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捷克語:Nesnesitelná lehkost bytí,法語:L'Insoutenable Légèreté de l'être)是捷克裔法國作家米兰·昆德拉於1984年所写的小说。小说的背景设在布拉格,内容涉及相当多的哲学观念。“米兰·昆德拉借此奠定了他作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在世作家的地位。”(《纽约时报》语)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book.jpg
法文版封面
原名捷克文:Nesnesitelná lehkost bytí
法文:L'Insoutenable Légèreté de l'être
作者米兰·昆德拉
译者韩少功、韩刚(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呂嘉行(繁體中文)
许钧(简体中文)
尉遲秀(繁體中文)
类型哲學小說
语言法文
捷克文
发行情况
出版机构Gallimard(法文)
68 Publishers(捷克文)
出版日期1984年1月24日 (法文)
1985年 (捷克文)
出版地巴黎(法文)
多倫多(捷克文)
中文出版日期1987年(作家出版社)
1988年(時報文化)
1989年(遠景)
2003年7月1日(上海译文)
2004年7月5日 (皇冠)
页数394页(上海译文)
376頁 (皇冠)
规范控制
ISBNISBN 7532731073(上海译文)
ISBN 9573320673 (皇冠)

该书的中文译本最早由韩少功与其姐韩刚于1985年根据英译本翻译,1987年在中国大陆作家出版社内部出版,1988年在台湾時報文化出版。[1][2]1989年台湾遠景出版社出版呂嘉行的译本,书名改为《生命裏難以承受的輕》。[2]2003年上海译文出版社又出版了由南京大学教授许钧根据法文版翻译的版本,书名也变为《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1]2004年台灣皇冠出版社根據最新法文譯本再次出版繁體中文譯本,由尉遲秀翻譯。[2]

名言编辑

  • “如果我们生命的每一秒钟都有无数次的重复,我们就会像耶稣钉于十字架,被钉死在永恒上。这个前景是可怕的,在那永劫回归的世界里,无法承受的责任重荷,沉沉压着我们的每一个行动,这就是尼采说的永劫回归观是最沉重的负担的原因吧。”
  • “如果永劫回归是最沉重的负担,那么我们的生活能以其全部辉煌的轻松,来与之抗衡,可是,沉重便真的悲惨,而轻松便真的辉煌吗?”。“最沉重的负担压得我们崩塌了、沉没了,将我们钉在地上。可是在每一个时代的爱情诗篇里,女人总渴望压在男人的身躯之下。也许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是一种生活最为充实的象征,负担越沉,我们的生活也就越贴近大地,越趋近真切和实在。”

书中昆德拉奏响了他的四重奏:托马斯,特瑞莎,萨宾纳与弗兰茨。通过各个人物的角度讲述了了一个存在主义的主题,重还是轻?政治对人生命的扭曲程度到底有多大?昆德拉借萨宾纳的口说出了“我不是反共,我是反对媚俗!”。借此表示了他自己的取向。

登場角色编辑

托馬斯(Thomas)
故事主要男主角,喜親近女色尋歡的醫師,因為和前妻離異不願探視孩子,被父母斷絕往來,養成習慣親近女色但絕不發展進一步親密關係的習慣。故事初始時和薩賓納為情夫(婦)關係。和餐館女侍特瑞莎結婚後仍和薩賓納互有往來。布拉格之春期間為取得自由和特瑞莎遷居日內瓦,後因為欲跟特瑞莎生活,以交出護照不得再出境的代價返回布拉格而受政治清算,擔任洗窗工餬口維生。最終和特瑞莎於車禍中同時喪生。
薩賓納(Sabina)
故事的兩位重要女主角之一,和托馬斯抱持友誼以上性關係的藝術家。邂逅特瑞莎後啟發後者的攝影靈感。為逃避政治迫害遷居日內瓦,和大學教授弗蘭茨短暫相戀後,因為雙方理念不同而離開弗蘭茨,劇末獲知托馬斯和特瑞莎的死訊。
特瑞莎(Tereza)
故事的兩位重要女主角之一,個性內斂的餐館女侍,擅長攝影。故事初始時邂逅托馬斯與之結婚,獲薩賓納協助啟發靈感。布拉格之春期間,因為大量拍攝和傳播攸關該事件的照片,受國外媒體矚目;但在偕同托馬斯搬遷至日內瓦之後,因為無法忍受托馬斯的輕浮和不願成為其負擔而先行遷回布拉格,返國後更因為嘗試和外人發生性關係後產生厭己的想法。最終和托馬斯於車禍中同時喪生。
弗蘭茨(Franz)
和薩賓納有過短暫情緣的大學教授,為了和薩賓納在一起而和妻子離異,但由於雙方理念不同導致戀情以分手告終。後來和某位女學生相戀,在參與遊行的過程中遭遇搶劫,被搶匪重擊成傷,最後在離異的妻子的陪伴下逝世。

电影编辑

该书于1988年改编成电影,由菲利普·考夫曼(Philip Kaufman)导演,丹尼尔·戴-刘易斯茱丽叶·比诺什,和丽娜·奥琳(Lena Olin) 主演。电影获得1988年美国国家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影片奖和最佳导演奖、英国学院奖最佳改编剧本奖等奖项,另外也获得当年的奥斯卡金像奖美国金球奖提名。

参见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许钧重译昆德拉名作《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易文网. 2003-07-02 [2020-07-22]. 
  2. ^ 2.0 2.1 2.2 尉遲秀. 【譯者之聲】因為「媚俗」, 我們「忌屎」. 聯合新聞網. 2017-03-29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