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無逸(567年-627年),仁俭京兆万年人,隋朝唐朝官员。

开始在隋朝为官,618年,隋炀帝被杀,他在洛阳段达元文都拥立越王杨侗皇帝,后来因为王世充篡权,皇甫無逸投靠唐朝。封滑国公,历任刑部尚书陕东道行台民部尚书御史大夫。安抚益州,整顿当地吏治。

生平编辑

皇甫无逸生于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父亲为皇甫诞,任隋朝并州总管府司马。仁寿末年,汉王杨谅反叛,逼迫他而不从命,于是被杀。皇甫无逸在长安,听闻事变立刻放声号哭,人们询问缘故,他回答说:“我父亲生平重视节义,一定不会苟且免难的。”不久其父的讣告送到了。当时五等爵制已经废除,隋炀帝杨广赞扬皇甫诞的忠心,专门封皇甫无逸为平舆侯,追赠皇甫诞为柱国、弘义郡公。[1]

皇甫无逸历任淯阳太守,政绩为天下优等,二次升任后为右武卫将军。皇帝巡视江都,下诏命他驻守洛阳。隋炀帝杨广被杀后,他就与段达元文都立越王杨侗为帝。后王世充篡位,皇甫丢下母亲妻子,杀出关门独自归顺朝廷。追他的骑兵赶了上来,皇甫无逸回头对他们说:“我宁愿死,始终不会与你们一同反叛的。”解下金带丢到地上,说:“把这送给你们,不要再阻拦我了。”骑兵争着下马抢金带,因此获免。[2]

唐高祖李渊因皇甫无逸本是隋朝旧功臣,待他非常尊敬,授任刑部尚书,封滑国公。历任陕东道行台民部尚书,升任御史大夫。当时蜀地刚刚平定,官吏大多纵肆横行,民不聊生,下诏命皇甫无逸持符节前去巡视抚慰,可以承受诏命授任官吏。皇甫罢除贪暴,任用廉吏,法令严明,蜀人得以安宁。[3]

其族兄皇甫希仁陷害皇甫无逸,诬告皇甫无逸为其母暗中结交王世充唐高祖判明其中的伪诈,杀了皇甫希仁,然后派给事中李公昌将此事告诉了皇甫无逸。后又有人诬告皇甫无逸勾结萧铣。当时皇甫无逸与西南道行台仆射窦琎不合,皇甫上表为自己辩述,并弹劾窦璡之罪。唐高祖刘世龙温彦博审查该事,没有证据,就杀了诬告的人并罢黜了窦琎。唐高祖慰劳皇甫说:“以前有许多人诋毁诬告你,只是因你正直而被奸佞小人憎恨罢了。”皇甫无逸叩头谢恩,高祖道:“卿没有辜负我,为什么要谢恩?”[4]

回朝,授任为民部尚书,外任同州刺史,改任益州大都督府长史。其母在长安病重,唐太宗李世民命人从驿道兼程前去召他返回看望,他忧虑不安吃不下饭,在路上染病而死。追赠礼部尚书,谥号王珪驳斥道:“皇甫无逸入蜀却未能带母亲一同前往,留下母亲一人死在京城,为子之道不足以称颂,不能叫做孝。”于是改谥为[5]

轶事编辑

皇甫无逸为人廉洁正直。其所到之处各户都闭门不交宾客,左右的人不敢随便出入,所需物品都从辖境以外买来。一次巡视境内,留宿民家,灯炷燃尽,主人想要续上,但皇甫无逸已经抽出佩刀割断自己衣服的带子作为灯炷。皇甫为官也非常小心谨慎,每次上表章,读了数十遍还不放心,使者上路,追回后再三检查才许其派遣。[6]

家属编辑

  • 高祖父:皇甫重华,龙骧将军、梁州剌史
  • 曾祖父:皇甫和,散骑常侍、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胶泾二州刺史。
  • 祖父:皇甫璠,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随州刺史、长乐恭侯。
  • 父亲:皇甫诞,并州总管,追赠柱国、弘义郡公。

参考文献编辑

  • 旧唐书》旧唐书卷六十六·列传第十二
  1. ^ 新唐书·卷九十一》:皇甫无逸,字仁俭,京兆万年人。父诞,隋并州总管府司马,汉王谅反,逼之不从,见杀。无逸在长安,闻变即号恸,人问故,对曰:"吾父生平重节义,必无苟免者。顷讣至,果然。时五等废,炀帝嘉诞忠,特封无逸平舆侯,而赠诞柱国、弘义郡公。
  2. ^ 《新唐书·卷九十一》:无逸历淯阳太守,治为天下最,再迁右武卫将军。帝幸江都,诏居守洛阳。帝被杀,乃与段达、元文都立越王侗。及王世充篡,弃母妻,斩关自归。追骑及,无逸顾曰:"吾有死,终不能同尔为逆。"解金带投之地,曰:"以与尔,无相困。"骑争下取,由是获免。
  3. ^ 《新唐书·卷九十一》:高祖以无逸本隋勋旧,尊遇之,拜刑部尚书,封滑国公。历陕东道行台民部尚书,迁御史大夫。时蜀新定,吏多横恣,人不聊,诏无逸持节巡抚,得承制除吏。既至,黜贪暴,用廉善,法令严明,蜀人以安。
  4. ^ 《新唐书-卷九十一》:皇甫希仁,憸人也,诬告无逸为母故阴交世充,帝判其诈,斩希仁,遣给事中李公昌驰谕。又有告无逸交通萧铣者,时无逸与行台仆射窦璡不协,因表自陈,并上璡罪。有诏刘世龙、温彦博按之,无状,遂斩告者而黜璡。及还,帝劳曰:"比多谮毁,但以正直为佞人憎尔。"无逸顿首谢,帝曰:"卿无负,何所谢?"
  5. ^ 《新唐书·卷九十一》:母在长安疾笃,太宗命驰驿召还承问,忧悸不能食,道病卒。赠礼部尚书,谥曰孝。王珪驳曰:"无逸入蜀,不能与母俱,留卒京师,子道未足称,不可谓孝。"乃更谥良。
  6. ^ 《新唐书·卷九十一》:拜民部尚书,出为同州刺史,徙益州大都督府长史。所至辄闭閤不通宾客,左右无敢出入者;所须皆市易它境。尝按部,宿民家,镫炷尽,主人将续进,无逸抽佩刀断带为炷,其廉介类如此。然过自畏慎,每上表疏,读数十犹惧未审,使者上道,追省再三乃得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