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白军

俄罗斯内战期间的反革命军队
(重定向自白军

白军(俄語:Белое движение羅馬化:Beloye dvizheniye,直译为白色运动白色力量)是指1918年至1920年期间在俄国内战中對抗苏联紅軍[3]的政治運動及其军队,主要由支持沙皇的保皇党和自由主義者等反布爾什維克勢力组成[4][5]俄国內戰期間,白軍是一個大帳篷政治運動,代表著俄羅斯的一系列政治見解。流亡者經常分為自由派和較保守派。有些人希望恢復羅曼諾夫王朝,例如居住在意大利的俄羅斯親王尼古拉·羅曼諾維奇(1924-2014)和居住在美國的安德魯·安德烈耶維奇王子(1923-2021)。一些流亡者希望在俄羅斯組建真正的憲政民主共和國

白軍
Бѣлое движенiе
Белое движение
領導人亞歷山大·瓦西里耶維奇·高爾察克(1918年11月–1920年1月)
尼古拉·尤登尼奇
拉夫爾·科爾尼洛夫
安東·伊萬諾維奇·鄧尼金(1920年)
彼得·弗蘭格爾(1920年)
格里戈里·米哈伊洛維奇·謝苗諾夫(1920年–1921年)
米哈伊爾·季捷里赫斯(1922年)
阿納托利·佩佩利亞耶夫(1923年)
活躍期1917年–1923年(殘部在海外活動至1990年代)
意識形態多数:

派别:

政治坐标左翼极右翼
人數240萬人
盟友協約國干涉軍

 英國
 捷克斯洛伐克
 大日本帝国
法國
 希臘王國
 義大利王國
 塞尔维亚王国 (近代)
 美国
中國

對手 蘇維埃俄國

後繼者: 苏联


马赫诺运动
左翼社會革命黨
綠軍


北高加索山區共和國
烏克蘭人民共和國
 波蘭第二共和國


戰役、戰爭俄國內戰
蘇聯入侵新疆[1]
1937年新疆战争[2]

結構與思想

编辑

意識形態

编辑

白軍是苏联紅軍的對手。白軍的目標在十月革命前是保持沙俄的秩序與法律。

白軍以俄羅斯傳統黨派為基礎,而在沙俄時代沙皇常冠以「白色沙皇」之稱。白色成為皇室的代表顏色。

英國國會有影響力的領導人溫斯頓·丘吉爾親自警告安東·鄧尼金將軍(其原先是帝國軍將領,後來成爲白軍的主要領導人,他的部隊對猶太人進行了大屠殺和迫害):

如果繼續收到猶太人被迫害的消息,在議會中爭取對俄羅斯民族事業的支持將更加困難。

許多白軍領導人在接受專制統治的同時仍對“政治”(演講,選舉和政黨活動)表示懷疑。除了反布爾什維克和反對共產主義之外,白軍沒有固定的意識形態。

該運動沒有製定外交的計劃。白軍在世界大戰結束之際對德意志帝國俄羅斯西部波羅的海國家,波蘭烏克蘭在東線的長期佔領方面採取了不同的政策。

諸如安東·鄧尼金之類的白軍領導人主張俄羅斯人建立自己的政府,聲稱軍方無法替俄羅斯人決定。其他大多數白軍領導人承認,海軍上將亞歷山大·科爾恰克在鄂木斯克成功建立了臨時的戰時政府,但由於失去了軍隊而垮台。

某些與白軍運動結盟的軍閥,例如格里戈里·米哈伊洛維奇·謝苗諾夫羅曼·馮·恩琴,除了他們自己的權力以外,不承認任何權威。白軍的成員可能是君主主義者,共和主義者,右派或立憲民主黨。白軍領導人中,拉夫爾·科爾尼洛夫和鄧尼金都不是君主主義者,而彼得·弗蘭格爾則是願意為俄羅斯共和政府服務的君主主義者。此外,其他政黨也支持反對布爾什維克的白軍,其中包括社會革命黨,以及其他反對列寧的人。根據時間和地點,某些白軍的支持者可能會效忠於紅軍。

與布爾什維克不同,白軍沒有共同的意識形態或政治目標。在很大程度上,他們的行動彼此完全獨立,幾乎沒有協調或凝聚力。白軍的組成和指揮結構也各不相同,一些是一戰後的退伍軍人,一些是的新的志願軍。

組織

编辑

白軍的主要将领有高尔察克等。白軍的其他一些军队有1918年5月底5万余名奥匈战俘编制成的捷克斯洛伐克兵团等。

白軍

编辑

俄羅斯南部的志願軍是白軍中最傑出和最大的一支。志願軍於1918年1月以一支組織精巧的小型軍隊起家,隨後迅速壯大。庫班哥薩克人加入了白軍。1918年2月下旬,由於紅軍的推進,在阿列克謝·卡列金的指揮下,有4000名士兵被迫從頓河畔羅斯托夫撤退。

管理

编辑

白軍的領導人和第一批成員主要來自軍官階層。許多人來自貴族之外。例如米哈伊爾·阿列克謝耶夫鄧尼金(有農奴家庭的祖先),拉夫爾·科爾尼洛夫(哥薩克人)。

白軍將領從未掌握過行政管理。他們經常利用“革命前工作人員”或“具有君主主義傾向的軍官”來管理白軍控制地區。

白軍通常是無序的。白軍控制地區有多種貨幣,匯率不穩定。主要貨幣,即志願軍的盧布,沒有黃金儲備

战争

编辑

1918年11月至1919年2月,英法军队13万人在俄罗斯南部的新罗西斯克、敖德萨和塞瓦斯托波尔著陆。后期的英、美、日等国的援军则在摩尔曼斯克阿尔汉格尔斯克海参崴等地登陆,加强对白军的协同防御。

 
内战时期的政治宣传海报
 

南線

编辑
 

南方的白军組織始於1917年11月15日(舊曆),由米哈伊爾·阿列克謝耶夫領導。

南線的特點是大規模行動,對布爾什維克政府構成了最危險的威脅。 鄧尼金在1919年對莫斯科的進攻失敗後,俄羅斯南部武裝部隊撤退。1920年3月26日至27日,志願軍的余部從新羅西斯克撤離到克里米亞,在那裡與彼得·弗蘭格爾軍合併。

東部(西伯利亞)前線

编辑

北線和西北線

编辑

內戰後

编辑

反布爾什維克俄國人流亡國外,聚集在貝爾格萊德柏林巴黎哈爾濱伊斯坦布爾上海。他們建立了持續到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1945)的軍事和文化網絡,例如哈爾濱和上海的俄羅斯社區。此後,白俄的反共活動家在美國建立了自己的基地,許多難民移民到該基地。

1920年代1930年代,白俄運動在俄羅斯境外建立了組織,其目的是通過游擊戰廢除蘇維埃政權,例如俄羅斯全軍聯盟和俄羅斯全國聯盟,是由一群年輕的白俄於1930年在南斯拉夫的貝爾格萊德成立的反共組織。

一些人在1920年代支持阿爾巴尼亞佐格一世,一些人在西班牙內戰期間獨立服務。在1937年新疆伊斯蘭事件期間,白俄還與蘇聯紅軍並肩作戰。

代表人物

编辑

相關电影

编辑

参考文献

编辑
  1. ^ Sven Anders Hedin, Folke Bergman (1944). History of the expedition in Asia, 1927–1935, Part 3. Stockholm: Göteborg, Elanders boktryckeri aktiebolag. pp. 113–115. Retrieved 2010-11-28..
  2. ^ Great Britain. Foreign Office (1997). British documents on foreign affairs—reports and papers from the Foreign Office confidential print: From 1940 through 1945. Asia, Part 3. University Publications of America. p. 401. ISBN 1-55655-674-8. Retrieved 2010-10-28.
  3. ^ Viktor G. Bortnevski, “White Administration and White Terror (The Denikin Period),” Russian Review, Vol. 52, No. 3 (Jul., 1993), pp. 354–366.
  4. ^ Kenez, Peter. The Ideology of the White Movement. Soviet Studies. 1980, (32): 58–83. 
  5. ^ Christopher Lazarski, "White Propaganda Efforts in the South during the Russian Civil War, 1918–19 (The Alekseev-Denikin Period)," The Slavonic and East European Review, Vol. 70, No. 4 (Oct., 1992), pp. 688–707.

外部連結

编辑

參見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