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白團臺灣戰後時期日軍顧問團,1949年成立於日本東京,並隨即到臺灣幫助中華民國政府抵抗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1951年成立的美軍顧問團,及1936年成立的德國軍事顧問團並列國民政府三大外國軍事顧問團。古寧頭戰役八二三砲戰的勝利,與三大外國軍事顧問團密切配合有關。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白団
假名 ぱいだん
平文式罗马字 Paidan

目录

關係者编辑

總召集人编辑

日本地區聯絡人编辑

主要團員编辑

  • 富田直亮(團長,中文名:白鴻亮、陸軍上將(中華民國)、陸軍少將(日本)、陸士32・陸大39)
  • 山本親雄日语山本親雄(副團長,中文名:帥本源、海軍少將、海兵46・海大30)
  • 照屋林蔚(中文名:劉德全)
  • 中尾一男(中文名:劉臺源)
  • 岡本秀徹(中文名:陳萬全)

其餘關係人编辑

歷史编辑

岡村寧次编辑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投降後,日本參謀本部次長河邊虎四郎要求在華方面軍總司令岡村寧次,與在山西第一軍司令官澄田𧶛四郎,與國民政府軍最高指揮官何應欽和將領閻錫山締結「共同打擊共軍」的祕密軍事協定。其中岡村寧次與何應欽之密約在芷江簽訂,被稱為「芷江協定」。而岡村寧次便出任「中國戰區日本官兵善後聯絡部」長官,並且出任國民革命軍參謀。

成立编辑

1949年7月,岡村寧次與澄田睞四郎、十川次郎(前第六軍司令官)商議,募集舊日軍兵團參謀或連隊長級軍官富田直亮等十七名,在東京組團(9月1日,後稱「白團」),其中首領富田直亮化名為「白鴻亮」,1949年11月1日抵達台北,其他成員隨後也陸續抵達。也因領袖為「白鴻亮」,故稱「白鴻亮軍事顧問團」,簡稱白團,而且「白團」之「白」字,恰好與「紅軍」之「紅」字對抗,意為對抗以中共為首的「赤魔」。

1950年2月「圓山軍官訓練團」成立,由彭孟緝擔任教育長,由「白團」成員對國軍校級軍官及將領開班授課,進行軍事教育與訓練,同時協助蔣中正擬定各項軍事計畫[1]。到1951年,白團的教官增加至八十三人[2],都是過去日軍少將至少佐級中堅核心精英,實力相當於戰前日軍三個師團的腦力。

白團的成立除了蔣介石曾經留學日本東京振武軍校,對日本有特殊的情感外,蔣也深知中國抗日戰爭若無美軍的介入根本不可能獲勝,但是在中國抗日戰爭、國共內戰美國的交涉經驗,使他理解美國對中國政策依歸於美國利益,必要時美國隨時會因利益轉向而放棄中華民國的不確定感上,使他寄望與在反共傾向與國民政府接近的大日本帝國軍官,借重他們的力量來進行軍隊的再教育,加上岡村寧次等日本將軍過去在中國大陸解放軍作战较有经验,所以为了实现反攻大陸,必須要借重日本軍人的力量,白團於焉成立。

實踐學社编辑

白團另有一微妙考量,蔣介石藉著引入日本的力量來制衡具有強烈美國背景、並曾一度獲得美國支持取代蔣的陸軍總司令孫立人[1]。1951年美軍駐台後,首任美軍顧問團團長——美國陸軍少將蔡斯反對日本軍官擔任國軍顧問,1952年白團因此縮小規模、駐在地由圓山轉往石牌,趨向地下化,並改以「實踐學社」的名稱,對高階將領進行講習、訓練[3][4]。實踐學社之總教官為白鴻亮(富田直亮),副總教官為帥本源(山本親雄)、范健(本鄉健),其他教官皆由過去的日籍軍官中選聘。並以當時中華民國陸軍32師為實驗對象,進行訓練計畫。

黨政軍聯合作戰研究班编辑

1952年12月到1963年12月,白團為國民黨訓練軍政高級幹部「黨政軍聯合作戰研究班」共11期,主要將領有郝柏村宋長志蔣緯國胡璉許歷農宋心濂[5]

富士俱樂部编辑

白團在東京也有一個支援的軍事研究所「富士俱樂部」成立於1953年,專門蒐集研究有關戰史、戰略、戰術的資料,每週定期開一次研究會,並以台海危機等列為主要研究課題。

反攻大陸编辑

白團於1954年向蔣介石提出秘件《反攻大陸初期作戰大綱之方案》。

戰史研究班编辑

1958年1月1日,白團開辦「戰史研究班」。[5]

科學軍官儲班编辑

1958年6月白團開辦「科學軍官儲班」。[5]

八二三砲戰编辑

1958年八二三砲戰中,白團將領也親赴前線,戰役後蔣介石總統在與白團聚餐時提到,金門戰地指揮官除了師長以外,全部都是白團訓練出身。[6]

肯定郝伯村编辑

1959年2月4日戶梶在視察小金門,時任陸軍第9師師長郝柏村將軍向戶梶進行防衛作戰的報告後,戶梶日記中記錄感想:郝師長的思考方向相當明確,而且值得信賴。擔任孤島的獨立司令官,他可說是再適合不過了。[7]

高級兵學研究班编辑

1963年舉辦「高級兵學研究班」。白鴻亮教學嚴格,曾經以「過去日軍在與中國軍隊戰鬥時,一個營的日軍可以對抗一個師的中國軍」對學員訓話。1965年9月1日起,白團因為人數減少被迫縮編為成員江秀坪、喬本、賀公吉、楚立以及團長白鴻亮等5位顧問的「實踐小組」,聯絡人為蔣緯國。白團後於1968年撤出台灣,直到1969年底只剩白鴻亮團長一人,工作項目改名為「實踐專案」;在實踐專案中,蔣緯國從學員學習成長到後期成為負責人。

解散编辑

1969年2月1日於東京解散,不少成員復入日本自衛隊,將對共產黨作戰的經驗帶回日本。

白鴻亮團長在年老體衰後返回日本,過世前囑咐妻子將一半骨灰安置台灣,目前放置在台灣新北市樹林的海明寺中。到了2017年白團成員還有36人在世,在日本仍會以「岡村甯次同志會」名義進行聯誼聚會。[5]

根本博事件编辑

眼見蔣介石國共內戰中兵敗如山倒,根本博岡村寧次等人有志一同,都願意幫助蔣介石,以合作共同反共,此即為白團(日軍顧問團)的雛型。

1949年,根本博率領吉川源三淺田哲等七名日軍軍人,至臺灣拜會蔣介石,意欲提供協助,蔣託付根本博等人至金門參與古寧頭戰役,為國軍制定謀略。根本博不負所託,以口袋戰術打敗了來犯的解放軍部隊[6],蔣介石特別嘉許根本博,還致贈了自己珍視的花瓶,該花瓶本為總統府中一對花瓶的其中一隻,是景德鎮官窯所燒製,同樣形式在全世界只有六隻。

當時國民黨與岡村寧次有意招募舊日軍人員,來防禦解放軍對臺的進攻;但根本博高調為蔣參戰,導致事跡敗露,日本社會動盪,後以「臺灣募兵問題」此一名稱被國際媒體廣泛報導後,害得岡村寧次遭到駐日盟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元帥的斥責。根本博秘密來臺的事件也遭日本國會查問,當時的日本首相吉田茂,在國會答詢時言詞閃爍,模擬兩可[8]。加上吉川源三又涉嫌侵吞國民黨給白團的款項,鬧得風風雨雨,美軍特別注意白團的動態,而後根本博遭到白團中岡村等人的排斥,未能加入白團。

影響軍事思想與制度编辑

1949年曹士澂發動白團以外力協助保衛台灣重整國軍,白團在台灣訓練中華民國國軍長達20年,總受訓人數達到2萬多人,白團解散後1968年12月中華民國國防部編纂「日本軍事顧問團教官在華工作紀要」感謝白團對中華民國國軍的作戰立案、軍事教育與戰術思想等貢獻;白團訓練中華民國國軍內容包括:反瞻陣地、火網交叉、火力配備與預備隊等軍事訓練。[6]

白團的思想影響中華民國軍事甚鉅,臺灣曾長久實施的義務役徵兵制預官制度即為白團之提議,使每個成年男子皆入伍服義務役,以具備足夠兵力反攻大陸。各種軍事教範、準則,亦多出於白團之手,本為日文,再譯成中文,如新兵訓練實施的「刺槍術」、「單兵戰鬥教練」之準則皆為白團所創。中華民國國軍軍官,受過白團軍訓者中,以中華民國前參謀總長郝柏村最為有名,郝柏村為白團「黨政軍聯合作戰研究班軍事組」學員之一。[9][5]

参见编辑

延伸閱讀编辑

  • 林照真:《覆面部隊:日本白團在台祕史》(台北:時報,1996)
  • 楊碧川:《蔣介石的影子兵團-白團物語》(台北:前衛,2000)
  • 實踐學社教育訓練及研究紀實(上)、(下)(實踐學社,1965年8月)[6]
  • 日本軍事顧問(教官)在華工作紀要(國防部史政編譯局編印,1968年12月)[6]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日軍官組「白團」 助蔣介石作戰[永久失效連結] 2011-09-04 世界日報
  2. ^ 日少將密訓國軍 骨灰一半留台 「白團」團長白鴻亮 在台協訓國軍20年 包括胡璉郝柏村蔣緯國等都曾受其指導 為我首位外籍陸軍上將|藝文新聞|中時電子報[永久失效連結]
  3. ^ “1954年美国与国府签署“华美防卫条约”后,美国重新派军事顾问到台湾。美国军事顾问对蒋介石启用旧日本军人做军事教官十分不快,要求蒋介石辞退日本教官,蒋介石说:“在你们抛弃我们的时候,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来帮助我们。在我还活着的时候,不会辞退他们的。””(林思云《蒋介石的眼泪》)
  4. ^ 莊豐嘉台北報導. 郝柏村曾受訓 新書揭白團神秘面紗 藝文 新頭殼 Newtalk. 新頭殼newtalk. 2015-01-14 (中文(台灣)‎). 
  5. ^ 5.0 5.1 5.2 5.3 5.4 作者:馬振犢 主編. 台前幕後: 1949. 九州社 崧博出版社, 2017. 2017年12月5日. ISBN 9789869587631 (中文(台灣)‎). 
  6. ^ 6.0 6.1 6.2 6.3 6.4 作者:李天鐸. 青天白日下的軍魂. 時報文化出版, 2016. 2016-08-19. ISBN 9789571367248 (中文(台灣)‎). 
  7. ^ 作者:野島剛(Nojima Tsuyoshi). 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 ラスト・バタリオン 蒋介石と日本軍人たち. 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2015. 2015-01-08: 275. ISBN 9789570845075 (中文(台灣)‎). 
  8. ^ 第6回国会 衆議院 本会議 第7号 昭和24年(1949年)11月10日(議事録
  9. ^ 異人的足跡 白團也有份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2-01.2012-12-31 《中國時報》 李明賢/台北報導

来源编辑

书籍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