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盧景裕(?-?),字仲孺,小字白头范阳郡涿县(今河北省涿州市)人,出自范阳卢氏北祖,北魏、东魏官员。

目录

生平编辑

卢景裕是章武伯卢同的侄子,父亲卢静是北魏太常丞。卢景裕少年时聪明敏慧,专心于经学,居住于拒马河,带一位老年婢女给自己做饭,妻子儿女不让跟随在一起,又躲避到大宁山,不过问世事,居住期间不从事其他经营,唯独一心注解。卢景裕的叔叔卢同担任显要官职,而卢景裕的足迹只在田园之间,感情寄托在郊野之中,谦恭守道,贞素自得,因此人们称他为居士[1][2]

魏节闵帝元恭初年,卢景裕被授任国子博士,参议音韵的订正工作,非常受亲近待遇,被给予不需称臣的礼节,永熙初年,官职依例被解除。天平年间,卢景裕回到故乡,与邢子才魏季景魏收邢昕等人同时被征召到邺城。卢景裕寄居在僧寺中,不停止他的讲课。不久,卢景裕回到范阳郡[3][4]

天平三年(536年)十二月,河间邢摩纳与卢景裕堂兄卢仲礼卢仲裕占据范阳郡谋反,逼着卢景裕一起反叛,以响应西魏元宝炬高欢命令都督贺拔仁讨伐平定了他们。高欢听说卢景裕经学明达德行显著,就用驿站的快马特别征召他,让卢景裕住在家中,让他教导自己的儿子们。卢景裕在学馆十天回一次家,连同馆中饮食一起带回家。卢景裕风度仪表和言论举止被人们叹服赞赏。此前卢景裕注《周易》、《尚书》、《孝经》、《论语》、《礼记》、《老子》,其他《毛诗》和《春秋左氏》没有注解完。高澄入朝担任丞相,在府第中开课讲学,延请当时的优异名士,让卢景裕讲解他所注解的《周易》。卢景裕理义精微,谈吐闲雅。当时有诘问驳辩,有人诋毁吵闹,厉声叫嚷,言语不逊,而卢景裕神彩俨然,风度语调如一,从容应对,没有可钻的空子。因此士大夫都叹赏赞美他[5][6][7][8][9]

当初,元颢攻入洛阳,任命卢景裕为中书郎普泰初年,卢景裕又被授任国子博士。进退之间,卢景裕未曾有得意或失望的神色。卢景裕个性清静,淡泊名利,破衣粗食,恬然自安,终日端庄严肃,如同面对宾客一样。兴和年间,卢景裕补任齐王开府属,在晋阳去世,高欢为他哀悼痛惜[10][11][12]

卢景裕虽然不聚徒讲学,所注解的《周易》却风行于世,他又喜好佛学,通晓佛教大义。天竺胡僧道悕每次讲述佛教经典,就要请求卢景裕为自己作序。卢景裕出事后被关押在晋阳监狱,他至诚的念佛经,枷锁自然脱掉。当时有人犯罪当处死,梦见僧人教他讲经,这人醒来后把梦中的佛经默念了一千遍,临刑时刀折断了,主刑人上报给朝廷,赦免了他的死刑。这部佛经就流行于世,号称《高王观世音经[13][14][15]

卢景裕生有一丛白发,数了之后有四十九根,所以偏好《老子》和《易经》,在四十九岁时去世[16]

著作编辑

  • 《老子道德经》,二卷[17]
  • 《注》,二卷[18]

家庭编辑

高祖编辑

  • 卢昭,北燕仆射、黄门

祖父编辑

父亲编辑

兄弟编辑

  • 卢景祚,北魏司空掾
  • 卢景融,北齐幽州治中
  • 卢辩,北周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宜州刺史、沈献公
  • 卢光,北周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陕州总管府长史、燕郡简公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八十四·列传儒林第七十二》:卢景裕,字仲儒,小字白头,范阳涿人也。章武伯同之兄子。少聪敏,专经为学。居拒马河,将一老婢作食,妻子不自随从。又避地大宁山,不营世事,居无所业,惟在注解。其叔父同职居显要,而景裕止于园舍,情均郊野,谦恭守道,贞素自得。由是世号居士。
  2. ^ 《北史·卷三十·列传第十八》:景裕字仲孺,小字白头。少敏,专经为学。居拒马河,将一老婢作食,妻子不自随从。又避地大宁山,不营世事。居无二业,唯在注解。其叔父同职居显要,而景裕止于园舍,情均郊野。谦恭守道,贞素自得,由是世号居士。
  3. ^ 《魏书·卷八十四·列传儒林第七十二》:前废帝初,除国子博士,参议正声,甚见亲遇,待以不臣之礼。永熙初,以例解。天平中,还乡里,与邢子才、魏季景、魏收、邢昕等同徵赴邺。景裕寓託僧寺,讲听不已。未几,归本郡。
  4. ^ 《北史·卷三十·列传第十八》:节闵初,除国子博士,参议正声,甚见亲遇,待以不臣之礼。永熙初,以例解。天平中,还乡里。与邢子才、魏季景、魏收、邢昕等同徵赴邺,景裕寓託僧寺,讲听不已。未几,归本郡。
  5. ^ 《魏书·卷八十四·列传儒林第七十二》:河间邢摩纳与景裕从兄仲礼据乡作逆,逼其同反,以应元宝炬。齐献武王命都督贺拔仁讨平之。闻景裕经明行著,驿马特徵,既而舍之,使教诸子。在馆十日一归家,随以鼎食。景裕风仪言行,雅见嗟赏。先是景裕注周易、尚书、孝经、论语、礼记、老子,其毛诗、春秋左氏未讫。齐文襄王入相,于第开讲,招延时俊,令景裕解所注易。景裕理义精微,吐发闲雅。时有问难,或相诋诃,大声厉色,言至不逊,而景裕神彩俨然,风调如一,从容往复,无际可寻。由是士君子嗟美之。
  6. ^ 《北史·卷三十·列传第十八》:河间邢摩纳与景裕从兄仲礼据乡作逆,逼其同反,以应西魏。齐神武命都督贺拔仁讨平之。闻景裕经明行著,驿马特徵。既而舍之,使教诸子,在馆十日一归家,随以鼎食。景裕风仪言行,雅见嗟赏。
  7. ^ 《北史·卷三十·列传第十八》:先是,景裕注周易、尚书、孝经、论语、礼记、老子,其毛诗、春秋左氏未讫。齐文襄入相,于第开讲,招延时俊,令景裕解所注易。景裕理义精微,吐发闲雅。时有问难,或相诋诃,大声厉色,言至不逊。而景裕神彩俨然,风诵如一,从容往复,无际可寻,由是士君子嗟美之。
  8. ^ 《北史·卷八十一·列传第六十九》:始天平中,范阳卢景裕同从兄仲礼于本郡起逆,齐神武免其罪,置之宾馆,以经教授太原公以下。
  9.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八·梁纪十四》:卢景裕本儒生,太师欢释之,召馆于家,使教诸子。景裕讲论精微,难者或相诋诃,大声厉色,言至不逊,而景裕神采俨然,风调如一,从容往复,无际可寻。性清静,历官屡有进退,无得失之色;弊衣粗食,恬然自安,终日端严,如对宾客。
  10. ^ 《魏书·卷八十四·列传儒林第七十二》:初,元颢入洛,以为中书郎。普泰初,复除国子博士。进退其间,未曾有得失之色。性清静,淡于荣利,弊衣粗食,恬然自安,终日端严,如对宾客。兴和中,补齐王开府属,卒于晋阳,齐献武王悼惜之。
  11. ^ 《北史·卷三十·列传第十八》:初,元颢入洛,以为中书郎。普泰中,复除国子博士。进退其间,未曾有得失之色。性清静,淡于荣利,弊衣粗食,恬然自安,终日端严,如对宾客。
  12. ^ 《北史·卷三十·列传第十八》:兴和中,补齐王开府属,卒于晋阳。神武悼惜之。
  13. ^ 《魏书·卷八十四·列传儒林第七十二》:景裕虽不聚徒教授,所注易大行于世。又好释氏,通其大义。天竺胡沙门道悕每论诸经论,辄託景裕为之序。景裕之败也。繫晋阳狱,至心诵经,枷锁自脱。是时又有人负罪当死,梦沙门教讲经,觉时如所梦,默诵千遍,临刑刀折,主者以闻,赦之。此经遂行于世,号曰高王观世音。
  14. ^ 《北史·卷三十·列传第十八》:景裕虽不聚徒教授,所注易大行于世。又好释氏,通其大义。天竺胡沙门道悕,每译诸经论,辄託景裕为之序。景裕之败也,繫晋阳狱,至心诵经,枷锁自脱。是时,又有人负罪当死,梦沙门教讲经,觉时如所梦,谓诵千遍,临刑刀折。主者以闻,赦之。此经遂行,号曰高王观世音。景裕弟辩。
  15. ^ 《太平广记·卷第一百二·报应一》:后魏卢景裕字仲儒,节闵初,为国子博士,信释氏,注《周易》、《论语》。从兄神礼,据乡人反叛,逼其同力以应西魏,系晋阳狱。至心念金刚经,枷锁自脱。齐神武作相,特见原宥。
  16. ^ 《太平广记·卷二○二·儒行〔怜才、高逸附〕》:范阳卢景裕,太常静之子,司空同之犹子。少好闲默,驰骋经史,守道恭素,不以荣利居心,时号居士焉。初头生一丛白毛,数之四十九茎,故偏好《老》《易》,为注解,至四十九岁而卒,故小字白头。性端谨,虽在暗室,必矜庄自持。盛暑之月,初不露袒。妻子相对,有若严宾,历位中书侍郎。
  17. ^ 《隋书·卷三十四·志第二十九》:《老子道德经》二卷(卢景裕撰。)
  18. ^ 《新唐书·卷五十九·志第四十九》:卢景裕、梁旷等《注》二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