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科记考

登科记考》是唐、五代科舉考试研究的学术性著作,清人徐松撰,共三十卷。

唐代一共進行過264次进士考试,大中十年(856年)郑颢奉詔编撰《诸家科目记》13卷,为唐朝官修登科文獻之最早記載[1],其餘唐人所私撰登科记有十余家,如姚康科第录》16卷、李弈唐登科记》2卷等,然其书多亡佚。宋代乐史撰《登科记》30卷,亦佚。[2]徐松在《文献通考·选举二》、《唐才子传》、新舊《唐書》與徐应秋之《玉芝堂谈荟》的基礎上,又杂采《唐会要》、《文苑英华》、《册府元龟》、《玉海》、《太平广记》等著作,考證更多的資料,《登科记考》總共列出唐代有紀錄的140位状元姓名,遠多於《玉芝堂谈荟》列出的84位,是研究中國唐朝科舉制度的重要文獻,李慈铭称此书“体例秩然,考据精博”[3]

《登科记考》仍有不少錯誤,例如《登科记考》卷九天宝十载“明经科”云:“按贾至已于开元二十三年进士及第,此以进士又应明经也。”,這明顯是受晁公武郡斋读书志》卷四上称贾至“天宝十载,明经擢第”(《唐才子传》卷三又因襲晁《郡》書之誤)與《唐才子传》卷二《李颀传》称“开元二十三年贾季邻榜进士及第”的誤導,徐松又以為賈季鄰賈至(賈幼鄰)是同一人,竟有此大謬;又《唐才子传》卷一載: “崔颢,汴州人。开元十一年源少良下进士及第。”《登科记考》卷七據此以為源少良於本年知貢舉,實則少良是開元十一年狀元。又如孔敏行在新舊《唐書》中登科的年代不同,《旧唐书》本傳说孔敏行是元和五年进士,《新唐书》本傳又说“元和初擢进士第”,《登科记考》則選取元和五年,但是《登科记考》卷十八又载元和五年状元为李顾行[4]《登科記考》卷二三取《唐才子傳》卷九載唐僖宗光啟四年狀元為鄭貽矩,但據四庫全書本《河南通志》卷四五載光啟四年狀元為滎陽人鄭中貽。《登科记考》卷二五将郑雍当作开平二年(908年)普通进士,《南部新书》以郑雍为状元。[5]由於唐代科举考试制度仍處於試驗階段,所謂状元其實不一定是狀元。另外在五代科举取士方面,本書僅提到崔邈陈逖崔光表王归朴黄仁颖郭晙卢华寇湘王溥王朴扈载等十一人。

1941年岑仲勉撰有《〈登科记考〉订补》,開啟近代學者對《登科記考》補正之風潮;施子愉又有《〈登科记考〉补正》。孟二冬有《登科记考补正》,新增補進士661人,再加上拔萃、弘词、拜官、武舉等,新增的總人數超過1500餘人。王洪军又有《登科记考再补正》。另傅璇琮與龚延明、祖慧主编有《宋登科记考》。

注釋编辑

  1. ^ 东观奏记》卷上
  2. ^ 洪适《重编唐登科记序》曰:“《艺文志》著录姚康、崔氏、李奕三家二十三卷,《會要》載鄭氏上宣宗者十三卷, 《崇文总目》有乐史修定者四十卷,今多亡矣。”
  3. ^ 《越缦堂读书记》
  4. ^ 《前定录》卷九亦載李顾行為元和五年狀元
  5. ^ 《广卓异记》卷一三:“礼部侍郎封舜卿,梁开平三年知贡举,放郑雍状元及第”;《南部新书》庚·五亦載:“郑致雍……开平中……士林多之。场中翘首,一举状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