而言,县是由王公指派儿子或贵族出任管理者,乡是由乡长自治。蒙古式的户籍制被引入,以户数来统计税收和人口,动员服劳役和兵役也是根据户籍来进行。一般而言十户长就是县长,百户长是军事贵族,千户长通常就是王公或波雅尔。一般而言,县是由王公指派儿子或贵族出任管理者,乡是由乡长自治。因此乡一级由地方豪强地主垄断政权,而县一级则是由军事贵族垄断政权。瓦西里公在1354年丈量公国土地,将乡与具自治程度的村社捆绑,并明确指出乡界,再在乡界上组成明确的县界。百姓离开所居乡和县需要前往县的城市,通常是公国首都,必须先获得乡长和县长许可,否则不能自由流动。只有王公和军事贵族有自由通行权。这是因为要束缚罗斯地区因为黑死病本来就少的劳动力,但同时也承认了百姓耕者有其田,村社的产出属于村社或乡人,只需上贡少部分作税款。上百万的农民要供养的仅仅是只有一万多人的军事贵族和数百教士,阶层的明确化和土地的细分也导致社会秩序重新建立,战事由披甲的军事贵族主导,教会则负责维持信仰和社会稳定。随意的掠夺和各种税款都不再存在,平民可专注于生产和经济活动。

在进行土地改革的同时,瓦西里公也在发展内政充实国力,此时特维尔大公国已经引入了轮耕技术,同时种植数种作物以防止饥荒。更依托伏尔加河作为主要灌溉水道,形成狭长的产粮带。此时罗斯的农用器具也有了很大的改进,牛马拉的耙车大规模使用,堆肥用的堆肥池也出现了,而为了应对气候冷对幼苗的害处,一般会在室内先让种子发芽至一定程度,再将种子种在田中。

而农业的生产架构也有很大的转变,因为黑死病公国失去四成人口,平均每人可耕地面积大规模增加,因此自耕农成为农民的主流,农民按传统加入村社,协同耕作公有土地。贵族无法主导生产,因为土地权益是分散的,不确定的。人民自产自销,贵族只负责收取一定比率的税款,此种概念直至15世纪晚期再农奴制时期才转变。王公也没有办法将农民甚至奴隶束缚在土地上无偿劳动,因为人口流动性相当大,阻止人口流动的行政成本过高,散碎的公国政治体也没有办法推动强而有力的政策。这令特维尔大公国一向都是一个合议制国家,由王公贵族,教会和公社势力形成利益共同体,君权分散,但也缔造了一个基本的国家框架,将伊凡一世打散的公国各部分重新组成一个国家。在1355年后,来自特维尔公国各城邦的军队再次组织起一支以十三个千户为核心的特维尔军,避免了像古基辅罗斯各城邦各自为政分崩离析的局面。

影响及遗产编辑

在位期间特维尔大公国文化经济实力空前强大,公国国力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智者埃皮法尼乌斯在《谢尔盖·拉多涅日斯基的生平》中称赞特维尔公瓦西里一世的统治“强盛光荣,不可匹敌”[2]。其子米哈伊尔·卡申斯基曾在1364年多罗戈布日战争攻取斯摩棱斯克公国一半领土,在瓦西里死后从莫斯科大公国攻取弗拉基米尔城[3][4]

专研特维尔大公国史的史学家维亚切斯拉夫·米哈伊洛维奇·沃罗比夫对其作出以下评论:

参考文献编辑

  1. ^ Клюг Э. С. Княжество Тверское (1247-1485 гг.). Тверь: Редакционно-издательская фирма. 1994: 72 (俄语). 
  2. ^ Клюг Э. С. Княжество Тверское (1247-1485 гг.). Тверь: Редакционно-издательская фирма. 1994: 96,104 (俄语). 
  3. ^ Клюг Э. С. Княжество Тверское (1247-1485 гг.). Тверь: Редакционно-издательская фирма. 1994: 122 (俄语). 
  4. ^ Разин, Е. А. История военного искусства VI—XVI вв.. СПб: Полигон. 1999: 392,428 (俄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