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洞

白鶴洞粵拼baak6 hok6 dung2),亦稱鹤洞,是廣州市的一個地方,位於芳村東南部鶴洞路一帶。現歸屬荔灣區管轄。其北接花地灣,南接東沙村,西鄰西塱,東與廣州海珠區隔江相望。

广州市郊区鹤洞公社涌口电排站

歷史编辑

上古至明代编辑

古時,在廣州沙面正南方3000米處的珠江西岸,灘塗廣闊,水草豐美,引來白鶴無數。白鶴群在江岸以西的台地上打洞棲息,人稱「白鶴洞」。「白鶴洞」便逐漸成為這塊台地及其周邊沙地灘塗的地名,略高於灘塗、白鶴棲息的台地即「鶴洞山」。古人死之後多安葬在江水淹不到的鶴洞山頂,以垂永久[1]。鶴洞山頂曾發現漢代木槨墓,其陶器經鑑定為東漢前少帝時期的器物,说明於东汉时期白鶴洞地區就有人群活動與居住[2][3]。鹤洞大概在1519年(明正德十四年)建村,南遷吴姓人氏為主,聚居發展至清代村落格局和肌理穩定下來,成為芳村典型的宗族聚落。[4]

清至中華民國编辑

 
听松园石头刻,位于今广州市培英中学内

清朝光緒年間,白鶴洞地區屬番禺縣茭塘司崇文社管轄[3]。1861年,英國法國兩國租用沙面,將此建設為有寬敞街道、設施齊全、良好生活環境的洋人社區。有沙面的房地產開發作先例,洋建築師、洋開發商於廣州的東郊、西南郊購地建樓,營造大型洋人社區。[1]1888年,美北長老會牧師那夏禮,與嶺南大學創辦人之一尹士嘉,於白鶴洞購置原屬張維屏的聽松園[5],將那牧師在1879年於同德大街創辦的安和堂遷到白鶴洞,並改名為培英書院。[1]1913年,那夏禮與美差會以11000元港幣於白鶴洞蛇崗上購得60畝沙地,建造私立真光女子中學,校舍於1917年落成,學校隨後遷入。[1]創辦於1913年的基督教高級神職人員學院廣州協和神學院亦於1915年7月購買白鶴洞之14畝地,並於1918年9月15日建成校舍後,全校正式遷入此處。[1]清末民初,鶴洞鄉已經成為一個教會學校比肩,公寓別墅聯排,教堂、醫院齊備的大型洋人教育和生活社區。[1]

民國初年屬番禺縣三區管轄[3]。1930年中華基督教會全國總會在白鶴洞召開過第二屆全國總會。

1938年10月廣州淪陷前一天,大批市民撤離廣州。由於政府對難民潮處理滯後,教會自發設置收容站、難民所,白鶴洞成為當時的安置區之一。時培英中學真光女子中學師生均前往香港避難,僅留之校舍和留守人員由中華基督教會仁濟堂代管[6]。時設立有以下難民所,內提供基本飲食,亦為學童開辦學校,資金由教會募捐而來[註 1][7]。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拘捕外籍教士並遣散難民[6][7]

中共建政後编辑

广州戰鬥後,中共建政,當局於白鶴洞興建一批大中型工廠,白鶴洞成為廣州的重工業基地之一[8]周恩來朱德王震薄一波等人均去過白鶴洞重工業區視察[9]

2013年,廣州鋼鐵廠停產並遷往湛江[10]。2017年,廣州造船廠亦逐步搬遷[11]。兩廠搬遷後,原廠區被開發為新住宅區與工業遺址公園[11]。而根据2018年12月18日公布的《广州市更新局对<鹤洞村更新改造实施方案>批复的通知》,鹤洞村所属地方將會被全面改造。2019年3月14日,根据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公示,鹤洞村更新改造项目啟動。[12]而村內的傳統風貌建築將被保留。[4]

產業编辑

工業编辑

白鶴洞曾是廣州的重工業基地之一。中共建政後,當局於白鶴洞建立了廣州造船廠廣州鋼鐵廠廣州製藥廠廣州自行車二廠廣州制漆廠廣州打火機廠廣州起重設備廠廣州光學材料廠廣州宏達毛棉製品廠廣州白鶴洞水廠[8]

隨著城市發展,2013年,廣鋼開始整體搬遷至湛江的計畫,並於同年9月29日正式關閉[10]。2017年,廣州造船廠也逐步搬遷[11]

疍家族群與輔助编辑

據1930年代廣州人口調查委員會數據,在鵝潭區(管轄含白鶴洞一部分)的水上居民點有33251人,疍民人口極為繁眾。而真光女子中學師生在1920年時,在白鶴洞碼頭邊設立了疍民學校(簡棚),最初入學者是碼頭的艇家子女二十餘人,後來稍為增加。學校教學由真光女校學生負責,文化用品用具均由女校供應,每星期有四日課時,星期日還有基督教教友授課。到1929年再由真光女校圓園社出資建小木屋,由該學生團體授課。後白鶴洞開行電船,鶴洞疍民遷移學生逐減少,學校便改作工人夜校。[13][14]

歷史建築编辑

 
渣甸倉
 
亚细亚龙唛仓

鹤洞村留存宗祠較少,村中有两個古井孖眼井及大脚板井,亦有8处传统风貌建筑。[12]

白鶴洞曾是洋人聚集社區,後又為重工業基地,其建築既有以廣州白宮[15]為代表的西洋別墅,亦有渣甸仓、亚细亚龙唛仓、德士古油库[16]等工業建築以及廣鋼、廣船的員工宿舍小區。廣鋼新城的開發使白鶴洞亦成為大型住宅區[11][17]

軼聞编辑

芳村連帶白鶴洞地區舊時不属于廣州城區,歸郊區管轄,街坊自嘲此地為“廣州的西伯利亞”[17]文革時期“广州吊劳改犯事件”波及,時郊區白鶴洞人民公社禮堂前的墟鎮街口,也吊了兩具死屍,旁貼紙“死不悔改的地主仔”,實際只是在地的無辜村民[18]

交通编辑

白鶴洞地區被鶴洞路穿過。除此以外,附近亦有芳村大道花地大道鶴洞橋,連接白鶴洞與海珠、芳村及平洲。亦有輪渡白鶴洞碼頭及地鐵鶴洞站[3][17]

參見编辑

備註编辑

  1. ^ 培英中學真光女子中學協和神學院是三個主要收容場所,麥屋(鶴翔路2號,現真光中學北門對面)、譚信屋和另三所尚不具名的洋房為第二批收容點,後再在麥屋和真光中學之間搭建大片棚區擴充收容。

參考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盧潔峰. 清末民初鶴洞鄉的房地產開發. 廣州文史. 南方都市報. [2020-03-15] (中文(中国大陆)‎). 
  2. ^ 黄淼章; 全洪. 在芳村区鹤洞山顶发现的汉代墓葬. 廣州文史. 广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 [2020-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6) (中文(中国大陆)‎). 
  3. ^ 3.0 3.1 3.2 3.3 程慧. 白鶴洞街. 廣州市地方志. [2020-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07) (中文(中国大陆)‎). 
  4. ^ 4.0 4.1 李欣煦. 签约啦!鹤洞村更新改造取得新进展. 信息時報. 2019-04-10 [2020-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8). 
  5. ^ 些华伦士楼. 廣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2020-03-18]. 
  6. ^ 6.0 6.1 曾巧兰. 抗战时期的广州白鹤洞难民区. 文物天地. 2015, (2015年第8期): 43–45 [2020-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4) (中文(中国大陆)‎). 
  7. ^ 7.0 7.1 刘成基. 广州沦陷时的白鹤洞难民收容所. 廣州文史. [2020-03-15] (中文(中国大陆)‎). 
  8. ^ 8.0 8.1 芳村區志·街鎮·白鶴洞街
  9. ^ 关智强. 广州造船厂在前进. 廣州文史. [2020-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6) (中文(中国大陆)‎). 
  10. ^ 10.0 10.1 孙婷婷. 广钢白鹤洞厂区昨日关停 土地将由政府储备. 信息時報. 2013-09-30 [2020-03-16] (中文(中国大陆)‎). 
  11. ^ 11.0 11.1 11.2 11.3 赵燕华. 广钢广船广纸三大旧厂连片打造工业原址公园. 羊城晚報. 2017-09-07 [2020-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6) (中文(中国大陆)‎). 
  12. ^ 12.0 12.1 吴多; 张少明; 吴少敏. 历时九年,鹤洞旧村改造进入实质性阶段!这些改造细节莫错过!. 廣州日報. 2019-04-11 [2020-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8) (中文(中国大陆)‎). 
  13. ^ 《蛋民的研究》陈序经 1935年
  14. ^ 芳村水上居民变迁史 芳村文史第二辑 广州文史
  15. ^ “广州白宫”就在白鹤洞山顶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新浪网,广州南方电视台
  16. ^ 歷史現場. 还没真正年轻,却已老去的广州工业时代. 2017-05-06 [2020-03-16]. 
  17. ^ 17.0 17.1 17.2 广州芳村有着一历史浓厚的地方名为白鹤洞. 廣州日報. 2017-03-10 [2020-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07) (中文(中国大陆)‎). 
  18. ^ 文革中广州街头“吊劳改犯事件”调查 谭加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