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生活》,是上海市一份已经停刊的周报,1925年10月11日创办,1933年被查禁。该报曾是中华职业教育社机关报,是1932年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报刊,创造过每期发行15万份的中国国内期刊最高发行量记录。

生活
Volume 1, Issue 1, Life.jpg
《生活》第一卷第一期(1925年10月11日)
類型 周刊
擁有者 中华职业教育社
出版商 生活周刊社
創刊日 1925年10月11日
語言 中文
总部上海市雁荡路80号(中华职业教育社旧址

历史编辑

1925年10月11日,《生活》周刊创刊,每逢周六发行。1926年10月起改由邹韬奋主编[1],并由中共党员胡愈之协助。1929年12月第五卷起扩版,改为16开本,选材着眼社会政治问题。1932年7月2日第七卷第二十六期开始,每期新增4至6页的影写版《生活画报》[2]。1930年7月20日,随中华职业教育社迁入位于法租界的新社址办公[3]。该报曾在1932年创下每期发行15万份的国内期刊最高发行量记录[4]。但在同时,国民党当局不断对邹韬奋进行恐吓和诽谤但没有见效,继而以“言论反动、毁谤党国”为由禁止《生活》通过邮递发行[5][6]

1933年7月8日,《生活》周刊与中华职业教育社签订契约脱离关系;同月14日,邹韬奋被迫流亡海外;同年12月11日;上海法租界公董局巡捕房应国民政府要求搜查报社,没收刊物100多本[1];12月26日,刊物遭到查封[7],共出417期。对于《生活》周刊遭查禁一事,黄炎培曾在《人民日报》撰文回忆称:“……它(《生活》)虽使尽技巧,求免于迫害,到底无法获得反动政府彻底谅解。”[8]

办报特点编辑

1925年报刊创立时,报刊内容主要是基于中华职教社的宗旨,对青年进行“事业修养”教育[2];在邹韬奋接手主编后,宣传抗日思想,反对国民政府对日本侵略的绥靖主义。1931年11月,《生活》周刊就曾发起援助东北抗日义勇军的捐款活动[4],总募款达到12万大洋一·二八事变中,《生活周刊》出版号外,报刊编者参与了对十九路军的物资援助,发动群众兴办伤兵医院[5]

该刊物每期刊出《小言论》,多由邹韬奋撰写,受到读者欢迎;除此之外,邹韬奋非常重视与读者的交流,并创设了“读者信箱”专栏,认真回答读者问题。邹韬奋曾说他自己是“以极诚恳、极真挚的情感待他们,简直随他们的歌泣而歌泣,随他们的喜怒而喜怒”;他的这一办报风格也延续到了该报社书刊代办部(后改组为生活书店)及日后《大众生活》等报刊的运营中[9]

后继者编辑

1934年2月10日,杜重远出版《新生》周刊,延续了《生活》的抗日理念,因刊载的文章引发日方抗议,遂于1935年6月30日被当局查封,主办者入狱一年六个月,是为新生事件[10];同年6月,原《新生》的工作人员秘密创办刊物《斗生》[7],同年9月停刊。

流亡境外的邹韬奋因新生事件受到刺激,遂返回中国,于1935年11月16日继续创办《大众生活[11],1936年2月被国名党当局以“鼓吹民众武装抗日,攻击国民政府外交政策”的名义查禁。同年3月7日,邹韬奋又创办了《永生》周刊,金仲华任主编,同年6月再次被禁,邹韬奋再次被迫流亡至香港[12]。此外,邹韬奋还创办了《生活日报》《生活星期刊》等刊物,也遭到查禁。而《生活》周刊社的书报代办部,即后来的生活书店,出版了大量的马克思主义文献。

1985年,青年报社得到邹韬奋遗孀首肯后,续办《生活周刊》,但于2018年12月停刊并入《青年报[13]。1995年1月14日,邹韬奋百年诞辰之际,生活书店的后继者之一——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为继承《生活》周刊传统,恢复创办《三联生活周刊[14]

参考来源编辑

  1. ^ 1.0 1.1 上海市卢湾区志编纂委员会. 大事记. 卢湾区志.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1998 [2018-12-29]. ISBN 7-80618-445-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5). 
  2. ^ 2.0 2.1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10月11日--上海地方志--历史上的今天.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2018-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7). 
  3. ^ 《上海中华职业教育社志》编纂委员会. 社所. 上海中华职业教育社志.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8-12-29]. ISBN 978-7-5325-4677-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27). 
  4. ^ 4.0 4.1 第二节 重大决策、活动. 上海通志·第四卷.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8-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5). 
  5. ^ 5.0 5.1 《上海新闻志》编纂委员会. 时事政论期刊. 上海新闻志 第1版.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2000 [2018-12-29]. ISBN 7-80618-739-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7). 
  6. ^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邹韬奋故居与万宜坊. 上海名建筑志 第1版. 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5 [2018-12-29]. ISBN 7-80681-736-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6). 
  7. ^ 7.0 7.1 《上海新闻志》编纂委员会. 大事记. 上海新闻志 第1版.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2000 [2018-12-29]. ISBN 7-80618-739-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5). 
  8. ^ 黄炎培. 中华职业教育社奋斗三十二年发见的新生命. 上海中华职业教育社志.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8-12-29]. ISBN 978-7-5325-4677-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27). 
  9. ^ 《上海出版志》编纂委员会. 第二节 读者工作. 上海出版志.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2018-12-29]. ISBN 7-80618-8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7). 
  10. ^ 黄述斌. 75年前的《新生》周刊事件. 文史杂志. 2011(2)
  11. ^ 何扬鸣. 《闲谈皇帝》风波的前前后后. 百年潮. 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 2002(1)
  12. ^ 《上海出版志》编纂委员会. 大事记(1929年至1946年). 上海出版志.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ISBN 7-80618-820-7. 
  13. ^ 千帆过尽,江河宛若初见——《生活周刊》致读者. 生活周刊. 2018-12-26, (1763). 
  14. ^ 《三联生活周刊》编辑部. 三联生活周刊十年.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09-01 [2018-12-29]. ISBN 978-7-108-0223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28).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