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生祠漢字文化圈一种傳統民俗信仰。生祠为活着的人立祠庙,进而祭祀,称为立生祠,以表示內心的感戴和欽敬之意。

历史编辑

石庆齊國國相,齐人为立石相祠。此为立生祠之始。[1]

唐朝對於現任官員立碑或立祠都有一定限制,《唐律疏議》載妄自遣人立生祠或德政碑者,要受到“諸在官長吏實無政跡輒立碑者,徒一年”的處份[2]。《日知錄》稱唐朝“當日碑祠之難得”。

明代時,滕縣百姓為紀念在當地為官清廉而即將去燕京赴任的趙邦清,為他修建了生祠,“黃童白叟,羅而拜之”。

明熹宗天启年间,权阉司禮監秉筆太監魏忠贤擅自把持朝政,权倾天下,许多谄媚者抑或是畏惧其气焰者,为他立生祠。天启七年(1627年)五月,太學生陆万龄上书,称魏忠贤可与孔子相提并论,因为“孔子作《春秋》,忠贤作《要典》。孔子诛少正卯,而忠贤诛东林”。天啟七年四月,袁崇煥兵部尚书阎鸣泰上奏,稱頌魏忠賢的功德,並要求在寧遠、前屯兩地為魏忠賢修建生祠[3]。其后,魏忠贤生祠“几遍天下”,“每一祠之费,多者数十万,少者数万”,且“剥民财,侵公帑,伐树木无算”黄运泰造生祠迎塑像时,“五拜三稽首”,“率文武将吏列班阶下,拜稽首如初”。顧炎武曾感嘆:“今代無官不建生祠,然有去任未幾,而毀其像,易其主者。”[4]臺灣林爽文之亂後,曾於臺灣府城、嘉義等地,建福康安等功臣生祠,以示成德。並有御製功臣生祠紀事詩一首。明清時期修建祠堂達到巅峰狀態,而生祠自古有之,祠堂家廟之建既然興盛,立碑建生祠,自然不比唐宋之前規矩多,同樣的明清亦是旌表牌坊興建最多的兩個年代,為明清的普遍現象。

注釋编辑

  1. ^ 趙翼《陔餘叢考》卷三十二《生祠》
  2. ^ 唐律疏議》卷十一〈職制律〉
  3. ^ 《明熹宗实录》:天启七年四月“蓟辽总督阎鸣泰、巡抚袁崇焕疏,颂魏忠贤功德,请于宁前建祠,赐名懋德。”袁崇焕疏称:“厂臣魏忠贤功在社稷,海内之共见共闻,业已铭刻金石,无容职赘,至其身任辽事,誓□恢复,枭灭逆虏,任用刘应乾、陶文、纪用等,而关内外御敌之伏甲军器马匹悬簾等项,俱以家资置办,日逐解来,又助军需。臣方一意巡缉,严警诸营将吏,不敢贪懦营私,不敢餽遗隐串,改虚为实,化贾为真,易怯为勇,以有今日。浞古内臣谁有出其右者!”(《明熹宗七年都察院实录》天启六年十月)
  4. ^ 《日知錄》卷 23〈生碑〉,頁 644。

参考编辑

  • 清,赵翼,《陔余丛考》卷三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