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矢野仁一(1872年5月13日-1970年1月2日),日本東亞史學家,前京都帝國大學教授,主要研究領域為古代中國民族史、邊疆史和外交史等,以「日本國士」自稱,身兼政論家及歷史學家兩種身份。他於近代中日戰爭前發表的《支那非國論》及《滿蒙非支那論》一度引起了中日兩國史學界的爭論。

矢野仁一
Jinichi Yano.jpg
出生 (1872-05-13)1872年5月13日
日本山形縣米澤市
逝世 1970年1月2日(1970-01-02)(97歲)
国籍  日本
职业 東亞史學家、前京都帝國大學教授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箭内 亙
假名 やの じんいち
平文式罗马字 Yano Jinichi

目录

學術生涯编辑

1893年,矢野仁一考入東京帝國大學文科大學史學科,專攻歷史學,在1896年成為了東京帝國大學大學院西洋史學專業的研究生,後來開始把研究方向由西方近代史轉到了晚清中西外交和政治史。 1899年,矢野仁一從東京帝國大學研究生畢業後,任職早稻田大學文學部講師。1912年,在京都帝國大學東洋史學第二講座教授桑原騭藏的推薦下,就任京都帝國大學東洋史學講座副教授。1918年,矢野仁一前往美國留學,專攻晚清中西方外交和政治史研究。1920年,矢野仁一博士回國後成為京都帝國大學東洋史學第三講座教授,在1932年退休。1970年1月2日,矢野仁一逝世,享耆壽97歲[1]

與日本軍部的關係编辑

矢野仁一秉持近代日本之「大陸政策」,提出「滿蒙藏非支那本來領土」的理論,認為滿洲蒙古西藏是中國的「邊疆地方」,宣稱「支那不等於清朝」、「支那等於支那本部」、「支那等於漢民族之領域」。將長城內十八省界定為中國(支那)「本部」,與「滿蒙藏」分割開來。並且從日本的利益出發,定義「滿洲」自古以來即為「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地域,不在中國政治體系管轄的範圍之內」,九一八事變發生前,這一觀點又經日本戰略家石原莞爾進一步闡發,其主張「滿蒙非漢民族之領土,其關係與日本更為密切」,在實質上成為了使日本軍部藉此理由對此區域展開軍事侵略、扶植「滿洲國」的成立的理論基礎所在[2][3]

1943年,矢野仁一出版《大東亞史の構想》一書,作為對當時日本“大東亞共榮圈”的戰略構想的一種配合,把以往的“支那史”和“東洋史”等概念,變成了“大東亞史”的概念[1]。矢野仁一過世後,他的學生歷史學家宮崎市定博士在《矢野博士の追憶》一文中說:「矢野先生在日本軍部有非常多的友人,假如把日本軍部比作王道的話,矢野先生就如同是為了實現周文王那樣的王道而考慮的(似姜太公一樣的人物)」。[1]

學術爭議编辑

1923年,矢野仁一於《近代支那論》一書中刊登〈支那無國境論〉和〈支那非國論〉兩篇文章,認為中國不能稱為所謂的民族國家,又認為滿洲蒙古西藏等原來就不是中國領土,表示如果要維持中國的同一性,那就根本沒有必要推翻清王朝,如果要建立民族國家,則應當放棄邊疆地區的控制,包括政治上的領屬和歷史上的敍述[4] 。 1932年,為了對抗矢野仁一提出的觀點,中國歷史學家、前國立臺灣大學校長傅斯年出版了第一卷的《東北史綱》:「東北為中國所有,證明東北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東北諸民族自古以來就是中華民族的一員。」該書經過翻譯後,連同三百多件關於1871年以來日本侵略中國的歷史調查,以及外交家顧維鈞親撰的總說帖,送交給國際聯盟李頓調查團,同年,調查團就日本侵占滿洲發表「滿洲是中國完整的一部分,滿洲與中國的關係是恆久的,本質的」的決議,並且勸告日本將滿洲歸還中國,以解決滿洲問題

1933年,矢野仁一出版《滿洲國歷史》一書,再度強調「滿蒙藏非中國本來之領土」的主張,並且以「滿蒙自古即非漢民族居住之所」、「清朝滿洲是封禁地,20世紀開始才有漢人移入(根據現代研究指出,1792年至1820年間清朝東北關外人口就從95萬上升至247萬,當中約100萬來自關內移民[5])」等理據反駁傅斯年和李頓調查團的報告,否認「滿洲是中國的一部分」[2][6]

1941年,支持《欽定滿洲源流考》(在乾隆時期編撰而成的關於滿洲人歷史的書籍)傳統論述的旗人歷史學家金毓黻編寫出《東北通史》,以駁斥當時日本學者為主的體系研究和維護傳統體系,並以史料的解釋羅列、建立全面性的中國東北史,書中的引言提到:「今日有一奇異之現象,即研究東北史之重心,不在吾國,而在日本。⋯⋯以牽強附會,別有用意,入主出奴,積非成是」[7]

部分著作编辑

  • 《近代蒙古史研究》
  • 《近代支那史》
  • 《近代支那の政治及文化》
  • 《支那近代外国関係研究》
  • 《満洲近代史》
  • 《清朝末史研究》
  • 《大東亜史の構想》
  • 《古中国と新中国》
  • 《中国人民革命史論》

參考來源编辑

  1. 1.0 1.1 1.2 劉正《京都學派》,中華書局,2009年,ISBN:9787101068948
  2. 2.0 2.1 葉碧苓《九一八事變後中國史學界對日本「滿蒙論」之駁斥—以〈東北史綱〉第一卷為中心之探討》,〈國史館學術集刊〉第11期,2007-03-01,第105-142頁
  3. 张明扬,我们为什么谈论边疆 —— 《禹贡》杂志八十周年记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10-12.,騰訊大家,2014-03-29
  4. 葛兆光《重建「中國」的歷史論述》,〈二十一世紀雙月刊〉第90期,2005-08
  5. 方修琦,萧凌波,魏柱灯《8~19世纪之交华北平原气候转冷的社会影响及其发生机制》,〈中国科学〉第43卷第5期,2013年
  6. 黃克武《民族主義的再發現:抗戰時期中國朝野對“中華民族”的討論》,載《近代史研究》2016年第4期
  7. 林修澈、蔡長廷、周士煌、邵磊《滿鮮民族的民族認定及其民族體系》,〈民族學界〉第36期,2015-10,第183-272頁